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零五章 狼来了

第一千零五章 狼来了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647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借种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我的绝色女友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乱世仙妖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要说韩艺想要完全垄断技术,其实他也没有这想法,因为这是很难做到的,尤其他现在需要展,在长安的作坊他可以将保密工夫做得非常完善,可是今后在江南开作坊,那他就鞭长莫及了,比如说蒸馏酒的方法,他不可能做到完全不泄露,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人知晓,他只能保证酒的秘方不被泄露出去,大家都是蒸馏酒,你也不一定比得过我。【wwW.aiyoushenG.Com】

    但是像那些贵族就是非常的谨慎小心,宁可不展,也不愿将秘方泄露出去,贵族秘方都是内部用,不对外出售的,因此一旦天下大乱,很多秘方就会消失。

    当王玄道、郑善行来到酒坊里面的时候,才深刻感受到韩艺拥有的财富,是多么的令人震惊。

    说是一个酒作坊,其实就是一个大型工厂,共有五间大厂房,一百个大锅炉,每个作坊之间都有人工通道和专用通道,边上还有食堂,当然,都是流水线工作环境,一套流程分成n多个步骤,这也是韩艺保密的关键所在,关键流程都是韩艺的亲信掌控的。

    看到这一切,郑善行就在想,一旦这个作坊开始运作起来,那些小酒坊都得要倒闭,这就跟他的自由之美一样,垄断酒行业,包括洛阳,甚至于全国。

    就现在那小酒坊,成本高,产量少,一个师父带两徒弟,就成一个作坊了,真是吃力不讨好,这就是蚂蚁与大象之争啊!

    由此可见,韩艺不是真的穷,只是这家伙太舍得花钱了,其实长安很多家族都比韩艺有钱多了,但是没有人敢像韩艺这么做,这就是商人,看准目标,做最充分的准备,然后就大胆他投资,如果畏手畏脚是不可能赚大钱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商人一旦失败就跳楼,因为这钱都是借来的,根本不可能还的上。

    “韩小哥,如今你将勋贵都给得罪了,到时他们恐怕不会买你的酒。”转悠一圈下来,王玄道突然说道。

    韩艺笑道:“买卖的供需关系原本是平等的,可当你成为了唯一,这个问题就不会存在了。”

    郑善行笑道:“这也是为什么你在得罪了这么多人,可你的北巷却越来越好。”

    那些勋贵们也不是没有抵制过北巷,但是纸墨、大唐日报、美酒佳肴,自由之美,都是唯一的,过不了多久,你还得来买,何必让自己尴尬了。

    低调!低调!韩艺呵呵一笑,道:“走!去城南的昭仪学院看看吧。”

    他原本想去香水坊那边看看的,但是看到酒坊这么忙碌,他就不想去打扰了。又因为目前为止,就只有城南的昭仪学院在上课,其余的学院都还没有开门,但是马上就要开门了,因此他得去看看城南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完善的,也好借鉴一下,让新学院还未开门就更上一层楼,不要重头开始。

    三人出得酒坊,叫上熊弟和小野,几人乘坐马车往城南行去。

    行得一个多时辰,来到学院,就听到里面有人喊道:“狼来了!狼来了!”

    王玄道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

    熊弟嘻嘻道:“玄道哥哥,这是故事来的,不是真的狼来了。”

    又听得里面响起一阵朗读声,“狼来了!狼来了!”

    王玄道面色一僵,淡淡道:“这我知道。”

    韩艺却是听得皱眉不语。

    郑善行疑惑道:“韩小哥,莫不是有何不妥?”

