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 面对

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 面对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406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吴限宇宙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女神的近身护卫 绝杀飘雪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元牡丹双目一睁,如触电一般,脑中里面一片空白,只觉芳心猛地一颤,几欲要跳了出来。【Www.AiyoushenG.Com】

    她虽已**给韩艺,但那是在药物的刺激下,感觉也一直都是非常模模糊糊的,并不是非常的清晰,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但这一刻,她是清晰的感受到韩艺那火热的嘴唇。

    她是如此,韩艺也是如此,原本他还只是想沾沾便宜,随便捉弄下元牡丹,但这一吻上去,只觉一股淡淡的芬芳之香涌入口中,说不出的甜美可口,仿佛有着致命的诱惑,让韩艺竟沉浸其中,下意识将火热的舌头伸入那芳香的源泉。

    元牡丹双目再睁大了几分,猛地清醒过来,拼了挣扎起来,“你唔放开我唔!”

    她这一挣扎,韩艺也清醒了过来,但清醒的他更加不可能放弃这嘴边的美味,亲都亲了,待会要杀要打,难道会因为多亲一分钟而改变么?那还不如亲够本再说,双臂紧紧抱住元牡丹,狂热的亲吻着元牡丹,用尽前世所学的一切手段,反正事已至此,他也不管不顾了。

    元牡丹一边挣扎着,一边不禁又想起那日清白毁于一旦,在这一刻,饶是再坚强的她,也彻底崩溃了,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也不再挣扎,任凭韩艺索取。

    韩艺忽觉嘴角尝到一丝咸意,微微睁开眼来,见到怀中玉人哭得是梨花带雨,凄然无比,心头一阵难过,暗叹一声,用手将她的螓首靠在自己肩膀上,道:“痛痛快快哭出来吧。”

    元牡丹娇躯微微一颤,突然双手紧紧抱住韩艺,将头埋在他怀里,大哭了起来,泪水就如瀑布一般倾泻在韩艺胸前,韩艺的衣襟全都给浸湿了。

    她实在是压抑太久了,其实她在花季少女的时候,过得还是挺快乐的,唯一的瑕疵,就是有那么一个爱捉弄人的哥哥,但总的来说,她还是很幸福的,锦衣玉食,又有崔大姐和萧无衣这两位结义金兰,如果再有一位如意郎君,她就觉得自己的人生是非常完美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对此也憧憬过,她也渴望过白马王子。

    但是这一切都因为崔大姐的死,随之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这对她的打击其实是非常大的,但是她与萧无衣不同,她比较内敛,事事都放在心里面,不太会表露出来,萧无衣刚好相反,爱恨分明,百无禁忌,觉得委屈就肯定会说出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打就打,从不看他人脸色,这是因为萧无衣有着极强的自我主义,任何事物都很难去改变她,崔大姐的死虽然给萧无衣带去了极大的打击,但是并未改变萧无衣,萧无衣还是那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女魔头。

    从那时候开始,元牡丹就不再憧憬什么白马王子了,后来又因为这事和萧无衣分道扬镳,她就变得更加保守了,因为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知心话的人。再到后来她与独孤先略的婚事,她原本以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循规蹈矩的路,遵从父母之命,就可以避免崔大姐的悲剧,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恰恰就是因为这一桩婚姻,害得独孤先略战死,也害得元烈虎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

    这对她而言,是一个更加沉重的打击,同时也让她变得非常迷茫,好像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

    她也就彻底放弃了爱情,反正她也遵从了父母之命,履行了自己元家子女的义务,就可以专心打理买卖,做买卖也非常适合她的性格,可是偏偏又遇到了韩艺,还稀里糊涂将处子之身给了韩艺,这也就算了,要命的是这并非是出自双方的本意,而是他亲哥哥一手促成,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突发情况。

    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压在她心里,这心里防线一旦崩溃,万千愁绪就化作泪水如洪水决堤一般涌了出来。

    无尽的宣泄,放肆的宣泄。

    韩艺虽然不是清楚,但是也知道她其实过得挺累的,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非常不健康的现象。

    元牡丹哭着哭着竟然晕厥了过去。

    宣泄的太快太急太猛,也是会有副作用的。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元牡丹缓缓睁开眼来,映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紫色轻纱帐幔,她眨了眨眼,忽听边上有人说道:“你醒了。”

    她转头一看,只见韩艺坐在床边,心中只觉非常踏实,但又发觉自己的右手还被他握在手里,不禁晕生双颊,下意识的就想缩回手来,但是韩艺却紧紧握着,不肯松开,实在是她方才哭得筋疲力尽,哪里挣脱的了,又转过头去,呆呆的望着帐幔,道:“你究竟要欺负我到什么时候。”

