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本无公平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本无公平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59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网游之邪神逆天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二更时分,在静悄悄的街道上,一辆紫色的豪华缓缓行驶着,行得一炷香功夫,马车在李府门前停了下来。【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只见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从马车上下来,正是武媚娘的生母,魏国夫人杨氏。

    她一下车,这李府的门就打开了,李义府领着妻子站在门内迎接,“夫人来了,快快请进。”

    杨氏笑着点点头,她对李义府的印象一直都很不错,因为李义府这人非常乖巧,杨氏又有极强的虚荣心,这挨了大半辈子,终于翻了身,内心肯定是非常膨胀的,李义府的马屁拍的她是非常受用。

    来到屋内,李义府夫妻亲自帮杨氏斟茶递水,伺候的是无微不至。

    杨氏非常享受,笑道:“李中书,皇后让我来给你传话,不要受到影响,除王玄道以外,其余的照做就是了。”

    李义府闻言,登时大喜过望,忙道:“劳烦夫人转告皇后,李义府决计不会令皇后失望的。”

    杨氏点点头。

    ......

    ......

    经过考官们日以继夜的仔细“阅卷”,终于审阅完所有的试卷。

    但是在这期间,朝中重臣一直对此争论不休,哪怕到了放榜的前一刻,许多大臣还是不服。

    阅卷室。

    “陛下,纵使将王玄道列入三甲之中,臣觉得还是不公平,臣以为应改派一些人重新阅卷。”

    杜正伦站在李治面前是激动的口沫横飞。

    李义府道:“不公平?你凭什么说不公平?”

    杜正伦拿起一份试卷道:“就凭这个,这等章凭什么能够及第,还是因为这人是李中书你的门生。”

    李义府怒道:“杜正伦,你这话什么意思。”

    杜正伦道:“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这古语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李义府大怒,忙向李治道:“陛下,杜正伦恁地诬蔑臣,还请陛下为臣做主啊!”

    杜正伦也是豁出去了,道:“陛下,李义府这么做分明就是徇私舞弊,若是将这榜单公布出去,只怕会引起天下士子的不满,科举也将会毁于一旦啊。”

    “岂有此理。”

    许敬宗站出来道:“杜中书,你这分明就是在高门大姓子弟撑腰,以往科举及第者,几乎都是被高门大姓子弟给占有,寒门子弟及第的不过是凤毛麟角,可当时却未曾听到有人说不公,这一回寒门子弟占得多数,你就在这里嚷嚷着不公平,究竟是谁在徇私舞弊,私相授受”

    杜正伦当即哑口无言,立刻看向卢承庆、许圉师等人。可这些人却都是沉默不语。

    许敬宗这一番话真是太绝了,因为在此之前,唐朝不是很重视科考,科举还是一个雏形,还在探索阶段,甚至于有些时候都不看考卷的,直接以考生的名望,家世,出身来决定谁及第,可这样公平吗?当然不公平,如今许敬宗、李义府当权,无非就是换种方式而已,不看高门大姓,专向钱看,这性质是一样的,只是变了花样而已,那么以前高门大姓几乎垄断科考,你怎么又不出来说了。

    如果唐朝的科举跟明清时期一样重要,那纵使李义府要弄虚作假,也不会连脑筋都不愿意动,他如今就是摆明指定了哪些考生及第,因为以前也没有差,只不过他选择了寒门。

    只是这一回大考,是改制之后的第一回大考,前面改制的时候,朝廷又吹得很凶,各种求贤若渴,唯才是举,公平、公正、公开,再加上韩艺还挑起了一场士庶之争,导致天下士子都非常期待这一次的大考,以为朝廷真的会唯才是举,不然的话考生怎么可能会多出一倍来。

    李义府还厚着脸皮向李治道:“陛下,此番科举对于朝廷而言,至关重要,倘若朝中大臣都不能够团结,考生又如何会信服呢?如果上千考生正在外面等着了。”

    李治瞧了眼李义府,沉默半响,道:“任知古头名进士,王玄道第二。放榜。”

    但是他的语气非常平淡,他对于这一次科考寄托了太多的希望,但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他也没有料到会演变成这样的一场秀,一场士庶之争的秀。

    杜正伦听罢,怒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卢承庆、许圉师等人兀自垂首不语,他们太尴尬了,尤其是卢承庆,他可是范阳卢氏,他要一开口,李义府肯定又会指责他想为高门大姓子弟撑腰。

    韩艺也在场,但是没有说过半句话。

    可这榜单一放,顿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一百名及第的名额,寒门子弟占有八成多,高门大姓子弟只占有区区不到两成,而且头名竟是江南来的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考生,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高门大姓子弟只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哭喊着不公平,挤在试院面前,要求朝廷给一个说法。

    但是他们一嚷嚷,这寒门子弟也不干了,甭管自己有没有考中,都觉得这一份榜单是自古以来最为公平的一份榜单,空前的拥护这榜单。这跟将奥观海当上米国总统,看成是民主的胜利,是一个道理,因为以前米国从未有黑人当过总统。

    最终又演变成了士庶之争,几乎没有人关注榜单上面的人是不是真的具有真材实料,反正以前似乎也没有怎么关注过。

    “真是想不到好好一场科考,会演变成这样。”

    站在街边的卢师卦望着试院前面争吵的考生,不禁长叹一声。

    崔戢刃轻轻一哼,“若是寒门考生真的能够凭成绩占据榜单,我倒也心服口服,可是.....唉.....早知如此,我当初真不该号召士族子弟参加这一回的科考了。”

    长孙延突然向王玄道笑道:“玄道,在这种情况下,你能都名列第二,着实令人佩服啊!”

