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七十章 军人的天职

第九百七十章 军人的天职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33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炮灰攻略 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就这样,一代名将程咬金,退出了历史的舞台。【wWw.aiyouShen.cOm】

    这是他期望的!

    其实在恒笃城时,程咬金有很多机会,可以站出来,弥补自己的过失,将功赎罪,但是他都放弃了,因为在当时他就已经打算好了,趁着这个机会,将所有的权力都还给李治。李治要将程咬金赶出军中,是很困难的,资历太高了,没有一个足够的理由,擅自动程咬金,那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如今这个理由非常足够,程咬金的部下都不好意思帮程咬金说话。

    但你要说他完全是因为害怕,可能也不尽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生气,毕竟在他看来,他一生都在效忠李唐,却没有想到临老了,李治会如此对他,还暗中派人来监督他,甚至可能是故意陷害他,他哪里受过这气。

    心灰意冷,莫不过于此啊!

    至于李治心里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没有人知道。

    伴君如伴虎,就是这么个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纵使李治不想,李义府他们不可能会给程咬金机会的,这对于程咬金而言,可能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眼看气氛有些沉闷,李治不想坏了这气氛,于是又喊道:“韩艺!”

    “微臣在。”

    “听闻你曾独身闯入敌军大营,并且将敌军引入我军的包围圈,不知可有其事?”李治笑问道。程咬金离开了,是唐朝的损失,可是韩艺起来了,程咬金是李世民的人,韩艺是他的人,他当然要给予韩艺极大的关照,借机组建自己的权力班子。

    韩艺谦虚道:“回禀皇上,确有其事。”

    李治笑道:“这倒是闻所未闻,从前线传来的捷报中,也未具体说明这一点,朕一直深感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

    赵旭道:“皇上圣明,这我们也想知道,但是特派使一直都不愿说。”

    其余大臣也纷纷看向韩艺,包括身经百战的李勣,这听上去太玄乎了,李勣打了几十年仗,就还未听闻这种战术,先将敌人设定好,然后再开打,你这是在玩游戏吧。

    韩艺道:“微臣若是不说,那微臣兴许还能够将功抵过,但微臣若是说了出来,那微臣就是罪加一等,还望陛下放微臣一马。”

    李治好奇道:“此话怎讲?”

    韩艺道:“陛下,微臣用的那都是旁门左道,倘若今日说出来,万一将来有人效仿微臣,那可能会得不偿失,这过错可就都得算在微臣头上,这种办法绝非正道,不值得提倡,还是不说为好。”

    这可是真的,不是他自顾低调,你叫李勣去骗,当天就得让人给宰了,这是需要专业人士才能操作的,不能模仿的。

    “你说得倒也有些道理。”

    李治笑着点点头,道:“你能这般谦虚,那也是难能可贵啊!”

    他也就没有多问了,但是他也没有说要怎么奖赏韩艺。

    其实韩艺在恒笃城也做了许多逾制之事,但是没有一个人弹劾韩艺,包括许敬宗、李义府等人,因为大家都明白,韩艺帮李治弥补一个很大的过失,这时候谁弹劾韩艺,那就是弹劾李治,究其根本,那都是李治的错,玩不好的话,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又是歌舞表演,往死里庆祝就对了!

    “特派使,恭喜,恭喜啊!”

    这自由活动刚一开始,不少大臣就跑到韩艺跟前,向他道贺,但无一例外,都是寒门官员,因为他们也都知道,韩艺此番凯旋归来,前途真是不得了,他又在寒门当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时候再不巴结他,那可就晚了。

    韩艺苦笑道:“各位长辈真是寒碜我了,我就一戴罪之臣,哪有什么喜可言。”

    “特派使真是风趣,这谁人都知道,陛下一直以来都是非常看重特派使的,此番特派使立下大功回来,飞黄腾达自然不在话下。”

    “不敢!不敢!在下功劳微薄,不值一提,全凭那些将士们浴血奋战,才能凯旋而归,这功在下实在是愧不敢当。”

    面对群臣的道贺,韩艺表现的异常谦虚,将功劳全部推给赵旭、刘仁愿他们。谁都知道,李治肯定要提拔他的,立下大功,这谁还敢嚼舌头,那韩艺当然没有必要再往脸上贴金了,将功劳推给那些大将们,还能博得他们的拥护,何乐不为。

    “这小子也是命好,这都死不了!”

    许敬宗看到被众人簇拥的韩艺,心里那叫一个嫉妒啊!

