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 谁更无耻?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 谁更无耻?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964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完美世界 霸道老公,抱一抱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重生电子帝国 雄霸神荒 闪婚少校娇妻 穿梭在无限废土 青春的死胡同 神医嫡女
    “唉。【www.aiyOushen.cOm】”

    韩艺深深一叹,这确实让他有些头疼,其实在古代不多娶几个,那都有些不太正常,隋文帝、杨思训、房玄龄这种人就是属于另类的,在后世是值得赞赏的,不过人家那都是一妻多妾,妾的话出身自然不如妻,这是一定的,所以家中只会有一个主母,而韩艺的问题就在于,他身边的三个女人,个个都是顶级门阀的女儿,而且性格又都非常自我,关键还不在于三人的自身,而是在她们后面的家族,这处理起来真是比较棘手了。

    所以说出色的男人,总会有一些让人无法想象的苦恼。

    “区区一个元牡丹,你都摆不平,看来你不看兵书是对的啊!”

    萧无衣嘴角一扬,继续冷嘲热讽道。

    这个女人,真是落井下石的一把好手。韩艺没好气道:“这不都怪你。”

    萧无衣眼一瞪,道:“凭什么怪我?”

    韩艺委屈道:“要不是你在家里天天欺负我,我会这么惧怕女人,我男人那阳刚之气都让你给打压到荡然无存,我韩家的家法也都有名无实了。”心想,好歹哥们当年也算是情场浪子,自从遇见你之后,我在这方面是越来越束手束脚了,完全放不开,都不去青楼,改去闺房了,真是太失败。

    萧无衣听得差点没有吐血,以前她嘴上占不到便宜,还可以用威力来威吓,可自从长安相聚之后,她在武力方面都受到韩艺的“欺压”,当即急道:“究竟是谁欺负谁,从一开始就是你欺负我,如今你在外面沾花惹草,我都还没有说你,你竟然还倒打一耙,你你今晚回去睡。”

    “别别别!”

    韩艺立刻吓傻了,夫妻之间最大的惩罚,莫过于妻子不让丈夫上床,憨厚的笑道:“我不过就是开开玩笑的,无衣你大人大量,这我心里一直都非常感激,呵呵!”

    “德行!”

    萧无衣白了他一眼,过得片刻,又问道:“那牡丹姐说什么呢?”

    韩艺叹道:“你这么了解她,怕是早就猜到她会怎么说了。”

    萧无衣顿时咯咯笑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了。”

    韩艺一愣,忙道:“哎,你这话不对呀,我记得当初是你怂恿我上的。”

    萧无衣板着脸道:“我现在后悔了,不行么?”

    “行!”

    韩艺挠着手背道:“你现在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我哪还有发言权。”

    萧无衣眨了眨眼,心想,是呀,以前我总是说不过他,如今我只要拿出这事说上一遍,他就无话可说了,嘻嘻。

    韩艺瞧她眼珠乱转,不禁有些惧意,道:“你在想什么,笑着这么奸诈。”

    “没没什么。”

    萧无衣心神一定,道:“我就说还得我出面。”

    韩艺道:“我没说不让你出面,我只是觉得这事得由我亲口告诉牡丹。”

    萧无衣八卦道:“那她有没有狠狠打你一顿。”

    你以为她是你啊!韩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她用头撞我的头,算不算?”

    萧无衣着嘴道:“这么可怕啊。”

    这你也太谦虚了吧!再可怕,也不及你万一啊!韩艺抹了一把冷汗,道:“这有什么可怕的,我宁可让她多撞几下,也绝不愿让她弄两个浑身毛茸茸的大汉冲进我的浴房来看我洗澡。”

    萧无衣噗嗤一笑,随即又抿了抿唇,可一想到那一声哀嚎,不禁咯咯大笑起来了。

    哇!笑的这么开心!当真我怕你么!

    韩艺当即虎躯一震,直接用自己的嘴唇堵了上去,火热的舌头长驱直入。

    萧无衣双目一睁,身子一软,差点没有倒在韩艺怀里,这是杀招呀,韩艺虽然风流不在,但是技术犹在,过得片刻,她才反应过来,用力推开韩艺,脸颊火烧火烧的,左右看了看,又朝着韩艺道:“你作死呀,要是让人看见,我我哪还有脸见人。”

    “谁叫你笑得这么开心。”韩艺哈哈一笑,道:“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不做君子了。”

    萧无衣呸道:“你什么时候成君子了?”