    崔戢刃也是好奇道:“玄道,你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能够让李义府将你列为第二?”

    王玄道淡淡一笑,道:“我只是论证守成难于开国。”

    崔戢刃一愣,随即抚掌道:“妙!妙!妙!”

    王玄道突然转过头来,道:“崔兄,你先别称妙,你忘记你跟韩艺还有一场赌约么?如今你可是惨败啊。”

    崔戢刃皱了皱眉,道:“你说得很对,这一回我真是一败涂地。”

    ......

    “有榜单就有争议,这真是自古不变的真理啊!”

    韩艺站在台阶上,望着下面还在争吵的考生,笑着摇了摇头。

    一旁的唐临目光突然左右瞟了瞟,旋即又小声道:“韩侍郎,这番科考结果,分明就是为李义府、许敬宗而考,那榜单上至少有近六成的人要么就是李义府、许敬宗他们的门生故吏,要么就是往李义府家中运了不知道多少车的礼物,这焉能服众?”

    韩艺一笑,道:“你看看下面的考生,是支持李义府的多,还是反对李义府的多?”

    唐临道:“可关键不在于此,李义府借用科考,为自己谋求私利,且人财双得,用不了多久,他的党羽就能遍布朝野。”说着,他又瞧了韩艺一眼,道:“若是你方才与杜中书一块反对的话,兴许能够迫使陛下重新阅卷。”

    “难道你认为陛下对此是毫不知情吗!”

    韩艺轻轻一叹,道:“只能说李义府这一招玩得实在是太绝了。”

    其实朝中很多大臣都知道,自从李义府当上中书令之后,就毫无下限的提拔自己的亲人,非但如此,他还为了这一场科举,全家总动员,变向卖官鬻爵。但是李义府亦非傻子,他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卖官鬻爵,肯定是上面有人支持他这么做。

    这个人当然就是武媚娘!

    因为他们两个人有着完全相同的利益。

    武媚娘是要借这一回科考,狠狠打击高门大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吸纳更多的寒门子弟,因为高门大姓都不太鸟武媚娘,这武家可是小姓,因此自武媚娘上位以来,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打击高门大姓,尤其关中大姓。但是武媚娘聪明的地方在于她没有完全跟高门大姓撕破脸,只是在暗中使手段,表面上还跟一些高门大姓来往密切。

    而李义府的话,虽然已经将户籍并入了赵郡李氏,但是高门大姓还是看不起李义府,更不会说拿钱去贿赂李义府,高门大姓子弟要找,也是找卢承庆这些人,而寒门子弟也不是说穷人家的弟子,这五品以下的官员的儿子,也属于寒门子弟,还有一些地主、土豪都是属于寒门。

    这李义府稍微放点风出来,他们就屁颠屁颠的跑去送钱,因为五品以下的官员没有门荫的照顾,只能走关系,如今有一个宰相明码标价,这还不上,那真就成傻子了。

    而且,这一回李治给的名额是往年的一倍多,有一百人,李义府可算是赚得盆满钵满,这些人不但送了钱给他,将来还会成为他的党羽。这也是为什么李义府对于科考一直闷不吭声,你们要怎么弄怎么弄,采用新的试卷格式也好,采用新的阅卷方式也罢,反正这一笔我是捞定了。

    许敬宗的话,毕竟十分好面子,好名望,吃像就没有李义府那么难看,他还是偏向自己的门生故吏,当然,肯定也收了不少好处,但是只怕没有李义府一半多,李义府完全是没有道德节操的,这种人前半生一直被压制着,看着长孙无忌混得风生水起,心里能不羡慕吗,如今他可算是有今日了,理应要尽情的去满足自己的一切,是咬着牙拼了命的捞,这可是用性命搏来的,此时不捞更待何时。

    不过从任知古获得头名进士来看,可见李义府、许敬宗还一直关注着李治,知道任知古跟李治见过面,不可能好处都让他们得了,总得分点汤水给你李治吧。

    唐临作为吏部尚书,对此是深感不满,你这么搞下去,这吏治还要不要,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如今他哪里是李义府的对手,只能寄望于老大,可是韩艺几乎就没有怎么管,李治让他出出主意,他还真就是出出注意,甚至都没有跟李义府打什么交道。

    .......

    “王公子,恭喜,恭喜!我们又有机会同殿为臣了。”

    韩艺跟唐临聊了一会儿,突然发现站在街边的崔戢刃他们,于是走了过来。当然,首先是向王玄道道贺。

    王玄道微微颔首:“多谢!希望日后韩侍郎能够多多照顾在下。”

    “王公子谦虚了!”

    韩艺呵呵一笑,突然朝向崔戢刃道:“崔御史,请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可有找王公子给你卜上一卦?”

    崔戢刃眯了眯眼,笑道:“不知韩侍郎为何有此一问。”

    韩艺呵呵道:“因为我发现崔御史你是一个不祥之人啊!你看,你从中这么一捣鼓,结果你们士族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失败,比第一,比人数,你们都是输,我想除了当年楚霸王的四面楚歌,你这一出铩羽而归简直就是一览众山小啊!”

    卢师卦不服气道:“韩小哥,这榜单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会不清楚?”

    韩艺呵呵道:“卢公子,你这话说得,我怎么就清楚了,我都没有参与,因为我对寒门子弟有着绝对的信心,以往要不是高门大姓占有出身优势,你们早就输了。”

    崔戢刃挤出一丝笑意,道:“你急什么,不是还有第二场么。”

    “对!第二场。”

    韩艺打了个响指,暗道,你小子终于反应过来了。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堂而皇之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黄雀在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