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二十章 你才是罪魁祸首

第八百二十章 你才是罪魁祸首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8222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次元主神创建者 武道至尊 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对于韩艺个人利益而言,今晚谈话的重要性,并不亚于李治跟李勣的那一番谈话。【wWw.aiyouShen.cOm】

    在此之前,有很多人都非常好奇,包括武媚娘、长孙无忌在内,为什么韩艺在李义府他们上来之后,就渐渐淡出了朝野,那可是立功的绝佳机会。

    韩艺跟武媚娘说,是怕影响内部团结。

    跟长孙无忌说,是不想跟李义府等人同流合污。

    但其实这都是假的,作为千门中人,哪有这么多原则,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今日,他想要的是,继承长孙无忌的势力,成为继长孙无忌之后,新一任关陇集团的代表人物。

    如果他当时站出来,与李义府等人去跟长孙无忌为首的关陇集团作对,那么两边势必会结仇结怨,那么他就很难继承长孙无忌的势力。他必须要避开这一点,为此他放弃了大量立功的机会。

    而他这么做,也是逼于无奈,他查过两个人具体资料,一个就是武士彟,另一个则是马周。

    这两个人都是寒门出身,但是武士彟干到国公的位子,而马周更是当了宰相,对于韩艺而言,都是非常好的参考。但是,他们纵使干到了这种地步,他们却无法在朝中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跟其余宰相是比不了的,而且他们耗费了几十年的时间。

    韩艺绝不想走他们的老路,虽然他还年轻,但是他却觉得时间对于他而言是非常宝贵的,他还有许多事要做。

    而且,你别看韩艺好像挺无所谓似得,其实他心里也害怕许敬宗他们会排挤他,甚至于陷害他,他不可能任由许敬宗等人做大,而自己却毫无建树,那无异于是在等死,因为他太了解许敬宗、李义府这种人了,倘若一朝得志,必定会弄死他,那么对于他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继承别人的势力。

    就好比韩艺与元家合作是一个道理,如果让北巷发展到可以开展南进计划的地步,那需要很多年,这他可受不了。

    同样的道理,如果韩艺能够继承长孙无忌的势力,得到关陇集团的全力支持,那么一夕之间,他哪怕只是一个六品小官,地位也是非同小可。

    老千擅长的是什么,无非就是空手套白狼,这才是老千的本质。

    韩艺玩得也就是这一招,只不过他也确实是艺高人胆大,敢在长孙无忌、李治、武媚娘、李勣眼皮底下,玩了一手瞒天过海。

    不过,因为他无法左右局势,事先他也不知道谁赢谁输,但是不管谁赢谁输,得罪关陇集团都对他而言百害而无一利。如果是长孙无忌赢了,凭借他立下的功劳,长孙无忌也会提拔他,他还是要依靠关陇集团。倘若李治赢了的话,他出身比崔义玄、许敬宗等人差太多了,在朝中又没有人脉,在成功后势力掠夺方面,他抢不过许敬宗等人。

    因此,关陇集团对于韩艺而言,那是至关重要,甚至于成败就在此一举。

    但这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事先韩艺将心中所想告诉任何人,任何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神经病。

    然而,到了如今,他已经握有五成把握。

    因为韩艺估计事到如今,长孙无忌不太可能会跟李治硬来,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长孙皇后就剩这一个儿子了,你要将李治赶下去了,那长孙无忌就会失去了外戚的光环,而且你扶植谁上去也是一个问题。另外,长孙无忌在面对李勣的时候,也没有足够的把握,发动政变的最关键要素,就是军权,而在军权方面,目前李勣是最强的。

    其实这也得怪长孙无忌自己,在贞观后期,唐朝三大名帅,薛万彻、李道宗、李勣,本是三足鼎立的局面,互相掣肘,结果长孙无忌倒好,将薛万彻和李道宗都给杀了,李勣躺着成为了军中第一人,威望那是与日俱增,无可匹敌。因为论辈分,论功绩,李勣都已经是最高的了,程咬金虽然辈分高,但是功绩还是远比不上李勣,毕竟程咬金还没有当过大元帅。倘若薛万彻、李道宗都活着的话,并且长孙无忌能够游说他们两个支持自己,那么李勣的威力就不会像今日这般大了,兴许都不敢跳出来跟长孙无忌叫板。

