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三十二章 有利才有供

第九百三十二章 有利才有供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250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吴限宇宙 绝杀飘雪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儒道至圣 女神的近身护卫
    震动!

    时隔多日,话剧再一次震惊了长安。【Www.AiyoushenG.Com】

    虽然在话剧中已经出现了熊飞犁,晶晶织布机等发明创造,但是在人们的印象中,话剧还只是娱乐的。

    可是这一回,工部都组团来观看话剧来,而且凤飞楼还打出了“学习”的口号,不可能是来学习话剧的,那当然是来学习话剧里面的“贤者六学”!

    这已经专业到一种让人无法相信的地步。

    那些看过少年孔子的人那是深感自豪啊!

    我们都是专业人士。

    毋庸置疑,这对于“贤者六学”绝对是一个强有力的支持。

    而且,这不同于李治在一些政策上支持“贤者六学”,这是非常实在的支持。

    人家为什么去学“贤者六学”?

    李淳风、阎立本这样纯粹的好学者不多,大家还都是冲着仕途去的,这“贤者六学”究竟能不能给考生带来仕途?

    这直接影响“贤者六学”会否成功。

    所以这一回打消了许多学子的疑虑,毕竟工部上下都来学习“贤者六学”,至少证明工部是肯定需要这方面的人才,韩艺推广贤者六学的时候,并没有骗他们,这还是有出路的,与其到进士科里面拼的头破血流,不如走制科这条路。很多家长都已经瞄上了制科。

    然而,更加惊爆的消息还在后面。

    等到第二日,阎立本、李淳风拜韩艺为师,向韩艺学习贤者六学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霎时间,地上满是下巴。

    阎立本、李淳风那都是名声在外的大学问家,竟然拜韩艺一个小子为师,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回士族子弟可不敢妄下判断,毕竟刚刚被打脸,万一又是真的,那这脸都不知道往哪搁了,他们都沉默着,看着寒门在那里吹捧“贤者六学”,心里盼着个消息是假的,到时就可以跳出来打寒门的脸了。

    寒门可不管这么多,高兴的都快要疯了。

    这一下就直接将“贤者六学”推向了顶峰。

    证明了“贤者六学”确确实实有独特的价值所在,是值得大家去学习的,不然的话,阎立本、李淳风他们不可能会拜韩艺为师,这事皇帝都压迫不了他们。

    以前寒门吹捧“贤者六学”,主要是为了寒门,是关乎阶级斗争,但这一回真的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很多人都开始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了,究竟这是不是天下考生的一条不错的出路?

    以前大家看少年孔子,那是冲着四大家族去的,这是在韩艺与四大家族决裂之后,第一次上演少年孔子,这个少年孔子就是完完全全代表的新儒学,对于韩艺而言,这是不容有失的,如果反响不高的话,那人家指定会说,你少年孔子离开四大家族就不行了。

    他在里面下了不少功夫,收获也是颇丰。

    这第三集的热度远胜于前两集,毕竟都惊动了工部和皇帝,得到了朝廷的重视。

    总之,非常成功。

    太史府。

    李淳风埋首案前,拼了命的研究昨日学来的知识,一般对于数学感兴趣的人,一旦开始下笔推算,不将结果算出来,那真是饭都不想吃,其实算数学题就跟游戏一样,攻克一个有一个的难关,是一门非常有趣的学问,之所以在中国古代不流行,都是面子害得,那些儒道大家整天在那里说算术只是旁门左道,这谁还会去学。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李淳风的思绪,他极其不悦道:“什么事?”

    “老爷,王公子在外求见。”

    “玄道!”

    李淳风一愣,道:“请他去前厅稍后,我马上就来。”

    言罢,他将资料收拾好,又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便去到前厅。

    只见王玄道捧着一只小乌龟坐在厅内,见得李淳风来了,急忙起身行礼道:“玄道见过师叔。”

    因为李淳风与王玄道的师父袁天罡的关系尤为特殊,不是师兄弟,胜似师兄弟,因此王玄道得叫李淳风一声师叔。

    李淳风抚须笑道:“玄道,你今日怎有空上我这来了。”

    王玄道古怪的瞧了眼李淳风。

    李淳风疑惑道:“出什么事呢?”

