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不知道!不清楚!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不知道!不清楚!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38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道至尊 次元主神创建者 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一二。”

    当韩艺带着契苾何力他们来到学院的操场上时,里面的一幕令人震惊了,只见近千人全部匍匐在地上,听着教官的空灵,起起伏伏。

    这一目望去,是何其壮观啊!

    而且全部穿着单衣,要知道如今可已经入冬了啊!

    没有人注意他们的到来,即便他们的动静足够引起操场上任何一个人的注意。

    “他---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秦怀道显得有些茫然。

    韩艺很配合他的语气道:“我想应该是在做俯卧撑吧。”

    秦怀道一怔,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这个问题有多么的弱智。

    契苾何力突然惊慌失措的嚷嚷了起来:“头头发,我儿子的头发咋没了!”

    “哎呦!我儿子的头发也是如此,他们的头发咋了?”

    阿史那弥射他们皆是显得惊慌失措。

    “不是没了,是短了。”

    韩艺纠正了他们一遍,道:“契苾将军,你们还不知道此事?”

    “知道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契苾何力人都是懵的。

    当出这些学员剪头发的时候,契苾何力他们已经出征了,如今才刚刚回来,没来及听,这猛地一看,个个都吓坏了。

    韩艺哦了一声:“他们这是削发明志,表示原为陛下奉献出自己的一生。”着,他又将剪发的原因了一遍,当然他强调这头发是皇帝剪的,你们要找去找皇帝,别来找我。

    程处亮、李思文知道这事是韩艺的主意,但是韩艺得也没有错,李治当时也在场,只能心里暗骂韩艺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契苾何力、阿史那弥射等人当然很不爽,我们都不在,你就将我们儿子的头发都给剪了,换谁都不会开心的,他们胡人尚且如此,高侃这些汉人将领就更加不用多了。可是韩艺张口闭口就是皇帝,他们也只能先憋着,等弄清楚再。

    “明儿,光儿。”

    契苾何力朝着两个儿子嚷嚷起来。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阵口令,“一二!”

    契苾明和契苾光连头都没有抬,还是跟着教官的口令,不断的起起伏伏。

    契苾何力都傻了。

    程处亮见到这一幕,只觉一股韩艺,不,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上来,睁大眼睛看着韩艺,“韩---韩艺,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韩艺一脸郁闷道:“拜托!我也跟你们一样,这几个月来,第一回来这里的。”

    契苾何力傻乎乎道:“韩艺,你---你老实跟我,我儿子是不是被你们给打聋了,怎么我叫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

    韩艺翻着白眼道:“这我虽然不清楚,但是我想应该没有聋吧,他们明显都还听得见口令。”

    对呀!

    契苾何力却是更加困惑了。

    阿史那弥射不信这邪,也朝着自己的儿子叫了两声。

    可是结果是一样的。

    “一二。”

    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军可真是慌了,来这里才几个月,就变得六亲不认了,这要继续待下去,那还得了。

    韩艺道:“各位将军勿要惊慌,他们如今正在训练,不能够尚自离队,还请各位将军稍等。”着他将那正在巡视的总教官给叫了过来。

    “卑职参见副院长!”

    “嗯!”

    韩艺点点头,道:“将李敬业、契苾光、契苾明、程伯贤叫过来。”

    “喏!”

    那总教官立刻去到队伍前点名,令契苾何力他们惊讶的是,在点名的过程中,没有点到名的,仿佛身处在两个空间,还在继续的做着俯卧撑。

    不消多时,李敬业他们便跑了过来,在自己的父亲面前,站成整整齐齐的一排,仿佛已经成为习惯了,身形挺直。

    “孩儿见过爹爹!”

    一声齐喊,让契苾何力他们一脸懵逼,只觉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且看上去的确也是粗壮了不少!

    啪!

    短暂的错愕过后,契苾何力的这暴脾气又上来了,上前就一巴掌打在契苾明头上,愤怒的咆哮道:“你这兔崽子原来还认识老子呀,那方才老子叫你为何不应?”

    可是契苾明眼都没有眨一下,反而是挺得更直,昂首挺胸,极其严肃的回答道:“回爹爹的话,方才孩儿正在训练,不便回答,还请爹爹原谅。”

    “嗯?”

    契苾何力吓得退一步,以往他一扬起手来,这两个兔崽子铁定拔腿就跑,可如今仿佛觉得打在石头上似得,自己手都有一些疼,契苾明却不当回事,心里又在纳闷了,这---这真是我儿子的吗?

    程处亮悄悄上前,来到程伯行他们身前道:“子,你们在这里还好么?”

    程伯行道:“爹爹且放心,孩儿在这里一切都好。”

    “可老子看着不太像啊!”

    程处亮很纳闷,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严肃了,这不像我老程家的风格啊。

    “爹爹(二伯)为何这般?”程伯行三人转过头去,同样也非常疑惑的望着程处亮。

    程处亮就更加懵逼了。

    阿史那弥射亲切的搂着自己的儿子,突然发现儿子要比自己还要高了,道:“怎么,老子刚打了胜仗回来,你也不会祝贺老子几句。”

    “孩儿祝贺爹爹凯旋归来。”

    “!”

    又闻秦俏道:“爹爹,你怎么来了?”

