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左右都是坑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左右都是坑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6559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霸道老公,抱一抱 雄霸神荒 闪婚少校娇妻 重生电子帝国 青春的死胡同 神医嫡女 穿梭在无限废土
    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wwW.aiyouShen.cOm】

    但实则不是如此,基本上都是遵循着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则,开国一代一般都是黄金一代,自后就是白银、青铜。

    然而,随着韩艺的到来,这个规律正在生着改变,一个触全新黄金时代的力量正在积蓄当中。

    韩艺在尉迟府倒是没有待多久,毕竟他跟尉迟敬德不是很熟,主要是因为尉迟修寂,因此他跟尉迟修寂说了几句,便也离开了,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大考对于他而言,其实并没有结束。

    凤飞楼!

    “呜呜呜!”

    这韩艺刚刚回来,歇了口气,忽闻外面传来哭声,听着声音有些熟悉,但绝非是小胖他们的哭声,于是立刻起身往外面走去,只见一个大胖子一边哭着,一边走了进来,正是铁公鸡钱大方。

    “喂喂喂!老钱,你这是怎么呢?”韩艺纳闷的走上前,忽见这厮还提着礼物,你看就是来哭丧的呀,郁闷道:“我说你丫的是不是找错地方了,你要哭丧去鄂国公府哭,上我这来哭干什么。”

    钱大方抬头看了一眼韩艺,抽泣道:“我倒是想去给鄂国公哭丧,可是人家也不会让啊!”

    韩艺道:“让你就上我这来哭,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我---我不是哭丧!”钱大方激动一跺脚,道:“我是太高兴了。”

    韩艺道:“鄂国公去世,你这么高兴,怎么,他以前欺负你了么?”

    “哎呦!跟那事没有关系!”钱大方突然激动的抓着韩艺的胳膊,道:“中了!”

    “中了?”

    韩艺眨了眨眼,突然道:“怎么?你资助的考生及第呢?”

    “不---不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么?”

    “我知道什么?”

    “我---我儿子考中了制科啊。”

    “是---是吗?”韩艺一惊,道:“这---这我倒是没有注意。”

    他就一个吩咐任务的,除了前十名他关注了一下,其余的他都懒得去看,是骡子是马,溜溜才知道。

    钱大方直点头,道:“虽然是候补,但是那也挺了不得了,你说是么?”

    “那是,那是!”韩艺拍拍钱大方的肩膀,道:“行了,行了,别哭了,进来坐,进来坐。”

    钱大方晃悠悠的入得大厅,一边走着,嘴里还一直嘀咕着,“我钱家祖祖辈辈都是农夫,今儿----呜呜呜---,祖宗显灵啊!”

    韩艺听得是哭笑不得,但是他能够理解钱大方为什么这么激动,要知道他儿子能够参加科考,还都是因为他捐了几百贯出来,要是以前,他儿子可是没有参加科举的制科,心里能不高兴么。问道:“那除你之外,还有商人子弟及第的么?”

    “没有!所以我才这么高兴---不,我不是这意思。”钱大方一不小心泄露心中的小九九。

    韩艺呵呵一笑,又道:“那你资助的考生呢?”

    钱大方眨了眨眼道:“一个都没有考中。”

    这听着怎么有些造化弄人啊!韩艺叹道:“那你节哀顺变。”

    “嗯?”

    “哦不,我的意思,虽然没有考中,但这都是你在科举之上坚持不懈的积德,你儿子才能及第。”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这财破的真值。”

    “那是!”

    韩艺眼眸一转,道:“但是,我觉得吧,你最应该感谢是皇后,要不是皇后的教育基金,你儿子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你是不是应该去教育基金会那边还愿了。”

    “武皇后慈善教育基金还能够还愿?咋还?”钱大方茫然道。

    韩艺道:“当然是捐钱啊!”

    “捐钱?”

    钱大方眨了眨小眼睛,这一说到钱,他就肉疼了。

    韩艺啧了一声道:“我说老钱呀,都这时候了,你还在这里铁公鸡,你捐一次钱,你儿子就及第了,要你再捐一次的话,说不定你儿子就能从候补变成正式的官员了。”

    钱大方听得眼睛亮,一拍桌子,道:“说得对,这钱我捐,这钱我一定得捐。”

    “别老是钱钱钱的,俗!搞得跟权钱交易似得。应该说还愿。”

    “对对对,还愿!还愿!”

