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自残!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自残!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400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女神的近身护卫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邪医毒妃 绝杀飘雪
    这乡绅文化可是华夏自古以来的固有文化,但却不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在新中国建立之后,就将这乡绅文化给彻底铲除了,因此韩艺知道,想要彻底铲除这种乡绅文化,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采取暴力的手段。【wWw.aiyouShen.cOm】

    但是以如今的文化、科技、经济以及百姓的素质,都还必须依赖于乡绅文化,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代乡绅文化,皇帝都还需要乡绅来帮自己治理国家。

    你一定要意气用事,那只会招来更多的反对声,并且绝不会成功的,因此韩艺采取以和为贵的方式。

    李治觉得他说得也很有道理。

    武媚娘突然说道:“可是随着皇家警察不断的涉及各州县的司法,这种问题今后还是会层出不穷的,朝廷应该要想办法避免这一点。”

    她一直都在将问题引向乡绅,因为乡绅中包括了大量的贵族,那武媚娘是坚决反贵族的,另外,这乡绅文化源自于儒家思想,而儒家思想中就没有一点依据是支持武媚娘当皇后的,武媚娘干的事跟儒家思想是背道而驰的,乡绅对她肯定是不屑一顾的,因此她可不希望什么以和为贵,息事宁人,这么好的机会,必须打压那些士绅。

    “皇后言之有理啊!”

    李治点了点头,而李治更多的考虑是民安局与乡绅的矛盾支出,民安局是主动出击的,这违反了民不告,官不理的原则,又看向韩艺道:“你得想一个办法出来。”

    韩艺沉吟片刻,道:“陛下,关于乡法与国法,两者关系本来就非常复杂,相互支持,却又相互矛盾,不能一刀断之。然而,朝廷一旦介入,并且意图寻求改变,那么极有可能引发全国性的变革,情况将会不受控制,而且乡法的存在,是百姓根据自己生活规律而形成的,因此要改变这一点,只能随着他们的生活改变而改变,不能莽撞行事。因此臣建议陛下,还是让朝廷承担监督和约束的责任,慢慢去改变乡法中存在的陋习。”

    既然废除是不可能的,那么只能去改变它。

    武媚娘问道:“那信安乡的断指之法,算不算是陋习呢?”

    “这自然算!”

    韩艺瞧了眼武媚娘,他当然知道武媚娘是在给他暗示,道:“但是这事如果由臣出面的话,只怕会被人视作阶级之争,因此这事恐怕还得陛下亲自出面。”

    李治好奇道:“朕出面?朕如何出面?”

    韩艺道:“对臣进行处罚。”

    李治、武媚娘皆是一惊。

    “你让朕对你进行处罚?”李治仿佛在质疑自己的听觉。

    “正是。”

    韩艺颔首道:“不管怎么样,微臣身为皇家特派使,竟然罔顾律法,这理应给予微臣处罚。另外,陛下也应该褒奖信安乡维护国法的皇家警察们,给予皇家警察一定的支持。同时规范乡间不得滥用私刑,乡法只是用来安定地方,辅助朝廷的,朝廷可以承认乡法的存在,但是决不能承认乡法中存在的私刑,因为私刑一般都是祖宗传承下来的,但是时代在进步,很多乡法都保留了愚昧落后的思想,以祖宗之法来断当今之事,这只会让国家停滞不前,阻碍了国家的发展,而且,有些心怀不轨之人,也可以借乡法谋求私利,这对于国家而言,一定是弊大于利的。”

    武媚娘笑道:“你是让陛下借你,来杀鸡给猴看。”

    韩艺道:“皇后圣明。”

    李治思忖半响,道:“你说得虽然不无道理,但是朕前面已经表示不追究了,如今怎好反口。”

    韩艺道:“这很简单,让人参臣一本就行了。”

    李治一愣,暗道,原来小子是一点没有变,反而还变本加厉了。

    这一回看上去,韩艺好像改了性子,但其实是变本加厉,以前他只是伤害别人,这回倒是好,他连自己都伤害了。

    不过李治认同韩艺的建议,皇帝都不握有赏罚之权,那谁还听皇帝的,李治之所以对于此事感到不满,也就针对那断指之法,一来这太残酷了一点,二来乡绅太嚣张了一点,竟公然以乡法来挑战国法。这该给予得给予,该约束的还是得约束。

    太极殿上。

    “启禀圣上,臣昨日收到一道状纸,弹劾韩侍郎罔顾律法,私相授受,知法犯法。”

    这朝会刚开始,大理寺卿辛茂将便率先站出来,向韩艺发难。

    这大臣们才刚睡醒不久,睡意未去,听得辛茂将此言,纷纷打起精神来,这是什么情况啊?

    李治的演技也是不遑多让,一脸惊讶:“竟有这等事?”

