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我有罪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我有罪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877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异能小农民 绝杀飘雪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儒道至圣 吴限宇宙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神医嫡女
    尉迟修寂他们往回看,总觉得韩艺在开学第一日这么弄,就是要使得学员麻痹大意,然后再趁机整他们。【www.aiyOushen.cOm】

    其实,还不是如此,从始至终,韩艺并未专门去针对他们,是他们自己送上门去让韩艺玩弄,包括这入学第一日的一切安排,这都是因为韩艺知道这些贵族子弟常年活在父母的庇佑之下,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难免会有一些念家的情绪,这么安排就是为了打消他们的念家情绪,让这些学员感觉到兵至如归。

    当然,韩艺不会这么说,他就是要当这个恶棍,随你们去想。

    而如今的皇家训练营比当初又扩大了将近一百亩地,在北边又多了一个操场,同时也多出一个集体宿舍和一个公共澡堂,毕竟韩艺早就打算扩招皇家警察,因此扩大皇家训练营也是顺其自然的。

    同时,因为这人数的增多,光报名就需要一整日,导致这入学仪式只能推迟到第二日进行。这第一日,韩艺就是让他们熟悉一下这训练营,反正南边是切记不能去的,因为那是皇宫,谁要敢往那边去,丢了性命,训练营也不会负责的。

    饭菜也是大鱼大肉上着,招待的是无微不至。

    这些新学员一看,挺好的呀,没有传言中那么恐怖,但是其中有一些学员是上回被开除的,他们心里清楚的很,看着这大鱼大肉,眼中满是惧色,但是没有办法,他们的父母是给他们下了死命令,这回要是再被开除了,那么家都不用回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第一日下来,大家都很放松,躺在别人的宿舍闲聊着,气氛非常融洽,而且关于第二日的活动安排也很简单,上午就是入学仪式,还可以睡一个懒觉,下午是大扫除,因为他们多半连扫帚都没有拿过,没有那个概念,就是看一眼而已。。

    第二日的入学仪式也跟当初没有任何区别,就连李治也再度来参加这个入学仪式,这可能也会演变成一个传统,毕竟是皇家训练营,不过李治这回说得比较多一些,因为皇家警察非常出色,非常给他涨脸,他也非常重视,不跟第一回一样,要知道皇家训练营是诞生在李治和长孙无忌争斗中,当时李治并不是很重视,第一回就随便敷衍了几句,他当时并不觉得尉迟修寂他们那群纨绔能够洗心革面。李治说得还挺不错,阐述了皇家训练营的历史,以及皇家警察成功。

    接下来就是一个新环节,就是升警旗,由萧晓、韦方、崔有渝三人将警旗升上去。同时,李治在警旗之下,亲自颁发了一枚英勇勋章给萧晓,这英勇勋章稍微比铜钱大一点,也是铜的,样式就是刀剑交叉,象征着勇敢和无畏,非常精致,下面还有一些彩带,别在警徽下,非常好看。

    这可就是荣耀啊!

    而且由皇帝亲自颁发勋章,这可是凌烟阁功臣的待遇啊!

    这些新学员甭管是否出于自愿来此,以及来此是何目的,但是看到这一幕,不禁也被感染了,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够站在台上,接受皇帝的嘉奖。

    尉迟修寂、韦方他们都非常羡慕,尤其是韦方,只恨当时自己地理位置不好,让萧晓抢了个先。心里寻思着,下回还得跟杨蒙浩一块去钓鱼执法。

    “特派使,这英勇勋章要咋获得?”

    尉迟修寂心痒难耐的向韩艺小声问道。

    韩艺淡淡道:“只要你们坚守贵族精神,你们就有机会获得。”

    这不等于没说!

    尉迟修寂郁闷的挠挠头。

    接下来就是“臭名昭著”的荣耀墙仪式。

    一排新的荣耀墙已经竖立在操场边上。

    韦方他们看到这空空如也的荣耀墙,只觉阴风阵阵,情不自禁的胆怯的偷偷瞥了眼韩艺,当初他可算是被这荣耀墙弄得生不如死,差点就疯了。

    这些新学员也都听过这荣耀墙,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必须要做的。

    韦待价和李思文没有感受过这荣耀墙的威力,还挺开心的将自己的家族的荣耀给挂了上去。

    那些来过一回的学员站在荣耀墙下挂了半天都没有挂上去,原因就是因为手抖得太厉害了,这可是第二回了,他们的爹妈都没有脸来这里取下这荣耀牌,如今再挂上去,可算是将自己给挂了上去,死也要死在上面,他们是没有退路了。

    荣耀墙仪式结束之后,上午的安排就到此为止。

    下午就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大扫除。

    这些贵族子弟连扫帚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真是要了亲命了。

    “修寂!咱们来这里是当皇家警察的,怎么还要让我们扫地?”

