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42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炮灰攻略 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这真是尴尬啊!

    韦方万万没有想到,这头一回出动,就遇上了自己的大哥。【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你还抓着我作甚,快些放了我,你难道要抓大哥么。”韦季本是吓得惊慌失措,可一见是自己弟弟,太开心了,真是天助我也。

    我怎么能抓自己的亲大哥!韦方立刻就松开了,道:“大哥,你快走吧!”

    “二弟,你也要小心一点!”韦季大喜不已,对着狗洞就钻。

    韦方看到这一幕,不禁心里猛地一震,自己的大哥乃是韦家嫡长子,平时也算是风流倜傥,才子风范,如今却往狗洞里面钻,这是为什么呢?答案只有一个,赌博!念及至此,韦方突然伸手又将他大哥给抓了回来,道:“大哥,我不能放你走。”

    韦季听到这话,差点咆哮起来,但这一咆哮就将所有人给引来了,低声道:“你是疯了吗,我可是你亲大哥呀。”

    韦方道:“正是因为你是我的亲大哥,我才不能放走你,如果我这一回放走你了,你下一回还会再来的,大哥,你就跟我去一趟民安局吧,我们今日清查所有的赌坊,这人数肯定不少,我想总警司他们不会怎么惩罚你们的。”

    “你真的要抓我?”

    “嗯。”

    “韦方,老子要跟你断绝兄弟关系,你再也不是我弟弟!”韦季气得当即咆哮起来。

    “怎么回事?”

    杨蒙浩突然跑了过来,可一见是韦方兄弟二人,当即明白过来,一时也觉得有些尴尬!

    韦方微微一瞥杨蒙浩,道:“大哥,请。”

    韦季咬牙切齿的瞧了眼韦方,一甩袖袍往前屋走去,忽然发现一人站在街边望着他们,不是韩艺是谁。

    韦方瞧了眼韩艺,羞愧的底下头来。

    韩艺笑着点点头。

    忽然,屋内传来争执之声,“元烈虎,老子你跟你族伯元莽一块打高昌的时候,你可还在吃奶了,老子今日就坐在这里,你敢动我试试看。”

    什么情况?韩艺急忙走到门前,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凳子上,满面通红,怒瞪着一旁的元烈虎,一旁还围着一群贵族公子。

    元烈虎嘿嘿道:“达奚伯伯,侄儿好不容易才当上这警长,今日奉命来此扫除赌坊,这么多人看着的,你就别让侄儿为难了,跟侄儿走一趟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老子今日就还为难你了。”

    那中年男子怒哼道。

    元烈虎突然双手搓了搓脸,突然一手抓起那中年男子,就是往墙上一甩,这中年男子也有一米七,但是元烈虎两米多高,而且元烈虎力量和速度也是相当变态,毕竟他有一个变态的老爹。那中年男子何曾料到元烈虎还真敢动手,也未有准备,整个人飞了出去,后背重重的撞在墙上,差点没有昏厥过去。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指着元烈虎,咳嗽咳的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绑起来!”

    元烈虎淡淡道。

    “喏!”

    老大这么威武,那还说什么,两名皇家警察立刻上前将那中年男子给绑起来。

    那中年男子看着是很壮,但是被撞得七荤八素,哪里反抗的了,也只能嘴里大骂元烈虎。

    其余贵族公子一看这情况,这才想起元烈虎是长安七子之一,从小到大跟着萧无衣坏事做绝,各种吊打,各种泼粪,不是一个好人,得,你也别丢我,我跟你们走就是了,我就赌点钱,图个乐,别连命都没有了。

    基本上各个赌坊都有反抗者,可问题是,这也不是一般的巡卒,皇家警察一半可都是贵族,你们是贵族,我们也是贵族,我们手中还有刀,谁若敢反抗,直接一脚踹到。

    这动静是不可能的小的,坊里的百姓先是掩门观看,看着看着就走了出来。

    只见皇家警察绳索将一个个赌徒、赌坊人员双手绑于背后,是一个连着一个,都不用教,这些人的动作与后世的那些犯人是惊人的相似,见到有围观者,纷纷捂住自己的脸。大家看了半天,才知道是皇家警察要来扫除赌坊,个个都是开心不已,这赌坊放这里,对于坊内百姓造成很大的影响,一方面是吵闹,还有就是不安全,尤其妇女开心,因为她们的丈夫也经常去赌。

    程处亮就待在东市附近坐镇,东边贵族多,看着孩子们都很顺利的回来了,心里也着实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一对人马手持火把往这边跑来。

    “前方是何人?”