    韩艺也站出来道:“陛下,臣真是冤枉啊!”又向辛茂将道:“大理寺卿,你可别血口喷人。”

    辛茂将道:“我问你两日前,你可有去泾阳县?”

    韩艺道:“是又如何?”

    “是就对了!”

    辛茂将掏出一道状纸,将韩艺在泾阳县所作所为公布于众。

    大臣听罢,均是窃窃私语,很多大臣都不知道这事,但是多半大臣都觉得这不像韩艺的所作所为,韩艺怎么可能站在乡绅这一边啊。

    辛茂将又向韩艺道:“韩侍郎,我可有半句虚言。”

    韩艺点点头道:“确有其事。”

    李治轻咳一声道:“关于泾阳县一案,韩艺已经向朕禀明,朕并未觉得他有何过失,不知辛爱卿对此有何看法?”

    辛茂将道:“陛下,倘若人人都能采取判罚,那大理寺还有存在的必要么?那信安乡的皇家警察不顾危险,捍卫国家律法,杜绝私刑,可是韩侍郎却罔顾律法,与那些乡绅私相授受,包庇那些乡绅,并且要求皇家警察对此视若不见,而韩侍郎又兼任皇家特派使,这不是知法犯法,又是什么?”

    卢承庆听得心里很纳闷,这许敬宗当时也是赞成的,怎么辛茂将又跳出来了,性格忠厚的他觉得理应站出来帮韩艺说句话,毕竟这是大家都认同的,道:“关于此事,我们也曾商议过,这信安乡的乡法乃是祖宗所立,源自秦朝,而且当地乡民都认同,朝廷理应给予尊重。”

    “卢尚书,还请你将这话说清楚,尊重什么?”辛茂将瞪着眼就去了。

    “我---!”卢承庆真有些被辛茂将给吓住了。

    杜正伦急忙站出来道:“尊重祖宗难道也有错?”

    辛茂将道:“杜中书的祖宗生于秦朝,也忠于秦朝,那不知杜中书是忠于大唐,还是忠于大秦?”

    杜正伦当即也愣住了。

    辛茂将立刻又向李治道:“陛下,这信安乡的百姓以秦朝之法,来断我朝之事,这真是太可笑了。”

    杜正伦激动道:“难道你连自己的祖宗都不认了么?”

    辛茂将道:“我不是不认自己的祖宗,我当然也尊重自己的祖宗,但是祖宗所立的规矩,有不少乃是根据其时的国法所立,秦朝崇尚重典治国,他们的祖宗自然也会受其影响,因此才重典治家,然而我大唐是以儒道治国,两者大相径庭,那么自然该以我大唐的国法为主,朝廷不能一味的强调因地制宜,而不顾这因时制宜。”

    不少大臣听得频频点头,觉得辛茂将说得很有道理。

    卢承庆道:“辛上卿言之不无道理,可是信安乡数十年难出一个窃贼,可见其法还是有可取之处。”

    辛茂将道:“难道信安乡是我大唐最安定的乡么?我看也不尽然吧,据我所知,很多乡都比信安乡的犯罪次数更少,而它们可都是遵从我大唐的律法,我大唐律法对于窃贼可是有明文规定。难道卢尚书认为我大唐律法不如秦朝律法。”

    卢承庆忙道:“我可没有这么说。”

    辛茂将又道:“而且,如果此事不加以制止,而是如韩侍郎这般给予纵容的话,那么人人都可以打着乡法的旗帜,对百姓滥用私刑,今日只是断指,明日就可能是断头了,那还要国法作甚?”

    卢承庆这么老实的一个人,面对辛茂将的咄咄逼人,也有一些心虚,当即闭嘴不言,但同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辛茂将一看卢承庆竟然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心中十分痛快,但同时他也深刻的感受到韩艺的厉害之处,这真让他不得不服啊。

    许敬宗突然站出来道:“启禀陛下,老臣认为大理寺卿言之有理,韩侍郎这般做法,只会令皇家警察心灰意冷,长此下去,无助于民安局的发展,因为这有悖于陛下当初建立民安局的初衷。”

    李义府也站出来道:“朝廷虽然尊重乡法,但也不能任由其胡来,乡法更应该尊重国法,纵使信安乡所为有理可循,但是朝廷也应该顾全大局,不能允许任何人滥用私刑。”

    卢承庆、许圉师见罢,都鄙视许敬宗和李义府,那天晚上说得好好的,这回一看弹劾韩艺了,就立刻改变了初衷,你们这也没有原则性了。

    他们都认为这是许敬宗、李义府故意借此事对韩艺发难,这是一场纯粹的政治斗争,什么乡法国法都是借口。

    杜正伦哼道:“李中书,记得那晚上议论此事的时候,你也在场,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李义府道:“我并没有反对乡法,我只是反对滥用私刑,就算要判刑,也应该由大理寺来判罚,杜中书难道敢保证这世上就没有人借用乡法谋求私利的吗?”

