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 唯快不破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 唯快不破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685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道至尊 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次元主神创建者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回到家中的韩艺,很快就明白了李勣的用意,心里也是一阵唏嘘不已,如今李勣那真是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照理来说,是人家怕他,他何须怕人。【wwW.aiyouShen.Com】

    然而,基于封建制度,李勣不得不害怕呀!

    韩艺当然无暇去为李勣担忧,他赶紧拟写出一套基金会的方案来,还是与金行合作,毕竟得有一个管钱的机构,这钱放在谁手里都不妥,委托中立机构金行,那大家都放心,然后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由基金会和他合作,建办游乐场。

    而这个游乐场就是韩艺今年最后一笔投资。

    前前后后算下来,他大概投资了五六万贯出去,这远远高于他的收入,因此桑木才会非常担忧。

    但是韩艺认为,这是播种的一年,等到收获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明白他的苦心。

    “呼---!”

    弄托这一切之后,韩艺是长出一口气,瘫倒在椅子上,端起一杯茶来,“真是---!”

    “真是累死我了!”

    嘿!老子的话也敢抢!韩艺抬头看去,只见熊弟一边抹着汗,一边走了进来。

    “韩大哥!”

    熊弟见到韩艺坐在里面,赶紧走了进来。

    韩艺好奇道:“小胖,你干什么去呢?比我还要累。”

    熊弟摇摇头道:“还能干什么,不就是弄通熊店么。”

    韩艺不信道:“不就是一个小摊么,至于这么累吗?”

    “什么一个小摊。”熊弟不悦的五指一张,道:“是五个小摊。”

    “五个小摊?”韩艺很给面子猛吸一口冷气,道:“这倒是有够累的,那你弄好了没有。”

    熊弟道:“那还没有,不过店面都已经租好了。”

    “是吗?说来听听。”

    韩艺从始至终,没有怎么去干预熊弟的买卖,都是让他自己弄,一般熊弟不说,他都不会过问的。

    熊弟盘腿坐在韩艺身边,略显兴奋道:“西市和咱北巷那就不用说了,还有东市,另外,还有西南边的安永坊和东南边的崇永坊。”

    韩艺皱眉道:“到坊里做买卖?”

    熊弟嘿嘿道:“大哥,你专做大买卖,当然不知道。其实坊里是可以做买卖的,像崇仁坊里面就有不少做买卖的。毕竟两市就那么大,没有多余的店面了,那些小贩只能在坊里偷偷摸摸做一些买卖,朝廷也没有管。而且,我可是听说最近几日,几个大坊里面多出许多做买卖的小贩,咱们就卖个包子,朝廷不会管的。”

    韩艺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笑道:“是吗?那你倒是说说为何选择安永坊和崇永坊?”

    熊弟道:“因为这两坊离两市比较远,但是又临近主街道,人来人往的,到时那些想吃我们通熊店的客人出门就能吃到了。还有,我跟张叔都打算好了,等城内的买卖稳定后,我们就去郊外开店,沿着道路一路开下去,用不了几年,我的通熊店就能开到扬州去了。嘻嘻!”

    韩艺嘿了一声,道:“你小子野心还真不小啊!”

    熊弟嘻嘻笑道:“韩大哥你这么会做买卖,我可不能丢韩大哥你的脸啊!”

    韩艺呵呵道:“你小子别光捡好听的说。”

    正当这时,小野突然走了进来,“韩大哥,小胖!”

    熊弟兴奋的站起身来,道:“小野,我的事忙完了,下午咱们一块去捉鱼。”

    小野点头道:“好啊!”

    熊弟道:“再叫上华仔、悠悠他们。”

    韩艺听得一翻白眼,说好的要将通熊店开去扬州的了。忽觉两道隐蔽的目光射来,抬头一看,微微皱眉,暗叹,也对,该跟那老狐狸见上一面了。

    当日晚上。

    还是那间泛着微弱烛光的小屋。

    不过这回韩艺没有让小野在外面等候了,毕竟天气这么冷,叫着小野一块进去。

    小野无所谓,他才不怕这些大人物。

    “韩艺见过太尉。”

    来到屋内,韩艺朝着盘腿坐在卧榻上面的长孙无忌拱手一礼。

    长孙无忌回过头来,瞧了小野一眼,但也没有做声,伸手道:“你来了,坐吧!”

