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七十二章 通风报信

第七百七十二章 通风报信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97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医嫡女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青春的死胡同 儒道至圣 闪婚少校娇妻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绝杀飘雪 雄霸神荒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桃运双修
    李义府此言,已经算是非常露骨的了,摆明就是警告李治,现在长孙无忌他们已经开始密谋对付你了,你得先下手为强,否则等到他们联合起来,别说废王立武,恐怕你这皇帝都只是一个摆设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这句话对于李治内心的冲击,那真是不言而喻。

    当初韩艺曾跟武媚娘说过,李治还未下定决心要与长孙无忌决战,这需要一个契机,而如今这个契机似乎已经来了。

    因为此事已经表露出长孙无忌他们是绝不会妥协的,而且他们都已经打算将这事上升国家利益了,这个举动可不能忽视啊!

    李治没有对此做出表态,这话李义府说得,他说不得,只是表明要追究裴行俭的责任。

    但是韩艺认为此事可能会演变成导火索,他必须赶紧跟长孙无忌会面。

    于是他出了皇宫后,就顺路去到东市的得月楼吃早饭,随便与得月楼的掌柜谈了谈关于少年孔子来得月楼演出的事宜。

    过得约莫两个时辰,韩艺才起身告辞,出了东门,沿着渭河一路西行,来到渭水河畔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一艘小船已经在此等候。

    他入得船舱内,只见里面坐着一个老者,正是长孙无忌。

    原来他去得月楼吃饭只是一个暗号,暗示他要立刻见长孙无忌,而这地点也是早就商定好的,非常安全,不用说四周肯定也有长孙无忌的人监视着,以免韩艺被人跟踪,毕竟长孙无忌与韩艺的见面那是属于最高机密的,就连褚遂良他们都不知道,他一定会做万全措施。

    “太尉!”

    韩艺拱手一礼。

    “坐吧!”

    待韩艺坐下之后,长孙无忌就立刻道:“你恁地——咦?你的脸怎么呢?”

    拜托!你年纪不小了,干嘛老是看我的脸啊!韩艺只好又拿出演话剧那番托词解释了一遍。

    长孙无忌听得也是似懂非懂,但也没有心情去在乎这些,又问道:“你恁地急着见老夫是为何事?”

    最近朝中风平浪静,因此韩艺突然急着找他,他也非常困惑,心里还真有些忐忑。

    韩艺开门见山道:“敢问太尉,昨日可有与长安令见过面?”

    长孙无忌一愣,好奇道:“你如何得知?”

    韩艺皱眉道:“此事已经被大理寺丞告知到陛下那里去了,我就是刚从皇宫中出来。”

    “你是说袁公瑜?”

    “嗯。”

    长孙无忌微微一惊,道:“他是如何得知的?”

    如何得知?那还不是你们太不小心了。韩艺也是非常恼火,原本他还打算拖一拖的,现在好了,想拖都没法拖了,道:“这我也不清楚,但是袁公瑜奏章上说,太尉你与右仆射、裴行俭勾结,意图废掉武昭仪。”

    “胡说!”

    长孙无忌双目一瞪,怒道:“老夫怎么可能说出恁地无知话来。”

    韩艺也觉得这不可能,道:“但是袁公瑜奏章上清清楚楚写明,说长安令裴行俭将武昭仪比作妲己、褒姒,说她当皇后肯定会祸国殃民,天下永无宁日。”

    长孙无忌一愣,露出愁色来,叹道:“行俭确实说过此话,但他只是一时嘴快。昨日老夫与右仆射去到长安县衙商议秋收一事,只是在饭席间,恰好提到了武昭仪一事,顺口就批评了武昭仪几句,老夫也不明白此事为何会让袁公瑜得知了。”

    其实哪有这么巧,他和褚遂良是借着商议秋收之名,去专门讨论武昭仪之事,等于就是在招兵买马,整合势力,反对武媚娘当皇后。而那裴行俭又是武将出身,刚调回来不久,还没有适应朝堂,心直口快,而且坚决反对武昭仪,结果就让人给抓住了把柄。

    你反对武媚娘为后,不就是要废掉她吗?要是她当不成皇后,这天下绝无容她之处。韩艺道:“太尉,不管你们当时说了些什么,但是这事情让陛下知道了,那可就不是小事啊。”

    长孙无忌皱了皱眉,道:“陛下怎么说?”