    “来人啊!”

    “小艺哥有什么吩咐。”

    “带钱掌柜去金行那边。”

    钱大方道:“这么快?”

    你这厮精打细算,万一反悔怎么办,我这可是好不容易才逮着一你一回。韩艺啧了一声道:“我说老千,这还愿早一刻,多烧一点香火钱,那就多一份诚心。你先去还愿了,待会咱们再慢慢聊你儿子的仕途。”

    仕途?

    钱大方听得是心花怒放,道:“对对对,我现在就去捐。”

    他刚走,桑木就走了进来,道:“恩公,这老钱怎么呢?眼睛通红的,好像是哭过。”

    “出血了能不疼么。”韩艺呵呵一笑,说到这金行,他突然想起一人来,道:“对了,沈笑那混蛋呢?怎么没有见到他。”

    桑木道:“沈公子不是去洛阳选址建分店,这都还没有回来了。”

    “什么选址,那厮八成是去泡妞了!”韩艺说着暗叹一声,这不结婚也不结婚的好处啊!又道:“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要找你。”

    “什么事?”

    “关于新一期大唐日报---!”

    他话未说完,桑木就道:“新一期大唐日报已经印刷完毕了,就等着了。”

    “我说得不是这一期,是下一期。”

    “这么快?”

    “我等了这么久,这点点东西就想打我。”韩艺奸笑两声。

    这才点点东西?桑木暗自嘀咕着。

    黄海之上,一个个鲜活的人被无情的大海吞没,血水无法在一望无际的大海凝聚,很快就被海浪给冲淡了,唯有一些朽烂的木头还漂浮在海面上。

    就在两个时辰前,刘仁愿的水师在这片海域以极小的代价全歼了百济的水师,当然,百济的水师也就那样。

    而这一战的头功正是初出茅庐的独孤无月。

    在面对来势汹汹百济的水师,独孤无月在得到敌军水师情况之后,立刻让一部分船只继续在这片海域打鱼,然后自己率领仅有的四艘艨艟巨舰以及一部分战船绕之东北面,隐藏起来。

    百济一直都认为唐军就是来吓唬人的,而且根据他们打探的消息,唐军也一直在打鱼,因此并未怀疑,冲着这些打鱼的船只就来了。

    结果就落于独孤无月的圈套当中,独孤无月领着四艘艨艟巨舰直接撞向敌军水师,这百济的战船实在是太小了,面对以大欺小的艨艟巨舰,被撞的是人仰船翻。

    这艨艟巨舰撞了就走,都不搭理他们。

    但是随后冲上来茫茫多的唐军水师,虽都是小船,甚至有不少就是渔船,但是上面却都是齐兵满员,武装到了牙齿,面对刚刚被撞的晕头转向的百济水师,先是几轮齐射,然后冲上去抡起斧头砍,但是水师的话,并没有说不准抓获俘虏,故此这俘虏还是要的,因为这俘虏可是奴隶,是可以卖钱的,不要白不要,不过百济也没有派出太多人来,百济以为唐军都是渔夫滥竽充数,专门跑来吓唬人的,那么派出一些主力来,随便打打就赢了,唐军也才抓了几百俘虏。

    这虽然只是一次小规模的海战,但是此战过后,百济纵使想寻仇,也没有足够多的船只供他们再出海找唐军决战,只能龟缩在岸上。

    刘仁愿也没有打算登岸,水师算是完成了战略目的,全军返还,就等李绩那边的消息了。

    而在辽东地区,战争似乎也在接近尾声。

    李绩、薛仁贵率领仅有的三千人就拖住新城的主力大军。而高侃、契苾何力、程名振这些大将们集中优势兵力几乎横扫扶余地区,就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因为高句丽那边是冲着消灭新罗去的,这前线肯定比较空虚,而他们率领的都是契丹族的士兵,这些人本来就是凶悍,所到之处,基本上就剩下一些老弱妇孺了,这还是程名振下令不准杀老弱妇孺,要将他们统统留给渊盖苏文,因为这些都是负担,房屋统统烧毁,其实这房屋倒还是其次,关键是秋收在即的稻田也统统烧光了,这对于当地百姓而言,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可是唐军却不顾这么多,烧完就走,片刻不得停歇。时至今日,唐军主力开始在新城汇合,又形成对于新城的局部优势,而这一次的战略目的,就是要攻克新城这个重要军事城镇。

    “报---!”