    韩艺苦笑道:“如果我是交钱来这上学的,我非得找学院退钱不可。”

    他一边说,一边轻手轻脚的来到门前,往里面看去,果然如郑善行所言,整个教室就挤满了人,原本是两人一本教科书,如今变成三人,甚至四人一本,只见一个青年老师坐在讲台上,眯着眼,一手撑着头,一手拿着一本书,有气无力的读道。但是那些小孩都睁大眼读得异常认真。

    韩艺看不下去了,这简直就是在糟蹋他的课本,径直走了进去,郑善行、王玄道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而那些小孩见韩艺突然闯入,顿时吓到了,没有人朗读了。

    但是那老师还在那里无病呻吟。

    韩艺拍了拍他肩膀,他抬头一看,见是韩艺,倏然站起,“特---特---!”

    “别特了!去门外待着。”

    韩艺往门口指了指。

    那老师见韩艺面色不悦,吓得惶恐不已,点点头,便往门口走去,又见王玄道和郑善行站在门外,更是尴尬不已。

    韩艺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面向一群五六岁大的小孩,笑道:“大家好,我叫韩艺,你们的老师昨晚多去了几回茅房,没有睡好,这堂课就由我来替他。”

    那些小孩似乎被吓到了,教室里面是鸦雀无声。

    韩艺才不管了,因为他知道一刻钟之后,这些小孩会喜欢他的,道:“方才我在外面听你们朗读,你们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

    小孩们纷纷摇头!

    “从跟蜜蜂一样,嗡嗡嗡----!”

    “格格!”

    因为韩艺学得非常响,年纪较小的小孩当即开心的笑了出来。

    韩艺呵呵道:“你们的笑声比你们的读书声可要好听多了。”

    更多的小孩都笑起来了。

    韩艺道:“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大家又都摇头。

    “就是因为你们笑声是富有感情的,而你们的读书声并没有任何感情,这是不对的。”

    韩艺道:“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有很多的人将朗读定义为有声的画。”

    “有声的画?”一个小孩好奇道。

    “不错!就是当别人听到你在朗读的时候,脑袋里面会不由自主出现你读的内容的画面。”韩艺笑道:“好比说,当你们看到狼来了的时候,你们会怎么样?”

    “害怕!”

    “对!就是害怕!”韩艺道:“那么当你在高喊狼来了的时候,你们应该是慌张,是害怕的,就好比这样,‘狼来了!狼来了!’。”

    他作为老千,这情绪说来就来。

    那些小孩听得很是有趣,两眼放光。

    韩艺道:“那么书里面的第一句‘狼来了’,我们应该用什么感情去读呢?”

    “害怕!”

    “慌张!”

    小孩们立刻被韩艺给带动了,立刻回答道。

    韩艺笑道:“再想想看!”

    一个小孩突然啊了一声,“第一回是小孩骗人的,所以他不会感到害怕。”

    “说得好,狼没有来,他没有害怕,那么书中的小孩当时心里在想什么了。”

    一干小孩开始挠头了!

    忽闻门外有人道:“他在想那些大人们会不会上当!”

    韩艺闻声,转头看去,不禁一惊,只见李治竟站在外面,而且旁边还有武媚娘,李治忙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继续上课。

    一个小孩就朝着韩艺问道:“老师,外面那位大哥哥说的对么?”他们不认识李治,只认识武媚娘,但是武媚娘站在边上的,他们看不到。

    我可不敢说的不对!韩艺笑道:“非常正确,如果用感彩来形容的话,就是期待,甚至还有一点点窃喜,因此我们在朗读,一定将这种感情投入进去。明白了吗?”

    小孩们纷纷点点头。

    “那好!你们跟着我来朗读一遍。”

    韩艺虽然不是朗诵大师级别的,但是他对于感情的揣摩比那些大师还要厉害,带着这些小孩将这篇文章朗读了三遍,每读一遍,还跟他们讲解每个人物当时的情绪、心理。

    原本枯燥的读书,突然变得非常有趣。

    那些小孩一下子就入迷了,开始与韩艺展开了密切的互动,完全忽略到门外的人。

    在朗读完了之后,韩艺又问道:“你们学过这篇课文吗?”

    “昨天老师已经教过了。”

    “那你们从中学到了什么。”

    “不要说谎!”

