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以身作则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以身作则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450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元鹫真是一剂致命毒药!

    不管你是爱他,还是很他,他都能够给你带来痛苦。 .

    恨他的就不说了,这家伙太变态了,你唯一能够做的就只能继续恨他,很难去报复他,就算他打不赢你,他也跑得赢你。

    爱他的人倒是比恨他的人要好一点,毕竟有过短暂的快乐,只是说爱上元鹫了,真的很难从中抽离出来,元鹫绝对的高帅富,而且文武双全,跟他在一起,非常有安全感,天南地北,只要他在,那就不需要害怕,他真的能够愿意为他爱的人付出生命,在如今这个男权社会,很难再找到这么一个为自己付出生命的男人。

    但是,他绝不愿意付出自己的自由,你要跟着他,就必须要接受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从小玩到老,不要停。

    但是女人始终是女人,随着年纪渐渐增长,希望能够安定下来,但这是无法妥协的。还有一点,就是他们最初都想独自霸占元鹫,经常内斗,几回都是因为这种事,导致元鹫自己一个就跑了,结果又认识更多的女人。

    元鹫的红颜知己不可能只有她们五个,只是有些女人最终没有从元鹫这里要来一个结果,那边又顶不住家中的催促,只能另择他人嫁了。

    她们五个既然来了,当然证明她们还是深爱着元鹫,也没有办法再离开了。

    而且她们也过了少女年纪,思想什么都已经成熟了,知道一个人霸占是不可能的,那何不就相互妥协,她们知道自己的心意,也了解元鹫这人最受不得被人逼迫,昨夜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要再继续闹下去,她们也怕将元鹫给逼急了,这就得不偿失了。

    元鹫仗着自己任性的威慑力,没有废多大的功夫,就将她们哄住了。

    当晚,元鹫就设宴,正式介绍元家堡的新成员,韩艺当然也出席了。不过这事元禧事先问过元鹫,你这五个女人口风紧不紧,元鹫非常自信的给予了保证。

    韩艺也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元鹫最在乎还是元牡丹,元鹫绝不会做出伤害元牡丹的事。

    这世上也就元牡丹可以逼迫元鹫做他不愿做的事,只可惜元牡丹非常自我,不喜欢麻烦别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什么事都是自己做,如今倒是有些改变,有些事她还是开始依赖韩艺了。

    阿史那暮云她们也表现的非常从容大方,没有什么尴尬的,虽然这名分问题,是无法解决的,这的确有些丢人,但是她们年纪不小了,孩子都养了,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元家的人也表示非常欢迎他们,毕竟是对她们怀有内疚,气氛还算是不错。

    韩艺倒是挺羡慕元鹫的,他还在努力当中,他相信元鹫能够给他带来许多的启,同时他也相信他能够给元鹫带去很多的痛苦,卧薪尝胆两三年,就为今日,怎么可能到此结束。

    翌日一早。

    司马玲珑、秦红梅、谢堂鹊三女在元家堡四处看看,熟悉一下这元家堡的环境,可是当她们来到厨房的时候,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韩艺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而元牡丹则是坐在一旁,陪着韩艺聊天。

    她们已经知道了韩艺的底细,鼎鼎大名的韩小哥,同中书门下三品,打破各种记录,当今第一奇人也。

    但是这也奇得过分了。

    宰相亲自下厨做饭,这是什么情况?

    没有学过君子远庖厨么?

    “小妹见过三位嫂嫂。”

    元牡丹见她们来了,急忙起身行礼,她虽然与这些女人素未蒙面,只是听过,但是表现得非常尊重,因为她知道元家亏欠这些女人。

    韩艺也赶紧拱手问好。

    三女听得还是有些不适应“嫂嫂”的称呼,显得有些羞涩,向韩艺欠身一礼。

    秦红梅又是好奇道:“韩艺,你---你在干什么?”

    韩艺笑道:“做早餐啊!”

    司马玲珑道:“你堂堂户部侍郎,不需要亲自下厨做早餐吧!”

    韩艺羞射一笑,道:“这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

    “为何?”

    “呃...怎么说了。”韩艺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元牡丹,元牡丹羞红着脸,她是真的不好意思,又听韩艺说道:“寻常家的夫妻,男耕女织,生活中本就会有很多的相互帮助,因此通常感情都非常要好。而像我们这些大富人家的夫妻,不需要耕地和织布,也不需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伤脑筋,平时的交流就会非常少。

    这夫妻讲究的是相濡以沫,是依靠生活中的一些琐碎之事,来让感情变得更加稳定。因此我希望我们能够尽量参与到生活中的一些琐碎之事上面,不然的话,迟早会变得形同陌路,我觉得做饭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而女人给男人做饭,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男人给女人做饭的话,获得的感动是不是更多一些。我是一个商人,我当然喜欢利益最大化。另外,一日之计在于晨,我非常享受跟牡丹一块吃早餐的气氛。”

    元牡丹红着脸道:“你说够了没有!”

    韩艺呵呵一笑,道:“不说了,不说了,几位嫂嫂,我先去做饭了。”

    秦红梅她们稍稍看了眼元牡丹,眼中是充满了羡慕。这恩爱秀得真是看不下去了,三人含泪离开了,都是女人,差别咋这么大。

    她们一走,元牡丹立刻道:“这能行么,我哥可不是一个轻易受摆布的人。”

    韩艺呵呵道:“古语有云,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你可别小看女人的本事。”

    ......

