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舅甥君臣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舅甥君臣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85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太尉府。【wwW.aiyoushenG.Com】

    “太尉,你---你要告老致仕?”

    韩瑗惊愕的望着长孙无忌。一旁的来济也是呆若木鸡。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长孙无忌叫他们来,竟然是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长孙无忌点点头。

    韩瑗困惑道:“太尉为何要这么做?”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老夫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你们难道还看不出来,陛下废王立武,针对的其实是老夫。”

    韩瑗、来济相觑一眼,但并未做声。

    这他们早就看出来了。

    长孙无忌又接着道:“如果没有老夫的话,陛下或许就不会这么做了,而且,陛下已经不再信任老夫了,留在朝堂上,也只会继续制造不必要的纷争,说不定会有更多的武昭仪和李义府冒出来。先帝曾将陛下托付给老夫,希望老夫能够帮助陛下管理好国家,如今老夫既然不但不能帮助陛下治理好国家,反而还会制造混乱,给国家、百姓带来更多的伤害,那老夫又何必留在朝堂上。”

    言外之意,就是没有考虑过跟李治对着干。

    来济皱眉道:“可是太尉你一旦致仕,那朝堂将会有李义府等人把持,那更是我大唐之灾啊!”

    长孙无忌道:“老夫选择致仕,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李义府等人把持朝政。如果老夫在朝堂上,那么陛下就肯定会与李义府他们站在一起,如果老夫退下之后,那么李义府他们的作用反而减少了,凭借他们那点本事,哼,难有作为。而且,这也可以保存咱们的势力,一旦老夫不在朝堂上了,陛下兴许会对你们网开一面,让朝中势力达到平衡,唯有这样才可以制约李义府等人。”

    韩瑗、来济低眉沉吟不语,长孙无忌一走,他们就是群龙无首呀,这可不是小事。

    长孙无忌笑道:“老夫只是致仕,又不是归天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也许左仆射也会跟着老夫一起致仕,非但如此,当初你们也曾卷入过这一场争斗,倘若情况有变,亦或者说那武昭仪不肯罢休的话,你们也立即请求致仕。”

    来济道:“非我们眷念权势,一旦我们都退下了,那谁来抗衡李义府等人?”

    长孙无忌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我们也应该让后辈上来,接替我们,继续帮助陛下分忧。”

    长孙无也非常干脆,实在不行的话,咱们这一代人都下来,将权力彻底还给李治,然后再扶植新人上去,只要保存了家族势力,以及在朝中的影响力,那还是非常快的。

    韩瑗、来济皆是点头答应下来。

    长孙无忌一旦致仕,那就是已经认输了,输了就得受到惩罚,那还不如自己闪,他们是一个集团,当然是荣辱与共。

    经过武媚娘的雷霆万钧,失火一事,就被及时给压了下来,大家都闭口不言,李义府成天带着人问这问那,谁不害怕会牵连其中,朝堂上又回归了平静,但是这种平静只是冷战,朝堂还是分裂的,大臣们上朝,都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已是二更天了,李治兀自坐在两仪殿内,批阅奏章,以前批阅奏章,是非常苦闷的,反正就是签个名,因为能够呈上来的给他看得,那都是长孙无忌已经同意了,他没有否决权也就罢了,而且他只有同意权,现在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同意或者驳回,他很享受其中,自己做主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忽然,张德胜走入进来,小声道:“陛下,太尉在门外求见。”

    李治下意识的手上一哆嗦,这么晚了,舅舅怎么来了,他是来下战帖的,还是来求和的?一时间,诸多想法,纷沓至来。因为这太突兀,他已经很久没有跟长孙无忌单处过了,迟疑了半响,才道:“快请太尉。”

    “遵命!”

    张德胜退下不久,就见长孙无忌身穿官府,挥舞着大袖走入进来。

    李治顿觉压力倍增,虽然他如今掌权了,但是他心里对长孙无忌的那种恐惧,还是没有完全消去。

    忽闻“扑通!”一声。

    只见长孙无忌走到中间,直接跪了下,几乎是匍匐在地,道:“无忌罪该万死,请陛下赐无忌一死。”

    李治吓得直接站了起来,这是什么情况,舅舅都跪外甥了,这可不得了,无暇细想,赶紧走了下来,一边搀扶着长孙无忌,一边困惑的问道:“舅舅,你这是干什么,这朕如何受得起,快些起来,快些起来。”

    使了劲强行将长孙无忌搀扶起来,李治以仁孝出名,长孙无忌可从未跪过他,私下相见,他还得向长孙无忌行礼,舅舅跪在这里,有违孝道,不管李治心里怎么想的,但不能这么做。

    长孙无忌叹道:“陛下,无忌犯了死罪,还请陛下责罚无忌。”

    李治都已经晕了,问道:“舅舅,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长孙无忌老目含泪道:“当初先帝将陛下托付给罪臣,让罪臣好好辅助陛下,可是罪臣却骄傲自满,权势熏心,把持朝政,恣势弄权,没有即时将权力交给陛下,令皇权渐衰,罪可当诛,是陛下仁孝,一次次宽恕了罪臣,可罪臣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干预后宫之事,直到今时今日才幡然醒悟,还请陛下赐罪臣一死。”

    说着,他又跪了下去。

    李治完全没有阻拦,因为他都已经呆了,这虽然是事实,但是他都不敢说出来,而且也没有证据,长孙无忌从未跟表过态,说反对武媚娘,再说长孙无忌又是托孤大臣,他这么做合情合理。但是长孙无忌自己说出口来,这完全可以顺势治他的罪,而且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追究起来,那真是死罪难逃啊!

