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八十九章 难以捉摸

第九百八十九章 难以捉摸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97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踏歌远行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山河血帝 桃运双修 雄霸神荒
    其实一直以来,韩艺与这些勋贵都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这不是哪一方的错,而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唯一不同的就是,韩艺从一开始就表现的非常强硬,他在直面这些勋贵的时候,从未害怕过,不管是山东士族,还是关中郡望。【wWw.aiyouShen.cOm】

    这就导致韩艺一直在破坏现有的规则,其实很多贵族都对他心存恨意,只是一开始废王立武挡在前面,之后韩艺又立下这么大的功劳,他们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不然的话,他们肯定会群起而攻之,这是不用怀疑。

    然而,这一回,韩艺是直接撕毁了虚伪的脸皮,直接向他们宣战,不再是因为士庶地位之争,争的双方阶级的核心利益。

    虽然只是几个佃农而已,但这几个佃农背后的利益却是相当复杂,矛盾也是非常尖锐的,谁都不会轻易让步的。

    太尉府!

    “太尉,这韩艺刚一加封同中书门下三品,便原形毕露,恃宠骄纵,谁人也不放在眼里,他的此番举措,导致上至王公贵族,下至乡绅地主,都让他给得罪了。如今看来,他还是太年轻了,沉不住气。”

    说到这里,韩瑗瞧了眼长孙无忌,道:“太尉,我听说许多勋贵大臣都要弹劾韩艺,咱们要不要也参他一本。”

    长孙无忌稍稍皱眉,道:“我问你,韩艺那小子什么时候没有恃宠骄纵?当初在大殿上,他几番争得登善哑口无言,又差点四大家族的名誉毁于一旦,倘若他没有恃宠骄纵,他会这么做吗?”

    韩瑗愣了下,沉默不语。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伯玉,我知你心中委屈,但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谨慎,不要再去强出头,这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啊。你去吩咐底下那些人,不要因此事去弹劾韩艺,几个佃农而已,至于这么上蹿下跳么,亏他们还都是名门贵族。”

    韩瑗道:“是,我知道了。”

    皇宫。

    “陛下,臣真是委屈呀,臣都这么一大把年纪,又是太宗圣上钦封的新城县公,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教训,臣让宇文家蒙受这奇耻大辱,真是无颜面对已故的父亲大人,还请陛下为臣做主啊!”

    “陛下,臣等再怎么说,也是开国功勋之后,可是韩艺仗着陛下的信任,屡屡欺压我等,倘若再这么下去,可是会寒了功勋们的心啊!”

    “还请陛下为我等做主!”

    “请陛下为我等做主啊!”

    但见十余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站在李治面前,这里要么就是皇亲国戚,要么就是功勋之后,要知道开国功勋之后,至少也有四十来岁,这看上去多可怜啊!

    李治看着他们递上来的奏章,时不时斜目瞟他们一眼,目光闪动着,似乎在考虑什么,过得半响,他将奏折放下,点点头道:“朕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朕定会查明此事,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臣等叩谢皇上。”

    等到这些人退下之后,李治又朝着一旁的张德胜道:“德胜,你去宣枢要大臣入宫议事。”

    张德胜惊讶道:“陛下,就几个佃农而已,也要宣枢要大臣商议?”

    李治突然瞧向张德胜。

    张德胜当即诚惶诚恐道:“陛下恕罪,小人多嘴了。”

    李治突然呵呵笑了起来,道:“行了!朕何时说要怪你,朕就是很纳闷。”

    张德胜好奇道:“陛下纳闷什么?”

    李治道:“他们这些公功勋之后,皇亲国戚,可都是读圣贤书长大的,却还不如你这个没读过什么书的。”

    张德胜笑嘻嘻道:“陛下过奖了,小人这就去宣枢要大臣入宫议事。不过陛下,好像御史大夫最近身体有些不适,一直告病在家休养。”

    “那就不要去打扰他了。”李治道:“就叫御史中丞来吧,哦,把户部尚书也叫来。”

    一个时辰后。

    两仪殿内便站着七人,李勣、许敬宗、李义府、杜正伦、高履行、韩艺,还有一个人则是刚刚上任的御史中丞韦思谦,因为他近一年表现的非常好,而且又得罪过褚遂良,因此深得李治的赏识。

    李治先是让他们坐下,然后小道:“就在几位爱卿来的路上,朕这桌上又多了十几份弹劾韩艺奏章!”

