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功勋之后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功勋之后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440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借种 吴限宇宙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我的绝色女友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后宫!

    “女儿呀,韩艺这么弄下去,迟早会出大事的,你可得赶紧制止他呀!”

    杨氏也是急了,她也是贵族出身,又是皇亲国戚,况且她没有住在宫中,她外面面临很大的压力。【wWw.aiyouShen.cOm】

    武媚娘喝了一口茶,云淡风轻的说道:“几个佃农而已,又能闹出多大的事来。娘,是不是有人在逼你?”

    杨氏道:“那倒没有,只是大家都是亲戚,这俗话说得好,不看僧面看佛面,韩艺他这么做,可有想过你。”

    武媚娘轻轻一笑,道:“娘,既然你在外面处处受人骚扰,那你这几日就在宫里待一阵子,这眼不见为净。”

    杨氏一时错愕不语,她真不明白为什么武媚娘对此无动于衷。

    忽然,一个女婢走了进来,“启禀皇后,慈心师太与慧泽大师求见皇后。”

    杨氏一愣,道:“看吧,都找上门了。”

    武媚娘闻言一笑,目光闪动了几下,道:“快快有请。”

    隔日,宫里便传来消息,皇后将会捐赠一百贯重修感业寺。

    也就在当日,凤飞楼立刻宣布不再招收和尚,同时撤回慈恩寺、大兴善寺附近的招聘地点。

    可是韩艺还在继续招收佃农,这五千人不算多,可是基于均田制,大多数百姓还是有土地的,再加上韩艺只招收佃农,因此人数达到一个临界点之后,前来面试的人就稳定在一个非常小的数量上面。乡绅贵族在乎不是那几个佃农,而是韩艺在破坏了现有的规则,只要韩艺在招人,他们就寝食难安。

    可是令他们郁闷的事,种种施压都好像打在了空气上,一点回应都没有。那些朝中大臣也是摸不着头脑,这弹劾的奏章传上去,就石沉大海,李治提都不提这事,而且这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开朝会,一般就是宣召一些枢要大臣商议。

    而且随着日子的推移,皇室宗亲开始安静了下来,个个都是闭门不出。枢要大臣也都对这事不闻不问,因为如今的枢要大臣没有几个是出身贵族的,最贵的就是崔义玄,崔义玄又卧病在家,最有实力的李勣也是卧病在家,谁也不见。

    御史台那边一直都在调查,但就是没有结果。

    韩艺又是宰相级别的大臣,除了皇帝以外,没有人可以动他,只要皇帝摘掉韩艺的同中书门下三品,那么韩艺就是一条死鱼,可是有这个封号,韩艺就是三品实权宰相。

    这是从未有过的,如此多的大臣上奏,再加上那些勋贵之后,数百人联合上奏弹劾韩艺,皇帝竟然吭都不吭一声。

    真是雷声大,雨点小。

    这就很尴尬了!

    韩艺还是那么的逍遥自在,以前害怕的佃农,如今看啥事也没有,就更加放心的去凤飞楼面试了。

    又过去几日,这些勋贵们也累了,自个玩自个有什么意思,他们也不上奏了,就等皇帝露面,有本事你皇帝永远不露面。

    终于,今日要开朝会了!

    大臣们早早就来到太极宫宫门前,大家是议论纷纷,点名批评李治包庇韩艺,任由其胡来,这太不像话了。

    “许大学士,你瞧瞧韩艺干得都是一些什么事,还在扩招人马,分明就是图谋造反,你身为枢要大臣,怎么视而不见了。”

    一些人好不容易擒住许敬宗,纷纷怂恿许敬宗出面。

    许敬宗很享受这种被众人簇拥的感觉,笑呵呵道:“各位稍安勿躁,此事不归我管,陛下不是已经交给御史台了么?”

    一人哼道:“这御史大夫抱恙在家,某些人就将御史台弄得乌烟瘴气,还出身名门,真是丢尽贵族的脸。”说着,目光瞟了瞟不远处孤零零站着的韦思谦。

    许敬宗瞧了眼韦思谦,笑了笑,没有接这话。

    韦思谦站在这里,受尽白眼和嘲讽,但他无动于衷,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如今他连自己本家的劝告都不听,还听你们的,反正他也不是第一回干这事了。

    “杨侄儿,这事你可得负责啊!”

    但见一个老者朝着杨思讷训道。

    杨思讷毕恭毕敬道:“不知大伯此话从何说起?”

    此人名叫杨恭礼,反正就是杨家辈分最高的元老。

    “哼!要不是你将韩艺送到这长安来,又岂有今日之乱。”杨恭礼愤怒的训斥道。

    杨思讷委屈道:“大伯明鉴,我是将韩艺配到长安来,我也不知道他有今日,这事与我无关啊。”他心想,这事今日要还不解决,他也跟李勣一样,装病在家算了。

    正当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大臣们见得此人,立刻是咬牙切齿,双目喷火,恨不得将此人会扒皮拆骨,剁成肉酱,放入坛中,来年下酒喝。

    这人正是韩艺。

    啧啧!好恐怖呀!他们不会扑过来吧!韩艺看到众人杀人的目光,非常自觉的站在角落里面。

    忽闻边上一人道:“你站哪不好,偏偏站在我这。”

    韩艺转头一看,见是崔戢刃,当即哼道:“真是冤家路窄啊!”

    二人同时哼了一声,当即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总算是挨到上朝了!

    李治身着龙袍,头戴冕旒,精神奕奕的从门外走入进来。

    大臣们看到李治,差点没有流泪,你总算是露面了。

    李治屁股都还没有坐稳,就有不少王公大臣争先恐后的状告韩艺,招兵买马,蓄意谋反。

    以前他们还是上奏,这回是直接当着满朝文武说了出来,也不留余地,韩艺就是蓄意谋反。

    李治微微一惊,道:“竟有这等事?”