    韩艺道:“一开始许敬宗和李义府奏请陛下要将太尉、右仆射、长安令以谋反罪论处。”

    长孙无忌当即骂道:“这个不要脸的老匹夫,还有那个无耻小人,真是一丘之貉!老夫决计饶不了他们。”他看这两个人是最不爽了,一听到就火冒三丈,但骂归骂,他脸上也没有露出惶恐之色,因为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韩艺道:“太尉请息怒,许敬宗不过是只是借太尉来表示自己的忠心,陛下自然不会听他的,不过,陛下最终还是决定贬长安令去西州。”

    这西州就是吐鲁番,那都十万八千里了,之所以没有流放,只是调任,还都是因为顾忌河东裴氏。

    长孙无忌听得眉头紧锁,迟疑片刻,道:“你认为还有机会挽回吗?”

    韩艺稍一沉吟,叹道:“除非太尉你拼死护他,否则的话,挽回的机会不高,但是如果太尉你出面的话,许敬宗等人一定会借机抨击太尉,那将会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能保住你们不受牵连就算好的了,怎么可能保证毫发无损。

    长孙无忌双目微合,裴行俭可是他们看好的人选,而且刚刚才提拔上来的,结果没几个月就被贬了,这让他非常受挫,但是要他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去跟李治硬拼,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心中也是懊悔万分,一席话就赔掉了一员大将,世上恐怕没有比这更亏的买卖了。

    韩艺道:“太尉,其实这都还只是次要的,关键还是在于争夺皇后之位上,我看陛下已经有了废王立武的决心,甚至可以说是势在必行,太尉该尽早做准备才是啊。”

    长孙无忌睁开眼来,兀自古井不波,他心里也清楚的很,道:“你对此有何看法?”

    韩艺沉吟片刻,道:“依我之见,这是无可避免的,事到如今,陛下总会要试一试的,这是迟早的事。”

    长孙无忌又问道:“那你以为陛下会如何做?”

    韩艺沉吟道:“如今此事还未正式公开,一直都是在暗中较劲,因此我认为陛下一开始肯定是要公开讨论此事,但也不至于拿到朝堂上去说,首先肯定是争取朝中主要大臣的意见,毕竟这一道诏令必须要通过三省,好比说右仆射虽然非常反对武昭仪,但是右仆射也从未跟陛下说过这话,陛下虽然心里明白,但是一旦要公开讨论,还是得先询问右仆射的建议。”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我认为即便是现在,太尉这边还是胜算高一些,毕竟陛下废王立武的理由不充分,而要反对武昭仪的理由却是多不胜数,只要理在太尉这边,加上多数大臣都站在太尉这一边,坚决反对的话,那陛下也只能暂时妥协,只要拖下去,那就是胜利。”

    长孙无忌听得长叹一口气。

    他叹这口气,可不是表示自己也是强弩之末,而是一种无奈,也就是说他不想去跟李治正面冲突,但这不是怕,就好像舅舅不想去跟外甥较劲,毕竟是做长辈,不能欺负晚辈。从另一方面来说,长孙无忌还是胸有成足,怎么说李治也是他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

    从当今情况来看,也确实如此,他们这一派的政治资本确实无人能及,而且他们还占理,优势还是有的,只是没有以前那么明显了。

    而韩艺现在希望的是,继续僵持下去,打个平手也好,这是对他最为有利的,但是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这是很难的,他必须也要打起精神来,一旦决战开始,他怎么都会受到波及,而且从裴行俭的事来看,他不可能主导此事的走向,这意外实在是太多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他如今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至于历史上武媚娘的胜利,早已经不在他的考虑当中,他只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从未相信过历史,历史上说谁奸谁中,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只是一个骗子,又不是代表正义的蝙蝠侠,他眼中只有敌人和盟友。

    可是这一上岸,他突然又是愁绪万千,脑地里面满是昨夜的种种,莫名得还有着一丝回味。暗想,我究竟是回北巷,还是回元家堡呢?