    一旁的李义府道:“但是运气总有用完的一日。”

    挡退几波道贺的大臣之后,韩艺刚准备喘口气,忽见一人窜至跟前,那是蹬鼻子就准备上脸,吓得他差点没有爆出口,可定眼一看,登时变得一脸谄笑,道:“老丈人好!”

    来人正是萧锐!

    萧锐哼了一声,低声道:“你小子不要命了么?”

    真是要命啊!韩艺尴尬道:“是,前面无衣已经教训过我了,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无衣教训过你?”

    “对啊!”

    萧锐激动道:“你怎能如此窝囊,无衣是你妻子,你怎么能给她教训,真是太不像话了。”

    韩艺愣了愣,道:“老丈人,这话你怎么不早说啊。”

    萧锐道:“我一直都是帮你的,无衣那孩子,太不懂事了,我还一直希望你能够管住她,没想到你还被她给管住了,我可告诉你,你可别做房相,无衣可没有房夫人那般贤惠,要是什么事都由得她,她肯定会闯下大祸的,你得好好管教她才是。”

    韩艺的腰板渐渐直了起来,面色严肃道:“老丈人,此话当真?”

    “这有什么真不真的,无衣是我的女儿,我最了解她了,一定要好生管教才是。”萧锐毫不犹豫的说道。

    “明白!”

    韩艺点头道。

    “这才像话吗!”萧锐呵呵一笑,又道:“不过这回你真是太冒险了,你不顾自己,也得顾着无衣啊!”

    韩艺叹道:“老丈人有所不知,如果我当时不那么做,恐怕会有更多的人因此丧命,反正小婿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好在我还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萧锐叹了口气道:“是啊!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不过你下回可别这样了,你知不知道,当无衣得知你受伤的消息,当日便要北上,幸亏让我给拦了下来。”

    韩艺点点头道:“小婿知道了。”

    萧锐说了没两句,便也离开了,他不想让人觉得他急着要沾韩艺的光,好歹也是名门出身,至于道贺的话都回家再说。

    韩艺也终于可以喘口气,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突然发现韩瑗、来济坐在一旁,脸上满满都是郁闷,如果程咬金是立下大功回来的,那他们还能重整雄风,可没有想到,大军是凯旋归来了,但是程咬金却告老还乡了,这对于他们而言真是雪上加霜啊!

    忽闻有人道:“恭喜,恭喜!”

    韩艺一怔,转头一看,先是愣了下,随即道:“你知不知道,我最享受的就是来自于对手的道贺。”

    来人正是崔戢刃,但见他身着一件青色的官服,显然已经当官了。原来李治恢复了他进士的头衔,而后崔义玄又将他招来御史台,如今是侍御史跟韩艺的监察御史是同一个级别的。

    崔戢刃好奇道:“为何?”

    韩艺道:“因为来自对手的道贺,无外乎两重意思,第一种是服气,第二种是嫉妒,但不管哪种我都很享受。”

    崔戢刃呵呵一笑道:“还有第三种。”

    韩艺道:“愿闻其详。”

    “就是激励!”

    崔戢刃道:“几年前你只是一介庶民,而我是崔家的长子,我们之间相差甚远,而如今你贵为皇家特派使,又立下如此大功回来,已经将我甩的更远了,如今该是我奋起直追的时候了。”

    韩艺笑道:“真是抱歉,我没有往后看的习惯!”

    崔戢刃道:“我会跑到你前面去的。”

    韩艺呵呵道:“那真是令人期待啊!”

    整个宴席间,大家都是相互庆祝、道贺,唯有一人闷闷不乐的坐在角落里面,这个人就是程咬金。

    按理来说,他才是大总管,要道贺,首先向他道贺,但是试问谁又会向一个已经失势的老头道喜了。

    忽然,一杯滚烫的热酒递到程咬金面前。

    程咬金一怔,抬头一看,笑道:“是你这老狐狸啊!”说着,便将酒接了过来。

    来人正是李勣。

    李勣坐了下来,捧着一杯热酒,道:“你说咱们两个老东西,有多少年没有在一起喝过酒了。”

    “很久了吧!当初咱们灭了颉利回来之后喝过一场,之后再也没有喝过了。”

    程咬金若有所思的说道。

    李勣叹道:“是啊!转眼间二十多年了。”

