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十七章 其实我也是监军

第九百四十七章 其实我也是监军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492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修冥纪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邪医毒妃
    “咕噜!”

    程咬金坐在屋里,一个劲的往嘴里灌酒,恐惧、委屈、伤心、失落萦绕在心头。【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看来将军真是老了!”

    听得一个轻蔑的声音,只见韩艺从外面走了进来。

    程咬金望着韩艺,没有搭理他,继续喝酒。

    韩艺道:“将军,这屠城可不是小事,而且有违朝廷法度,倘若你真的这么做了,你手下的将军都逃不过惩罚。”

    程咬金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言罢,又继续灌酒。

    他对韩艺就这一句话,我已经忠到愚忠的地步了。他以前敢跟李渊、李世民叫板,对圣旨不屑一顾,那是因为他知道李渊、李世民非常信任他,现在李治摆明不信任他,他当然也不敢乱来了。

    看来他是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韩艺暗叹一声,但心里也清楚的很,政治斗争原本战场上要来的残酷,程咬金见过那么多,这心里能不害怕吗。李治啊李治,你这一招玩得真是昏庸至极。不过,这对于我来,倒是一个机会。道:“老将军,看来我是时候拿出我的那一道诏令来了。”

    程咬金听得两眼放光,激动的望着韩艺。

    韩艺叹道:“但是这需要老将军的配合!”

    程咬金小鸡啄米般的点头,真是乖巧伶俐。

    还有一人要比程咬金更加痛苦,这人就是苏定方,他在军中沉寂了二十年,虽立下不少功劳,但一直不得重视,不上不下,如今李世民已经去世,李治上位,老的一批大将退的退,死的死,他因此看到了机会,恰好这个机会又来了,可就这临门一脚,始终迈不出去,倘若错过此番机会,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等到下一次机会的到来。

    坐在屋内喝着闷酒,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忽闻外面士兵通报,“将军,皇家特派使在外求见。”

    苏定方一愣,道:“快快有请。”

    一会儿,韩艺便来到屋内,拱手道:“韩艺见过苏将军。”

    “有礼!有礼!”苏定方抱拳回礼,又伸手道:“特派使请坐。”

    韩艺坐了下来,瞧了桌上酒具,笑道:“苏将军似乎不太开心。”

    苏定方苦笑一声,摇头不语。

    韩艺道:“难道苏将军就忍心看到这功劳白白从手中溜走么?”

    苏定方落寞道:“不忍心又能如何,这军令如山,可由不得我做主。”

    韩艺笑道:“的确由不得将军,但是却由得我。”

    苏定方惊讶道:“特派使此话怎讲?”

    韩艺道:“实不相瞒,其实在捷报传去京城时,大司空却对此深怀忧虑,他认为敌军已经不堪一击,这是彻底消灭突厥余孽的大好机会,若是错过,想要再消灭突厥,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因此建议陛下派人来催促大总管全力进军,争取彻底消灭突厥余孽,顺势占领这里,以免后顾之忧。”

    苏定方听得大吃一惊,满满的敬佩道:“大司空真是深谋远虑,可惜,他并不在这。”

    心里郁闷呀,跟着李勣混就好了,偏偏跟上了程咬金。

    韩艺暗自一笑,又道:“陛下采纳了李勣的建议,因此派我前来,表面上我只是一个粮草督运使,但其实我是来此监军。”

    这真是峰回路转!

    苏定方大喜不已,道:“特派使此话当真?”

    韩艺点头道:“这陛下的诏令,我岂敢作假。”

    苏定方道:“那陛下可有诏令给你。”

    韩艺叹了口气,道:“这都怪我不小心,在来的路上不小心将诏令弄丢了。”

    “丢了!”

    苏定方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诏令能丢吗,你将你人丢了,也不能丢了诏令呀,心中甚是怀疑,道:“王文度手中可是有白纸黑字的诏令,而特派使你!”

    韩艺笑道:“伪诏可是死罪,若陛下没有传旨给我,我敢这么说吗?这对于我而言,又有什么好处?”

    “可是!”

    “若是苏将军不信,那倒也罢了,还请苏将军为我作证,等到回京那日,陛下问起来,苏将军可别说我没有表露身份。”

    “不不不!”

    苏定方连连摆手,道:“我当然相信特派使,但是王文度手中也有诏令。”

    韩艺道:“他分明就是嫉妒苏将军的功劳,因而伪诏,我前面不说出来,就是因为将陛下的密诏给弄丢了,害怕被人现。但是事到如今,我是不得不说来了,因为这样下去,我也是失职,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那我只能站出来。可是,我现在需要苏将军的帮助。”

    苏定方听得眉头紧锁,隐隐猜到韩艺想干什么,这真不是开玩笑的,弄不好可是连命都没有了,而且韩艺就一句弄丢了,他哪里敢赌这一把。

    韩艺笑道:“苏将军无须害怕,我可是奉皇命前来,有什么事自然是我担着,将军只是奉旨行事罢了。”

    苏定方瞧了眼韩艺,忧虑道:“可是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将军,仅凭我一个人的帮助,怕是不能够的。”

    此番出征的将领多半出自贵族,他一个人可是翻不起天的。

    韩艺道:“可是我看很多将领都对于王文度的安排深感不满。”

    苏定方皱了皱眉,沉思起来。

    一个时辰后。

    裴行俭来到苏定方的屋内,好奇道:“不知苏将军请我来是为何事?”