    可这太假了吧!

    李治感觉自己在做梦一般,过得半响,他猛地一怔,见长孙无忌跪在自己脚下,赶紧弯下身去,又搀扶起长孙无忌,道:“舅舅,你先起来再说。这是不是有人从中挑拨,朕可从未说过舅舅你什么恣势弄权,若非有舅舅尽心尽力辅助,大唐也不可能蒸蒸日上,舅舅事功不可没,岂有过错。你说,这话是谁说的,朕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陛下莫要替罪臣开脱了,若有人跟罪臣说这一番话,罪臣早就醒悟过来了,都怪罪臣权利熏心,直到今日才醒悟过来。”

    长孙无忌抹了一把泪,叹道:“不瞒陛下,罪臣在听闻掖庭宫失火后,心中是百感交集,在家苦苦冥思数日,究竟为什么会闹成这样?直到今日才想明白,造成这一切的都是罪臣,罪臣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啊!这君是君,臣是臣,连这么简单的道理,罪臣都没有想明白,罪臣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这话可真是非常吓人呀,君是君,臣是臣,君臣不分,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李治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玩得究竟是哪一出啊!只能道:“舅舅切勿自责,当年父皇将朕托舅舅,而朕又年轻,若无舅舅辅助,岂能管理好国家,舅舅并---并未有错。”

    “陛下勿要为罪臣开脱了,罪臣自己干过什么事,罪臣比谁都明白。”

    长孙无忌说着,突然抓着李治的手,泪水往下流,哽咽道:“罪臣年幼之时,父亲就已经去世了,多亏罪臣的舅舅收留,罪臣与你的母亲才能活下来,后来舅舅又将罪臣和令母养育成才,这一份舅甥情罪臣是铭记于心。以至于罪臣自己当了舅舅后,也想如罪臣的舅舅一般,将陛下教育成才,可是罪臣却过于迷恋权势,还常常用舅舅之名来替罪臣迷恋权势开脱,罪臣实在是不配当陛下的舅舅,也愧对当初舅舅对罪臣的养育之恩。如今想来,实在是悔不当初。还是你母亲更有远见,当初曾三番四次阻止罪臣掌权,罪臣为何就没有听从你母亲的建议啊!观音婢,你在天之灵,一定非常怪我吧!”

    说到后面,他是垂首顿足,激动不已。

    这观音婢就是长孙皇后小名。

    长孙无忌这一番话,那真是发自肺腑之言,他就是舅舅高士廉一手养育成才的,舅舅犹如父亲,他其实也想当一个好舅舅,但似乎用情过猛了,而且比较迷恋权势,又骄傲自满,才导致今日的局面。这都是真的,可没有半句虚言。

    李治听得自己母亲的小名,一时间不禁想起了过去种种,眼眶顿时湿润了,他一直是待在母亲身边的,对于母亲是非常尊敬的,也是非常崇拜的,也有可能正是因为他太崇拜长孙皇后才造成他的恋母情结。又想起当初长孙无忌几乎可以说是抱着他坐上龙椅的,而且当着满朝文武言明谁若敢反对,立刻杀无赦,没有长孙无忌的鼎力支持,他是不可能当皇帝的,因为当时魏王李泰的势力非常强。

    毕竟血溶于水呀,李治道:“舅舅勿要激动,先过来休息一下。”言罢,他就搀扶着长孙无忌走到一旁坐下。又满面愧疚道:“这不干舅舅的事,这都是朕太过任性了,惹舅舅生气了。”

    长孙无忌忙道:“陛下切勿这么说,若非罪臣大彻大悟,今日恐怕不会来此。不瞒陛下,其实一直以来,罪臣都是将陛下当成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直到如今,罪臣才知道陛下已经长大了,可以管理好这个国家了,那罪臣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罪臣也是时候去见先帝了,还请陛下赐罪臣一死。”

    李治急道:“舅舅莫要在这般说了,且别说舅舅并无过错,反而立下不少功劳,大唐能有今日,舅舅是居功厥伟,哪怕舅舅稍有疏忽,朕也决不会这么做的,你这不是逼朕做一个不孝之人么。”

    长孙无忌一愣,道:“陛下言之有理,罪臣一死,何足挂惜,可这样又会连累陛下。可罪臣就算不死,也决不能留在朝堂之上,还请陛下恩准罪臣致仕。”

