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责任划分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责任划分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534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儒道至圣 神医嫡女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青春的死胡同 绝杀飘雪 闪婚少校娇妻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雄霸神荒 异能小农民
    别过元乐之后,韩艺回到了小院,他迈着猫步入得小院,悄无声息的来到窗前,将耳朵贴上去,可是屋内一片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wwW.aiyouShen.cOm】

    难道在休息?是呀!昨晚她的确够累的,今日精神上又受到不小的打击,也罢,若是她在休息,那我就待会再来。

    韩艺来到门前,轻轻的敲了下门。

    “谁?”

    里面立刻传来元牡丹的声音。

    韩艺还被吓了一跳,下意识道:“原来你没有在睡觉啊。”

    屋内回归一片寂静。

    但愿她在换衣服。韩艺带着美好的祝愿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只见元牡丹身着一袭白色绸质睡袍坐在窗前,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并未梳成发髻,而是披洒在背后,露出那美人尖和那张美艳绝伦的鹅蛋脸,不过双眼略显有些红肿。

    元牡丹见到韩艺眼中闪过一抹惊慌,叱咤道:“谁让你进来的。”

    韩艺故作错愕道:“也没有让人我不要进呀!再说这好像也是我的新房,当然,这也是你的。”

    元牡丹神色复杂的望着韩艺,道:“我不是让你不要来了吗?”

    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韩艺。

    韩艺没有搭理她,径直走到桌旁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刚准备喝,但又立刻放了回去,这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元牡丹瞧在眼里,脸颊浮起一丝红晕来。

    韩艺瞧了她一眼,虽然眼睛有些红肿,但是要更显得水灵,白里透着红,吹弹可破,眉宇间透着一股少妇风情,风情万种,妩媚诱人,他知道这都是他的功劳,心中颇为得意。这才答道:“换你是我,你会不会来?”

    元牡丹一怔,将目光移到窗外,平静的说道:“我说了这事怪不得你,要怪也只能怪我有一个混蛋哥哥,我们就当这一切都未发生过,你无须为此感到内疚。”

    语气非常强硬,其实韩艺毕竟是男人,最受委屈的还是她,但是她性格非常倔强,不管她心里对韩艺是什么感觉,这都不重要,关键是这种特殊情况下的关系,是她无法接受的,她更加不希望韩艺因此对她感到内疚,而来施舍她,甚至可以说是讨厌。

    她是真得暂时不愿见到韩艺。

    日!按照剧情来说,她不是应该用她的粉拳敲打我胸膛,哭着吵着让我负责吗?她这么一说,我倒是很为难了,,这女人未免也太理性了一点了吧。理性?对哦,我记得皮特朱好像说过,泡那些非常理性的女人,一定要用非理性的手段,那句话怎么说来这,对,欲让其脱光,先让其狂野。韩艺眼珠一转,呵呵笑了起来。

    元牡丹诧异道:“你笑什么?”

    韩艺呵呵道:“我觉得你这话太真是好笑了。内疚?我为何为此感到内疚。”

    元牡丹震惊的望着他。

    韩艺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是,今儿早上,我的确感到有些内疚,但那只是我被你给打蒙了。我方才仔细想了想,这事怎么也怪不到我头上来,要说起来,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这主意是你提出来的,酒是你们元家的,药是你哥哥下的,**的却是我,我凭什么内疚啊。你不亏是买卖人,这推卸责任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

    元牡丹不可思议的望着他,这得要多无耻的人才能说得出这种话来?但她还真没有办法反驳,咬着牙道:“你想怎样?”

    韩艺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对我负责吗?”

    元牡丹美目眨了眨眼,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韩艺耸着肩,双手微微张开,“我**于你,你难道不应该对我负责吗?”

    饶是再理性的元牡丹,听到这话,不免也是气得头昏脑涨,微微喘气,双胸大起大落。

    真是波澜壮观啊!韩艺情不自禁的回忆起昨晚那如梦如幻的画面,嗯,值得回味。

    “韩艺!你别欺人太甚。”

    元牡丹瞪着韩艺,咬牙切齿道。

    韩艺道:“牡丹,你不能这样不要讲道理啊!你应该了解我的,我们凤飞楼的文化你也是知道的,公平,平等,自由,也就是说男女是平等的,我的的确确是在你家**了,不能因为我是男人,你就可以不负责,你这是性别歧视呀,也许在一千多年后,这种事会被拿去游行的。是,有些男人不在乎,但是本人一直都将贞操视作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你必须为此负责。”

    砰!

    元牡丹猛地一击桌面,霍然起身,但双腿忽然一软,她皱了皱眉,一手撑在桌面,硬是咬着没有发出声来。

    韩艺急急道:“你怎么呢?是不是受伤了,要不要我帮你擦擦药。”

    元牡丹听得又羞又怒,这药能让你擦吗?这厮分明就是故意的。道:“你你。”

    她真是气得话都说不出口了,她今日想了很多,虽然还未理出头绪来,但是也从未想过对韩艺负责,她甚至还决定,不需要韩艺对她负责。

    “你是不是打算说我欺人太甚,要与我拼命。”韩艺耸耸肩道:“赖账的人都爱这么说,我都听厌了,有本事你就拿出事实根据来反驳我,咱们都是文明人,要讲道理啊,有错就得认,挨打就得立正。”

    “难道我就没有受伤吗?我的清白都让你给毁了。”

    元牡丹也豁出去了,神情异常激动。

    韩艺心中满是愧疚,嘴上却道:“我可没有说你没有受伤,而且我也没有想过去毁你清白,这是哥哥造成的,你前面也说了,这不关我的事,也不需要我负责,而且你受伤并不妨碍我也是受害者,我觉得这你逃不了干系,我需要你对我负责,难道我这话说错呢?”

