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这是病,得治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这是病,得治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379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暗夜将至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武炼巅峰 吴限宇宙
    因为大唐是小农经济,长安的繁荣那只是绝无仅有的,最多能够代表唐朝的国际地位,但是要说这大唐文明文化,风土人情,还得去乡村走走,乡村文化才是大唐的文化根本。【Www.AiyoushenG.Com】天籁.⒉

    可是这却与韩艺的计划却是背道而驰的。

    不过韩艺也从未打算说要直接打破这种文化基础,这不太现实,因为这是很多年,而且与时代的科技、文明都有密切的关联,他也只想慢慢的推进,让大家渐渐习惯,然而如今卡在这里,就无法继续推进下去,韩艺始终是要面对这些士绅的。

    这就需要用智慧去解决这个问题。

    暂时韩艺也没有头绪,这也不能急于一时,他还是打算等到新罗之事处理好之后,就针对郑善行谈妥的土地进行招商,这车到山前必有路。

    ......

    ......

    大兴善事。

    “爹爹,孩儿知道无月和红绫来找过你,陛下这一回派无月是督运粮草,爹爹应该帮了不少忙吧。”

    崔戢刃异常激动的朝着崔平仲道。

    崔平仲瞧了眼崔戢刃,眉宇间透着一丝不安,低垂着眼睑,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崔戢刃眉头一皱,握紧拳头道:“爹爹,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万一无月有一个三长两短,红绫怎么办?你的外孙女又怎么办?”

    崔平仲拧着眉头,叹了口气,道:“你应该比我还要了解无月,我认为如果不让他去的话,红绫也一定不会幸福的。”

    崔戢刃道:“为何?”

    崔平仲道:“因为无月不会开心的。”

    崔戢刃愣了半响,道:“可是孩儿认为无月此时只是年轻气盛,只要再给他们一些时日,红绫她们母女可以改变无月的,另外,我也会去阻止无月的。”

    崔平仲显得有些犹豫。

    “孩儿先告辞了!”

    崔戢刃行得一礼,然后起身走出了小屋。

    崔平仲双目轻合,叹了口气。

    过得一会儿,忽闻门口响起一个玩味的笑声,“看来我这酒来的正是时候。”

    崔平仲睁眼往门口看去,道:“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与你绝交的唯一原因。”

    “想不到你恁地薄情寡义之人。”

    元鹫满面伤心的走了进来,将酒放在崔平仲面前,道:“你看看,这点酒能维持咱们的交情几日?”

    “半宿!”

    “三日。”

    “一日。”

    “两日。”

    “成交!”

    元鹫又道:“我方才见戢刃气冲冲的离开了,你又做了什么缺心之事。”

    崔平仲摇头一叹,道:“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父亲,如果这一回我又错了,那我真的无颜去见夫人了。”

    元鹫稍稍点头,分析道:“先,你绝对不是一个好父亲;其次,你早就没脸去见她了;好在你有我这个异姓兄弟在,你将来需要跟她说什么,可以让我帮你转告。”

    崔平仲鄙夷道:“但再怎么也比你这厮强,我问你,你可知道你有多少个儿女?”

    元鹫眨了眨眼,冷冷道:“喝完这两坛酒,咱们就绝交。”

    “我也正有此意。”

    ......

    萧府!

    “爹爹,你真是羡煞孩儿了,恁地大年纪,都还能出征领战功,孩儿---不过孩儿也不是很差,刚刚陛下还颁了一枚英勇勋章给孩儿。”

    萧晓听到萧锐要出征了,别提多兴奋了。

    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我非得派他去岭南!韩艺暗自想着。

    “你闭嘴!”

    萧无衣瞪了这小子一眼,道:“爹爹可是要去打仗,你小子怎么一点也担心。”

    萧晓大咧咧道:“姐!区区高句丽而已,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而且爹爹也只是去调运粮草,这难道不是表明陛下要升爹爹的官么。”

    “你---你小子跟我等着,待会我再来教训你。”萧无衣气得眼角都在冒火光,又向萧锐道:“爹爹,你此去可得注意身子,事事都得小心,要是遇到什么难题,就传信回来。”

    萧无衣当晚就得知萧锐要去山东调度粮食,心里难免会有一些担心。

    萧锐笑道:“你就别为爹爹操心了,十年前太宗圣上征伐高句丽的时候,不也是爹爹负责从河南道调集粮草。”

    萧无衣道:“爹爹,你也说是十年前了,那时爹爹你可还年轻,可如今---。”

    韩艺笑道:“无衣,你也别太担心了,陛下不还派了独孤无月去辅助丈人么。”

    萧无衣闻言面色稍稍缓和了几分,道:“这倒也是,有无月在,我倒是可以放心不少。”说着,她忽然又想起什么似得,道:“不过爹爹你也得看着一点无月,那小子想领兵打仗都快想疯了。”

    萧锐轻轻哼道:“无月这孩子向来有担当,绝不会乱来的。哪像你呀,我倒是放心不下你,我可警告你,我走之后,你可别惹是生非,给韩艺添麻烦。”

    萧无衣立刻道:“女儿一直在辅助夫君,何时给夫君添过麻烦,夫君,你说是么?”