    “多谢!”

    韩艺坐了上去。

    小野则是站在卧榻边上的小火炉旁,伸出小手,烤着火。

    长孙无忌指着面前的棋盘道:“你会下棋么?”

    “只会一点。”

    “会就行,陪老夫下一盘吧。”

    “啊?”

    韩艺尴尬道:“我这棋艺,岂敢在太尉面前献丑。”

    长孙无忌呵呵道:“无妨!无妨!下着好玩而已。”

    大半夜的,你叫我来跟你下棋,你真当我很闲啊!韩艺暗自埋怨着,嘴上却道:“既然如此,那还请太尉手下留情。”

    长孙无忌落下一枚棋子,道:“想不到的你妻子竟然是无衣那鬼丫头。”

    韩艺尴尬一笑,道:“还请太尉见谅,我并非是有意要瞒着---。”

    不等他说完,长孙无忌就摆摆手,笑道:“无妨,我知道你的难处。而且老夫认为你与无衣那丫头,倒也是天生一对呀!”

    这话听着开心。韩艺正准备投桃报李时,又听长孙无忌道:“都是那么的不知天高地厚。”

    韩艺面色一僵,都到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讪讪道:“我知道内子当初做过许多冲撞太尉的事,但内子只是性格如此,她并无什么心机,我在这里替内子向太尉说声抱歉。”

    “行了!无衣也算是老夫看着长大的,老夫岂会与她一般计较,但是你要说她没有心机,哼,那也是骗人。”长孙无忌微微瞪了韩艺一眼。

    韩艺嘿嘿一笑,没有做声了。

    长孙无忌看了他一眼,道:“韩艺,你这事呀,干得太危险了,实在是你选得时机非常好,否则的话,哼,可有你小子受得,哪怕是老夫都保不了你。”

    韩艺道:“太尉教训的是,小子定当谨记在心。”

    “你要真记得才好啊!”

    长孙无忌笑着摇摇头,他心里明白,这就是韩艺的风格,要改过来就不是韩艺了。又道:“若是你认为这事到此结束了,那你可就错了,这长安乃是天子脚下,可不是贵族的地盘,贵族的势力一般都是盘踞在郡望,究竟这会在地方州县引起多大的反响,还犹未可知。”

    韩艺胸有成竹道:“多谢太尉相告,但是我认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眼睛可不会盯着长安,太尉也说了,这长安乃天子脚下,因此地方上的势力才是陛下目前最为关心的。”

    长孙无忌抚须笑道:“想不到你看得如此透彻。不错,老夫与你都看到了这一点,陛下应该也看到了,既然陛下站在你这边,估摸着陛下也想借此试探一下各地州县的势力。不过贵族因为内部争斗,耗费了不少实力,早已经不是东晋时期的贵族,不足为虑,但是他们不敢与陛下作对,可不代表他们不会拿你开刀,你还得多加小心才是,另外,京官也需要得到地方上的势力支持,如果你将人都给得罪了,这对于你今后的仕途可是极为不妙的。”

    说到后面,他的语气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我会注意的。”韩艺点头道。

    长孙无忌嗯了一声,又笑道:“不过这话说出来,原本老夫还有些担心老夫一旦退下,会给山东士族有机可乘,可是经你这么一闹,他们的如意算盘可算是让你给打乱了。”

    韩艺颔首道:“太尉谬赞了,其实我也是让他们给逼的,不然的话,我也不敢轻易跟他们作对。”

    “是不是被逼的,你心里有数!”长孙无忌一笑,又略显感慨道:“其实关于士庶之争,已经持续了数百年,以前都是士族压制着庶族,故此看上去风平浪静,老夫也是这般做的,但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哪怕你不从中作梗,士庶之间的矛盾也会爆发的,现在由你和戢刃那几个小子在中间周旋,老夫反倒是放心一些。轮到你了。”

    “啊!是!”

