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朕是清白的

第九百六十九章 朕是清白的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48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吴限宇宙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邪医毒妃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借种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郁闷!

    韩艺非常郁闷!

    这一来一回,事先就预定好的左右鸡翅膀没了!

    虽还不明白是怎么个情况,但韩艺已经将长孙无忌给埋怨了个遍,这韩瑗、来济出错,长孙无忌是难辞其咎,他还没死了,怎能够容许这种情况发生,你让我当关陇集团的扛把子,结果我这还没有当,关陇集团主要成员就所剩无几,那我还玩个蛋啊!

    闻此消息,韩艺连与萧无衣**的心思都没有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萧无衣也没有久留,因为他知道皇帝搞这么大的排斥,大军肯定也要准备的,家眷不宜留在这里,而且因为这里离长安城还有一段路,要早点回去,不然就宵禁了。

    小野也跟着回去,他就不太爱待在军中,今晚打算跟小胖秉烛夜谈的,反正韩艺待在这里非常安全,不会有危险了。

    队伍在此休整一夜,第二日准时准点往长安城行去。

    今日天公作美,阳光明媚,一路兴来,鸟语花香,闻够了马奶味的将军们,是拼了命的深呼吸,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被软禁多日的程咬金终于出了马车,上了马,他没有犯法,不跟王文度一样,虽然自甘被软禁,但还是大总管来得,还得他去跟李治打招呼了,可是他却一点威风凛凛的气势都没有,看上去倒是像似奔赴刑场的。

    行得两个时辰,来到了玄武门前!

    一眼望去,那家伙,人山人海,文武百官一字长蛇阵排开,中间是一辆四匹骏马拉着的龙撵,两边都是百姓。一般来说,这玄武门是不准百姓来的,但是李治特别允许百姓前来迎接他们凯旋归来的将军们。

    可是因为这种情况在唐朝是非常常见的,贞观后半段,唐军几乎是所向无敌,已经见惯不怪了,因此百姓脸上也没有那种喜极而泣的激动之情,有得只是一种自豪感,肃然起敬。因为唐朝先灭东突厥,如今又灭西突厥,等于是将整个北方民族都给打败了,简单来说,老子就是天下第一,而且是名副其实,身为唐朝百姓,那是非常自豪的。

    实在是当代没有火药,不然的话,必须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非常之盛大!

    这都是李治要求的。

    为什么?

    这都是因为他爹李世民!

    有个这么牛的爹,对于儿子不见得都是好事,因为很难走出李世民的阴影,人家一说李治,那就是李世民、天可汗的儿子,但是李治不想被人这么称呼。而李世民的成名作那就是灭东突厥,报了一箭之仇,而一战,原本只是去平叛的,但是经韩艺这么一捣鼓,就把西突厥都给端了,这就不得了了,李治心里当然想,今后史册就会写,李世民灭东突厥,我李治灭西突厥,父子旗鼓相当。

    这也是目前为止,他唯一能够拿出手来,跟李世民相提并论的事。

    这必须大吹特吹!

    因此他搞得特别盛大,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比我那两个哥哥强多了,当初选我是正确的。

    队伍行至离李治的龙撵还有百步远,将领全部翻身下马。

    李治也激动的从龙撵跳了下来,快步迎上,脸上堆满了开心的笑容,当皇帝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开心,因为他当皇帝的时候,还是挺危险的,全靠长孙无忌撑着他。

    “罪!”

    程咬金见到李治来了,就准备行礼,开口就是罪!

    “哎!”

    李治赶紧扶着程咬金,神色显得有些紧张,呵呵道:“老将军此行真是劳苦功高,朕感激涕零,肺腑之言,无以言表,在宫中已经备好宴席,为老将军接风洗尘!”

    程咬金一脸苦逼,“陛下!”说着又要跪。

    李治撑着他,就是不让他跪下去,也没有再搭理他,而是朝着后面的将士道:“各位将军,快快免礼。”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突然看到队伍后面一道鬼祟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又道:“各位将军为我大唐立下汗马功劳,朕重重有赏。”

    不说废话,赏!

    将军要得就是这句话啊!个个都激动不已。

    一番致词过后,又是文武百官高呼万岁,李治就拉着程咬金的手,往城内走去。

    但是两个人表情是截然不同,李治是真开心,笑得不得了,程咬金是真不开心,连请罪机会都不给他,真是太残忍了,又见群臣向他道贺,挤出来的笑容,那比哭还要难看。

    大臣都看在眼里,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入玄武门,来到太极宫,宴席已经置办好了,大臣们纷纷入座。

    李治又和文武百官举杯敬向程咬金这些功臣们。

    敬完之后,李治毫不吝啬的赞美之词,夸得那真是没边了,旁人若是不知,以为个个都是李靖来得,他不傻,夸这些将军,不就是夸自己,肯定不会吝啬啊!

    场面功夫做足之后,李治突然嚷嚷道:“特派使可在?”

    从“远方”传来一个声音,“微臣在!”

    “你上前来!”

    “是!”

    韩艺从“远方”走到中间来。

    李治面色严肃的问道:“你可知罪?”

    韩艺立刻道:“微臣知罪!”

    李治道:“那你说你所犯何罪?”

    韩艺哭丧着脸道:“微臣不小心弄丢了陛下的诏令,实在是罪不可赦,还请陛下责罚。”

    砰!

    李治一拍桌子,怒容满面道:“岂有此理,朕下达过无数道诏令,还从未有人弄丢过,你倒好,朕委以重任给你,你竟然将朕的诏令都给丢了,险些误了朕的大事。”

    “陛下!”