    “是是是!”韩艺笑道:“我这一路走来,若无夫人,绝不可能有我今日。”

    萧无衣得意道:“爹爹,你可听见了。”

    萧锐向韩艺苦笑道:“你可别将她给宠坏了。”

    萧无衣哼道:“说我将他给宠坏了还差不多。”

    韩艺顿时一脸尴尬,自我安慰着,有得必有失。

    .....

    .....

    独孤家。

    “大哥,你来了!”

    “哥!”

    独孤无月跟崔红绫正在收拾行礼,这崔戢刃忽然来了。

    崔戢刃哼了一声,坐了下来,道:“行啊!竟然瞒着我去找爹爹。”

    崔红绫道:“那也是我爹爹,难道我见自己的爹爹,还需要向大哥汇报么。”

    “我不想跟你争论。”崔戢刃一挥手,又向独孤无月道:“无月,你找我爹爹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这是在利用我妹妹。”

    “哥,你---!”

    “你闭嘴!”

    崔戢刃横了崔红绫一眼,又向独孤无月道:“你难道就没有话说么?”

    独孤无月向崔红绫道:“夫人,劳烦你先回屋里帮我收拾一下行李。”

    崔红绫眉宇间透着一丝担忧。

    独孤无月点点头。

    崔红绫极不情愿的转身往后堂走去。

    等到崔红绫走后,独孤无月道:“崔兄,你我从小一块玩到大,你应该知道我的梦想。”

    他称呼崔兄,就是想以朋友的身份来谈此事,如果是妹夫与大哥,那崔戢刃就要压他一头。

    崔戢刃道:“但是你现在有妻儿,难道你就不能为她们母女作出一丝的让步么?”

    独孤无月道:“倘若红绫不是你妹妹呢?”

    崔戢刃非常坦率道:“我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红绫就是我的妹妹。”

    独孤无月低眉沉吟片刻,道:“但我也是人子,我们独孤家三十余人战死在高句丽,我一定要让高句丽血债血偿,只要陛下能够给我机会,我一定会用高句丽人的鲜血来慰藉我的先祖。”

    崔戢刃叹了口气,道:“无月,就当我求你了,为了红绫和你女儿,留下来吧。”

    独孤无月道:“为什么崔兄你对我恁地没有信心,就连我去押送粮草,你都恁地悲观?”

    “因为我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一旦让你走上这条路,你是不可能会回头的。”崔戢刃颇为激动道。

    独孤无月沉默半响,道:“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回来。”

    语气低沉,但却非常坚定。

    “难道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独孤无月回答的非常果断。

    崔戢刃凝视独孤无月半响,霍然起身,大步往外面走去,可是走到门口,他突然又停了下来,闭目叹了口气,回过头来道:“无月,其实---其实我一直以来都相信你会成功的,我会等着你凯旋归来的。”

    独孤无月一怔,笑道:“到时多喝几杯。”

    “一定!我先告辞了!到时我会跟玄道他们去送你的。”

    崔戢刃说完就走了出去。

    独孤无月看着崔戢刃的背影,目光中却透着一丝担忧。

    崔戢刃来到门口,忽闻见一道身影挡在门口。

    正是崔红绫。

    “大哥,小妹自小就认识夫君,在很早很早一切,小妹就知道会有今日,但是从未对此有过片刻的担忧,因为夫君若是一个轻易退缩的人,小妹也不会爱上他的,我会支持夫君的选择,不管你反对与否,要不是婆娑年纪还小,我会跟夫君一块去的。”

    “大哥同样也会支持你的,不管你做出任何选择。”

    崔戢刃笑道。

    崔红绫一怔,眼中闪烁着感动的泪光。

    “快些回去陪你夫君吧,等他出征了,你就回家来住吧。”

    “谢---谢谢大哥!”

    “我们兄妹可不需要说这些。”

    出得独孤府,崔戢刃朝着马夫道:“我想一个人走走。”言罢,他便一个人迎着月光走着,显得有些孤单。忽然,他停了下来,抬头望着明月,心道,红绫,你真是与大姐一般自私,当初大姐自私的离开我们,不管她出于什么理由,她留给我们的都是无尽的痛苦,为什么我愿意为了你们付出一切,而你们却从未考虑过我,哪怕是一点也是好啊。

    ......

    因为战事紧急,李治也并未李绩他们太多准备的时间,隔日便在玄武门升起点将台,预祝将军们凯旋归来,点完将之后,李绩他们就出了。韩艺他们也是送至北郊,其实气氛倒也不是非常的沉重,契苾何力他们还开心不得了,有些迫不及待,终于有仗可打了,而且是打高句丽。如今大唐的统帅们都希望去打高句丽,虽然高句丽不是很强大,也没啥可图的,穷山恶水,你想三光都没地让你三光,可关键在于阴差阳错隋唐这么多名将都没有打下来,如果他们打下来,那绝对是可以吹嘘好几年的。

    这种送到面前的功劳,他们如何会放过。

    可是有一人面色却是非常凝重,目光中充满了悲伤,连大军消失在视野中,他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崔戢刃。

    一旁的卢师卦见崔戢刃神色有异,心里也清楚,道:“戢刃,无月只是去押运粮草而已,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崔戢刃一怔,瞥了眼卢师卦,刚张嘴,就听后面有人笑道:“这是一种病,得治。”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骨感的现实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杯弓蛇影综合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