    在岸边踌躇徘徊半响,兀自没有任何头绪,他不禁蹲了下来,一个劲的挠头,忽听得不远处传来哭声,他举目望去,只见迎面走来几个小孩,一个小孩双手捧着一只小麻雀,一个劲的流泪。

    边上一个年纪稍长的对那哭脸的小孩道:“小弟,你别哭了,小红嘴已经死了,你哭也没有什么用。”

    又有一个小孩道:“是呀,你别伤心了,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把小红嘴给埋了吧。”

    韩艺呆呆望着这几个小孩,忽然眼中一亮,对呀,我何不用逆推法来思考,这不该发生的它也发生了,怪谁都已经不重要了,就算把元鹫给杀了那又如何?如今我和元牡丹既是有了夫妻之名,又有了夫妻之实,这如何还斩得断,既然木已成舟,那我还纠结什么,娘的,泡她丫的去。

    念及至此,他霍然起身,大步朝着元家堡走去。

    来到元家堡已经是夕阳西下时分了。

    “姑爷回来了!”

    是一个中年男人帮韩艺开的门。

    如今这看门的那都是管家级别的,普通的下人早已经调走了,毕竟这门婚事可不宜让太多人知道,待在这里的,要么是元家的人,要么就是他们的心腹。

    “嗯!”

    韩艺点点头,突然问道:“牡丹没有出门吧。”

    “没有!”

    那管家摇摇头。

    也是,昨晚我那么猛,她能不能下床都是一个问题,可惜是有药物的影响,唉,名不副实呀,这个元鹫真是一个混蛋,坏我名声。韩艺一边yy着,一边朝着新房那边走去,行到一半,忽见元乐在院里面晃悠着,急忙招手道:“二伯!”

    这一声二伯明显比前面喊的要亲切多了。

    元乐都听出来了,心里开心极了,可见这洞房花烛是非常有必要的,不然总觉得有些生分和拘束。未等韩艺走近,就略显诧异道:“你怎么回来了,我听牡丹说,陛下召你入宫,这几日都不会过来了。”

    韩艺道:“是有点事,但是不至于十二个时辰都没得歇息,我和牡丹刚刚成婚,再忙也得陪陪她啊!”

    “好好好!就凭你这一句话,牡丹跟着你,老朽也就放心了。”

    元乐大乐,他不是家主,没有元禧那么冷酷,他非常喜欢元牡丹这个侄女,当初元牡丹能够当上主事人,他可是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忽然往韩艺脸上瞟了瞟,道:“你的脸怎么回事?”

    韩艺如实道:“牡丹打的。”

    元乐惊讶道:“她为什么打你?你们这才刚成婚啊!”

    韩艺叹道:“这倒也怪不得他,昨夜有一个蚊子老是在那里飞来飞去,吵死人了,打了半宿也没有打到,后来那蚊子降落到我脸上,我就让牡丹使劲的打,千万不能放走了它,一定要打死,我以为女人没多大力气,但没有想到——结果就成这样了!”

    元乐愣了半响,突然呵呵笑了起来,道:“你不会不知道牡丹自小习武,这手段可不弱于男人。”

    “倒是知道,但是没有在意,下回我就自己打了。”

    韩艺说着就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牡丹现在房里吧。”

    “在了。”

    元乐说着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小声道:“对了,韩艺,有件事我可得叮嘱你几句。”

    韩艺错愕道:“什么事?”

    元乐左右瞟了瞟,才道:“牡丹她虽嫁过一回人,可还是处子之身,你应该要多多怜惜她才是,可不能只顾自己痛快。”

    “啊?”

    韩艺一愣,道:“二伯,你这话什么意思?”

    元乐道:“牡丹今儿一整天都没有出门,只是让朵拉来告诉我们她身体有些不适,没法给我们敬茶,老朽可是过来人了,是个什么情况老朽能不清楚吗。”

    还真下不了床啊?呵呵呵!这个老头还真有点意思,不过,这你得怪元鹫去啊!真不知道他下了什么药,这么强,连我这等老司机都没有抗住。韩艺挠挠头,羞射道:“这不是二伯你吩咐我赶紧生个娃么,这我能不努力一点。”

    元乐一听,又乐了,笑得合不拢嘴道:“但你也得分轻重呀,行了行了,老朽也不是要怪你,今后注意一点就是了,赶紧去找牡丹吧。”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七十一章 事出突然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三章 责任划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