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 以农为本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 以农为本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818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快穿炮灰女配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踏歌远行 雄霸神荒 闪婚少校娇妻
    孤独!

    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韩艺的想法,即便是元牡丹都觉得韩艺这么做实在是太危险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古人对于借钱这档子事是非常敏感的,因为在他们的思想中,一般要被逼到绝路了,才会走到借钱这一步的,要知道韩艺还是在拿皇后的钱做自己的买卖。【wwW.aiyouShen.cOm】

    但是这在后世看来,就有些稀松平常了,在后世谁不是拿别人的钱来做买卖,因此韩艺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这能够为他节省出很多时间来。

    回到风飞楼,韩艺立刻让人将茶五叫来。

    没过一会儿,茶五便来了,“小艺哥,你找我啊!”

    “嗯!”

    韩艺点了下头,“你去帮我散点消息出去。”

    “什么消息?“茶五对此早已经习惯了。

    韩艺道:“你要让淘宝大市场的那些人知道,现在存粮食的人太多了,我正在思考是否暂停存粮。”

    茶五点头道:“是,我知道了。”

    说完,他便出去了,没有多问一句,他已经渐渐明白了韩艺得套路,所以一听便明白韩艺的意思。

    当然,对于这一招,茶五也已经驾轻就熟了,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

    “婆娘,我方才听老陶家的人说,凤飞楼打算停止存粮呢?”

    “为啥?他是骗人的么?”

    “骗什么人,那是因为存粮食的人太多了。”

    “这咋可能,凭一张纸条,就将粮食放到他那里去?万一他不还咱们,咋办?那凤飞楼的东主不还是官么。”

    “我说你这婆娘真是没有见过世面,那还特别去看了一下,啧啧,那装粮食的木车都快从北巷排到北门去了,人家韩小哥有得是本事,什么香水,纸墨可都是他弄出来的,人家犯得着骗咱们这一点钱么。这事你就不别管了,我已经决定了,明日咱就去存粮。”

    “哎!老三,你这是从哪里来,这么高兴?”

    “我去北巷存粮食了。”

    “又是存粮食?我感觉这事挺玄的,这天上还能落下钱不成,这存粮食本就麻烦,北巷帮咱们存,还每斗多加几文钱,这不是傻子才做得事吗?”

    “这你还别说,昨日我还跟你一样的想法,可是你知道么,现在存粮食的人多了去了。我还专门打听过,隔壁村的老周不是在淘宝大市场做买卖么,他从风飞楼得到消息,说如今存粮食的人太多了,风飞楼已经准备停止存粮了,如果他是骗咱们的,犯得着这么做么,老周他们村的人可都去了。”

    “真的?”

    “老三,你们在说什么了,这么起劲。”

    “陈六哥。”

    “还能说什么,不就是存粮得事么?你去存了么?”

    “我头一日就去了。”

    “六哥,你头一日就去呢?”

    “对啊!”

    “六哥,你平时挺小心谨慎的,怎么这一回?”

    “你没有听过风飞楼的韩小哥么?”

    “这我当然听过。”

    “这不就是了,人家韩小哥年轻有为,如今已经是朝散大夫,又是兰陵萧氏的女婿,家财万贯,我是真的想不到韩小哥为啥要为了这点钱,连名誉,官职,甚至于妻子都不要了,要知道那些贵族都挺爱面子的。”

    “六哥说的真对,我也是这般想的。”

    “哎哟!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得赶紧去存。”

    随着一个个小道消息从北巷传出来,存粮得事是愈演愈烈。

    长安城内的百姓就不用说了,几乎都参与了进来,如今连城郊外乡村的农夫们都推着粮食上门,实在是韩艺定了限制,不然的话,那些大家族纷纷将粮食存到韩艺这里来,那韩艺海真的承受不起,关键是没有地方放,如今这个粮窖还是从元家那边借的。