    直截了当!

    几个枢要大臣悄悄的互看了一眼,心里也清楚是怎么回事,毕竟闹得满城风雨。

    李治突然看向韩艺,道:“韩艺。”

    “臣在。”

    韩艺急忙站了起来。

    李治问道:“你可知他们为何弹劾你?”

    韩艺摇头一脸懵懂道:“臣不知。”

    李义府一看,这小子还真是演戏,我们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不知?”

    李治皱眉道:“你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臣真不知。”韩艺也露出一脸好奇。

    李治点了点头,又看向李勣等人道:“那不知几位爱卿可知晓?”

    许敬宗率先道:“回禀陛下,老臣以为特派使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闹出这么大的事,整个长安都知道了,偏偏他不知道,老臣不信。”

    他当然是站在勋贵那边,而且再加上韩艺与他的私人恩怨,这时候不捅韩艺两刀,不像他的作风。

    李治又看向韩艺。

    韩艺诧异道:“许大学士,不知我闹了什么事?还请明言。”

    许敬宗哼道:“你要招聘五千佃农来你凤飞楼做事,不知老夫可有说错?”

    韩艺双手一张道:“这是闹事吗?我只是招聘一些人来做事,我堂堂正正,大唐日报都刊登了。”

    李治一看他们两个又要斗上了,头疼不已,忙道:“那为何有人弹劾你仗势欺人,当众侮辱功勋之后,皇亲国戚,劝农行工,破坏江山社稷。”

    韩艺慌张道:“陛下,这---这臣真不知从何说起啊?”

    李治道:“那朕问你,昨日新城县公宇文僧尼可有去找过你。”

    “确实来找过微臣。”

    韩艺点点头,又道:“但也是他羞辱臣,臣好歹也是陛下钦封的同中书门下三品,他在臣得家门前,一个劲嚷嚷着韩艺小儿滚出来,当时很多人都听到了,臣真不知道是谁羞辱谁。”

    许敬宗立刻道:“这新城县公与你毫无瓜葛,若非你先得罪了他,他如何回去找你麻烦,是非曲直,你心里明白。”

    韩艺不想理这搅屎棍,毕竟武媚娘已经嘱咐过他了,当做没有听见,朝着李治道:“陛下明鉴,他口口声声说他的佃农跑来我这做事,因此就要找我麻烦。可问题是,臣只是招人来帮臣做工,是他的佃农自己来的,这跟臣没有关系啊。”

    “是吗?”李治语气非常平淡。

    李义府本也想站出来落井下石的,可一见李治这难以捉摸的态度,他觉得还是得看看再说。

    “此事千真万确,臣又怎敢隐瞒陛下。”韩艺拱手道。

    李治点点头,又道:“那仗势欺人呢?他们可是说你这么做是蓄意报复。”

    “这臣不敢否认,几日之前,城北李家联合十余乡绅想搞垮臣的金行,这事他们自己都承认了,很多人都知道,幸亏臣机灵,金行才躲过这一劫,那臣当然要给他们一点颜色,而且臣是光明正大,直接出钱去请他们的佃农来帮臣做工。难道他们欺负臣,就算是以礼相待,臣报复他们,便是仗势欺人?”

    李治面无表情,伸出手指挠了几下太阳穴,又朝着其他人道:“不知各位爱卿如何看待此事?”

    许敬宗道:“陛下,是非对错,老臣倒也不想与特派使争论,可是农乃国之根本,特派使这么做,不就是在诱农行工么。到时这农夫不耕地了,人人都去做工了,于江山社稷不利。况且,朝廷一直在劝农桑,特派使身居要职,却与朝廷的政策背道而驰,辜负了陛下的一番苦心栽培,这有违为臣之道。”

    “陛下,臣到以为错不在特派使。”

    韦思谦突然站出来,道:“陛下,因为此事闹得满城风雨,而且还涉及到朝廷三品大员,因此臣对于此事的来龙去脉也较为清楚。特派使并无任何有违朝廷的规章制度,也没有做出什么失德之举。这民心所向,才是国家之根本,特派使只是承诺一月两百文钱,那些佃农就立刻纷纷逃离庄园,有些佃农甚至宁可赔偿退佃之钱,也要去凤飞楼,此事应该值得朝廷重视才是。