    “说谎是不对的。”

    “做人要诚实!”

    .

    韩艺笑道:“你说得都很对,但是还不够完整。”

    “可是老师是这么教我们的。”

    “也许老师理解得也不够透彻。”

    门外的老师听得都快哭了,这皇帝来了,你能给我几分面子么,这么简单的一篇课文,还要怎么理解。

    李治、武媚娘、郑善行、王玄道都面露困惑之色,他们认为也就这个意思。

    韩艺道:“不要说谎,做人要诚实,这都是对的。但是这篇课文结尾是什么,是这个小男孩被狼给吃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的失去了,如果当时那些农夫及时赶去了,那么那小孩还会被吃吗?”

    小孩们都摇摇头。

    “那他们为什么不去呢?”

    “因为那小孩骗了他们两次,他们以为又是骗他的。”

    “你说的很对!”韩艺道:“我们就应该想想,如果那些农夫们及时赶去了,最差的后果,也就是再被骗一次,但是如果他们没有去的话,那么最差的后果就是这个小孩被狼给吃了。你们认为那些农门应不应该去呢?”

    李治听得稍稍点头,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

    而那些小孩思考了一会儿,有些小孩点了点头。

    “农夫们还是应该去的。”

    “嗯!他们要是去了,那小孩就不会被吃了。”

    “你们说的很对!”

    韩艺道:“孩子们,生命是最宝贵的,你们不要像那个小孩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去骗别人。”说到这句话时,他莫名的感到心虚,让他来教这一片课文,真的是一种讽刺,又继续说道:“当然,用别人的生命就更加不对了,这是对生命的亵渎。同时,我们在面对是生命的时候,不管是任何人,都要慎重对待,如果那些农夫们前两次教会了小孩这个道理,或许就不会有这第三次了,又或者他们当时赶去了,再不济也就是多走了几步路,耽误了少许农活,但却能够挽救一条生命,这就是舍弃个人小利,取生命大义。

    在尊重生命这方面,我们大唐做的非常好,我们的君主,我们律法都非常尊重生命,我们大唐全国一年的死刑共二十九例,在这么大一个国家中,这是一个非常值得骄傲的数字,这个你们长大以后就会明白的,这个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那些小孩睁着眼,听得非常投入,也许他们还不能理解,但是韩艺的话让他们感到非常自豪,兴奋的拍其小手掌来。

    王玄道、郑善行听得只觉无比的汗颜,这么简单的一篇课文,最后竟然扯到国家层面上去了,而且说得这么好,这就是本事啊!

    韩艺没有因为李治、武媚娘的到来,而早一点结束这一堂课,他还是坚持到了下课,其实也不能说是坚持,大家听得都是津津有味。

    这刚一下课,忽听得一声惊呼,“皇后来了!”

    就见一群小孩涌出课堂,排成排,非常乖巧的向武媚娘行礼。

    这倒是让韩艺有些惊讶,难道武媚娘经常来这里。

    但很快就明白了,原来他们都是冲着吃去的,因为武媚娘每一回来都带一些美味的糕点,所以武媚娘一来,他们都开心的要命。

    武媚娘虽没有经常来,但是偶尔还是会来这里看看的,因为她从中尝到了甜头,这个昭仪学院的确给她带来极好的名声,竖立了母仪天下的光辉形象,这对于她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她是靠非正规手段当上皇后的,因此她也需要做一些其他皇后不会做的事情。犹如一位慈母一般,抹了抹两个小女孩的脑袋,又招呼着这些小孩去吃糕点。

    而李治他们则是去到教室里面坐下,李治不会在这里跟武媚娘抢风头的。韩艺正准备向李治行礼,却被李治阻止了道:“这些就免了吧。”

    韩艺点点头,又好奇道:“陛下,皇后,你们怎么来了?”