    局势可能完全不一样了。

    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么长孙无忌可选择的余地也不多,只有退居二线,主动将权力交还给李治,这样可能还能够换取李治的感激。如果等到李治羽翼丰满,将他的人都给铲除之后,那就得另说了。

    但是长孙无忌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势力,甘愿在家养老,他退居二线,肯定是为了保存自己辛苦建立起的势力,那就必须推举一个人上去,继续领导关陇集团。

    那么韩艺就是最合适的人选,简直就是完美。

    其实韩艺也一直在极力将自己塑造成这么一个完美的人选。

    如果他推举韩瑗、来济上去的话,那就是换汤不换药,李治不可能会答应的。

    长孙延又没有这能力,而且与他的关系甚密,李义府、许敬宗等人肯定会将矛头对准长孙延。反正,当初你爷爷是怎么压制我们的,我们就怎么压制你。

    唯有韩艺的身份比较特殊,因为他是李治的人,暗中支持他,就可以瞒天过海,操作起来要简单许多。

    但是这不过都是韩艺的推测,长孙无忌对于权势也有着超乎常人的喜爱,他会甘愿退居二线吗?因为现在胜负还犹未可知,而且李治与长孙无忌目前还没有正面冲突过,李治究竟是怎么看待长孙无忌的呢?这都是未知数。另外,长孙无忌是否真的相信韩艺,这一步棋也是至关重要的。

    所以,韩艺只有五成把握。

    当然,即便长孙无忌愿意这么做的话,其实也是非常困难的,首先一点,韩艺太年轻了,又不是贵族出身,关陇集团可是掌控三朝的老牌集团,里面的大佬会愿意服从韩艺吗?

    不过,韩艺倒是有信心可以做到这一点,前提是要长孙无忌愿意支持他。

    .

    .

    翌日。

    秋风拂过,南郊外呈现出一片萧索的景象。

    一行人马缓缓行来,中间那一辆马车的窗内一张落寞的老脸随着窗帘的瞟动,若隐若现,这人正是褚遂良。

    贬褚遂良去潭州,这是李治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道圣旨,千万不能拖,必须展现出至高无上的皇权,就得立即执行,因此只是给了褚遂良一日的准备功夫。

    褚遂良一直被囚禁在家中,对外面的事浑然不知,等到解禁之时,却得到如此噩耗,这对于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前一刻,他还是托孤大臣,在朝中的地位仅此于长孙无忌,可这一夜之间,他就失去了所有。

    这就是朝堂。

    这就是政治。

    忽然,又有两辆马车从后面追了上来。

    “老爷,好像是太尉他们。”

    褚遂良的车队也停了下来。

    很快,两辆马车就追了上来,只见长孙无忌、韩瑗、来济从马车上下来。

    而褚遂良也从马车上下来。

    几人面面相觑,心中皆是百感交集。

    长孙无忌突然叹了口气,道:“登善,我对不起你啊!”

    他始终还是没有站出来帮褚遂良说话,这让他对于褚遂良充满了内疚,毕竟他知道这世上褚遂良是最忠于他的,失去褚遂良对于他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但是他也有他的顾虑,如果他要站出来,就不仅仅是建议这么简单了,因为李治肯定不会答应的,圣旨都下去了,岂有收回的道理,李治这一道圣旨就没有给双方留有任何缓冲的余地。那么只有拼实力,可拼实力的话,一旦失败,那可就全完了,而且是整个关陇集团都将会灰飞烟灭。长孙无忌到了这一刻,难免会出现犹豫,可惜李治并未给他多少时间去思考。

    褚遂良忙道:“辅机兄,你万不可这么说,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倘若那****听了你的话,岂会落得如此地步,这一切都是我褚遂良咎由自取。”

    当时要不是他用力过猛,可能李治都已经认输了,他心里也一直都非常后悔。说着他反而担忧的望着长孙无忌道:“辅机兄,我走之后,你可得小心呀,若是你再有任何闪失,到时我大唐落入李义府、许敬宗等奸人手中,必将会生出祸乱。我们就真是愧对先帝嘱托。”