    正当李绩和刚刚回来的诸将领研究如何进攻新城时,一飞骑赶到,只见一个通报官急忙忙跑入大帐,“启禀大帅,黑水靺鞨那边刚刚传来消息,渊盖苏文大军正往白山靺鞨那边行去。”

    薛仁贵浓眉一皱,道:“这渊盖苏文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契苾何力急躁道:“大帅,如今新城已经是瓮中之鳖,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我们可以攻破新城之后,再去救援黑水靺鞨。”

    程名振道:“万万不可,黑水靺鞨此番出兵,完全是听从我大唐的命令,如果我们不立刻去救的话,只怕到时周边势力都不再信任我们,我们必须全力赶去救援。”

    薛仁贵点头道:“程将军言之有理,当初我们就是用围魏救赵,立刻缓解了新罗之危,而如今渊盖苏文用这一招来对付我们,我们也必须立刻回援去救黑水靺鞨。而且,以我之见,渊盖苏文亦非是想真的为白山靺鞨去打仗,他真正的目的只是逼我们退兵,因此只要新城危机解除,渊盖苏文便不会再进军了,而我们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不应该再打这一场损人不利己的战争。”

    “这渊盖苏文果真是名不虚传。”

    李绩略显遗憾的叹了口气,道:“不管怎样,我们必须去营救黑水靺鞨,仁贵,你留下来断后,全军立刻随我去救援黑水靺鞨。哦,在派人去告知黑水靺鞨,让他不要贸然出击,待我大军来了再说。”

    “喏!”

    这一场战争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打得虽是风生水起,但是伤亡其实很一般,唐军连高句丽的腹地都没有去,跟偏师骚扰没有太大的区别,李绩也不想在这时候与跟渊盖苏文的精锐部队交战,到时真打起来,还不一定打得过,李治的诏令前不久才到,让他们谨慎行事,那赶紧见好就收,因此他都没有直接从高句丽地区进军,害怕中埋伏,而是从松漠都督府绕道过去。

    果真如薛仁贵所料一般,他大军刚撤离,渊盖苏文就立刻停止进军了,唐军也就没有去了,黑水靺鞨也非常懂味的退了回去。白山靺鞨倒是想打过去,你黑水靺鞨太卑鄙了,我主力都在外面,你就趁虚而入,只是因为白山靺鞨的主力刚从新罗撤兵,两头不着调,是人困马乏,也就追到两地边界,就停了下来。

    战争渐渐进入尾声,但要说结束就还早了一点,李绩也得防着渊盖苏文反扑,那厮也是一个狠角色,唐军从进攻转入防守阶段。

    渊盖苏文倒是想反扑,但问题是前线全部都是老弱病残在那里哭爹喊娘,精壮男子死得都七七八八了,前线就更剩下新城一个粮仓,这怎么反扑啊!

    前线进入收尾阶段,而长安这边才刚刚开始,由于大考产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因此并没有因为尉迟敬德的离世而冷却下来,还是在持续热。

    在大考的过程中,士庶争执的非常厉害,大家只想赢,但是如今冷静下来后,诸多问题开始浮现出来。

    尤其是世家大族,突然现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崔府。

    “咳咳咳!”