    韩艺想想,也有些底气不足,气急道:“那那我不做小人了,这总了行吧。”

    萧无衣好奇道:“你连小人都不做,那你还能做什么?”

    日!你还当真了!韩艺坏笑道:“流氓!”

    萧无衣俏脸一红,啐道:“下流!”

    韩艺打了个响指,笑嘿嘿道:“妙极!妙极!这流氓的精髓就是下流。”

    萧无衣呸了一声,“懒得理你这个流氓。”言罢,起身就走。

    “等等下,我都还没有开始耍流氓啊!这女人真是的,罢了,洗完澡再耍也不迟。”

    浴房中弥漫着热气。

    “唉!这个无衣也真是,我这么专一的男人,怎么会乱搞了,就算你不安排两个少女给我,你也可以两个胖妞给我按按啊!大妈也行啊,只是按摩而已。啊木桶浴没有人按几下真是无聊啊!无聊啊!”

    韩艺独自一人坐在一个盛满热水的大木桶里面,头往后面一仰,各种怨天怨地怨无衣,过得片刻,他忽然发现热气中似乎站在一个人,这吓得他当即汗毛竖立,当即屁股一转,转过身来,“什么人?”一看那身影又是粗大雄壮,不禁骂道:“我靠!你特么还敢来!滚出去,不然我宰了你。”

    “那就你试试看!”

    只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

    这声音好耳熟啊!韩艺手一拨热气,定眼一瞧,惊呼道:“元堡主!”

    来人正是元鹫。

    “你终于肯露面了。”

    韩艺一见元鹫,气得是双眼冒火,哗啦一声,站起身来,顿觉胯下一凉,立刻又蹲了下去,双手抱胸,暗想,日!这家伙武力值惊人的强悍,我孤身一人,特么又不方便,如果此时去找他麻烦的话,那不是给他借口来折磨我,我必须要忍。转而道:“你怎么进来的?”

    元鹫头一昂,傲然道:“天南地北,还未有我元鹫去不得的地方。”

    韩艺听他说的这么吊,当即哼道:“那就是翻墙进来的咯。”

    元鹫脸上闪过一抹尴尬,道:“这等下作之事,我才不做了,我可是跳进来的。”

    韩艺愣了下,好奇道:“那跟翻有什么区别。”

    元鹫急道:“一个是跳,一个是翻,怎么会没有区别了,我看在你没有读过书的份上,不与你计较。”

    也对!区别就是一个是你,一个是我。韩艺强行压制住砍翻元鹫的怒火,心想,我现在行动不便,这可不是谈判的好地方。道:“元堡主,我在洗澡,有什么事等我洗完再说。”

    元鹫立刻道:“你这是做贼心虚。”

    韩艺再也忍不住了,道:“我做贼心虚,那我问你,你这些日子上哪去了。”

    元鹫眨了眨眼,道:“我去找我的那些红颜知己了。”

    “红颜知己。”

    韩艺哼了一声,道:“元堡主真是大忙人呀,连我和牡丹的茶都来不及喝。”

    元鹫想了想,确实非常遗憾,斜着眼,带着一丝妒忌道:“那那杯茶给谁喝呢?”

    “谁也没喝。”

    韩艺淡淡道:“我和牡丹改给你上了三炷香。”

    “呸!”

    元鹫怒道:“你这是咒我死啊!”

    韩艺道:“这是你小妹建议的,我不过是妇唱夫随。”

    “胡说!我小妹才不会这么对我。”元鹫怒辩道。

    韩艺呵了一声,道:“你还好意思叫小妹,我都替你感到脸红啊!”