    想到李世民临终前的嘱托,他不禁黯然泪下,掩面哭泣起来。

    他一生只忠于两个人,就是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即便是到了这一刻,他不但不怪长孙无忌,反而非常担忧他。

    长孙无忌一听,眼眶不禁也红了,只觉喉咙里面堵着什么似得,说不出话来。

    来济道:“登善,你大可放心,等此事过后,我们一定求陛下,让你回来的。”

    韩瑗连连点头道:“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褚遂良点着头,却没有做声。

    他当然也想回来,毕竟当了这么久的权臣,他始终觉得长安才是他的舞台。

    几个老友在这里停驻好半响,但是所言甚少,因为在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显得有些苍白。

    终于,在依依不舍中,褚遂良还是上得马车,缓缓朝着南边驶去。

    长孙无忌望着远远离去的马车,目光异常复杂。

    韩瑗、来济偷偷瞥了眼长孙无忌,嗫嚅着,但始终并未说出声来。他们其实都不怪长孙无忌,因为他们还是忠于大唐的,毕竟是从贞观时期过来的臣子,在开明的贞观年代,他们获得了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因此大唐在他们心中始终还是第一位的,他们也不太愿意使用非常强硬的手段去对付李治。

    别过长孙无忌他们后,褚遂良在马车里面哭得是稀里哗啦。但是他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将李道宗发配边疆,结果一代名将李道宗生生病死在途中,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右仆射,请留步!”

    当褚遂良的马车行得五六里时,忽听得边上有人喊道。

    褚遂良掀开窗帘一看,只见一个青年骑着马朝着他这边跑来,不禁怒容满面。

    此人正是他的克星---韩艺。

    正所谓人走茶凉。

    褚遂良今日离开长安,他已经预计到不会很多人来送他,毕竟这场争斗还未结束,谁敢趟这浑水,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韩艺会出现。

    他与韩艺可算是老对手,大局先放在一边不说,他可是屡屡在韩艺手中吃亏,而且他也知道李勣是因为韩艺的游说才出山的,至少外面是这么传的,这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恨不得拨了韩艺的皮,拆了韩艺的骨。

    “韩艺见过右仆射!”

    韩艺骑马上前,微微一笑,拱手道。

    褚遂良怒哼一声,道:“你来作甚?”

    “在下赶来是特地给右仆射送行的,好在没有错过。”韩艺脸色兀自带着微笑。

    可是在褚遂良看来,这却是对于他的嘲笑,咬牙切齿道:“休要说得这么好听,你无非就是来看老夫的笑话的。你也别得意,终有一日老夫会回来的,到时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以为自己是灰太狼呀,说回来就能够回来。韩艺倒也不恼,道:“右仆射要这般想,我也能够理解,但是我绝非来此看右仆射的笑话,我还不至于这么闲,我来此送右仆射,主要是因为当初我初来长安,右仆射还来过我北巷捧场,并且想招我入工部,也算是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来此相送,也算是报答这一份恩情。”

    褚遂良哼道:“不必了,我只恨当初没有将你赶出长安。”

    韩艺自当没有听见,道:“不知右仆射可否下车与我聊上几句,我倒有些话想跟右仆射说。”

    褚遂良本想一口拒绝,但转念一想,若是拒绝的话,岂不是怕了他。一声不吭,下得马车来。韩艺也赶紧从马上下来,手指着自己的马,朝着褚遂良的一个仆人道:“交给你了。”

    说完,就将缰绳扔给那仆人,然后朝着褚遂良伸手道:“右仆射,请!”

    褚遂良昂首挺胸,大步往前走去。

    韩艺笑了笑,快步追了过去,笑道:“想必右仆射此时心中一定很不甘心,觉得自己被奸人所害,亦或者觉得陛下听信谗言,忠奸不分,将右仆射这等忠臣贤臣赶出长安,将来必定会后悔的。”

    褚遂良冷笑道:“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韩艺呵呵一笑,道:“那不知右仆射可有想过是谁造成这一切的?”

    褚遂良微微一愣,瞥向韩艺,道:“你此话是何意?”

    韩艺道:“也许右仆射是在怪罪武昭仪,亦或者我。但不知,右仆射可否想过一个人。”

    褚遂良皱眉道:“什么人?”