    当然,也不需要存多久,毕竟那老酒坊可一直都还在运作着。

    北巷,人头攒动,真心从头望不到尾。

    人群中个个是翘以盼,提心吊胆的,生怕还没有轮到自己,韩艺就终止了这个计划。

    “轮到我了,轮到我了。”

    一个小老儿等了半日,终于等到了,激动的是泪眼汪汪,赶紧招呼自己的两个儿子推着小木车上前。

    这么多粮食,如果是用称得,那不知道得弄多久,韩艺早就让陶土为他量身烧了几口特制陶罐,反正装满就是一石。

    当然,还会有人在旁抽查粮食,看看里面是不是掺了石头、沙子之类的,如果抽样不达标的话,就直接不准他再来了。

    这就是促使百姓必须先筛选好,节省效率。

    这时候一个身着简素棉袍的老者走上前了。

    站在门前迎客的人,询问道:“客官,你是来存粮食的么,如果是,请排队的。”

    那老者左右望了望,笑道:“你看我带了粮食么?”

    “那你是?”

    “存钱!”

    那人一听,顿时满面惊喜之色,招呼道:“客官,里面请,里面请。”

    老者来到金行内,只见这金行比原来的钱号大了五倍有余,从门口到最里面大约有三十步远,装潢倒是没有变多少,一排窗口,一切手续都只能从小窗口里面办理,有厚厚的木板隔着。

    如今前面十个窗口都排满了对,这年头一切与文字有关的东西都比体力活慢多了,这跟后世有着极大的不同。

    “这些都是来存钱的?”

    老者略显惊讶到。

    “他们都是在存粮食的,客官这边请。”

    那人用手引向最右边墙边上用木栏隔成的一条通往后面的专用通道。

    那老者一瞧,笑呵呵道:“你们想的还真是挺周到的。”

    如果没有这条专用通道,想要过去的话,那真的会非常拥挤,而这些排队的人,都是一些农夫,存钱的一般又都是贵人,这可能会引许多冲突。

    那人笑道:“这是我们韩小哥想的,我们韩小哥说了,顾客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必须时时刻刻为顾客着想。”

    “是吗?”

    老者笑了笑,没有再说了,与那下人往里面走去,只见里面三个窗口全都是空的。

    但是老者也并未询问,因为窗口上面写着一个偌大的“钱“字,而那边都写着“粮“字,显然这边是用来专门存钱的,笑呵呵道:“看来并没有几个来存钱的啊!”

    那人立刻道:“存钱的的确比存粮的要少的多,因此也不需要排队,进来便可存,非常方便,所以看上去没啥人,但要真是没有人的话,咱们也不会留下三个窗口。”

    老者呵呵笑道:“这一定又是你们韩小哥教的吧?”

    那人一愣,脸有点红。

    老者笑了笑,径直来到一个窗口前,一看,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娃坐在里面,顿时显得有些惊讶。如今,女人一般都不出来工作的,即便要做,不是当女伎,就是去制衣坊工作。而如今这个工作,可是要与客户面对面的。

    “客官,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少女的声音很甜美,听着让人感到舒服。

    老者瞬间明白了过来,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向那少女道:“老朽,是来存钱的。”

    少女道:“不知客官打算存多少钱?”

    “一百贯。”

    引他进来的那人微微一惊,这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呀,急忙道:“客官,真是抱歉,我现在就让人将的你的钱拿进来。”

    老者诧异道:“这钱我都带在身上的啊!”

    那人一愣,这上百贯如何带在身上啊!

    正当这时,忽听的吱呀一声轻响,只见里屋内走出一人来笑道:“季瓜,你是想扣工钱么,连我们金行的代金券都给忘记了。”

    “韩小哥!”

    那小哥忙喊道。

    出来的正是韩艺。

    那老者呵呵笑道:“不要怪他了,他已经非常出色了,只不过要说到做买卖,这世上谁比得上韩小哥。”

    “老先生过奖了。”

    韩艺拱手一礼,又朝着季瓜道:“你先下去吧,这位老先生我来招待。”

    “是!”