    其中一人询问道。

    程处亮道:“我乃民安局总警司程处亮,你们是何人?”

    “原来是程总警司,卑职左卫中候王明。”

    中候就是从九品,小官一个。

    程处亮当然认识他,道:“你不看着皇城,跑这来干什么?”

    “这---!”王明尴尬道:“卑职看见城内有不少火把,于是过来一探究竟。”

    韩艺皱眉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皇家警察接管了城内的治安么?”

    这一句话堵的王明更是尴尬不已。

    毕竟是老部下,程处亮道:“行了,我们皇家警察在此查案,你们回去吧。”

    “是!”

    王明急忙领着禁军溜了。

    不到三更,十五家赌坊全部扫除,二百余人被抓入了民安局,民安局里面是灯火通明。

    问供房终于派上用场了,这也给了皇家警察熟悉业务提供了帮助,其实问供的流程都已经制定好了,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学过,反正照着问就是了。那贵族子弟一看,就问问而已,不打人,不用刑,这比较好,其实说到底也就是赌博,人赃并获,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如实说就是了。

    总警司办公室内。

    程处亮看着韩艺,道:“这回好了,你等着吧,明日一早就会有很多人上咱们民安局要人,到时你给我顶着,反正这计划是你提出来的。”

    韩艺笑道:“我倒是不反对,反正我也没少得罪人,可问题是,你才是总警司,要是我出这头的,人家非得以为民安局是我做主。”

    “那怎么办?”程处亮道:“其中很多人的爷爷都是我爹的部下,他们也在我手下当过兵,我怎么好说话。”

    李思文道:“也有很多是我爹的部下。”

    韦待价道:“我族侄都在里面了。”

    长孙延倒是没有做声,我一个不说话的人,你不可能让我去说啊!

    韩艺道:“我们现在应该团结,而不是相互推卸,事已至此,不管谁出面,其余人能够逃得了么?”

    程处亮道:“那你说咋办?”

    “当然是往别人身上推啊!”韩艺笑呵呵道。

    “往谁身上推?”程处亮惊讶道。

    韩艺笑道:“如今才三更天,我已经让人先向那些贵族子弟问供,不到五更天就应该可以结束了,我们就立刻让人送去大理寺,你们不要忘记了,我们只是有刑侦、维护治安的权力,审判权在大理寺,复审在刑部,我们将口供、证据收罗好,全都给大理寺送去,明日一早他们找上门来,总警司你就让他们找大理寺去,判死判活,那都是大理寺的事,大理寺要判无罪的话,我们就放人啊。”

    程处亮搓着下巴,点头道:“这主意好!”忽然又问道:“那这钱也送去吗?”

    韩艺道:“钱当然不送啊,钱送了还回得来,报个准数上去就是了,然后没收充入国库!到时我再拨给民安局就是了,民安局如今也缺钱啊。”

    程处亮指着韩艺嘿嘿笑道:“还算你有点良心。”

    果然不到五更天,达官显贵的口供就问完了,程处亮立刻让人送去大理寺。

    拂晓之际,钟楼的钟声响了起来。

    与以往不一样的是,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来到街边或者坊门前聊天,聊的当然是昨晚上的行动。

    不少人都竖起大拇指,赞扬皇家警察,这事做得真是太棒了!但凡不赌博的百姓,都很讨厌赌博,因为赌博确实会滋生出很多问题来,只是朝廷不管,百姓也只能受着,不到生死之际,百姓一般不会跟官员打交道,可这皇家警察一上任,就为长安除一大害,可见皇家警察不是吹出来的,那真是来为百姓服务的。

    皇家警察顿时声名鹊起。

    辰时时分,口供基本上也问得差不多了,这人就暂时都关在后面的拘留房里面,这拘留房可比牢房要干净、宽敞多了,而且本就是第一回开放,是新房来的,这进去都得拖鞋的,因为里面是铺木板的,而且还有被褥,能坐能睡能打滚,铺木板其实就是为了节约空间,如果放榻的话,一间房就只能睡一个人,铺木板可以睡很多人。

    这些赌徒们一宿未睡,方才又紧张过度,个个都困的要命,入房便睡,呼声震天。皇家警察也是东倒西歪,呼呼大睡,他们等会还得上街巡视,不过他们在训练营也经常被韩艺叫醒撒尿,都已经习惯了,这点强度对于他们而言算不得什么。

    忽然间,咕噜声大作,一辆辆马车,一顶顶轿子来到了民安局门前。

    一个个老者从马车上下来,有些人还让人搀扶着。

    崔有渝刚刚洗把脸出来,一看这么多人,急忙上去敬礼道:“各位长辈登门造访我民安局,不知有何事指教?”