    “褚遂良!”韩艺一笑道。

    褚遂良怒目睁圆,狠狠瞪着韩艺。

    “看来右仆射是肯定没有想过。”

    韩艺笑着摇摇头,道:“如今在朝中有一种说法,就是因为太尉揽权过度,造成皇权孱弱,才有今日之争。可是在我看来,这也怪不得太尉,当然,更加不能怪我,要怪就只能怪右仆射你,今日这一切都是右仆射你造成的。”

    褚遂良激动道:“你胡说,若非你这等奸佞小人在陛下身边怂恿陛下,陛下又岂会干出这等有违礼法,让天下人耻笑之事来。”

    他心想,若真要怪罪,怎么怪不到他头上来,他的老大是长孙无忌,那边是李治和武媚娘。

    “非也!非也!”韩艺笑着摇摇头,道:“我曾听陛下说过,先帝在临终前,曾亲口嘱咐过你一句话,就是让你一定要保护好太尉,莫要让人离间了陛下和太尉。不知是否?”

    当初李治在游说李勣的过程中,也将当年托孤一事,告知了韩艺。

    褚遂良皱眉道:“是又如何?”

    韩艺道:“就当时的情况来看,太尉已经是权倾朝野,乃当朝第一人,只有他去对付别人,没有人敢对付他,为什么先帝偏偏让右仆射你去保护太尉呢?难道右仆射的本事比太尉还要大?而且还要在临终托孤时,再三强调这一点。”

    褚遂良听得微微皱眉,道:“老夫一直都在遵从先帝的嘱托,只是老夫一时冲动,才酿成今日之苦果,否则的话,你们焉能恁地嚣张。”

    韩艺摇摇头道:“而我要说的正是因为右仆射理解错了先帝的这一句话,才会酿成今日之苦果。”

    褚遂良一怔,道:“理解错了?”

    “不错!”

    韩艺点头道:“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先帝在临终前,为什么会恁地担忧别人离间了太尉与陛下的关系,因为这就是先帝最为担忧的一点。在贞观后期,国泰民安,四海升平,周边强敌相继被消灭,若由太尉和右仆射来辅助陛下治理国家,大乱是不可能出的。最令人担忧的其实就是太尉与陛下之间的矛盾。

    据我所知,长孙皇后曾再三叮嘱过先帝,莫要重用外戚,但是先帝对于太尉始终非常信任,但是信任是一回事,绝对信任又是另外一回事。而且太尉曾今就有揽权过度的习惯,恰好当今陛下性格又显得有些软弱,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放在一起,你说先帝会不会担忧陛下会被臣子架空?这才是先帝最为担忧的事情。”

    褚遂良双目一睁,随即又立刻陷入沉思当中。

    韩艺继续说道:“先帝这一句话看似对于右仆射你说的,其实是在警告太尉,为什么害怕太尉与陛下的关系会被离间,从相反的角度来看,就是有可能会被离间。这就是让太尉不要揽权过度,以免被人离间。但是仅此如此,先帝还不放心,因为一旦这种情况出现,那对于大唐王朝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因此先帝对右仆射你说,要保护好太尉。

    如何保护?很简单,不要让太尉揽权过度,这就是最好的保护。也就是说,陛下希望右仆射你能够在陛下和太尉之间保持一个平衡,如果太尉揽权过度,你就必须站在陛下这边,以此来平衡太尉的权力,如果陛下权力过重,但是陛下毕竟年幼,治理国家恐怕非常需要太尉的辅助,那么右仆射你就应该站在太尉那边,一同辅助陛下。”

    说到这里,韩艺叹了口气,道:“可惜右仆射你理解错了,而且错得非常离谱,你一味的去保护太尉,并且坚决的站在太尉那边。先帝一代明君,开创出更古未有的王朝,可谓是算无遗漏,然而先帝却忽略了右仆射你的性格。记得先帝曾如此评价右仆射,‘褚遂良耿直,有学术,竭尽所能忠诚于朕,若飞鸟依人,自加怜爱。’。右仆射你最大的弱点,就是缺乏独当一面的才能,当年先帝在世时,右仆射你全心全意依靠着先帝,先帝走后,右仆射你又依靠太尉,这不但没有完成先帝的嘱托,还加速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两位托孤大臣同仇敌忾,这对于皇权而言,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幸好的是,先帝非一般人也,其远见和谋略要胜于所有人,因此先帝还安排了大司空暗中监督你们,这才有今日之果。倘若右仆射当时理解了先帝的良苦用心,这一切是根本不会发生的。敢问右仆射,你有何资格去怪罪他人?你辜负了先帝,辜负了陛下,辜负了太尉,也辜负了大唐,你才是我大唐最大的罪人。”