    季瓜行了一礼,便下去了。

    韩艺朝着那老者道:“老先生,里面请。”

    那老者却道:“我这钱都还没有存了。”

    韩艺一愣,随即笑道:“抱歉。”说完,便站到一旁去了。

    那老者从袖中拿出一沓厚厚的代金券递给里面的少女。那少女却是不接,道:“请问你户簿来了吗?”

    “带了,带了。”

    那老者将自己的户簿递去。

    那少女仔细看了看,毕竟户簿是朝廷颁,假证可是犯法,因此造假的也特别少,除非是什么通缉犯。

    检查过之后,那少女立刻叫来一少女,与她一块点数。

    虽然都是最大面值的,但是也有上百张。

    好在韩艺有着技术垄断,没有人能够伪造的还得去仔细辨别,太好辨认了。

    两个人合力清点,倒也不慢。清点之后,那少女递去一张印刷出来的单子,让老者在上面填上数目,以及自己的名字。

    等老者写完之后,少女检查过,又问道:“老先生,你需要密码吗?”

    老者愣住了,“密码?”

    少女道:“这密码就是一种口令,我们金行规定,但凡存入一百贯以上的,便可成为我们金行贵宾,可免费拥有密码保护,你可以将你的生辰、妻子的名字写在纸张,然后密封在一个袋子里面,用指印蜡封上。”

    “指印蜡?”

    老者又好奇道。

    少女解释道:“指印蜡就是用一种特别的蜡烛封住纸袋口,然后按上自己的拇指,我们会有专门的保存,五年内,不会有任何损害,五年可跟换一次。”

    老者瞧了韩艺一眼。

    韩艺讪讪一笑。

    老者又向那少女问道:“那一百贯以内呢?”

    少女解释道:“客官请放心,我们金行之所以推出这种指印蜡,主要是针对数额庞大的存款,以此来减少我们金行的压力。其实我们的保护措施已经是非常完善。先,我们会给你一个小本子,上面有的你名字和指印,以及记录你的存取款,而我们这里也会有你的记录,两本都有会有你的签名和指印,每一次纪录,两本都必须让你过目,而且还必须按上你的拇指印。

    如果你要取钱,必须带着小本子和户簿来,如果你是委托他人来,就必须先在小本子的最后面两页上的格子里面打好手印。而有指印蜡保护的,如果是亲自来取,就如同寻常一样,不需要用到密码,但如果委托人来取,一旦过三十贯,就必须需要密码。”

    老者道:“三十贯难道就不是钱么?”

    少女道:“我们这样做,主要是方便客户,客官若是觉得这样不妥的话,可以申请委托人必须密码方能取钱,但是密码取出一回就作废了,客户若不上门补充一份的话,那就自动取消了,而且,再补上一份的话,需要花费五十文钱手续费。另外,即便一百贯以下的,也可以花一百文钱购买这种指印蜡。”

    “你们考虑得还真是周到。”

    老者点点头,道:“那老朽就要一份吧,反正用不着钱。”

    “行!”

    少女递去一份契约,道:“这是客户存钱的契约,劳烦客户过目后,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并且盖上自己的手印。”

    老者拿过契约来,一式两份,每一份整整两张纸啊,道:“万一客户不识字怎么办?”

    少女道:“我们的大唐日报已经将契约内容一字不漏的写在了上面,人人都知道,不识字的客户可以先去询问,而我们的契约之分两种,一种是普通客户,一种是贵宾宾。如果契约不同,那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会负全责的。”

    老者笑着点点头,也没有怎么看,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盖上手印。

    那少女审查过后,递去一张纸条,道:“客官,你现在去左边第三间屋子,门口那人会教你如何使用密封蜡,他教会你之后,就会立刻出来,绝不会有人看到你的密码。你填完之后,再拿过来,我们会帮你封存的。”

    “那若是不会写字的呢?”

    “那可以画形状来表示,但是一定要记住这画,到时凭借画来解封。”

    那老者又道:“这么麻烦啊!”

