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一章 拒绝的权力

第八百六十一章 拒绝的权力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377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吴限宇宙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绝杀飘雪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女神的近身护卫 儒道至圣
    郑伯隅、崔偲、卢秋子三个老头子一甩宽大长袖,气冲冲的离开了,这韩艺的强势是他们无法接受的,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韩艺出身不好,你就一个跪在地上听他们训话,你要反驳的话,就会让他们仿佛受到了侮辱,这是他们最无法接受的。【wwW.aiyouShen.cOm】

    韩艺对此是谓然一叹,这是他不想见到的,但是他却难以阻挡这一切的生。

    那智囊王德俭轻描淡写的一招,就让韩艺的纵横联合付诸东流。

    从另一方面来看,也可以说是韩艺与山东士族的联盟,本身就是非常脆弱的,可谓之不堪一击。

    说到底还是阶级矛盾太严重了。

    士庶天隔。

    他们总是用一种有色目光来看待韩艺,但这不是个人问题,也不是谁弄出来,是历史的长河造就了这一切,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士族就是瞧不起庶族,更别提农夫出身了。

    问题就在于,韩艺如今也不甘愿当一只看门狗,他也有他的梦想,他需要的是主导权,而不是同意权,他绝不会愿意受制于山东士族的,这种合作是根本无法长久下去。

    韩艺心里也清楚,毕竟他们的实质利益,完全就是南辕北辙。

    对于这些士族而言,家族利益肯定是大于一切的,儒家统治,也只是为家族利益服务的。

    而门第婚姻那可是山东士族的命门所在,一旦触碰到这一点,甭管轻重,都是山东士族不可以容忍的,甚至可以说是零容忍。

    与山东士族分手,对于韩艺而言,虽说弊大于利,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他迟早还是展自己的科学思想,要**出一种新的儒学,要走上前台,这托古改制的道路,他会一直走下去的,但绝不可能一直处在山东士族的“照顾”下,而且他已经将自己视为未来关陇集团的领导人,而山东士族是关陇集团的死对头,两边是水火不容,争争斗斗已经数百年了,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与山东士族闹翻,对于韩艺今后的计划其实还是有利的。

    当然,说是过河拆桥,其实也不为过。

    毕竟现在大唐日报已经起来了,就凭韩艺的策划能力,高歌猛进,那是轻松加愉快的,只要掌握舆论导向,韩艺就不惧怕这些贵族。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和山东士族的蜜月期会如此之短暂,这倒是破坏了他原本的计划,不过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小艺哥,我已经打听清楚,外面确实有些对崔卢郑王不利的言论,似乎有人故意将话题引到他们身上去。”

    茶五毕竟跟在韩艺身边这么久,而且专门帮助韩艺打舆论战,是自然形成的,还是有人故意操纵的,他还是看得出。

    韩艺点点头,这是他预料中的,如果是自然形成的,就需要一个时间,不会在某一刻爆出来,道:“那外面的言论是偏向哪一边的?”

    茶五道:“我想前面许敬宗的事,已经引起了大家的不满,因此现在谈及崔卢郑王的买卖婚姻,舆论倒是没有偏向崔卢郑王,大家各执一词,相互争论。”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韩艺皱了皱眉,我与朝中贵族,始终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想要与他们联合,看来是难于上青天,既然如此,那我唯有将这条鸿沟填平了,可是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该如何做是好呢?

    正当这时,茶五又走了进来,道:“小艺哥,宫中来人,说让你明日去上早朝。”

    难道!韩艺双目一睁,眼珠乱转起来,道:“茶五,你立刻去给我收集关于崔卢郑王买卖婚姻,以及关于我朝崔卢郑王的现状来。”

    翌日。

    韩艺早早就起床来到皇宫,情况与以前没有任何区别,那是相当的孤立,没有一个朋友,入得大殿,还是站在最后面。

    但是韩艺的出现,还是引起了大臣们的主意,心里大概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刚开始的时候,当然是讨论北边战事的问题,这是要问题,但是不同于历朝历代的是,自李世民北伐成功之后,唐朝一直都是压着北方民族在打,而且突厥也是天灾,不成气候,因此对于此战大唐王朝是信心满满,事实情况也是如此,程咬金大军进军非常顺利,关键在于大唐现在的后勤太强大了,不打仗都没有办法消耗粮食了。