    王玄道犹豫片刻,才道:“玄道在外听得一些关于师叔的谣言,心中记挂师叔,故此前来看望。”

    “什么谣言?”

    “如今外面皆传师叔拜了韩艺为师,向他学习贤者六学。”王玄道还真有些害怕,但是他又不能不来问,毕竟李淳风是他师叔,如果韩艺成了李淳风的师父,这辈分真是乱到天边去了。

    李淳风听得猛地一惊,他一直在家研究数学,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而且当时他们三人都达成了共识,不将此事说出去的。好奇道:“你这是听何人所言?”

    “外面的人都在说。”

    王玄道面露郁闷,道:“师叔难道这是真的?”

    “嗯!”

    李淳风点点头,又怪纳闷道:“真是奇怪,当初说好不传出去的,怎么这么快就传出来了。”

    王玄道一听,郁闷道:“师叔,我敢肯定,这一定是韩艺传出去的。”

    李淳风一愣,当即哈哈了笑了起来。

    王玄道好心提醒道:“师叔,你被韩艺利用了。”

    李淳风先是摆摆手,随即慢慢收住笑意,道:“事到如今,师叔焉能不知,但是拜韩艺为师,乃是师叔自愿的,又不是韩艺逼的,这本就是事实,又有何说不得的。再者说,韩艺这么做,亦非为了自己,若以师叔之名,能够让人重视这贤者六学,师叔觉得这很值得。”

    王玄道道:“师叔,这贤者六学当真有这么好么?值得师叔屈尊去拜韩艺为师?”

    李淳风笑道:“玄道,我们道家一直以来都主张无为而治,但是这无为而治,并非是只无所作为,而是指减少斗争,亦不要过多的干预,顺其自然,集百姓的智慧,实现自我和进步,以求达到与自然和谐相处。你说师叔应不应该支持贤者六学?”

    王玄道稍一沉吟,颔首:“玄道明白了。”

    李淳风叹道:“其实师叔一直都认为,贤者六学当归于我道家思想,因为贤者六学能够实现道家的无为而治。”

    她说得不错,贤者六学其实跟道家思想非常符合,因为贤者六学纯粹就是学问,是对于大自然的探究,带来的是创造力,是利用创造去实现进步,不含任何阶级斗争,也不是儒家主张的思想,要求管制,规范,一级压一级

    工部!

    “尚书,外面的人都说你拜了韩艺为师,不知是不是真的?”

    工部侍郎丘行淹都顾不得敲门,急匆匆的跑到阎立本的屋内,满面焦虑的问道。

    阎立本先是一愣,这事怎么传出去了,但他也不在意这些,笑着点点头道:“确有其事。”

    丘行淹郁闷道:“尚书,你为何要这么做,他韩艺不过就是一个田舍儿,你可是工部尚书啊!”

    他还有下半句没有说,要真是如此的话,工部肯定会让天下人耻笑的。

    阎立本拿起桌上一张图纸,递给丘行淹道:“就凭这个。”

    丘行淹接过一看,顿时明白过来,但还是非常郁闷道:“请恕下官说一句不得当的话,你可是工部尚书,代表整个工部,你这么做,为给工部带来极大的伤害。”

    阎立本豁达的笑道:“成大事者,怎能拘小节,他们要笑就让他们去笑好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明白过来。你可别小看这几张图纸,这可是帮助我们工部解决了许多大麻烦,我们大唐也将会因此受益无穷,我们当官的,不就是为了天下百姓,江山社稷么,区区面子,有何惜哉。”

    宋国公府。

    “老丈人,近来身体可好!”

    韩艺现在轻松了许多,心里怪想念妻子的,于是早早就来到萧府。

    萧锐一见韩艺,倏然站起,急急问道:“韩艺,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要问你。”

    韩艺疑惑的望着萧锐。

    萧锐道:“外面皆传阎尚书和李太史拜你为师了,这应该是假的吧。”

    “呃。”

    “难道是真的?”

    萧锐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韩艺抹着汗道:“是有这么回事。”

    萧锐听得大惊失色,道:“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拜你为师?”