    他心里当然明白。

    很多老者都认识崔有渝,毕竟是大名鼎鼎的博陵崔氏,懒得和他说,知道他也做不得主,其中一个老者就嚷嚷道:“去去去,给老夫把程处亮叫出来。”

    其实一说到民安局,大家都会想到韩艺,这都是韩艺的建议,他们也想找韩艺的麻烦,可问题是如今韩艺是宰相,你找他麻烦,倒也不是没有找过,但结果都是惹得一身晦气,李思文的爹和长孙延的爷爷那都是泰山北斗,比爹也比不过他们,韦待价地位又尴尬,毕竟不久前还在流放,想来想去,找程处亮最好,因为程咬金当初很窝囊的下台,而且程处亮是总警司。

    未等崔有渝去通报,五巨头已经走了出来,他们就在等,不然早回家歇着了,不过他们也都在办公室睡了一觉,个个是精神奕奕。

    “各位叔叔伯伯,找晚辈有何贵干?”

    程处亮朝着一干老者拱手道。

    其中一个老者就指着程处亮道:“你小子先将我孙子给放了,老夫等会再跟你算这笔账。”

    这人一看就是胡人打扮,那不用说也知道突厥王族,不过这些人曾也为李世民立下汗马功劳,在长安的地位也很高,其实唐朝也不在乎这些了,程咬金跟他们交情都不错。

    其余老者纷纷责骂程处亮,你是瞎了眼么,我孙子也敢抓。

    程处亮听得是火冒三丈,明明这里站着五个人,你们怎么就骂我一个人,这主意还都不我出的,究竟是谁瞎了眼啊。既然你们不给我面子,那我也就犯不着给你们面子,程处亮也不是好惹的,程咬金是下野了,但是程家在长安那也是响当当的啊,道:“各位,我乃奉命行事,查封长安城内所有的赌坊,同时也抓获不少聚众赌博的疑犯,不知其中是否有你们的亲人,但如今口供已经移交给了大理寺,大理寺说放人我们就放人,大理寺不批,我若是私下放人,那我这身官服可就保不住了。”

    “什么大理寺,分明就是你们民安局抓的人,休要欺我。你速速放人,否则休怪我等不讲情面。”

    韩艺突然站出来,道:“我们民安局照章程办事,如果你们的孙子被抓了,那他一定有被抓的理由,我们绝不会滥抓无辜的,各位要是觉得为我们冤枉你们的孙子,可以去陛下那里告我们啊,不要在这里吓人,你们吓不倒谁的。”

    “行!你小子给老夫等着,老夫一定去陛下那里弹劾你。”大家一看韩艺出头了,这真是新仇旧恨啊!

    韩艺自从入仕以来,弹劾他的奏章是一天比一天多,脸皮都被弹厚了。

    李思文一看韩艺也站出来,心里寻思着,他们都已经踩到我们头上了,侮辱我们的总警司,如果还不吭声的话,那今后民安局岂不会天天让人骑,那皇家警察还有什么意思,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立刻道:“各位叔叔伯伯,如果你们的孙子没有犯事的话,那我们早就放了他,正是因为他们的口供足以构成罪名,我们才会移交给大理寺,我们乃是秉公处理,问心无愧。”

    长孙延道:“我们依法办事,不知何错之有?”

    程处亮相当感动,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那些老者一看李勣的儿子,长孙无忌的孙子,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啊!

    但不管怎么样,五巨头一致表态,我们照章办事,同时我们也没有权力放人,故此这事你们找我们没用,大理寺的判决书怎么下,我们就怎么办,要找你们就找大理寺去。

    一个老头见他们五个是王八吃了秤砣,不太可能会放人了,于是退一步道:“我要先见见我孙子,谁知道你们有没有滥用私刑。”

    韩艺笑道:“这当然可以,你们还可以来送饭给他们,我们民安局是很人性化的。”

    程处亮立刻命人带他们进去了,可这一进拘留房,这些老头当即傻眼,一片呼噜声,睡得比谁还想一些,老子这大清早的就为你们奔波劳累,你们倒好,跑到这里睡上了,这还管个毛,不少老头怒气冲冲的就离开了,还有一些人见自己的孙子无恙,也懒得叫醒他们,看着也生气,这赌钱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们也是要脸的,于是也都离开了。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干点大事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特权VS律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