    苏定方不语。

    忽然他身上走出一人来,道:“是我请裴将军来的。”

    裴行俭一看韩艺,不禁皱眉瞧了眼苏定方。

    韩艺笑道:“裴将军勿怪苏将军,他也只是奉旨行事。”

    “奉旨行事?”

    裴行俭一惊,道:“什么旨?”

    “其实陛下派我前来是让我来监军的。”韩艺笑道。

    裴行俭大吃一惊,道:“那王文度?”

    “他那只是伪诏。”

    韩艺道。

    裴行俭立刻道:“那你倒是将陛下的诏令拿出来。”

    韩艺道:“丢了。”

    裴行俭惊愕不语。

    韩艺道:“要是没有丢的话,我岂会让王文度得逞,唉这都怨我呀,可是如今我若还是不道出实情的话,不仅是我,诸位将军也会受此牵连。”

    说着,他又是长叹一声,道:“二位将军有所不知,前方捷报传回长安后,满朝文武、全城百姓都是载歌载舞的,歌颂陛下英明,都觉得已经是胜利在望,陛下也因此深感压力,毕竟这仗还没有打完,因此临行前,特别嘱咐过我,让我给大总管传旨,让他务必要彻底消灭叛军,将阿史那贺鲁押回长安。我就跟二位将军说句明话吧,陛下如今刚刚从太尉手中夺回权力,这一仗对于陛下的意义极其重大,不容有任何疏忽,倘若输了,我敢保证,这里所有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裴行俭听得皱眉不语,他是知道长安的情况,韩艺说得不无道理,他本来就是戴罪之身,来这里本就是来立功的,要是功没有立到,反倒帮程咬金背上了黑锅,这真是再无翻身之地。但是韩艺只是一个粮草督运使,而且还不是他一边的,手中没有任何凭证,这怎么能信。

    韩艺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来,道:“陛下不但传以密旨给我,而且还赐予我令牌,这块令牌就是让你们听命于我。”

    裴行俭瞧了眼那令牌,其实他是见过的,但问题是皇帝的令牌也分很多种,这令牌是可以随时入宫的,军中是要虎符,没有虎符你谈个球啊!

    苏定方一看令牌,心念一动,急忙道:“苏定方谨遵圣命。”

    “苏将军,这!”

    裴行俭诧异了,军中是听命于虎符的,这令牌明显不是虎符啊!

    苏定方可不蠢,前面韩艺空口说话,他当然犹豫,到时你反悔了,我咋办?现在韩艺拿出令牌来了,性质就变了,甭管这令牌是干什么用的,但都是皇帝的令牌,哪怕有错,他就可以找借口,说自己不懂行情,最多就是判个糊涂罪,那罪责当然就是韩艺一个人扛。

    韩艺心想,真是一个比一个精明啊!他一开始没有拿出来,也是不想将自己给逼上绝路,但是裴行俭的犹豫,那让他不得不拿出来。

    裴行俭毕竟是跟长孙无忌混的,稍稍一愣,便也明白过来了,但他不是苏定方,他还有政治派别在身上,他跟韩艺不是一派的。

    韩艺道:“裴将军,我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你们若是不听,那我也没有办法,我已经做了我自己该做的一切,另外,这可是数千人命,罪名可是不小,现在苏将军坐在这里作证,我是拼尽了全力,到时陛下问罪起来,可不干我的事。”

    裴行俭听得一怔,鼓起双目来,道:“你是在威胁我?”

    韩艺道:“我只是如实相告。”

    裴行俭也犯嘀咕了,虽然表面上看,韩艺的诏令太多疑点,关键是诏令都看不见,就一块进出皇宫的令牌,但若是真的,那就尴尬了,本来朝中很多人就在找他的麻烦,因为这也是极有可能的,毕竟韩艺是李治的心腹,跟前的大红人,大家都知道,李治突然派韩艺来此,难道仅仅是来督送粮草的吗?

    就一会儿工夫,裴行俭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道:“你想怎样?”

    韩艺道:“王文度假传圣旨,肯定不会收手了,而大总管对他听之任之,唯有动用非常手段。”

    裴行俭听得一惊,大汗淋漓,道:“你是想干什么?”

    韩艺笑道:“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

    裴行俭打仗不虚,但政治方面的斗争,他是虚的要命,他为什么被贬,不就是一不留神话说多了,这很可怕的,连程咬金都甘当缩头乌龟,更别提他的了,道:“但是仅凭我和苏将军,根本就不够。”

    韩艺笑道:“那就还请裴将军将那些反对王文度的将军请到这里来,我自会跟他们说。”

    裴行俭一听,哪里不明白,这小子是想故技重施,苏定方不是贵族出身,没有在那个圈子,不太了解那些人究竟是怎么想的,裴行俭就不同,他有很多朋友在里面。哼道:“在此之前,倒是有许多将军反对王文度,可是如今不同了,如今许多将军都赞成屠城。”

    韩艺道:“这一城之宝,又岂可与阿史那贺鲁身边的财宝相比。”

    裴行俭道:“如今阿史那贺鲁都不知逃出何方,你说他作甚?”

    韩艺面色渐渐凝重起来,道:“这也是我想问二位将军的,如果现在去追的话,可否追的上阿史那贺鲁?”

    裴行俭摇头道:“追不上了。”

    苏定方也是摇头叹息。

    韩艺道:“我指的是一个人。”

    “一个人?”

    裴行俭、苏定方二人皆是一惊。

    苏定方道:“一个人追上去有甚么用?”

    韩艺呵呵道:“如果你们能够保证我能追上阿史那贺鲁,我就有把握将他和他的珠宝送回来。”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四十六章 错上加错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八章 夺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