    秦怀道道:“爹爹当然是来看看你啊!”

    秦俏皱了下眉道:“可是爹爹,人家的父母都没有来,爹爹却这般担心孩儿,好似孩儿不如他人,这会让其他人嘲笑孩儿的。”

    “啊?”

    秦怀道心都碎了,这还是我那乖宝宝么。

    李敬业道:“叔,要是没事的话,侄儿要回去训练了。”

    李思文木讷的点点头,却是满面的困惑。

    契苾明他们也跟他们的老子要回去训练。

    他们的老子都已经懵了。

    等到李敬业他们归队之后,契苾何力他们猛然醒悟过来,将韩艺给团团围住。

    “韩艺,你就给我儿子吃了什么迷药,怎么他们会变成这样。”

    “哇呀呀!你还我儿子!”

    程处亮哼道:“你定有又会你都没有来过,跟你没有干系。”

    韩艺笑着点头道:“本来就是这样呀,我也不清楚,我跟你们一样,也感到非常的惊讶。”

    “我不信!”

    “呃!”

    韩艺苦笑一声,“你们要不信的话,可以随便看,也可以问问他们,我有没有来过。”

    “这用不着你,今儿我就不走了!来人啊!给老子弄张椅子来。”

    契苾何力都觉得不认识自己的宝贝儿子,这如何能行。

    程处亮他们也在起哄,要看个明白。

    韩艺完全满足他们,让人搬了一些椅子给他们,反正他又没有来过,跟他有毛关系。

    契苾何力他们就台阶上坐成一排,充满困惑的望着操场上面的儿子。

    可是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这训练营跟训练营的差不多,就训练走正步,训练团队合作。但是令他们惊讶的是,他们的儿子完全忽视了他们的存在,不厌其烦的重复着一个个动作,被教官训,也绝不顶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正当这时,忽闻大门那边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你们都在啊。”

    大家转目望去,只见两个老者慢悠悠的走为了过来,正是李绩和程咬金。

    这些人急忙起身相迎。

    “爹爹,你不是去拜祭鄂国公了么?”

    李思文好奇道。

    李绩点点头道:“已经去过了,顺道就过来看看。”

    程处亮来到程咬金身边声道:“爹爹,情况不太妙啊!”

    “什么不太妙?”程咬金错愕道。

    契苾何力立刻跳上前来,将前面的情况跟李绩和程咬金了一遍。

    “是吗?”

    李绩和程咬金相视一眼,又同时看向韩艺。

    韩艺立刻道:“司空,卢国公,我这几个月忙的要命,都没有空来这里,我真的不是很清楚。”着,他又道:“干脆这样吧,我吩咐他们今日休息,你们问个清楚得了。”

    程咬金大咧咧道:“没有必要,要真是如此,那也是好事啊!待老夫瞧瞧,老夫的乖孙子在哪里?”

    程处亮忙指了过去。

    程咬金顺着看去,嘿了一声,道:“这三个兔崽子比以前可是壮实多了。”

    李绩瞧了眼契苾何力他们,道:“既然各位都不放心,那咱们就在这里看看吧。”

    “我们也正有此意。”

    可是我很忙的呀!韩艺心里还惦记着昭仪学院事,要是可以的话,真不想跟他们待在这里。

    然而,训练营的学院并没有因为李绩和程咬金的到来而改变。

    李绩和程咬金也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还是李绩老道,让韩艺去将教官叫来问问。

    契苾何力他们恍然大悟,韩艺一问三不知,你也拿他没有办法,他确实没有来过,孩子们又都变得不认识了,这事只能问教官,教官可是下属,问他们他们能不么。

    韩艺也没有虚,立刻又将总教官叫来。

    李绩不露神色的道:“老夫看你们训练的非常有成效呀,不知你们是如何训练的?”

    那总教官为难道:“回司空的话,卑职嘴笨,不知该从何起,不过学院里面有专门的官员记录学员的训练过程。”

    他们只会搞训练营,你让他们搞政治工作,他们哪里会应酬啊。

    程咬金惊奇道:“还有官员记录训练的过程?”

    韩艺叹了口气道:“卢国公,这吃一堑长一智,上回在皇家训练营,晚辈差点都被革职了,因此晚辈建议陛下派一些文吏来专门记录军事学院训练的过程,到时各位若觉得有问题的话,白纸黑字在这里写着,咱们明明了,就怕什么事都怨晚辈,晚辈其实挺冤的。”

    “那你方才怎么不?”

    “可你方才也没有问啊!”

    “!”

    李绩瞧了眼韩艺,淡淡道:“那你就拿来看看吧!”

    “喏!”

    过得一会儿,就见这总教官捧着一沓训练日志走了过来,不等他送上,契苾何力他们就抢上前,一人抢了一本过去。

    “训练大纲,立、坐、行、吃、睡!这吃饭咋训练营啊?”

    契苾何力抢到训练大纲,这一看,整个人都傻了,吃饭还得训练。

    韩艺又叹了口气道:“当初在训练营的时候,我希望学员们节约粮食,结果被人诬告我恶整他们,毒害他们,这吃一堑长一智啊,我索性就将这一点白纸黑字写明白,四四六六清楚,免得到时又是我的错。”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抱歉!不能刷脸!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逼出来的优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