    翌日清晨。

    “啊---!你们干什么呀,这可是睡觉的最好时段,你们竟然拉着来我做饭,这事让下人去做就是了。”

    元鹫打着哈欠站在厨房门口,死都不愿进去。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之前为何总是分分合合,就是因为我们只是一味的追求风花雪月,而从未踏踏实实过日子,如今我们都不小了,我们也想过着稳定的生活。”

    “稳定也不一定要做饭吧。我堂堂元家堡堡主,名声在外,死在我手里的要么是冷血残暴的猛兽,要么是武艺群的游侠,要是让人知道我拿着菜刀斩葱头,会被人笑死去。”

    “可人家韩艺堂堂宰相,都愿为牡丹下厨,你不过就是一个堡主而已。”阿史那暮云还不留情的打击着元鹫。

    其实像秦红梅、谢堂鹊,王君琳她们更喜欢做饭菜给元鹫吃,但是她们昨日早上受到了韩艺的启,她们觉得自己跟着元鹫,只有风花雪月,她们要学会如何过日子。

    “暮云,你---!等等,韩---韩艺?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么,一定要远离那小子,那小子满嘴的谎言,信不得的。”

    “我们问过这里的下人,那些下人可都说了,韩艺经常亲自下厨为牡丹做早餐,可不是做给我们看的。”

    “元飞,我们为你受了这么多苦,却不曾有过任何怨言,而如今让你为我们母子做一顿饭,你却推三阻四,可见你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心上。”

    “算了!算了!你不愿意做就算了,这一切都是我们自愿的,怨不得你,你不欠我们什么。”

    ......

    “行了!行了!不就是一顿饭么,你们至于在这大清早的就哭哭啼啼的吗?我做,我做还不行么,你们想吃什么,可事先声明....我只会烤肉。”

    “不会可以学啊!”

    “还要学?你们不会让我天天做吧?”

    ......

    而在厨房的一个转角处还藏着两道身影。

    韩艺得意洋洋道:“瞧见了没,跟我预计的一样。”

    元牡丹白了他一眼,道:“你厉害!”

    “我也这么走过来的。”

    “嗯?”

    “哦,没什么,我先去找元争他们聊聊,下午咱们一块锄地种花,你也想见见元堡主拿锄头的样子吧!”

    .....

    “小艺哥!小艺哥!”

    “小争童鞋!”

    韩艺和蔼可亲的向元争这一群调皮鬼招招手,“你们想不想小艺哥带你们去游乐园玩。”

    “小艺哥,你说真的么?”

    “只要你们听我的话,我就带你们去。”

    “不知小艺哥有何吩咐?”

    “真是聪明!”

    几个小家伙纷纷附耳过去。

    韩艺在他们耳边嘱咐了几句。

    元争他们可都是被元鹫训练出来的,听着目光急闪,拍拍胸脯道:“小艺哥放心好了,这点小事难不倒我们的。”

    韩艺笑道:“你们应该知道的,我对你们一直都充满了信心。”

    ......

    下午时分。

    “花儿啊花儿,我代我妻子跟你们说一声抱歉。”

    韩艺蹲在园林的一处花丛前,朝着花儿感慨道。

    正在一旁细心照顾花儿的元牡丹听着好奇道:“你这话是何意?”

    韩艺道:“这些花儿在它们最娇艳的时候,却遇到了你,令它们黯然失色,虽说是它们自己生不逢时,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代你跟他们说一声道歉。”

    “瞎说!”

    元牡丹微微一翻白眼,两颊却是飘来两朵红云,显然也颇为受用。

    正当这时,忽闻一阵脚步声,二人转头一看,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只见元鹫扛着锄头,哭丧着脸,陪着五位红颜知己走了进来。

    不过元鹫见到韩艺他们看来,立刻昂起头来,露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跟五位红颜知己有说有笑的,仿佛在告诉韩艺,我是自愿的,不是被逼的。

    他们并没有打扰韩艺和元牡丹,或许是不想元牡丹和韩艺打扰他们,而元家的园林足够大,她们五人在其中选定了自己花土,元鹫当然是负责锄土这体力活。

    元牡丹惊叹道:“真是不可思议。”

    在园林里面捣鼓了一个下午,元鹫只觉空前疲惫,瘫倒在大厅里面,听着红颜知己们快乐得聊着天,而他却是双目无神。

    “爹爹!爹爹!”

    只见元鹰、元玲儿、元云三个小娃跑了进来。

    元鹫赶紧打起精神来,将元玲儿抱在怀里,道:“你们玩得开心么?”

    三个小娃瘪了瘪嘴,泪水看着就聚集在眼眶里面。

    元鹫道:“怎么呢?谁欺负你们了,告诉爹爹,爹爹帮你们报仇。”

    “哇!”

    三个小娃突然大哭起来。

    元鹰道:“小争他们有爹爹帮他们洗澡,我们没有,哇---!”

    “放屁!元杰那小子成天连家都不归,怎么可能帮他洗澡---!”

    “元飞,你怎么能在玲儿他们面前恁地粗鲁。”

    “是是是---!”

    ......

    一个时辰后!

    只见元鹫滴着水走入大厅来,那真是从头湿到脚。

    韩艺咦了一声:“元堡主,你不是帮我的那些侄儿洗澡去了么,怎么自个先洗上了。”

    “你闭嘴!”

    元鹫先是狠狠瞪了韩艺一眼,又朝着阿史那暮云有气无力道:“你们快去看看吧,我实在是搞不定,我都快要疯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渣男鹫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过墙梯(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