    褚遂良听得怔怔不语,右手突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韩艺说得没错,他心里一直都怪李治没有体会到他的忠心,听信小人谗言,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对的。殊不知李治是必须要这么做的,不是小人怂恿李治这么做的,跟武媚娘他们没有一点关系,皇帝如果没有权力,那算什么皇帝。

    过得半响,褚遂良双目一合,仰天长叹一声,此时他心里只有满满的内疚和悔恨,又复杂了看了眼韩艺,道:“你为何要与老夫说这一切。”

    韩艺笑道:“很简单,因为我比你大度。”

    这一句话堵的褚遂良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白。他一直都非常骄傲的,因为他从小文采非凡,尤其书法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可追王羲之,就养成了他一种骄傲自大的心态,可是如今,却在一个刚满弱冠之年的青年面前自行惭愧,关键他还反驳不了。

    他的确一直老想如何如何报复韩艺,可是韩艺都没有放在心上,都没空搭理他,这简直就摧毁了他心中的骄傲。

    韩艺又道:“虽然我与右仆射有诸多不睦,但是我可从未记恨着右仆射,因为我志不在此,只有小肚鸡肠的人才会坐在宰相的位子上,却整天惦记着私人的恩怨。如果我不跟你说这一番话,你一定会怀着满腔的不甘去到潭州,就算去到潭州也不会尽力为潭州百姓做事,相反的,你只会想着重回长安,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但是在我看来,如果右仆射你还惦记着先帝的恩情,就应该带着一颗恕罪的心去往潭州,尽心尽力造福一方百姓,不要再觉得有任何人亏欠你,要说亏欠,也是你亏欠大唐的。他日见到先帝,或许还能够得到先帝的谅解,如果右仆射你兀自不肯悔改,到时只会惹来杀身之祸,因为任何一个君主都不会愿意做一个傀儡。当然,如果右仆射你放下一切,全心全意打理好潭州,或许还有机会回到长安来。”

    褚遂良猛地一怔,呆立半响,随即一语不发,转身便上得马车。

    “右仆射一路顺风!”

    韩艺微微颔首。

    他说的倒是光明磊落,其实心里还是有他的小九九。

    然而这个小九九可能没有人想得到,包括褚遂良。

    他说这番话的原因,就是潭州。

    因为潭州对于他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是他南进计划的一个要冲,目前南方道路闭塞,能走的路不多,潭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要地,但是潭州目前而言,比较荒芜,都是土著和被贬的人居住在那里,如果褚遂良能够将潭州治理好了,那么对于韩艺的南进计划是有非常大的帮助。仅凭元家的势力,还是不能够的,这需要官府的配合。

    事有凑巧,李治偏偏安排褚遂良去潭州。

    其实韩艺也挺乐于见到褚遂良去到潭州的,因为褚遂良毕竟是当过宰相的,虽然性格有问题,但是本事不用说,治理一个潭州那是绰绰有余。问题就在于,褚遂良不会甘心待在潭州,他一定会想办法回长安。

    韩艺跟他说这一番话的目的,就是要他好好治理潭州,不要想太多了,我的南进计划都已经开始了。

    另外他选择了关陇集团,而褚遂良是关陇集团的元老,他也不愿意跟褚遂良闹得太僵,这对他以后的发展不利。

    这一般人哪里想得到,只是因为韩艺职业的特殊性,千门中人讲究的不是大局,而是布局,如何布局,就是将每一个细节做到完美。通常来说,老千一般死就死在细节上面,韩艺能够活到穿越,就是他对于细节非常看重,不厌其烦的推敲每一个细节,思考每一个细节所能够带来的利益。

    ps:七千字大章,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一十九章 目标---关陇集团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二十一章 废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