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良师益友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良师益友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099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能小农民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绝杀飘雪 吴限宇宙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儒道至圣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其实不管是废王立武,还是废忠立弘,最大的获利者,都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李治。

    从这一刻开始,朝野内外得以稳固,并且皇权基本上也到达了顶峰,基本上就是李治一个人说了算,目前而言很难再有人或者那个集团能够限制住他了,可不跟以前一样的,什么事都得先征求长孙无忌他们的同意。

    这一散朝,李义府、许敬宗、杜正伦立刻被群臣簇拥着,一些谄媚之徒,争相巴结。

    三人也是享受其中。

    卢承庆、许圉师、任雅相倒是非常低调,彬彬有礼应付了几声,便默默的出了大殿。

    韩艺走在他们后面,暗笑,这下可有趣了!

    忽觉,肩膀被人拍了下,他回头一看,正是李勣那张老脸。

    “你小子犯得着羡慕他们吗?”李勣呵呵笑道,向李勣道喜的人倒是少,因为也只有那么几个人够资格。

    韩艺笑道:“司空说笑了,我哪有资格去羡慕别人,毕竟一直都在被人羡慕着了。不过我倒是挺司空感到落寞。”

    李勣疑惑道:“此话怎讲?”

    韩艺道:“司空你为人谨慎,又不爱交朋结友,可又是当朝第一人,可以说是没有什么盼头了。”

    李勣先是愣了下,随即笑道:“你小子别想着来套老夫的话,等你活到老夫这把年纪了,你就能够明白了。”

    韩艺道:“不满司空,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活久一点。”

    李勣呵呵道:“那你就别爬的那么快,这爬得越高,摔的越惨。”

    韩艺拱手道:“多谢司空的忠告。”

    李勣只是笑了一声,道:“哦,那游乐场已经建的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去看看。”

    韩艺道:“司空似乎对这游乐场有了兴趣。”

    李勣叹道:“实话跟你说吧,老夫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这朝堂怕是不适合老夫了,你那游乐场倒是破对老夫的胃口。”

    信你就有鬼了,你每回站出来,都是起决定性作用的。韩艺嘴上是笑着,但心里却是非常鄙视李勣。

    “司空,韩侍郎!”

    忽听得一个正常男人不出的声音。

    李勣转头一看,道:“是张少监啊!”

    张德胜先是恭恭敬敬的向李勣行得一礼,笑道:“咱家是奉陛下之命,请韩侍郎去一趟两仪殿。”

    李勣微微皱眉,但立刻就舒展开来。

    不愧是李老狐狸,反应真是快,不过长孙无忌老狐狸是更胜一筹啊!韩艺向李勣拱拱手,然后便随着张德胜离开了。

    来到两仪殿,只见里面已经站着三个四五十岁的老者,但个个都是丰神俊朗,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大帅哥来的,韩艺认识其中两个人,一个就是李淳风,还有一个是上官仪,那上官云便是他的小儿子,至于还有一人不认识,此人乃是弘馆学士郭瑜。

    除此之外,李治身边还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娃,肥嘟嘟的,甚是可爱,不用说也知道是太子李弘。

    “微臣韩艺参见陛下,参见太子。”

    “免礼!”

    李治笑道:“朕今日找四位爱卿前来,主要是想将,”说到这里,他手引向一旁的李弘,“太子拜托给四位爱卿。”

    上官仪和郭瑜微微惊讶的看了眼韩艺,这么年轻的太子师,真是还从未见过呀,唯独李淳风觉得非常合理。

    李治看在眼里,但却视若不见,继续道:“李太史精通道家学论,朕希望李爱卿能够授以道经给太子,郭学士深晓儒家学论,朕希望郭爱卿能够授以儒经给太子,上官大学士常为朕起草诏书,书法绮错婉媚,深得朕喜欢,因此朕想拜托上官大学士教太子练习书法。至于韩艺么,开创了贤者六学,当今世上也就你一个人会,因此朕希望你能够将贤者六学传授给太子。”

    郭瑜道:“回禀陛下,儒家学论与道家学论有相同之处,亦有相矛盾之处,若是太子两者同时学习,只怕会出现矛盾,因此微臣建议陛下要么先学儒经,要么先学道经,待太子年纪稍长,再学另一家学论。”