    商量的结果就是这一次要消灭突厥残余,制定的计划也是围杀阿史那贺鲁的大军,不能再跟他们讲和,就往死里弄。

    在这一点上,大臣们是空前的团结,众志成城,因为阿史那贺鲁原本已经投靠了唐朝,是在李治即位之后,他就叛乱了,显然是看不起李治啊,大臣们觉得你这是在羞辱咱们的皇帝,这可不行,必须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这都不制止的话,那很多少数民族都会选择叛乱。还有就是唐朝是一个尚武的国度,军方在朝中的力量非常强,如今的当朝第一人李勣,就是来自于军方,将军们当然要打仗,不打仗他们怎么立功啊。

    另外,唐朝对于大臣们的要求是出将入相,能文能武的臣子,皇帝就最喜欢,好比崔义玄出身于清河崔氏,但是人家带兵打仗也很厉害,这些人虽是出身书香门第世家,但他们也崇尚武力解决问题,不会说惧怕打仗。

    可谓是文武一心。

    只是如今唐朝的国力太强,当然,也可以说是周边的敌人太弱了,这就造成一种非常奇妙现象,战事虽重,但远不及内部问题棘手。

    现在重要的问题,还是在于内政,李治刚刚掌权,又没有提出什么主张来,是继续延续贞观政策,还是改革?大臣们心里也没有底,大唐其实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上。

    在商讨完战事之后,李治喝了一口茶,面带微笑,道:“朕最近听闻民间舆论四起,都在讨论关于买卖婚姻一事,不知是否?”

    一个大臣立刻站了出来,道:“回禀陛下,确有其事。”

    李治点点头,道:“关于买卖婚姻一事,朝廷曾明言反对,并且下令阻止此类事生,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并未起到喝止的作用,朕对此真的深感困惑。”

    安静!

    朝堂上一片安静。

    李治当即就傻了,怎么没有人说话了。

    但是造成这现象的始作俑者就是他,山东士族名望非常高,中原人士都非常崇拜山东士族,那当然不会去批评他们,包括李义府、许敬宗,他们也都想跟山东士族联姻,这个概念是根深蒂固的。李世民打击山东士族,依靠的是关陇集团,就是长孙无忌、于志宁这些人支持李世民打击山东士族。

    现在的问题是关陇集团的老大长孙无忌和于志宁都退位了,群龙无,褚遂良、柳奭又被贬在外,势力遭受到重创,人人自危,都不太敢说话了,韩瑗、来济站在朝堂上那是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有听见。

    而寒门官员都还在下面,还没能提拔上来,这就造成尴尬的局面。

    他们一方面崇拜山东士族,一方面又明白山东士族与皇室的隔阂,那就都选择沉默。

    李世民在打压山东士族的时候,也出现过这种情况,房玄龄他们都是阳奉阴违,自己就跑去跟山东士族联姻,弄得李世民很是无语,这些近臣都带头了,那他还有何面目去让其余大臣不要这么做,导致李世民只能拿皇室来做范例,不准皇室跟山东士族联姻,但问题是,是人家山东士族先不跟他们皇室联姻。

    李治非常郁闷,关陇集团刚刚下去不久,山东士族的声望看着就涨上来了,这样展下去可不行,一眼就瞅到站在最后面的韩艺,轻咳一声,道:“皇家特派使来了吗?”

    你娘的,我这么大的人,你看不见么,呃好像是远了一点,那也怪你啊!韩艺赶紧站出来道:“微臣在。”

    许敬宗、李义府等人一见到韩艺,本应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此时他们心里却非常高兴,你韩艺要赞成的话,那你就自打嘴脸,你要反对的话,那你就得罪了山东士族,这左右不是人啊!

    “朕听闻造成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那一篇名叫爱情买卖的文章。”李治似乎有意要挑起这个话题来。

    韩艺心如明镜,这也正合他意,道:“回禀陛下,兴许是吧,但具体微臣也不是很清楚。”

    这舆论的问题,谁敢保证是怎么来的。

    李治道:“你的这篇文章,朕也看过,你似乎非常反对这种买卖婚姻的现象。”

    韩艺道:“微臣的文章阐述的观点,是门第婚姻有他的合理性和必然性,父母之命也有他的可取性和不足性,但是纯粹的买卖婚姻,微臣是反对的。”

    李治笑道:“那你就说说你对此的看法。”

    “微臣遵命!”