    韩艺犹豫半响,才落下一枚棋子,稍显有些迟疑,过得片刻,才道:“太尉,关于武皇后慈善教育基金会的事,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长孙无忌目观棋盘,笑道:“不用了,你现在在朝中无依无靠,老夫也不能出面帮你,唯有皇后能够帮你说几句话,更为关键的是,皇后开口,李义府等人也不便阻止,这是你唯一的优势,你当然得尽力把握住。”言罢,稳稳落下一枚棋子。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多了。韩艺感动眼泪汪汪,心中直呼理解万岁。

    他原本以为长孙无忌叫他来,是因为基金会的时,因为这基金会能够让武媚娘收获民心,以及跟一些家族建立起新的关系,这肯定是对长孙无忌不利的,大家心里都清楚,武媚娘是不会放过长孙无忌的。但是没有想到长孙无忌这么明白事理,韩艺欣喜不已,落下一枚棋子。

    长孙无忌可是下棋高手,这棋子是他下得,这棋子的得失当然也在预计当中,道:“不过你也别尽顾着买卖上的事,老夫知你做买卖厉害,但是这一切不是建立在你的聪明之上,而是建立在你是陛下和武昭仪眼前的红人之上,一旦失去这些,你的那些买卖也将不复存在。如今老夫的势力还未恢复过来,而山东士族一时半会也难以崛起,朝中已经没有人能够限制住许敬宗、李义府等人的手里,你不能落后他们太多啊!”

    韩艺点点头道:“这我明白,其实我也不是在忙着自己的买卖,我是在我将来去户部铺路。”

    长孙无忌饶有兴趣道:“关于你那金行的事,我也听履行谈过,你似乎对于均田制有些想法。”

    韩艺稍一沉吟,道:“太尉,均田制助我大唐崛起不假,但是均田制不可能长久下去,因为人口会增加,而耕地不会增加,迟早有一日,均田制满足不了百姓,因此我以为得提前做好打算,以免到时矛盾爆发时,再来弥补,可就为时已晚。”

    长孙无忌道:“你有意对履行隐瞒,就是打算将这一笔功绩留在你去到户部之后。”

    韩艺点头道:“正是如此,如果我进入户部,我不会萧规曹随,我会施行变法,我要让我大唐变得更加富裕,强大,以及稳定。”

    长孙无忌皱了下眉头,似有一些担忧,道:“一般变法都是出现在矛盾爆发之后,如今均田制如此完善,百姓因此安居乐业,你在这时候选择变法,将会面临非常大的困难,你是否应该再三考虑。”

    韩艺道:“我有信心可以让我大唐在盛世之时完成蜕变。”

    长孙无忌瞧了眼韩艺,又眼睑低垂,沉默半响,才道:“该你了。”

    “哦!”

    韩艺拿起一枚棋子来,突然发现好像放哪都是错的。

    长孙无忌笑了一声,道:“你的棋艺还真是不堪入目呀,这还未中段,你就已经不行了。”

    尴尬啊!

    韩艺做不得声,他是一个老千,什么都会,什么都不精。

    “韩大哥,下在这里。”

    一旁小野突然指着棋盘道。

    “哦!”

    韩艺看都没有看清楚,就将棋子落下,等到落下时,他突然双目一睁,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回过头去,“小野,你是不是指错了,这子落在这里,我这一片子都得让太尉给吃了。”

    小野道:“没错!就是下这里。”

    长孙无忌呵呵道:“那老夫可就不客气了。”

    一子落下,韩艺的黑子顿时少了一片。

    小野又道:“韩大哥,下这里。”

    行不行啊!韩艺忐忑的瞧了眼小野,可见小野微微有些不悦,似乎对于他的怀疑感到不满,心想也罢,反正也是输,没差。于是依言落子。

    长孙无忌看得有些费解,这子落这里,完全没有太大的作用,不禁也瞧了眼小野,于是落下一子,彻底将这手棋唯一的出路给堵死了。

    “韩大哥,这里。”

    “哦。”

    “这里。”

    “是。”

    二十字落下之后,长孙无忌当即傻眼了,就这么让小野左突右冲的,竟然让小野在中间抢下一大片地盘。略显诧异的望着小野,问道:“你这棋艺是何人所授?”

    “我师父教的。”

    “哇!你师父还会下棋?”韩艺惊讶道。

    “嗯!”

    小野点点头,道:“我师父说过,下棋如打仗,不管实力相差多大,永远都要采取主动攻击,决不能坐以待毙,让人牵着鼻子走。”

    “原来如此!”