    “你厚颜无耻。”

    元牡丹气得牙齿磨得格格作响。

    韩艺翻了翻白眼,道:“大美女,你讲讲道理好不,不妨咱们换位想想,如果你要我负责,而我还骂你厚颜无耻,不知羞耻,你不得去上吊啊!”

    元牡丹听到这话,还真有了上吊的冲动,不断的安慰自己,冷静!冷静!道:“你究竟想怎样?”

    韩艺道:“我的要求也不高,你只要负担起你的责任就可以了,并且做到以下事宜,帮我生几个孩子,在家相夫教子,服侍我到老,大概就这些吧。”

    真是无耻者无敌也。

    “你妄想!”

    元牡丹呸了一声,满面羞红。

    韩艺憨厚的笑了笑,道:“我这可绝非是妄想,兴许你都已经怀上了。”

    元牡丹猛地一怔,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仿佛泄了力一般瘫坐了下去。

    韩艺眼中闪烁着几分狡黠,暗想,皮特朱那混蛋还真是没有说错,唉好久没有泡妞了,都有些生疏了。用柔和的声音道:“牡丹,你看我们既有夫妻之名,又有夫妻之实,说不定还会诞生小龙人,哦不,爱的结晶,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白首偕老。”

    元牡丹急道:“你胡说。”

    韩艺叹道:“牡丹,面对现实吧,你能欺人,焉能欺天,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元牡丹指着门外,道:“你给我滚。”

    韩艺惊讶道:“难道你想独自抚养我们的孩子吗?”

    “是又如何?”

    元牡丹说完方觉自己上当,气急道:“你若再敢这般说,我就杀了你。”

    韩艺摇头道:“我不相信你能够做出杀了自己儿子他爹的事来。”坐得是稳如泰山。

    砰!

    一个脆裂之声在韩艺身后的墙上响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靠!我这冉冉新星倒成瓦了,真是太侮辱人了。韩艺连眼都不眨,关键是太快了没有反应过来,否则非得吓得抱头鼠窜的,瞧着正走向狂野的元牡丹,道:“好吧,好吧,你们女人就是脸皮薄一些,为了给予你尊重,身为男人的我就退一步,表面上,我对你负责,实际上,你对我负责,这总行了吧。”

    元牡丹冷声道:“你休想,这绝无可能。”

    韩艺哼道:“我这是好话说尽,你还蹬鼻子上脸了,真是岂有此理,这责你要赖得掉,我就是你儿子他爹,不信咱们走着瞧。”

    元牡丹道:“那你还不走。”

    “呃走着瞧不是语气助词么?”韩艺顿时化身为好奇宝宝。

    世上怎有恁地无耻之人。元牡丹复杂的瞧了他一眼,心里也很是纳闷,这家伙怎么出去一趟跟变了个人似得。咬着牙道:“你究竟是走还是不走?”

    韩艺道:“除非你负责。”说着他仰着头若有所思道:“可若是你肯负责的话,那我就更加没有理由走了。”

    元牡丹奇迹道:“你要再不走的话,我就让人轰你出去。”

    “轰我出去?”

    韩艺哈哈笑了起来,是很猖狂的那种笑,根本就停不下来。

    元牡丹双目一瞪,“你笑甚么?”

    韩艺笑声一敛,摇着头道:“我真的不想将这个残酷的现实告诉你,但是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首先,我现在可是元家的主事人,其次,我是你丈夫,你叫人赶我走,你试试看,谁要敢进这个门,我立刻开除他。小妞,你就面对现实吧!哈哈!”

    说到后面,他又得意的笑了起来,双肩急耸,又停不下来了。

    可恶!

    元牡丹今日才看清韩艺的真面目,不但胸变大了,连脖子都变粗了,狠狠的盯着韩艺,站起身来,缓缓朝着韩艺走去,冷声道:“轰你这无耻贼人出去,还需要叫人么。”

    “你你什么意思?呐呐呐,淑女动口不动手,动手只是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段,动口才是深层次的,喂喂喂,你你想干什么?”

    “我与你拼了!”

    元牡丹愤怒一拳打过去。

    砰!

    结结实实打在韩艺胸前。

    只听得闷哼一声!

    韩艺不躲不闪,受得她这一拳。

    元牡丹一愣,抬目一瞧,只见韩艺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错愕道:“你你为何不躲开?”

    韩艺抬起手来紧紧握着她的拳头,又缓缓抬起头来,注视着元牡丹,只见他双目微红,用那嘶哑的声音道:“我为何要躲,这一切的痛苦都是我带给你的,你就全都发泄在我身上吧,这样你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难道他他那么说是故意!元牡丹眼中闪过一抹内疚,目光也渐渐变得柔和,呆呆望着韩艺,过得半响,才道:“你为何要对我怎么好?”

    哈哈!看来哥的功力犹在啊!韩艺心中暗自得意,嘴上却是苦笑道:“这哪算对你好,这都是我应得的。”

    “你说得有道理,但我认为你做的还不够。”元牡丹嘴角突然露出一抹冷笑。

    “啊?”

    韩艺猛地一惊,“什么意思?”

    “放开你的脏手。”元牡丹眼中厉芒一闪,另一只手提起边上的小马扎就砸了过去。

    操!韩艺赶紧往旁边一跳,这脚刚落地,就听得边上响起啪的一声响,韩艺低头一看,那小马扎已经粉身碎骨了,当即吓出一身冷汗来,惊道:“靠!你来真的啊!”心中不禁暗自叫苦,难道我碰到了皮特朱口中最难泡的妞傻妞?^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七十二章 通风报信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四章 肉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