    自古以来,道、儒总是对立的。

    李淳风倒是没有做声,他是道家中人,但同时又兼百家思想。

    李治笑道:“我大唐历来不尊任何学派,而儒、道皆是治世之学,身为储君,理应二者皆通,若分先后,只怕会先入为主,因此朕才让你们同时传授道经和儒经给太子,至于两家学派的矛盾之处,朕以为凭借两位爱卿的智慧,一定能够想到一个好办法,来化解这一点,让太子能够兼两家思想。”

    这跟汉朝有所不同,汉朝要么是尊道家思想,要么是儒家思想,唐朝就比较开放,什么都学。

    李淳风、郭瑜拱手道:“微臣遵命。”

    李治向太子道:“弘儿,还不快去拜见四位老师。”

    话音刚落,一个太监走入进来,道:“启禀陛下,门下侍中、中书令求见陛下。”

    李治皱了下眉头,目光突然瞟向韩艺,随即道:“请他们进来吧。”

    过的片刻,许敬宗、李义府便走入进来,二人一入殿,同时看了眼韩艺,随即又朝李治行礼道:“臣参见陛下。”

    “免礼!”

    李治笑道:“二位爱卿求见朕是为何事?”

    许敬宗道:“回禀陛下,老臣是因为国史的一些内容想与陛下商量一下,因此邀中书令与臣一块来求见陛下。”

    李治点点头道:“这个等会再谈,现在太子正要行拜师之礼。”

    许敬宗猛地就看向韩艺,震惊道:“陛下不会是希望太子拜韩侍郎为师吧。”

    你这演技,真是烂到家了,你来这里不就是阻止这事的吗!韩艺暗笑不语。

    李治心里也明白,本来就是为了避开他们的,故此才没有在朝堂上直接点明,没有想到他们还是追了过来,只能道:“朕希望韩艺能够传授贤者六学给太子。”

    许敬宗忙道:“陛下,此举万万不可啊!”

    李治道:“有何不可?”

    许敬宗道:“且不说那贤者六学尚未得到大家的认可,究竟是好是坏,还有待考证,光韩侍郎的出身,老臣就是万不赞同。韩侍郎虽有才华,但年纪尚轻,学问只怕还不够,另外,韩侍郎出身市井,陛下不也常说他市井之习难改么,如今太子年幼,要沾染了市井恶习,那如何是好?”

    韩艺不爽道:“许侍中,你说我年纪尚轻也就罢了,贤者六学就已经入科举了,还没有得到认可?这话要是传出去,只怕考生会觉得陛下根本不重视科考,还请许侍中慎言。至于我出身市井,这不假,但至少我没有市井到卖女儿,以及将自己的儿子告到朝堂上去,但是这一点我是支持你,因为你是受害者吗。”

    卖女儿和自己儿子跟自己宠妾那是许敬宗人生中的两大污点,韩艺当初见长孙无忌用过一回,就一直揪着不放。

    李弘年纪小,皱着小眉头看了许敬宗一眼。

    “你胡说八道!”

    许敬宗怒瞪韩艺,又朝着李治道:“陛下,你看看,这等伶牙俐齿之徒,岂能成为太子之师。”

    李义府也忙道:“陛下,自古以来就没有这么年轻的太子之师,而太子关乎着我大唐的未来,还请陛下慎重啊!”

    “你们以为朕没有慎重考虑过吗?”李治微微皱眉道。

    “臣不敢!”

    “朕读过贤者六学的书籍,与其他学派不一样的是,贤者六学比较务实,里面的知识皆可用于治国,韩艺虽然年轻,但世上也只有他精通贤者六学,朕希望太子能够兼百家之长,难道这也有错?”李治用眼神威慑着二人。

    但是事关韩艺,许敬宗是绝不退让,因为韩艺太年轻了,如果他成为太子之师,他是完全可以挨到太子即位,这太恐怖了,必须阻止,道:“可是陛下,太子如今还年幼,树立良好的品行才是最重要的,若德行不佳,多学无用,如果陛下觉得贤者六学可以帮助太子,臣也不反对,但是臣认为不应急于一时,目前而言,应该学一些德才兼备的大学士,作为太子的老师,等到将来太子长大之后,再学习贤者六学。”

    李治很是不悦的看了眼许敬宗,但不得不说,他说的也确实有道理。

    韩艺突然道:“陛下,虽然微臣不认同许大学士之言,而且许大学士明显夹带私心,但是,纵使许大学士没有来,微臣也会婉拒陛下的美意,因为微臣自问还不足以为人师。”