    少女笑道:“客官,我们这么做,只是为了客官你的财产安全,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虽然手续麻烦了一点,这也是一劳永逸。”

    老者笑着点点头,又别有用意的看了眼韩艺。

    韩艺兀自是笑而不语。

    老者去到指定的屋前,将纸条递给门口一人,那人看过纸条之后,便将门打开来。只见里面是很小的屋子,四周都是封死的,就点着一盏油灯。

    至于如何封印夜非常简单,现将特定的蜡放在火上加热片刻,然后盖在纸袋的封口处,吹三下,便可按上自己的指印,因为是特定的蜡,故此不会烫伤。

    很快,老者便出来了,手续也很快就完成了。

    “客户,这是你的存折,请妥善保管好,若有遗失,请尽快来金行补办。”

    少女递去一个特别紫色的小本子。

    那老者接过来,心想,光这种颜色,恐怕都难以有人仿造。

    一旁沉默许久的韩艺终于开口笑道:“恭喜高老先生称为我们金行的贵宾。”

    “光老朽今日学到的,这一百贯存得值啊!”

    老者呵呵一笑道。

    韩艺手一伸,道:“老先生,这边请。”

    老者点点头,与韩艺来到一间屋内,这间屋内装潢非常富丽堂皇,而且宽敞明亮。

    “韩艺见过高尚书。”

    这门一关上,韩艺立刻向那老者行礼道。

    此人正是户部尚书高履行。

    “免礼!免礼!”

    高履行笑道:“韩艺啊!你也别怪老夫偷偷摸摸,你的金行闹得沸沸扬扬,而且与城内外百姓息息相关,老朽不来这一趟,是寝食难安啊!”

    韩艺笑道:“高尚书能够亲自前来,韩艺高兴还来不及,而且我非常喜欢高尚书的这种做法,因为这能够起到非常好的监管作用,这也能不断提醒金行里面的每一个人,凡事都得小心谨慎,不可出任何差错。”

    “你能这般想,那就再好不过了。”

    高履行一笑,突然道:“方才那小女娃,你肯定下了不少工夫来调教吧。”

    韩艺笑道:“不只是她,我们凤飞楼的每个人都是如此,因为他们每个人都代表着我们风飞楼。”

    高履行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个,她应该知道老夫,可是她在看到老夫的户籍时,却是无动于衷,还是你在这里的原因?”

    韩艺呵呵道:“说真的,我也不清楚她就究竟认不认得高尚书,但是我的确有教过他们,面对任何人,都应该保持自己的职业素养,不能因人而异,因为她们的工作就是帮人存钱的,只要做好这一点,就是对客户最好的尊重。而且我也不希望她们因为一些特殊的人物而分心,从而导致出现失误,那反而得不偿失了。再者说,招呼像高尚书这样的大人物,是属于我的职责范围内,我绝不会让她们将我的工作都给抢了。”

    高履行哈哈一笑,又用手指了指韩艺。

    韩艺手一伸,道:“高尚书请坐。”

    高履行点点头,坐了下来。

    韩艺也跟着坐了下来。

    一个下人敲门走了进来,将茶水奉上。

    高履行喝了一口茶,道:“韩艺,不瞒你说,今日老夫前来,除了开开眼界以外,还是来学习的。”

    “不敢,不敢!高尚书言重了。”

    韩艺谦虚两句,又问道:“高尚书是想让朝廷开一个金行?”

    高履行摆摆手,叹道:“老夫倒是没有这个想法,记得当初老夫想建议朝廷借鉴你的代金券时,你曾就说过,你行代金券,朝廷可以监督你,但朝廷行代金券,那谁来监督呢?同理而言,你弄这个金行,朝廷可以监督你,但朝廷如果弄这金行的话,那就没有人可以监督了,这可都是百姓的血汗钱啊!要知道,隋朝灭亡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朝廷与百姓有过多的金钱交易。”

    此人果真不简单啊!韩艺暗道一声。

    高履行又道:“老夫今日前来,主要是因为你在大唐日报上出的那一道题目。籴甚贵,伤民;甚贱,伤农。民伤则离散,农伤则国贫。这个问题一直都存在,但一直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如今我大唐也面临着这情况,如今的粮价已经跌倒了四文钱,老夫对此很想听听你的看法。”

    韩艺一愣,这他倒是没有料到,稍一沉吟,道:“我觉得这很好呀,这难道不是均田制所期望的吗?”