    韩艺目光一扫,不卑不亢道:“关于这买卖婚姻,微臣认为追根溯源,还是在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苛刻性,因为买卖婚姻从来都是父母安排,并非是子女自己的选择,原因还是在父母身上。但是父母之命又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微臣也在文章中提到过,其一,是因为父母人生阅历较多,而大部分女人又少有出门,须得父母出面。其二,是因为普天下的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儿女将来幸福,都是往好处促进桩桩婚事的。这才是父母之命的由来。

    这本是合理的,微臣也是相当认同,但是凡事都不能做过了,当父母之命成为律法,近乎于苛刻时,因而就衍生出了买卖婚姻等陋习,利用子女去敛财,利用子女去谋求仕途上的利益,这不管是从哪方面去看,这都是极为自私的,对于子女也是相当不公平的,故此微臣是反对的。”

    “荒谬!”

    一个大臣突然站了出来,道:“父母之命乃是孝道,是礼法,是祖宗传下来的,岂能因为极个别现象就给予否定,这才是自私的。另外,这婚姻乃是人家家事,收多少礼金,双方都是你情我愿,并未违反道德和礼制,用买卖来形容,是为偏见。仅凭此就将此事强加于父母身上,更是有违孝道,父母也是从子女过来的,几百年来,代代相传,未闻有错。”

    这人正是韩艺的老对手,崔义中。

    许敬宗那是相当赞成,我嫁我的女儿,又没有嫁你的女儿,你凭什么说三道四。

    韩艺笑道:“崔大学士言之有理,我也并未反对父母之命,我文章上面开头就是讲述父母之命的合理性,但你只是从父母的角度来阐述此事,还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崔义中皱眉道:“愿闻其详。”

    “就是君主啊!”

    韩艺道:“子女不但是父母的子女,也是我大唐的百姓,是陛下的子民,陛下为陛下的子民说一句公道话,有何不可?而真实的情况是,很多父母都将自己的十五六女儿的嫁给四五十岁的官员、乡绅,你们崔家也干过这事,以至于造成女儿年纪轻轻就守寡,我就不说什么买卖婚姻,单从幸福与否来看,难道这是为了女儿好吗?甚至有些人,宁可让女儿在家孤独终老,也绝不愿让女儿嫁给自己不认同的人,这不是自私又是什么。

    就说许大学士将女儿嫁给一个酋长的儿子,双方可能连语言都不通,生活习俗都不相同,难道这就是为女儿着想。陛下身为君主,看到这种情况,难道就不应该为大唐子民做主吗?而且这绝不是个别现象,像这种悲剧,我可以说上一天,而且都不待重复的。”

    许敬宗听得火冒三丈,说好休战的,你小子不讲信用啊,立刻看向李治,你看这小子不将你放在眼里啊。

    李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许敬宗,若有所思,这个切入点太妙了,李世民是从功绩方面来切入的,觉得山东士族没有什么卵本事,而江山是我打下来的,但是他们的女儿却比我的公主还要吃香一些,不公平,要改。

    但这个就难说了,你摆明就是打压人家山东士族,那人家当然不服,而且只会造成更多的人支持山东士族,你皇室血统不正,公主又经常乱来,人家山东士族大家闺秀至少不会给我带绿帽子,你的公主当然廉价。但如果是从君主和子民的关系切入的话,那这话就有得说了,你嫁得好就好,嫁不好,我的子民受到了摧残,那我就有资格说话了。

    当然,提及许敬宗,肯定韩艺故意的,你们先暗中搞鬼,我就要提,我提了我还得让陛下称赞,你咬我啊!

    萧钧心想,这个谏议大夫干脆让韩艺来当算了,真是太能说了。

    崔义中不敢争辩了,这要再辩下去,就是父母大,还是皇帝大,但父母也是皇帝的子民呀,怎么说都是错啊。

    这小子太会钻空子了。

    李治频频点头道:“爱卿言之有理。”

    你说有理就行。韩艺朝着李治拱手道:“陛下既然认同微臣之言,那微臣就必须得冒死进谏了。微臣认为身为君主对于这等歪风邪气置若罔闻,不想办法解决,以至于这等悲剧一直在我大唐生,并且愈演愈烈,微臣认为陛下也是难辞其咎,陛下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

    大臣们同时倒抽一口气,这小子是疯了吗,竟敢拿陛下问罪。

    李治一愣,这火怎么就撒到我头上来了,但转念一想,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叹道:“你说的不错,朕确实是难辞其咎,但朕也并不是置若罔闻,只是朕苦于没有办法加以制止啊,爱卿可有办法?”

    韩艺立刻道:“微臣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可行与否。”

    李治忙问道:“快说。”

    韩艺道:“就是在父母之命的范围内,赋予子女拒绝的权力。”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求打赏。。。。。。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六十章 一拍两散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六十二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