    程咬金瞧了眼李勣,哼道:“主要是你这老狐狸,要么在外领兵打仗,回来就缩在家里,谁也不见。”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不过老夫现在明白了。哎!老狐狸,要不是我已经致仕,你也不会坐过来吧。”

    李勣喝了一口酒,道:“我这都是跟卫国公学的啊!要说我大唐能征善战者,多不胜数,比我强的也大有人在,可我就佩服卫国公一人。在卫国公看来,将军职责就是打仗,驱逐外敌,保家卫国,什么朝堂上的斗争,这跟将军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将军也参与其中,那任何小事都会变成大事,最后只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想当初玄武门之变,太宗圣上几番招揽卫国公,卫国公不为所动,后来诸王争储,好几个王子也想拉拢卫国公,卫国公兀自不为所动,卫国公灭突厥,立下大功回来,却被宋国公萧瑀弹劾,太宗圣上降罪卫国公,但是卫国公没有丝毫怨言,坐在家里,倒也乐得清闲,这权力说放下就能放下。而且卫国公德高望重,乃唐军最高统帅,但是在国事上,他极少发表任何意见,这真是令人敬佩不已,古往今来,我也未见哪位大将军能有卫国公这般崇高的思想。”

    说到这里,他长长一叹,道:“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一个像卫国公一样的将军,谨守军人的天职,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临老了,还是不能幸免的卷入这一场斗争当中,看来我这一生都无法追赶上卫国公了。”

    程咬金听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过得许久,他才苦笑道:“你和李靖那老匹夫其实早已经看透这一切,唯有我却还迷迷糊糊的,这几十年真是白活了,可悲呀!”

    李勣一笑,道:“你并非是迷迷糊糊,只是太顾义气了,自古忠义两难全,可你却做到了忠义两全,也是令人敬佩。”

    “你这老狐狸!”

    程咬金哈哈一笑,心中郁闷,一扫而空,也算是大彻大悟,军人职责就是打仗,就是杀人,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心怀仁义,那都是狗屁不通,军人不杀人,当什么军人,当和尚去得了。但是军权在身的统帅一旦涉及国家内政,那后果就非常严重了,小事也会变大。

    其实贞观之治,不仅仅是魏征、长孙无忌他们这些文臣的功劳。李靖、李勣也是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撇开那些战功不说,他们在朝堂上那可是惜字如金,基本上不对任何国事发言的,除非跟打仗有关,但他们的贡献也就在这里。就是因为他们都不干预国家内政,李靖在国事方面,那就是一个会说话的哑巴,他只负责打仗,如此一来,魏征、长孙无忌他们才能尽情发挥,如果他们也参与进来,那魏征、长孙无忌肯定也要忌惮他们三分啊。

    当初灭东突厥的时候,李靖几乎手握大半军权,名望又非常之高,但是在打完之后,就立刻将军权还给了李世民,回家该干嘛干嘛,也没说凭借军权去达到什么政治目的,别人弹劾他,他也从不反抗,遵从皇帝的命令,你让我打,我就去打,至于打谁,什么时候打,那是李世民、房玄龄他们的事,我作为将军我只负责如何打赢这场仗。

    你不让我去打,那我就回家,这可不是愚忠,这才是真正的军人,军人要是狭天子而令诸侯,那是对军人的侮辱。

    其实李勣也是如此,他们都忠于这个国家,也没有说忠于哪个皇帝,李世民当初三番四次请他们加入自己的阵营,对付李建成、李元吉,但是李靖、李勣都没有答应,李世民为了这事还生过他们的气,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原则,为什么说侯君集这些武将造反都失败了,就是因为有这么一群军人在。

    程咬金不如这二人,不管是打仗,还是思想上,不过程咬金是瓦岗寨出来的,非常重义气,他当初就已经知道长孙无忌会输,但是他还是不选边站,就是因为他觉得不能在这时候捅长孙无忌一刀,可惜他同时是军人,是皇帝最忌惮和最依赖的人,军人必须要忠于国家,这时候你要表态,不然肯定会乱。

    李勣也是一个极重义气的人,他很敬佩程咬金。

    其实前面程咬金还有很是不爽,觉得自己委屈了,但经过李勣这么一说,他醒悟过来了,真没有什么好值得委屈的,举杯道:“老子敬你一杯。”

    两个老头放下一切,尽情畅饮,这番滋味,无人能明白的。

    其实在人群中还有二人一直注视着他们,一个是李治,一个就是韩艺,二人皆是会心一笑。

    ps:今天继续三章,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九章 朕是清白的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一章 文化战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