    许敬宗嘴巴歪了一下,好似说,我要不来,你早就欣然接受了。

    李治瞧了眼韩艺,显得有些犹豫不决,这贤者六学只是一个由头,他希望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人在旁保护太子。

    哪知韩艺话锋一转,道:“但是古语有云,贤师良友在其侧,诗书礼乐陈于前,弃而为不善者,鲜矣。从微臣的心理学来说,每个人周边都应该要有一个完整的社会群体,而在这个群体中,就有父母、亲人、兄弟姐妹、老师、朋友,以及陌生人,每个人的成长都与这几者息息相关,若缺其一,对于一个人影响会是非常大的。好比说有些问题,这父母说了,孩子不听,但是老师说了,他就会听,老师说了,不听,也许朋友说了就会听。”

    李治稍稍点头,道:“你说也不无道理,但与这事有何关系?”

    韩艺道:“微臣虽然不足以为人师,但是做太子的益友,还是可以胜任的。”

    “益友?”李治惊讶的望着韩艺。

    李淳风他们也都惊呆了,这辈分降得可是真快啊!

    唯独李弘眼中一亮,两眼放光的望着韩艺。

    韩艺当然注意到这小家伙的眼神了,点头道:“不错!微臣的心理学其实是针对每个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因为每个人在成长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微臣相信太子也不例外,如果将烦恼积压在心中,这会造成一种心理疾病,微臣认为太子需要一个人在旁边开导他,让他时刻保持着积极乐观向上的健康心态,这对于太子的成长将会有莫大的帮助,学问的话,微臣的确教不了多少,但是微臣可以运用心理学帮助太子排解在生活中、学习中遇到的一些困难。”

    许敬宗哼道:“什么心理学,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韩艺笑道:“中书令,你出身名门,再加上满腹经纶,心气高傲,这本是很正常的,因为每个人的性格和生活环境是息息相关的。可是你的高傲却有些过了,这就是因为你以前做过一些难以启齿之事,但是你又害怕人提起,故此你要不断的抬高自己,贬低他人,从而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伤痕,但是人生在世,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如果你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过去,那么你的心胸自然就会宽广,你得到的只会更多,其实你的那些事,你瞒也瞒不住,大家都知道,只是在背后说而已。好比说我,如果我是你这种心态,我也会不断抬高自己,让大家忘记我是一个田舍儿出身,但是这样会增加我的心理负担,因此我很坦然得面对我田舍儿的身份。至于中书令么---!”

    李义府立刻道:“我一直都觉得韩侍郎的心理学却是有可取之处,当初我在迷茫之时,也受过韩侍郎的良言忠告,令我受益匪浅。”

    这真是太恐怖了,李义府知道韩艺指的就是当初许敬宗为求保命,不顾自己的父亲和兄长,向杀父杀兄仇人卑躬屈膝一事。

    他才不想韩艺将他的丑事都给抖了出来,而且他也看出来李治安排韩艺当太子老师,可能是另有打算,不是那么简单的,因此他觉得只要阻止韩艺出任太子之师就已经算是达到目的了,因为古代老师的辈分是非常高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弑师可是天理不容的,那朋友的话,就无所谓,他觉得是够了,他刚刚才当上中书令,犯得着为这点小事,闹得互揭老底,老脸丢尽么,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

    许敬宗听得韩艺在那里含沙射影,偏偏还说的是一本正经,当即怒不可遏,但是他也知道韩艺要说什么,因此不敢与韩艺争论,韩艺脸皮厚,你揭他的底,他又无所谓,只能向李治道:“陛下,你可得为老臣做主啊!”

    李治都快笑出来了,摆摆手道:“行了!行了!干脆这样吧,由太子自己决定。”说着又向李弘道:“弘儿,你是否想结交这一位良师益友!”

    李弘一个劲的点着脑袋,因为他什么都不缺,就缺朋友,相比起老师,明显朋友更加吸引人,聪明伶俐的他立刻就向韩艺拱手道:“我叫李弘,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这小娃还挺聪明的!韩艺拱手回礼道:“在下韩艺。”

    许敬宗一看太子都表态,那他也只能作罢。

    ps:最近看了下书评,现有很多人提醒我欠了两更,这我没有忘记,我还年轻,记忆力还是阔以的,但是这一段时期总是多多少少有点事,现在连一章存稿都没有,反正有了就会更吧,拢共也就两更而已,一定不会落下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权力架构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战略性撤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