    杜正伦当然不敢保证。

    李治沉吟半响,道:“几位爱卿都说得不无道理,那不知辛爱卿以为该当如何?”

    辛茂将道:“首先,必须严惩韩侍郎,以儆效尤。其次,褒奖信安乡的皇家警察,他们勇敢得捍卫国家的律法,捍卫陛下的仁义。最后,严禁私刑,任何人都不能滥用私刑。”

    许圉师小心翼翼道:“可是若无惩罚,乡法何以立威?”

    辛茂将道:“许侍郎此言差矣,乡法是根据百姓的生活习俗形成的,乡绅乃是以名望博得百姓的尊重,若是以刑罚来立威,那岂不是欺压百姓,逼迫百姓服从于他,这难道会有助于国家的安定吗?另外,我国律法难道就没有刑罚吗?”

    许圉师很是惊讶,这武将出身的辛茂将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能说会道。

    更加令他们诧异的是,向来能说会道的韩艺,竟然便辩驳的哑口无言。

    李治点点头道:“辛爱卿说得极有道理,朝廷历来就非常尊重乡法,也认同乡绅对于国家安定起到的作用,但是私刑终究是不可取的,任何判罚,还得由朝廷来执行,否则的话,这乡法立威了,那国法的权威就会受到了质疑,于天下社稷不利。至于信安乡一案,由于信安乡断指之法一直存在,这一回就不再追究,但是,下不为例。同时朝廷必须下令严禁任何人滥用私刑,否则的话,严惩不贷。”

    辛茂将道:“陛下,信安乡的乡绅虽然情有可原,但是韩侍郎可是确确实实的知法犯法,而且民安局就是韩侍郎最先提出来的,若不严惩韩侍郎,只怕民安局上下都会效仿韩侍郎,凡事都求息事宁人,难以有所作为,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韩艺哭丧着脸道:“陛下,这真是冤枉啊!臣这么做也是为了顾全大局。”

    许敬宗道:“韩侍郎顾忌只是信安乡一乡,而大理寺卿这么做,才是真正的顾全大局。而且陛下严禁私刑,本就是要竖立国法的权威,倘若对于你的知法犯法,置若罔闻,那还如何服众?”

    李治嗯了一声:“韩艺,你此番作为,虽也是有理可循的,但毕竟你没有秉公执法,朕也不能包庇你。这样吧,朕罚你一年俸禄,在民安局停职三月,以示惩戒。”

    韩艺一脸委屈道:“陛下圣明。”

    这受害人都这么说了,其余大臣也只能高呼:“陛下圣明。”

    退朝之后,出得大殿,韩艺双手叉腰站在台阶上火冒三丈的骂道:“tmd,我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今后谁要是再敢惹我,我管你什么乡绅贵族,老子就跟你拼命,反正横竖都是错。”

    刚好崔义中从旁经过,听得这话,下意识的转目望向韩艺。

    韩艺怒道:“看什么看,老子就这德行,不服你咬我啊。”

    崔义中听得都快要抓狂了,市井之徒就是市井之徒,但是也没有跟他去争,只是怒哼一声,一挥长袖,气冲冲的就离开了。

    这要是平时,崔义中还不扑上去,可是今日的话,他也是能够理解韩艺的,毕竟韩艺头一回站在乡绅这一边,结果就这般狼狈。

    后来出来的大臣,一看韩艺跟个疯子似得,站在太极殿门口骂娘,真是不要命了,哪里还敢惹他,都避开这疯子,往两边下得台阶。

    “韩侍郎还真会借题发挥啊!”

    许敬宗倒是没有怕韩艺,在从韩艺身边走过的时候,似笑非笑道。

    韩艺瞥了他一眼,理直气壮道:“这可都是我应得的,你要被停职三个月,你也可以站在这里骂娘,我绝对没有意见。”

    “老朽倒也想骂,可惜的事,老朽并非是出身市井,想骂也不知该如何骂。”许敬宗冷嘲热讽道。

    韩艺道:“想学啊,我教你啊!”

    “多谢韩侍郎的一番美意,但是老朽这把年纪了,恐怕是学不来了,老朽先走一步。”

    许敬宗言罢便走了下去。

    韩艺嘀咕道:“你何止先走一步,用不了多久,你就得入土了。”

    而在太极殿左边的廊柱后面站在两人,正是李治和张德胜。

    “韩侍郎也太胡来了,竟然在太极殿门前口无遮拦。”张德胜望着韩艺,嘀嘀咕咕道。

    李治笑道:“由他去吧。”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以和为贵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兜兜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