    李治眼中突然闪过一抹迟疑,但还是道:“这可不行,朕如今还需要舅舅的帮助。”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陛下,按理来说,罪臣得到陛下的宽恕,理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是罪臣真的不能再留在朝堂上了,这人在朝堂生不由己,好歹罪臣也做了这么多年的宰相,如果还留在朝堂上,只会给陛下带来更多的麻烦和纷争,所以罪臣决不能再给陛下添麻烦了,若是陛下不允许的话,罪臣立刻咬舌自尽。”

    李治一怔,似乎也被长孙无忌的坚决给吓到了,道:“可是舅舅,朕真的还需要舅舅的帮助。”

    长孙无忌道:“陛下若有困难,可召罪臣前来,但罪臣决计不能留在朝堂之上了,唯有如此,罪臣才能弥补以前所犯下的过错,到时也能死得瞑目。”

    李治皱了皱眉,其实他方才也一直在考虑,长孙无忌是来试探自己的,还是怎么样,可如今一看,这长孙无忌是铁了心要致仕,不禁相信了他,确实是动了真感情,心里也是很感动,而且他刚好想跟长孙无忌和好,长孙无忌来这么一出,正合他心意呀,点点头道:“好吧!朕答应舅舅就是了。”

    长孙无忌听罢,翻身跪地,“多谢陛下恩准。”

    李治急忙扶起长孙无忌,道:“舅舅,朕都已经答应了,你为何还要如此,还有,莫要再说自己是罪臣了,舅舅为了大唐,尽心竭力,凌烟阁第一功臣,舅舅这般称呼,朕实在是无法接受。”

    “是是是!”

    长孙无忌连连点头,道:“陛下,罪---老臣马上就要离开朝堂了,有几句忠告,向要跟陛下说,不知陛下是否愿意听。”

    李治忙道:“舅舅请说。”

    长孙无忌道:“陛下,这帝王之道,无外乎御人之术,自古以来没有哪个帝王可凭一己之力,治理好这个国家的,这就需要大臣的相助。而这御人之术,可分为二,其一,人人皆可用。许多人常说要用君子,要用贤臣,勿用小人,勿用奸臣,这话是不对的。

    作为帝王决不能只用一种人,君子有长短,小人亦有长短,二者皆可用,不可弃之,陛下只要将他们放到合适的位子上就行了。好比说那李义府,老臣非常讨厌他,但陛下作为君主,应当要看到他的长处,在一些事上面,他是能够帮助陛下的,陛下可重用他,但陛下一定要切记,但凡涉及国家大事,决计不能听他的,此事一定要问司空李勣。”

    李治一听,对于长孙无忌更加是深信不疑了,李义府和李勣是长孙无忌的两大敌人,可是长孙无忌却要他重用这二人,可见长孙无忌是非常忠于他的,是以李唐王室为重。在这一刻舅甥大于了君臣,他非常认真的在聆听舅舅的教诲。

    长孙无忌又继续说道:“其二,就是党羽之争。其实大臣结为党羽,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陛下作为君主,一定要让各方势力均衡。在这一点上,先帝就做得非常好,陛下可以借鉴。当年秦王府旧臣辅助先帝登上王位,可是等到陛下登基之后,却重用了魏征、马周、岑文本、李靖、李勣、刘洎、崔仁师等人,其中有山东士族,也有江南士族,还有不少寒族,反倒是一些秦王府旧臣未得重用,在当时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但这恰恰是陛下在保护他们,倘若陛下当时只重用秦王府旧臣的话,只会出现两种情况,他们结为一党,第二就是他们自相残杀,这都是先帝最不愿见到的。”

    说到这里,他深深叹了口气,道:“其实老臣当初就已经想明白了这一点,可没有想到临老了,却又陷于其中,唉。陛下一定要切记,一定不能一方势力独大,哪怕某一方势力人才济济,而另一边显得平庸,陛下也一定为朝中势力得到均衡,委以重任给给弱的那一方,这样才便于君主掌控朝政。”

    这这一番话绝对是无价之宝,是长孙无忌几十年的经验之谈,毕竟在这朝堂上混了几十年,其中道道,那是如数家珍。

    而这恰恰是李治最缺乏的,他听完之后,还沉思了许久,才一脸感激道:“多谢舅舅赐教,朕一定谨记于心。”

    长孙无忌终于露出了微笑,道:“好好好!老臣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不瞒陛下,老臣现在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老臣就先告退了。”

    李治忙道:“舅舅何不多坐一会,朕还有许多问题想向舅舅询问。”

    长孙无忌笑道:“不能再多言了,老臣知道陛下想问什么,但老臣毕竟也是人,这人无完人,老臣说得也不一定是对的,老臣肯定也是有私心的,而且老臣是臣子,臣子考虑事情与君主始终不是一样的,陛下应该学会自己去考虑。老臣告退。”

    他一拱手,就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

    李治望着长孙无忌的背影,虽然他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非常讨厌看到这一道背影,但是在这一刻他感到非常不舍,这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其实他方才自然是想问长孙无忌,你现在退下去了,我该如何渡过这后长孙无忌时代。

    但是这事若问长孙无忌,那是不对的,你既然要迎接你的时代,那你当然要根据自己的需求去安排。

    李治感受到了长孙无忌的睿智。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三十五章 朝政重地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三十七章 重新洗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