    久病未愈的崔义玄被人搀扶到矮榻上,一个劲的咳嗽,“怎么会这样。”

    说着,一双浑浊的老目看向崔戢刃。

    崔戢刃一脸惭愧道:“对不起,从父,侄儿令你失望了。”

    卢承庆叹道:“这也怪不得戢刃他们,韩艺实在是太狡猾了,我敢断言,在此之前,没有人想到他会这么做,当时大家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

    崔义中激动道:“可是如今怎么办,常科被李义府他们弄成那样,咱们高门大姓的子弟几乎是全军覆没,制科那边倒是考上不少,可若是咱们让儿孙跑去贤者六院,这不是告诉天下人,韩艺那什么贤者六学得到了咱们山东士族的认可。”

    郑伯隅道:“你们家我可不管,反正我郑家的人是不会去的,什么贤者六学,不就是一些旁门左道么,这官什么时候都能当,但是决计不能让韩艺的阴谋得逞。”

    崔戢刃道:“郑伯伯,如果这么简单的话,侄儿当初就不会让郑兄弟他们去考取制科了。这俗话说得好,这两害相权,取其轻也。是,我们去贤者六院,的确会帮助到韩艺,韩艺也肯定会利用我们来增加贤者六院的名望,但是我们不去的话,难道就能够对贤者六院造成多大的伤害么?我看也不尽然,只要贤者六院能够让考生出头,它一定还是会取得成功的。另外,李义府他们这么做,就是要削弱我们高门大姓在朝中的势力,如果我们不去,最开心的是李义府,而韩艺不会因此感到任何损失,损失的只会是我们自己。”

    崔义玄点点头道:“戢刃言之有理,真正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这些士族已经大不如前,如果我们在朝中拥有足够的势力,李义府他们也不敢这么做,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将更多的人才送到朝中,这样才能避免更加糟糕的情况出现。”

    崔偲道:“那岂不是白白便宜了韩艺。”

    卢师卦非常耿直的言道:“崔伯伯,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可不是便宜了韩艺,因为这一切都是韩艺用他的智慧让我们陷入这两难之地,而且,我们既然输了,就理应付出相应的代价。”

    郑伯隅他们听得皆是脸上无光,这回输得真是没有脾气。

    崔戢刃道:“不过各位长辈也勿用感到丧气,现在是韩艺利用我们,可是如果我们士族子弟能够通过贤者六院进入朝中,那就是在相互利用,就好像那训练营一样。”

    卢承庆点点头道:“崔贤侄言之有理啊!”

    世家大族左右为难,纠结不已,而许敬宗、李义府他们的日子是更加不好过。

    魏国夫人府。

    “皇后,这你可一定得制止韩艺呀,韩艺如今即是贤者六院的院长,又是户部侍郎,阎立本也是工部尚书兼贤者六院副院长,如果陛下真的答应户部与贤者六院联合,那提拔谁上来,岂不都是韩艺说了算,这朝纲制度何在。”许敬宗非常激动的向武媚娘告状。

    如今能够挽救这一切的也只有武媚娘了,毕竟他们跟韩艺在李治面前是水火不容,唯有武媚娘是他们跟韩艺唯一都顾虑的一层关系,也是武媚娘的存在,导致他们彼此都不愿撕破脸。如今李治肯定是站在韩艺那边的,他们也没脸去找李治说情,但是这事是武媚娘在后面暗中推动的,甚至可以说是纵容,那现在弄成这样,你出来负责呀。

    李义府道:“皇后,韩艺这么做可有考虑过你,我看他分明就是投靠到长孙无忌那一边去。”

    这话可是非常歹毒的,我们是照你的吩咐去做的,结果韩艺突然冲出来了,来了一招黄雀在后,搞得我们这么狼狈,这不就是在打你的脸么。

    武媚娘何许人也,岂能被他们给糊弄朱,浅饮一口香茗,不露声色的笑道:“制科与常科都是为朝廷选拔人才,孰优孰劣没有必要分个高下来,你们也没有因此损失什么,至于什么贤者六院与户部联合,那也不打紧的,你们无须这般紧张。其实只要进士及第的考生,在朝中有着出色的表现,仕途光明,那么进士科还是不会衰落的,所以你们也别感到担忧。”

    李义府、许敬宗相觑一眼。

    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就是暗示他们,尽情的提拔那些人上来,韩艺再牛,他户部能够装多少官员呢?如果装得太多,也只能有那么一两个往上升,毕竟户部真正掌权的就那么几个,你们掌握着中枢机构,离皇帝最近,而中央圈子就这么大,这贵精不贵多啊。

    武媚娘又道:“我也会告诫韩艺几句,让他别做得太过分了。”

    皇后都这么说了,李义府、许敬宗哪里还好意思多说什么。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一代新人换旧人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套路的延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