    韩艺挠着头如实告知。

    萧锐听罢,不满道:“你怎恁地不懂事,他们若想向你请教一二,你告诉他们便是了,为何要让他们拜你为师,你可知他们二人乃是我的至交,他们拜你为师,这辈分不全乱了。”

    古代人相当看重这些的,萧锐觉得韩艺这事做得太不懂礼数了,必须教训一下。

    这话音刚落,听得外面响起一个笑声,“爹爹,我说也你真是的,阎叔叔、李叔叔拜韩艺为师,那证明韩艺有本事,你应该高兴才是,怎还责怪于他了。”

    只见萧无衣满面开心的走了过来。

    萧锐眼一瞪,道:“你这不肖子懂什么,给我闭嘴。”他甚至都认为是萧无衣教坏了韩艺,这事太具有萧无衣的风格了,尤其是看到萧无衣那张扬的笑容,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萧无衣顿时弱爆了,嘴一瘪,很是委屈的望着萧锐。

    她天不怕,地不怕,爹总是要怕的。

    韩艺看到萧无衣吃瘪,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抿了抿嘴,又道:“老丈人,你有所不知,小婿当时是严词拒绝的,可是他们老是怀疑小婿的人品,觉得不拜小婿为师,小婿就不会倾囊相授,老丈人,你是不在,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当时他们二人都快给小婿跪下了,小婿实在是被逼答应的,小婿现在心里都还是诚惶诚恐,还请老丈人出面,请阎尚书和李太史收回请求。”

    “噗!”

    边上想起了不合时宜的笑声。

    大姐,你别拆我的台好不。韩艺有些紧张的望着萧无衣。

    萧无衣紧紧抿着唇,眼珠一个劲的乱转。

    萧锐瞧了眼萧无衣,又狐疑的看向韩艺,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韩艺道:“老丈人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阎尚书或者李太史,不过小婿已经言明,拜师只是让他们安心,称呼和辈分是决计不能变得,还是以长辈和晚辈相称。”

    萧锐听得面色缓和几分,道:“如此说来,我倒是错怪你了。”

    韩艺道:“不不不,老丈人教训的是。”

    萧无衣坐在一旁是翻白眼,好似说,我爹真是太好忽悠了。

    接下来萧锐又询问了一下细节,他心里也了解阎立本和李淳风,便也相信了韩艺的话,又见萧无衣还坐在这里,倒也没有打扰他两口子,回屋去了。

    萧锐一走,萧无衣就轻哼一声道:“你瞒得了我爹爹,可瞒不了我,这消息定是你让人放出来的,还不快从实招来。”

    毕竟是夫妻,大家知根知底。韩艺叹道:“真是悲哀,我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位冰雪聪明,貌如天仙的妻子了,一点**都没有。”

    “算你识相!”

    萧无衣得意一笑,又开心道:“不过我倒是挺开心的,连阎立本和李淳风都拜我夫君为师。”

    “你啊!”

    韩艺笑着摇摇头,坐了下来。

    萧无衣瞧了他一眼,道:“你今儿怎么来了。”

    韩艺道:“当然是想你了呗。”

    萧无衣哼道:“这么久才想我,可见我在你心里根本就不重要。”

    嘿!给脸不要脸是吧!韩艺没好气道:“也没有见你去看看我,我这几日忙得腰都快要断了,也不知道关心关心我。”

    萧无衣眼眸中一转,道:“我这几日得养精蓄锐,不便出门。”

    “养精蓄锐?”韩艺心中莫名一揪,道:“你又要干什么大事?”

    “与你无关!”

    萧无衣突然问道:“你最近去找过元牡丹没?”

    韩艺慎重道:“我去过元家一回。”

    萧无衣小心翼翼问道:“元牡丹可还好?”

    她竟然不怪我先去看元牡丹?有猫腻!韩艺不免又想起那日元牡丹的异样,道:“还不是跟平常一样,你为何这么问?”

    “随便问问。”

    萧无衣眨了眨眼,很是敷衍道。

    韩艺道:“随便问问?”

    萧无衣道:“我查问她与你的关系,难道不行么。”

    “当然——当然行!”

    这回轮到韩艺想转移话题了,嘿嘿道:“无衣!咱们许久未共浴了,今日我可是带来浴帕来的。”

    萧无衣脸一红,义正言辞道:“你今日回去睡。”

    韩艺惊道:“又让我回去睡。”

    萧无衣更是一惊,道:“又?难道还有别的女人这么与你说么。”

    日!说漏嘴了!(。)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一章 为人师表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九百三十三章 游园惊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