    此话一出,不少大臣都吐血了,我们都是上了上千道奏章,你竟然不知道?

    李治瞧了眼韩艺,见其老神在在,道:“韩艺可有来。”

    “微臣在。”

    韩艺站了出来。

    李治道:“你有话说。”

    韩艺淡淡说道:“微臣冤枉!”语气非常平淡,毫无诚意可言。

    李治却点点头,又道:“御史大夫可来了?”

    韦思谦急忙站出来道:“回禀陛下,崔大夫一直卧病在家,此案一直是微臣来调查。”

    李治道:“那你查的怎么样?”

    韦思谦道:“正在调查之中。”

    窦孝慈立刻站出来道:“陛下,臣要弹劾御史中丞徇私舞弊,懈怠渎职,包庇韩艺。”

    李治皱眉道:“御史中丞,莘国公所言,可否是真的?”

    韦思谦道:“回禀陛下,臣的确有包庇某些人,但并非是韩艺。”

    李治惊讶道:“那你包庇了何人?”

    “就是他莘国公!”

    韦思谦突然指着窦孝慈道。

    窦孝慈又惊又怒道:“你血口喷人!”

    李治沉声道:“御史中丞,虽然御史可以望风上奏,但是莘国公可是功勋之后,你若拿不出证据来,朕可也治你的罪。”

    韦思谦朝着窦孝慈道:“敢问莘国公,你在下坡乡以南的一倾良田是什么田?”

    窦孝慈脸色一变,道:“你---你少在这里混淆视听,我们如今说的韩艺的案子。”

    “这就是我从韩艺的案子中现的。”韦思谦道:“此事皆由佃农而起,那我们当然要调查那些佃农,却因此现了那片良田。”

    李治好奇道:“御史中丞,朕越听越糊涂了,那片良田究竟有什么问题?”

    韦思谦道:“回禀陛下,那片良田本是下坡乡一些乡民的口分田,可是因为当年征伐高句丽时,下坡村的不少乡民战死沙场,留下了那些寡妇老孺,根据我朝均田制,寡妇可授田三十亩,而我关中地区是狭乡,一般寡妇只能分得十亩地,其实按照我朝制度而言,她们的丈夫都是为国捐躯,理应给予一些厚待,就算不给,口分田也应该归还朝廷,可是臣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朝廷的口分田为何变成了莘国公的永业田了。”

    那些刚准备出来弹劾韩艺和韦思谦的大臣,赶紧将话吞了回去,差点没有咬着舌头,当即脱出一身冷汗来。

    窦孝慈已经是满面大汗,惶恐不安的望着李治。

    李治闻言,笑着点点头道:“这回大军凯旋归来,朕的将士们都立下不世之功,朕本想从关中地区多赐一些田地给他们的,却没有想到关中地区已经无田可赐,只能从其它地方封赏田地给朕的将士们,原来是这样啊!”

    “臣罪该万死,臣罪该万死。”

    窦孝慈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李治瞧了他一眼,笑道:“爱卿乃功勋之后,何罪之有,想当年你父亲,哦,也就是朕的姑父,跟随父皇南征北战,后又出将入相,为我大唐立下汗马功劳,理应得到朝廷的礼遇,别说一顷良田,就是一百倾也理所当然。想来爱卿定是因为朝廷对你父亲的封赏不够,配不上你父亲的功劳,甚觉委屈,故此才这做的,这情有可原啊。朕听了心中甚是惭愧,我大唐功勋之后竟沦落到如此地步,去跟寡妇抢田地,这地就当朕补偿给你们窦家的,你拿着朕亲批的诏令代朕跟你父亲说一声抱歉,以慰你父亲在天之灵。”

    这话说得,窦孝慈那脸红的早上的太阳一样,都能照亮朝堂,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哪怕是杨思讷、高履行这等功勋之后,都觉得脸上烫,心想,自己要是窦孝慈,撞死算了,免得丢列祖列宗的脸。

    李义府暗自庆幸,自己没有上一道奏章去弹劾韩艺。

    而韩艺则是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这真是文化人,骂人不但不带脏话,而且全都是夸赞的之言,但听着却要人命。这激励了韩艺奋图强之斗志,一定要让自己的儿子做功勋之后。

    “拿笔来!”

    李治手往旁边一伸,张德胜手忙脚乱的将笔给递了过去。李治接过笔来,道:“韦中丞,将那块良田的具体位置,具体亩数告诉朕。”

    韦思谦立刻将详细数据报了上去。

    李治当场就写了两道诏令,先将一道交给韦思谦,道:“这一倾良田是朕还是晋王时,父皇赐给朕的,你拿去给下坡乡的乡民吧!”

    韦思谦接过诏令来道:“微臣遵命!”

    李治又将另一道诏令递给张德胜,道:“交给莘国公。”

    张德胜拿着诏令,都替窦孝慈感到羞愧,好生尴尬的送到窦孝慈面前。

    窦孝慈跪在地上,头都抬不起来了。

    李治道:“怎么?爱卿还是不满?”

    “臣没有不满,臣---!”

    “那就谢恩吧!”

    “臣叩谢陛下。”

    窦孝慈头也不抬,接过诏令来。

    李治目光一扫,道:“各位爱卿还有何事要当庭面奏吗?”

    刷刷刷!

    不少人都将头低了下去,他们都是功勋之后啊!

    李治道:“既然各位爱卿都没有话说了,那朕就来说上两句吧!”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九十八章 僧可忍佛不可忍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章 伴君如伴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