    韩艺想了下,道:“嗯大概是你不再害怕螃蟹的时候吧。”

    元牡丹听得只觉好气又好笑,抿了抿唇,但觉哭过之后,浑身轻松了许多,白了韩艺一眼,道:“你与那螃蟹一般可恶。”

    韩艺嘿嘿道:“我也与螃蟹一般美味,你要不要尝尝。”

    “下流胚子!”元牡丹红脸啐了一声,又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韩艺笑道:“这可不能说。”

    元牡丹轻轻哼了一声,但是也没有多问,不问也知道肯定是元哲他们,难道她还真的会去报复元哲他们吗?

    韩艺突然轻轻捏了一下元牡丹那光滑细腻的柔荑,轻声道:“牡丹,事已至此,我想我们继续这么吵吵闹闹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我不应将时间浪费在吵闹上面。”

    元牡丹沉默片刻,才道:“这都得怨你,我不想跟你吵,是你咄咄逼人。”

    韩艺道:“我咄咄逼人,是希望你能够正视这个问题,而不是选择逃避。”

    这事情已经发生了,韩艺觉得就要立刻解决,因为他的好友皮特朱是千叮万嘱告诉他,感情之事,越往后拖越麻烦,只会让自己陷入泥潭之中,而且对每个人都不公平,必须赶紧解决。

    元牡丹道:“我并未逃避。”

    韩艺笑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好好谈论下我们的未来。你看我们男才女貌,既有夫妻之名,又有夫妻之实,郎情妾意,还有着共同利益,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我实在想不到任何一个理由倒退到几日前的关系。”

    元牡丹脸颊生出一朵红云来,只觉有些烫,心跳加速,道:“谁对你有情,真是好不要脸。”

    韩艺道:“你哥说的呀。”

    元牡丹愠道:“那混蛋的话你也相信?”

    韩艺呵呵道:“你哥这人虽然有时候疯疯癫癫的,但是我看得出,他对你还是非常好的,如果你不喜欢我,他是决计不会促成这门婚事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选择无条件相信他。”

    元牡丹满面羞红,道:“你这是强词夺理,我才懒得理你。”

    很明显底气不足。

    韩艺道:“看看看,都说要面对现实了,而你总是一味的逃避。”

    元牡丹突然转过脸来,注视着韩艺,道:“你说的很对,我们必须要面对现实,那我问你,你有没有想过你妻子的感受?”

    韩艺愣了下,其实这也是他当初非常纠结的地方,但是他认为这千错万错,都是他造成的,这两个女人其实都是无辜的,他必须肩负起责任来,毕竟他是男人,他解决这些事,肯定会第一时间跟萧无衣坦白这一切的,认打认罚,他不会对萧无衣有任何隐瞒的,但是他认为他和元牡丹的关系已经无法挽回了,如果他现在采取回避的姿态,那么万一元牡丹怀孕了,这年头打胎都没法打,他更加是骑虎难下,道:“我妻子是赞成这一门婚事的。”

    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天知道萧无衣是个什么态度。

    元牡丹摇摇头道:“没有哪个女人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你妻子之所以答应,只是迫于我们元家的威望,她绝不是真心实意的答应的,这是不可能的。”

    她认为韩艺的妻子一定是一个农妇,一个农妇在面对元家这种大贵族,那不只有跪在地上,听天由命。

    韩艺呵呵道:“你不会以为我妻子只是一个愚昧无知,胆小懦弱的农妇吧?”

    元牡丹道:“我并未说你妻子愚昧无知,但是我相信她之所以答应,主要还是惧怕我们元家。”

    萧无衣会惧怕你们元家?你自我感觉也太好了。韩艺笑道:“这你就猜错了,我妻子并非是农妇,她也是大家闺秀,容貌才学都不亚于你,而且非常聪明。”

    元牡丹震惊的望着韩艺。

    “这我不会骗你,因为你迟早要跟她见面的。”

    韩艺道:“你说的也不错,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其他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我妻子同样也是如此,而且她与你毫无瓜葛,她之所以答应这门婚事,不是迫于你们元家的势力,而是看中了你们元家的势力。我妻子深知我一个人在长安闯荡,非常危险,也非常艰难,她认为要是有你们元家的支持,对于我的帮助是非常大的,这才是她答应这门婚事的唯一理由。当然,现在事情有变,她究竟是一个什么看法,我暂时也不清楚。”

    元牡丹听得只觉不可思议,更是觉得感动不已,道:“你妻子真是一个好女人。”

    韩艺叹了口气,道:“你何尝又不是如此了,我相信你之所以提出与我假结婚,不是出于你对我的感情,也不完全是出于你们元家的利益,主要是你想帮助我,因为我的弱点实在是太明显了,你没有道理看不到。”

    元牡丹红着脸道:“你一直都是这么自以为是么?”