    高履行皱眉道:“此话怎讲?”

    韩艺笑道:“均田制的目的不就是让百姓都有田有粮吗。至于说谷贱,那也是均田制的体现之一,人人家中都有粮食,不需要去外面购买,所谓物以稀为贵,那么没有人购买的商品,当然卖不出好价钱,这非常好啊,百姓丰衣足食,乃盛世之况。”

    高履行皱了皱眉,沉思半响,道:“话虽如此,但是百姓也不止是需要粮食,如果粮价高一点,百姓的生活会变得更好。”

    韩艺呵呵道:“这是不可能的,除非改变均田制。”

    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高履行心里咯噔一下,但他不露声色,问道:“如何改变?”

    “我不知道。”

    韩艺摇头道。

    高履行一愣,呵呵笑道:“韩艺,你是一个聪明人,这见好就收,不可得寸进尺的道理,你应该是明白的。”

    这只老狐狸!韩艺暗骂一句,道:“高尚书,这我真不知道,但我对于士农工商倒是有些看法。”

    高履行品着茶,没有做声,逼格是杠杠滴,他可是出了名的善政,韩艺出这题目,以及存粮还钱,摆明就是若有所指,但这些都在户部管辖范围内,他知道韩艺弄得再故弄玄虚,总绕不开户部,他如今已经亲自上门求教,你韩艺还在这里装高深,那行,看谁能耗过谁。

    韩艺见被试穿了,也只能坦诚相告,道:“敢问尚书,自秦以来,历朝历代对于农夫都是奉行什么政策?”

    高履行道:“当然是以农为本。”

    “不错!”韩艺点点头,道:“历朝历代都在强调,以农为本,以农为本,我听得都有些厌烦了,但是高尚书认为当真有哪个朝代做到了这一点?”

    高履行皱了下眉头,道:“难道你认为我大唐都没有做到这一点吗?”

    韩艺笑道:“这我没说,既然如此的话,那高尚书何许担忧谷贱伤农呢?”

    高履行思忖半响,道:“愿闻其详。”

    韩艺道:“以农为本,如果从字面上来理解这四个字的话,那就是说农夫的日子应该不亚于任何一个阶层,因为他们是国家的根本所在,他们的贫富代表着一个国家的贫富,他们的兴衰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兴衰,但是历朝历代真的是如此吗?农夫过得并非是以农为本的生活,他们代表的是穷人,与其说是以农为本,还不如说是以官为本,因此人人都想做官,而非是务农。朝廷出了很多政策,防止农夫的流失,但如果农夫的日子过得比官员还要好,试问谁不想去当农夫呢?”

    高履行眉头紧锁,过得半响,他才道:“你以为该当如何?”

    韩艺笑道:“我只知道物以稀为贵,农夫太多了,那就会变得一文不值了,这是万古不便的定律,这就好比吃菜,荤素都不能少,若是偏一种食物的话,那这个人的身体肯定不会健康,各种营养都是人需要的,各种阶层也都是国家需要的,不能偏向一家,否则的话,这就是一个不健康的国家。”

    高履行听得微微有些冒汗,道:“你为何不继续说下去?”

    韩艺呵呵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而已,究竟该如何做,是你们户部的职责所在。”

    ps:六千字大章,算是弥补凌晨没更的那一张,关于这几天更新的原因,我已经出通知告诉大家了,是因为出去旅游了好些天,出去一趟真的很累,等我缓过这口气,会全力更新的,大家请放心,小希的人品是值得信任的。。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一十六章 借来的阔气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九百一十八章 不乏人才(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