    长孙无忌微微眯眼,方才他一个劲的想围堵黑子,等于就是跟着小野的在走,这就导致他丧失了主动,整个局是小野在布,不再是他了,明白这一切的他,开始打起精神来。

    这么一来的话,小野就不是对手,最终还是以二十子落败。

    “韩大哥,对不起,我没能帮你下赢。”

    小野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韩艺说道。

    韩艺笑道:“没事,没事,要是没有你,我铁定输得更加难堪。”

    长孙无忌呵呵笑了起来,道:“韩艺,看来你身边也是大有人才在啊!”

    韩艺听得倍感骄傲,道:“小野的确聪明伶俐,能够认识他,是我的造化。”

    不管是任何人,只要是夸小野、小胖的,他绝不会谦虚半句,因为他觉得任何赞美之言,小胖和小野都受得起。

    长孙无忌目光落在棋盘上,看得半响,叹道:“老夫今日找你前来,就是担心你冲的太快,太猛,到后面会收不住。你要知道,过于激进乃是为官之大忌,走的太快,必定难以照顾周全,导致错漏百出,而官场险恶,只要你露出一丁点错漏,敌人就会抓着你这一点错漏,大做文章,不少大臣就是败在这一丁点失误上面的。

    你如今年轻气盛,想大展身手,老夫也经历过你这年纪,心里明白的很,但是这世上的天才多不胜数,想那马周年纪轻轻便能写出当今天下第一奇文,要说其才华,恐怕难有人比得上,可是他还是在下面干了十几年,才当上中书令的,由此可见,凡事都得有一个过程,尤其是在官场上,没有人能够一飞冲天的,有些事急是急不来的,因此每个官员奉行的都是步步为营的原则。”

    这真的是经验之谈,肺腑之言,不是说你有多大的才华,你就能够做多大的官,越往上走,就越需要沉淀,那当然是靠时间来沉淀,韩艺的动作太快太频繁,而且太惊心动魄,虽然屡屡取胜,但这绝非正道,长孙无忌心里肯定会担忧的。

    韩艺细细品味了这一番话,心中一阵叹息,他想慢,但他老是觉得时间不够,他不能再等下去。嘴上却道:“太尉的谆谆教诲,韩艺定当谨记于心。”

    “不用!”

    长孙无忌摆摆手道。

    韩艺一阵错愕。

    “你且听老夫将话说完。”长孙无忌苦笑一声,又继续说道:“老夫方才说的只是老夫在前一刻的想法,可经这盘棋后,老夫突然想通了这一切,你的成功兴许就是因为你冲得太快,太猛。虽说你干得这几件事,绝非尽善尽美,有不少的错漏,但因为你的敌人和你的盟友都已经不知不觉的在跟着你的脚步走,然而,你的出招又快又猛,而且不遵循常理,连你自己都顾及不暇,那些习惯于步步为营的官员就更加不用多说了,他们不断的想追上你的脚步,甚至赶在你的前头,但也因此看漏了许多,故此,看上去你的计划总是完美无瑕。

    你虽然出身卑微,官职也小,但是你似乎已经成为了主导,你的一举一动就如这小野的棋路一样,看似匪夷所思,有违传统和礼法,不少人都反对你,但不管是反对,还是赞成,矛盾的中心始终集中在你身上,因此你反倒能够从容应对。既然如此的话,那老夫也不便多言了,你就按照你的棋路走吧。”

    其实不要说其他人了,就连长孙无忌自己的思路都不知不觉的跟着韩艺在走,在前一刻,他都觉得韩艺的计划非常周密,可是如今一想,其实不是如此,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有办法阻止韩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了,就是韩艺出招太快太猛,你还未从这件事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他又掀起了另一阵风波,你的目光又转移到另一件事上去了,韩艺没有考虑细致,但是他能让你也无暇细想,因为你是跟着他的节奏在走。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长孙无忌可是下棋高手,他知道韩艺已经将节奏提起来了,如果突然慢下来,那反倒是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可能还会弄巧成拙,既然如此,你还是走你自己的棋路。

    韩艺也没有想到这一点,沉吟许久,道:“太尉一番话,真如醍醐灌顶,令韩艺如梦初醒,虽说不能求变,但是我今后会做得更加完美。”

    长孙无忌欣慰一笑,道:“你能如此说,那老夫便放心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哦,你似乎已经忘记了一人。”

    韩艺双目一睁。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二十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九百二十二章 一言不合就撞墙(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