    元鹫道:“我为何不好意思,我对我小妹这么好。”

    韩艺哇了一声道:“元堡主,论脸皮之厚,晚辈甘拜下风。哼,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个心里清楚。”

    元鹫争辩道:“我做过什么,你拿证据出来。”

    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会承认。韩艺也知道暂时拿他没有办法,轻轻吐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得跟你说一声谢谢,如果你不放那春药的话,恐怕我得后悔一辈子。”

    “你知道什么意思,什么春药,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元鹫暗自一惊,好险!差点就着了这小子的道。

    靠!这都不上当!不过也罢了,我必须让他放下戒心,这样的话,他日我才能够狠狠整他一顿,总之,此仇不报,我韩艺就退出千门,皈依佛门。韩艺耸耸肩道:“你心里明白就行了。”

    “我明白什么。”

    元鹫哼了一声,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对了!你小子休要倒打一耙,我今日是来兴师问罪的,若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让你光着身子出去。”

    韩艺心中一凛,这特么太恐怖了,这里可是我老丈人家啊,嘴上却道:“你此话从何说起?”

    元鹫阴沉着脸道:“你还想瞒我,现在人人都知道你的妻子是小无衣。”

    原来他是为这事而来的。韩艺心中稍稍松了口气,道:“这个我确实隐瞒了你,对此我向你道歉,但是在此之前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说。元堡主,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为什么瞒住不说,而且我第一时间已经跟牡丹解释过了。”

    元鹫怒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娶我小妹?”

    韩艺差点没有喷血,道:“靠!元堡主,这事好像是你一手促成的,而且你知道我是有妻子的,这我可没有瞒你。”

    “我!”

    元鹫舌头有些打结,道:“但是我不知道你妻子竟是小无衣,而且,小无衣竟然还帮我促成你和小妹,以小无衣的性格,她决计不会这么做的,你们定是图谋不轨。”

    他毕竟整人整多了,也养成了疑神疑鬼的心态,关键还是韩艺、萧无衣这两个人都非常狡猾,令他都有些怕怕。他本不想来的,但是不来问问的话,他连觉都睡不着,不过他还是非常小心谨慎,以他的武力,韩艺就是一只菜鸡,但他还是会选择韩艺最为虚弱的时候。

    我图你妹哦,呃我真是图他妹。韩艺暗想,这家伙整人整多了,戒心比谁还重一些,何况还是我和无衣,我要说没有阴谋的话,他定然不会相信。叹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坦白跟你说了,无衣当然是不愿意的,但是她也明白我与元家联合,对我而言有着莫大的好处,因此她在跟你合作时,其实是在犹豫当中,她是想阻止你来的。直到后面,牡丹主动提出真联假姻的计划,我们三人都觉得非常不错,这才答应了下来,可是哪里想得到,某人在酒里面下了药,导致这假戏还真做了。”

    元鹫皱了皱眉,思索半响,没毛病,合情合理,才道:“当真?”

    “你还好意思疑神疑鬼的,在这事当中,我一直都是被动的,要不是你从中搞鬼,岂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么?莫不是无衣让你下药的?”韩艺怒不可遏道。

    元鹫眨了眨眼,道:“什么什么下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韩艺越说火气越大,道:“那我就说点你知道的,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两边都不是人,那边跟你小妹生米煮成了熟饭,我是无路可退,这边你小妹和无衣都非常介意,我现在都快被她们给折磨死了,你来得正好,这事跟你可也有莫大的关系,你说该怎么弄吧。”

    元鹫眨了眨眼,一想到元牡丹和萧无衣,都替韩艺感到伤神,只觉活着都是生不如死,嘴上却道:“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小无衣和我小妹都是万一挑一的好女子,你如今拥有她们两个,皇帝也没有你这么好运,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抱怨。罢了,罢了,谁叫我元鹫最喜欢成人之美,便宜你小子了,不够我得警告你,我是你和小妹的主婚人,倘若你敢对不起我小妹的话,下回我走的时候,这木桶里面的水一定是红色的。今天就这样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慢慢洗吧。”

    说完就摇着往外面走去。

    “靠!你不是吧,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啊!”

    “哐!”

    一声强有力的关门声回应了韩艺的抱怨。

    “这个王八蛋终于走了。”

    韩艺轻轻松了口气,心想,这萧家真是邪门,泡一会澡,出一次问题。正当这时,一阵凉风吹进来,韩艺一哆嗦,此地不宜久留。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五十六章 树欲静,风不止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五十八章 一物降一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