    李治笑道:“朕昨日陪皇后去曲江池那边游玩,今日准备回宫,顺道过来这边看看。”

    曲江池有一块地方那是皇家园林来的。

    说着,李治又好奇的望着韩艺、王玄道、郑善行道:“你们三人怎么在这里?”

    郑善行如实道:“回陛下的话,我和玄道方才巧遇特派使,于是跟他过来瞧瞧。”

    李治点点头,又向韩艺道:“那你怎么教起课来了?”

    “都是因为他!”

    韩艺瞧了眼那惶恐不已的老师。

    刚刚从门外走进来的武媚娘,问道:“他怎么呢?”。

    “回皇后的话,这家伙太气人了!”言罢,韩艺朝着那人道:“我记得你叫邱林。”

    那老师都已经吓傻过去了,呆愣不语,还是好心的郑善行用胳膊轻轻捅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道:“是是是,小人姓邱名林,特派使真是好记性。”

    “你这么敷衍的夸奖我都比你教书要认真的多!”韩艺讽刺一句,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一种欺骗的行为,我们花钱请你来这里教书,那你就必须要给我努力教书,而你却在这里敷衍了事,你如果觉得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你可以跟我说,我不会勉强你的。”

    武媚娘闻言,神色不悦,她对这些老师可是非常厚待,你竟然在这里敷衍了事。

    “不---不是的,小人只是---只是---!”邱林慌张不已,结结巴巴,皇帝和皇后都坐在这里,他胆子都快吓破了。

    韩艺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看不上我的课本,你觉得应该教论语对不对?”

    “对----不---不对!小人---没---没这么想。”邱林支支吾吾,他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他觉得读圣人书是一种骄傲,读这种小故事,那是胡扯,他对此很是不屑。

    李治、郑善行等人恍然大悟,他们心里其实也很理解这种思想。

    “你这么想的,也没有关系,你可以直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

    韩艺话锋一转,道:“但是我要说的是,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你现在拿着我的钱,却没有尽力去做,这就是你的不对。如果有朝一日,你入朝为官了,陛下不给你当宰相,没有如你的愿,那你岂不是跟现在一样,天天敷衍了事。”

    武媚娘淡淡道:“既然你不想干,那就不要留在这里吧。”

    邱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皇后恕罪,皇后恕罪,求皇后再给小人一次机会吧。”

    他来自巴蜀之地,来长安赶考,可是家境贫穷,长安消费又高,他是连饭都吃不上了,郑善行看他可怜,才安排他来这昭仪学院教书的。

    郑善行动容道:“还请皇后再给他一次机会。”

    武媚娘对郑善行的印象倒是不错,毕竟郑善行常常过来照顾这昭仪学院,向韩艺道:“韩艺,你说怎么办吧?”

    韩艺道:“皇后,这事其实也怪我,是我太看得起他们了,以为他们会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因此给予他们太多的自由。我建议再给他一次机会,我也会完善学院的制度,让他们决不能再像现在这般敷衍了事了。”如果韩艺要赶他走,那他就不会说那么多了。

    武媚娘点点头,道:“你先下去吧!”

    “小人告退,小人告退!”

    邱林只觉死里逃生一般,几乎是踉跄的跑了出去。

    武媚娘摇摇头,忽见李治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小声道:“陛下,你在想什么?”

    李治一怔,突然向韩艺道:“你打算如何杜绝这种情况?”

    韩艺愣了下,道:“回陛下的话,这太简单不过了,采取考核,评选,优胜劣汰的方法,总而言之,他拿着我---基金会的钱,就必须努力做好分内的事,此乃天经地义的,否则的话,我就将他赶走,这老师待遇这么好,我就不怕没有人来干。等到新学院开始之后,我会跟他们开个会,到时他们就不会这么轻松了,基金会的钱可没有一文钱是多余的。”

    李治听罢,感慨道:“要是治吏也能这般简单那便好了!”

    此话一出,韩艺、郑善行、王玄道,甚至于武媚娘皆是脸色一变。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零四章 大公无私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章 启蒙学神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