    “是的!”

    韩艺点点头。

    “真不要脸!”

    元牡丹鄙视了韩艺一眼,又道:“其实你不需要这么做,我们元家也会支持你的。”

    这个小妞,分明就是在试探我。韩艺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甚至有信心,一年过后,即便没有与你的关系,我也能获得你们元家的支持,因为你们元家也不会拒绝一个这么帅气,又有才能的俊才不计回报的为你们元家操劳。由此可见,这并非是我最想得到的。我希望你能够真正的做我的妻子。”

    在洞房之前,他还真没有想过与元牡丹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他真的是纯粹的当做双方合作来看待的。但是在发生那事之后,他的心境也发生了改变,要说是先有性后有爱,这也是对的,但是也可以说是韩艺在之前压根就没有想过,他也觉得这太难了,很难有希望的。可是发生这件事,他不得不认真去面对,可能是情意在这时候出现的,也有可能早有了,面对的时候才发现的。

    但不管怎么说,这已经是客官存在的事实了。

    元牡丹听得心头一颤,只觉百感交集,不知是喜是忧,也不知是对是错,心里防线已经完全崩溃的她,实在是难以再像以前那般将韩艺拒之门外。其实在韩艺舍命相救的那晚,她就隐隐喜欢上了韩艺,因为当时她是最为虚弱的时候,死神已经在面前了,她都已经认命了,是韩艺冲了出来,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她无法忘记那一幕,常常做梦梦到那一晚。

    但她是知道,但不愿去面对。理性的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个寡妇,而韩艺是一个有妇之夫,出身、地位也相差太大,种种的因素加在一起,完全看不到哪怕一丝的希望,所以她也没有想过太多,但是她更加也没有想到中间会发生这么多的意外,内心十分挣扎,过得半响,她才道:“我我想先见见你的妻子。”

    言下之意,一切等见了韩艺妻子再说,她如今是既无法做不到放弃对于韩艺的情意,又不想去伤害韩艺的妻子,这非常矛盾,因此她觉得要跟韩艺的妻子见一面,在韩艺看来,两个女人都是无辜的,但是在她看来,韩艺的妻子才是最无辜的,虽然事情发展到如今非她的本意,但是她内心对韩艺的妻子充满了内疚。

    韩艺心里明白,也觉得不应该逼她太紧,但同时心里也非常忐忑,她们两个见面,那绝对是火星撞地球,这是非常恐怖的,他都不敢去想象那画面,但是她们终归是要见面的,点点头道:“好吧!反正她很快就会过来了。”其实他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一定要想办法早点将萧无衣娶进门。

    说完,他就爬上床睡在元牡丹身边。

    元牡丹惊道:“你干什么?”

    韩艺道:“睡觉啊!”

    元牡丹双手推着他,急切道:“你不是都答应我了么,为何还要这么做。”

    韩艺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不过是你这里借宿一宿,我的床已经被那些虾兵蟹将给霸占了。”

    元牡丹听到这虾兵蟹将,只觉莫名的恨意,愠道:“这与我何干,这都是你自作自受,你快些下去。”

    韩艺委屈道:“牡丹,江湖救急,那床真的不能睡人了,你放心,我什么都不做,你就腾块地给我就行了。”

    “不行!你快下去。”

    元牡丹果断道。

    “好吧!”

    韩艺见她神色坚决,知道没戏了,失落的挠挠头,念念不舍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得床去。

    可是他一松手,元牡丹心中就觉空荡荡的,偷偷瞥了眼韩艺,只见他站在床前,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走两步,又回过头来,看得元牡丹莫名的觉得内疚不已,心中暗自恼怒,这厮还真是可恶,我怕是要被他吃的死死的。道:“等会!”

    “什么事?”

    韩艺立刻闪现到床边。

    元牡丹红着脸,道:“你要是能够!”

    不等她说完,韩艺就睡到了她旁边,闻着她身上那淡淡的芳香,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嘿嘿道:“放心,我一定谨守规矩,绝不会乱来的,睡觉,只是睡觉。”

    :求保底月票。。。。。。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七十九章 最公平的决斗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八十一章 贤内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