    “难道皇家警察还要学习这些下人干得事?”

    ......

    这些新学员抱头痛哭的朝着监督的尉迟修寂他们申诉着。

    “抱歉!训练营人手不够!”

    尉迟修寂模仿者韩艺的语气说道。

    其实这大扫除非常简单,就是打扫下操场和教室,宿舍是帮他们整理好的,而且他们有近千人,结果都弄得了太阳下山,还只是打扫的马马虎虎。韦待价、李思文自己也就这德行,他们觉得这扫地随便扫扫就行了,就没有过分的要求这些新学员。

    食堂内!

    伙食是一日不如一日,中午的还好,毕竟皇帝在这里,还是要给皇帝面子的,但是到了晚上,那就是管饱套餐了。

    “特派使,咱们如今是教官了,我们不可能还跟那些学员一块供餐吧!”

    尉迟修寂、韦方他们在与韩艺他们去食堂的路上,几人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思文就好奇道:“这有何不妥吗?”

    “有何不妥?”韦方颇为激动道:“副督察,你是不知道,当初特派使是如何对咱们的,掉在地上的饭菜,那老朱都捡回去,留给下餐用。弄得我现在在家吃饭,要是掉了一粒米,就赶紧捡起马上吃掉。”

    李思文和韦待价听得胃里一阵翻涌,惊悚的望着韩艺。

    程处亮哼道:“你们两个现在知道我当初为何贿赂韩艺了吧。”

    “别这样好不好!”

    韩艺郁闷道:“你们都是特权人士,有专门的小灶,你们应该庆幸这个粒粒皆辛苦的文化传承了下来。”

    “嘿嘿,这样我就放心了。”

    说话间,几人来到了食堂,这还没有入门,就听到有人道:“喂喂喂,你们这是干什么?”

    随后又听到朱大同那很贱的声音,“这是咱们训练营的规矩,哪怕是掉在地下的饭菜都得捡回去,留给下餐用。”

    “这---这如何还吃得。”

    “没法子,上面没有拨多少钱下来,食堂得省着点用,上回那些学员还捐了不少钱,咱们都得这么做,这回都还没有人捐钱。”

    尉迟修寂等人一听,是各种幸灾乐祸。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韩艺摇头一叹,走了进去。只见那些学员们纷纷围着朱大同抗议。

    韦方沉眉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韩艺赶紧跟韦待价他们使了个眼色,几个人悄悄离开了,去到包间。他在这里就是稍微监督一下,他绝不会再为这事烦心了。

    韦方、尉迟修寂他们也非常享受,教育这些新学员粒粒皆辛苦的文化。

    各取所需。

    .......

    晚上。

    咚咚咚!

    “是有渝么!”

    “是我。”

    “快些进来。”

    崔有渝走了进来,只见尉迟修寂、韦方、上官云、萧晓、裴少风几个人贼头贼脑蹲在屋里,道:“你们都在啊!”

    “快坐!快坐!”

    尉迟修寂先是招呼着崔有渝坐下,然后道:“这里就咱们几个人,我有话就直说了,特派使有意让咱们来当教官,摆明就是让咱们报仇来的,咱们不能辜负了特派使的一番心意啊!”

    崔有渝当然也清楚,道:“你打算怎么做?”

    尉迟修寂招呼他们聚头过来,嘀嘀咕咕好一阵子。

    崔有渝听后道:“这事特派使知道么?”

    韦方啧了一声,道:“当然不能让特派使知道,可别坏了特派使的名声。”

    崔有渝皱了皱眉,突然明白过来,他们显然是想搂草打兔子,顺便报复一下韩艺,笑了笑,没有做声。

    萧晓也是装傻充任,毕竟现在可是姐夫。

    四更天,此时正是睡得最香的时候。

    哐哐哐!

    一阵震耳欲聋的锣鼓声突然响彻了整个训练营。

    南边守夜的禁军,隐隐这锣鼓声,均想,又开始了。

    “怎么回事?”

    “会不会走水了?”

    ......

    学员们睡得正香,被惊醒过来,而且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心里很是害怕,光着膀子或穿着睡衣就冲了出来,跟尉迟修寂他们是一模一样。

    “啊?什么情况啊!”

    韩艺也被吵醒过来,坐起身来,微微摇摇头。

    咚咚咚!

    忽闻一阵敲门声。

    韩艺道:“谁?”

    “是我!”

    门外传来李思文的声音。

    韩艺下得床来,将门打开,只见李思文、韦待价站在门口,微微睁着眼道:“什么事?”

    “你难道没有听到锣鼓声么?这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但是有点熟悉的感觉!”