    我大唐劝农桑,是为百姓着想,但绝非是劝百姓接受地主的剥削,若将二者合为一谈,实乃是对朝廷的羞辱,对百姓的蔑视。陛下,如今那些地主、功勋之后不断的兼并土地,然后再将兼并的土地租给土地原本的主人,这对于我朝的均田制可是有着极大的破坏,倘若长久下去,均田制必将不复存在。”

    哎哟!这人不错呀!韩艺还是第一回跟韦思谦打交道,他以前对于韦思谦的了解,仅限于韦思谦弹劾褚遂良,但是这还不能说明韦思谦就是魏征那样的直臣,因为韦思谦乃是出身京兆韦氏,本身就是贵族出身,是不是他和褚遂良是政敌,这就不清楚,但是今日一看,确实是一位直臣,他这一番话非常公道,但是按理来说,他应该偏向贵族,可是他还是就事论事。

    李义府站出来道:“可是韩艺这么做,引起许多王公贵族和功勋大臣的不满,破坏现有的和谐,若不及时限制,可能会引起动荡。”

    李治点点头,但眼中也没有什么波动,就偷偷看了眼李勣,见李勣双目微合,心想,不会又睡着了吧。轻声喊道:“司空!”

    李勣颔首道:“陛下。”

    李治非常温和的问道:“不知司空对此有何看法?”

    李勣茫然眨了眨眼,过的片刻,才道:“陛下,这买卖上的事,老臣是真不清楚。”顿了顿,他又道:“不过要是因为几个佃农,就会引发国家动荡,那---那臣真该引咎致仕。”

    李义府瞧了眼李勣,好生尴尬,大家同殿为臣,用不着说得这么直接吧。

    李治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李勣说话总是那么的中听,嘴上却叹了口气,道:“司空言之有理呀,几个佃农就闹到朕的两仪殿来了,方才张德胜听到朕要请几位爱卿来商议此事,都还笑话了朕,但是他哪里知道朕的苦衷,他们那些人都是功勋之后,皇亲国戚,朕又不能置若罔闻,放置不顾,朕也真是头疼啊。”

    杜正伦突然站出来道:“功勋之后又如何,功勋之后难道就可以颠倒黑白,枉顾法度,辱骂枢要大臣,陛下你贵为天子,又怎能忌惮他们这些功勋之后。这才几个佃农,他们就吵到皇宫里面来了,要是朝廷哪天问他们多征几石粮食,他们不还得造反啊。”

    哇!这位仁兄真够勇猛的啊!韩艺偷偷瞥了眼杜正伦。

    李治瞧了眼杜正伦,没有做声,又向高履行道:“高爱卿,你身为户部尚书,难道对此事就没有任何看法?”

    高履行很是为难道:“陛下,臣执掌户部,管理的是天下财政,这---这等事,臣实在是没有经验,也不知如何是好。”

    言下之意,就是这等小事,我从未处理过。

    李治道:“可是韩艺是你户部的人啊。”

    高履行忙道:“回禀陛下,韩艺的上任诏令还未下来,严格来说,还不能算是户部侍郎。”

    李治惊讶道:“还未下来?”

    韩艺点点头。

    李治稍稍皱了一下眉头,但也未有多说,只是显得有些郁闷道:“可这么多大臣上奏,那总得有个人来处理此事吧?不知此事该交由那个官署来处理?”

    许敬宗、李义府都想来接受此事,关键是李治的态度非常的令人困惑,其实这事很简单,没有对错,你帮哪边都是对的,全在你一句话,然而李治说了半天,就是问了一圈,也没有表个态,给个暗示什么,他们两个一时拿不定主意。要是李治想敲打一下韩艺,那还好说,万一李治没这打算,那就尴尬了,一边贵族阶级,一边是帝王,夹在中间不是自讨苦吃么。

    韦思谦倒也想接,他觉得这是御史台的职责所在,可他又不是老大,上面还有崔义玄在,他也不好做声。

    李治目光一扫,道:“既然几位爱卿暂时没有好的人选,那就先搁着吧!你们先退下。哦,韩艺留下。”

    “臣等告退!”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八十八章 怼勋贵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九百九十章 最大的隐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