    刘仁愿站了出来,道:“还请陛下宽恕特派使,此番出征,若没有特派使,我军恐难以取得大胜,是特派使领导我们取得大胜的。”

    苏海政、赵旭、周智度等一干大将们全部站出来为韩艺说话,他们现在对韩艺那是心悦诚服,不但带领他们打了胜战,还给他们将功劳给立全了,一个都没有落下,包括分赃,打了一个痛快仗回来。

    李义府、许敬宗相觑一眼,眼中满是鄙夷之色。武将就是武将,没脑子。

    为什么李治急着问罪韩艺,很简单呀,掩盖自己的过失。韩艺立了大功,这道诏令没有它也得有,要是韩艺犯了大错,就算有这道诏令,他也不会承认的。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王文度那诏令是假的,必须是假的。

    但是文武大臣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王文度又不是一个猪脑子,伪诏圣旨,你有几个脑袋,要知道王文度还是大唐的后起之秀,是有一些真本事的。摆明就是李治出了一个昏招,差点害得大军无功而返。

    李治哼了一声,道:“要不是这么多功臣为你求情,朕定不饶你。”

    韩艺忙道:“多谢陛下宽恕之恩,微臣感激涕零。”心里骂道,你娘的,要不是老子,你这回可算是颜面尽失,哪有这么风光,还跟你爹比,你比个蛋啊,稳赢的仗,差点因为你一个昏招给打输了。

    韩艺刚一退下,崔义玄就上前来道:“启禀陛下,老臣要弹劾右武卫将军王文度矫诏夺权,又指挥不当,令我军一度陷于困境当中,罪应当诛。”

    “此事朕也有所听闻!”

    李治道:“将犯人王文度带上来。”

    “喏!”

    不一会儿,就见两名禁军将王文度给押了上来。

    李治道:“好你个王文度,朕恁地信任你,你竟然伪诏朕的诏令,你究竟意图何在?”

    王文度跪在地上,泪流满面道:“微臣只因嫉妒那苏定方的功劳,因而一时冲动,心想先矫诏,等立下战功之后,陛下定会宽恕微臣的,没想到。微臣无颜见陛下,还请陛下赐微臣死罪。”

    他一边说,就一边磕头,磕得是头破血流。

    韩艺心中暗叹,都是聪明人啊!

    “这不用你说,朕不杀你,不足以泄心头只恨。”

    李治说着,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今日乃是大喜之日,朕且让你再苟活一日,拉下去,朕今日不想再看到此人。”

    “喏!”

    那两名将士又将王文度给拉了下去。

    这人刚拉下去,李义府站出来道:“陛下,王文度虽然罪无可赦,但是卢国公身为行军大总管,不但没有察觉出王文度的阴谋,反而纵容他,逗留不进,险些误了战机,害我军将士疲乏不堪,死伤数十人,若非陛下圣明,派特派使及时赶到,恐已酿成大错,臣认为卢国公也是责无旁贷,该当问罪。”

    韩艺一看李义府气势高昂,腰板直的很,心想,看来韩瑗、来济一事,他们也是立下不少功劳啊!

    刘仁愿、赵旭他们倒是想帮程咬金说话,但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程咬金这回是窝囊死了。

    李治一挥手,怫然不悦道:“卢国公虽有些许过失,但比起卢国公立下的战功,这算得了什么,你且退下,勿要再说。”

    李义府争辩道:“陛下,这怎么能说是些许过失了,统帅事关整个战局,稍有疏忽,可令整个战局发生决定性的改变,倘若实力不济,那臣不会多言,这胜败乃兵家常事,可这分明就是卢国公自己犯下的过失,倘若陛下今日既往不咎,那他日其他统帅犯了错误,陛下又当如何罚之?”

    宴席上的喧闹气氛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李义府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程咬金在京城的势力,令他们非常害怕,实在是程咬金的妻子是出身清河崔氏,不然的话,崔义玄方才就顺带一起将程咬金也给弹劾了。坐在这里的大臣,都明白李义府哪怕不咬死程咬金,也得咬残他。

    程咬金赶紧站出来,跪在地下,道:“李侍郎说得是,王文度矫诏一事,老臣也是责无旁贷,还请陛下责罚。”

    遥想当年玄武门事变时,程咬金那是多么的不可一世,李世民对他那是信任有加,一直让他守卫长安,谁敢去惹他,可如今竟然会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跪在这里,向李治请罪,这是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让人是唏嘘不已。

    其实程咬金都不想来这里,在玄武门外就想认罪,李治没有给他机会,如今有人桶出来了,还不赶紧站出来。

    李治看着程咬金皱了皱眉,起身从台阶上下来,扶起程咬金,道:“老将军为我大唐立下无数功劳,朕怎忍心惩罚老将军,老将军无须如此啊!”

    程咬金垂着头道:“陛下仁义为怀,老臣感激涕零,但是老臣老了,容易犯糊涂,恐怕不能再为陛下效命,若是陛下还念在老臣昔日立下微末功劳,还请放老臣一马,恩准老臣回家颐养天年。”

    李治眉头紧锁,看着程咬金,过得半响,道:“今日乃是喜庆之日,此事容后再议吧!”

    “陛下!”

    程咬金又在跪下,道:“还请陛下恩准老臣致仕回家。”

    “老将军,快快请起!”

    李治又赶紧扶起程咬金,嗫嚅数回,才道:“好吧!既然老将军执意如此,那朕准许便是。”

    :求订阅,求推荐,求打赏,求月票。。。。。。。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八章 爱之深,责之切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章 军人的天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