    韩艺揉揉眼,拿起一件袍子与他们一块走了出去,来到操场上,只见灯火通明,近千人衣履不整,缩着身子,双手抱胸,站在操场上,瑟瑟发抖。

    韦待价、李思文看到这一幕,眼泪都快出来,这真是太可怜了。

    又见尉迟修寂站在人群中朗声道:“鉴于上一期有不少学员因为来到陌生的环境,导致在床上小便,这有辱我们皇家训练营的名声,因此我特地叫你们起床,集体上茅房。”

    那些学员都傻了,怔怔看着尉迟修寂。

    “尉迟修寂,你这混蛋,分明就是在整我们。”

    令狐无悔光着膀子,突然大声咆哮着。

    韦方上前来,道:“嚷嚷什么,这是命令,在训练营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

    “我们不服!”

    “不服是吧?”

    尉迟修寂邪恶一笑,道:“那你们就在这里站着吧。”

    “老子就不信你敢把我怎样,老子现在就回去睡觉。”

    这些公子哥们在来的时候,心里惦记得是韩艺,如何如何防备韩艺,在这一两日,他们见到韩艺的时候,那都是彬彬有礼,那谄媚的态度,令韩艺都有些接受不了,他们就是告诉韩艺,我们是敬仰你的,是崇拜你的,我绝不会跟你作对,你也别整我们。

    如今看到尉迟修寂他们站在前面,完全就没当一回事,因为他们跟尉迟修寂都是**的,因此他们觉得自己跟尉迟修寂他们是平等的,这三更半夜,你叫我集体上茅房,摆明就是要玩我们,那我当然操.你.大爷的。

    唰唰唰!

    只见周边禁军全部拔出雪亮的大刀来。

    吓得不少学员惊呼出声来,我们只是来学习的,犯得着这么对我们吗?

    夜风之中,哆嗦着身子,真是太凄惨了。

    尉迟修寂哼道:“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们,他们可都是禁军,是奉陛下的命令来此协助我们的。”

    “算了,无悔,上茅房就上茅房吧,没多大的事。”

    “是啊!别跟他们斗了。”

    这刀都亮出来了,这些学员只能屈服,含着泪往茅房那边走去,这简直就是地狱啊。

    站们官署大门口的韦待价一头雾水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程处亮看了眼韩艺,道:“你问他吧。”

    “我有罪!”

    韩艺仰望着漆黑的夜空,小声忏悔着。

    ......

    “特派使,你看咱们做的还行么?”

    官署内,尉迟修寂朝着韩艺奸笑着。

    韩艺呵呵一笑,道:“这时候将他们叫醒,明日一早肯定起不来,到时你们又可以泼水了,顺带还把我们也给算计进去了,哇操!真是好深的套路呀!但是我能说什么了,是我叫你们来的,再多的辛酸也只能往肚里吞。你们还真是聪明啊。”

    尉迟修寂听得是呆若木鸡,老大就是老大,一眼就试穿我们的套路。

    韩艺突然脸色一变,狠狠道:“但你们要记住,仅此一次,下回你们要是再敢算计我,我就跟你们在这里长住了,如今你们也出师了,咱们就来比划比划,新仇旧恨,该怎么算怎么算。”

    这会死人的!上官云吓得一哆嗦,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到地上去,忙道:“特派使,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我们也是第一回做,难免有些不足之处,你如今已经贵为宰相,就别跟咱们一般计较了。”

    “滚!”

    韩艺怒喝道。

    几个人立刻起身敬了一礼,然后跑了出去。

    等他们走后,韩艺立刻朝着程处亮道:“总警司,你也看见了,这群混蛋已经走火入魔了,当初咱们可是没少整他们,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明日一早就闪。”

    程处亮点着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啊!”

    韦待价听着不对呀,道:“那我跟思文怎么办?”

    韩艺啧了一声道:“你们怕什么,你们又没有得罪他们,而且有人帮你们做这个恶人,你们要感到庆幸才是。”

    .....

    翌日一早!

    果不其然,这些学员困得要命,都还以为在自己家里,做着美梦,对于外面的锣鼓声是置若罔闻。

    砰!

    韦方一脚将门踹开,从旁接过一脸盆水来,直接泼到还在闷头大睡得慕容锤的床上。

    “啊!”

    只听得一声惊叫声。

    韦方看到跳起撞门板的令慕容锤,微微眯了眼,浑身哆嗦了一下,这种感觉胜过万千**啊!心里还在呐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在冬季。

    偷偷来到宿舍门外的韦待价、李思文等人,看到这惨无人道的一幕,要知道第一期训练营是在冬季开学的,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程处亮恁地惧怕韩艺,这是有道理的!

    “闪!”

    韩艺扔下一个字,就朝着大门走去。

    “等等我!”

    程处亮紧追而去。

    韦待价、李思文相觑一眼,眼中满是惧意,这玩下去会不会出人命啊!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地狱再度开启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穿越者算什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