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我又不姓锅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我又不姓锅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31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炮灰攻略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这横祸突降,裴家根本无法接受,女人们是哭得是撕心裂肺,男人也是悲愤欲绝,此事决不能罢休。【wWw.aiyouShen.cOm】裴家都并未将裴清风的尸体运回家,就放在慈恩寺,扬言一日不严惩凶手,尸体就搁在慈恩寺,要知道这慈恩寺可是皇家建的,可见裴家这回也是豁出去了。

    不过拥有大智慧的玄奘大师表示裴清风是在慈恩寺出的事,慈恩寺也有责任,而且在佛家思想中,这也是一种缘分,因此他表示要为裴清风做法,就暂缓了战火近一步升级,但是朝中局势岂是他一个和尚能够阻止的,佛祖来了都没用。

    “贤兄,你莫要太伤心了,这一回我们三家一定支持你,为清风报仇。”

    “韦兄说得不错,他李义府未免也欺人太甚,仗着陛下的宠信,目无王法,这一回若不让李洋绳之于法,我们决不罢休。”

    在裴家大厅中,坐着十余来人,个个都是满脸激愤之色,扬言一定要李洋偿命,他们大多数都是关中贵族,彼此之间一直通婚,都是亲戚,而且,他们争得也是自己的权利,如果李洋将裴清风给杀了,啥事都没有,等于他们的权益也将会受到极大的伤害,堂堂贵族竟然跟连个百姓都不如。

    再来就是关陇集团在这里两年内,处处受到李义府的压制,此案也彻底将他们憋在心里已久的怨气爆发出来。从另方面来说,岂是这也是得之不易的机会。

    在正上方坐着一中年人,正是裴清风的父亲,面容憔悴,双目无神,裴严师。这才不到一日,他仿佛苍老了许多,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这些人再说什么,他最疼爱的儿子死了,不管怎么样也活不过来了。

    又听一人愤怒道:“还有顾倾城那妖女,也饶不了她,此事都因此妖女而起。”

    “不可!”

    一个老者突然说道。

    “叔父,为何不可?”

    “你们可不要忘记,顾倾城可是韩艺的人---!”

    “韩艺又如何,咱们以前就是太容忍他了,时到今日,难道咱们还要继续忍下去么。”

    “此事跟韩艺没有关系,跟顾倾城的关系也不大,顾倾城不过就是一个卑贱歌妓,杀害清风的是李洋,不是顾倾城,因为一个卑贱的歌妓,将韩艺也给拉进来,这不是自找麻烦么。我们应该将顾倾城也视作受害者,若是能够联合韩艺一块对付李义府,那对于我们更加有利。”

    一直沉默的裴严师点头道:“叔父说得对,目前要同时对付韩艺和李义府,实在是太困难了,而且我们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去对付韩艺,我们应该联合韩艺,一块对付李义府。”

    关中贵族中间,也有一些人是反韩艺的,他们想将韩艺拉下水,可是绝大多数关陇集团成员已经渐渐依附韩艺,他们更的是希望韩艺能够出面,跟他们一块对付李义府。

    卢家药铺!

    “唉真是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郑善行摇头一叹,不禁面露惋惜之色。

    王玄道淡淡道:“他命有此劫,怨不得人。”

    “话可不能这么说。”崔戢刃微微皱眉道:“这李洋未免也太无法无天了,芝麻绿豆大的事,他竟然要置人于死地,可见此人本性不好。”

    卢师卦摇摇头道:“我倒是不这么认为,从裴清风的伤口来看,劲道有所回收,可见李洋并非是真的想要裴清风的性命,只是一时冲动罢了,这都怪李义府平时太纵容他了,这才导致今日之祸。”

    郑善行道:“你们说李义府这回还能否躲过这一劫。”

    “我看很难!”王玄道道:“慈恩寺有不少僧人,亲眼所见李洋拿剑刺死裴清风的,不然的话,李义府也不会急着将李洋送出城,只可惜碰到那元烈虎那莽夫。如今的关键,已经不是李洋,而是李义府自己了。”说着,他看向崔戢刃。

    崔戢刃道:“你别看我,你知道上回的事,令韦中丞对我非常不满,他回来之后,一直都在排挤我,而我从父的病情又加重了不少,一天到晚清醒的时刻不多,不过我看得出,韦中丞也一直憋着一口气,我想这回我们御史台一定不会轻易算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其实御史台还只是其次,在我看来,这一回弄不好可就要出大事了。”

    王玄道微微笑道:“但不管结果如何,我认为这对于我们山东士族还是有利的。”

    卢师卦哪里不明白,王玄道是希望关中贵族与李义府为首的新贵两败俱伤,山东士族坐拥渔翁之利,可是他觉得这很卑鄙,等于他们是在利用一个死人,而且还都认识,挥手道:“你们两个当官的到外面去谈。”

    崔戢刃和王玄道相觑一眼,赶紧闭嘴。

    万福楼!

    “哼!寒门就是寒门,没有教养,做得都是一些卑鄙无耻之事,要是太尉在,岂会出现这等事。”

    “说得对,寒门之徒虽不乏有才之士,但缺乏家教,品行恶劣,这种人就不应该当宰相。”

    “你们说什么?此事与我们寒门有什么关系,你们贵族之间的卑鄙勾当难道还少么,只不过你们脸皮够厚,杀人也会说成是救人。”

    “混账东西,你算个什么,竟敢在此造次。”

    “是你们无礼在先的。”

    “唉嵇耘兄,这你就说错了,李义府可不是咱们寒门中人,人家可是出身赵郡李氏,门第显赫,咱们寒门哪里有资格沾上边啊!”

    “对对对,我差点都忘记这事了。”

    “胡说,我们赵郡李氏才不会有这等卑鄙小人,这都是李崇德那小人为升官发财,才将李义府添入我赵郡李氏的家谱。”

    “好!就算李义府不是赵郡李氏出身,那李崇德出身赵郡李氏吧,这为了升官发财,连祖宗都可改的,我们是寒门是自愧不如啊!”

    “哈哈!”

    “唉这古人说得果真没错,红颜祸水啊!”

    “什么红颜祸水,人家顾倾城演话剧演得好好得,是裴清风和李洋偏要招惹人家,他们一个中书令的儿子,一个裴家的嫡长子,顾倾城她能不去么,况且裴大郎又不是顾倾城杀的,凭什么将罪名推倒顾倾城头上。”

    “说得对!顾倾城可不是一般的歌妓,人家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还守身如玉,可见人家并不是贪图享乐的人,不然的话,早就让人得手了,我看顾倾城八成也是让他们给逼的。”

    “二位贤兄,小弟不过就是有所感慨,你们为何恁地激动。”

    “裴清风被李洋杀死,你却感慨红颜祸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可知道今日在慈恩寺顾倾城也差点死了,幸亏韩尚书眼疾手快,将她给救下来了,可是---可是---呜呜,我都还没有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啊!”

    这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然,李义府也没有干过什么好事,尽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笑话。

    这一次简直都绝了!

    打破脑袋都想不出这么一个神展开来。

    李义府成功的将韩艺的风头完全给盖下去了,原本大家都还在谈论这学院、贸易的事,正是韩艺大出风头之时,结果李义府脚一跺,韩艺立刻黯然失色,所有的人都在谈论此事,这是一个大新闻,裴家的人在慈恩寺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给杀死,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而且,李义府父子也干了不少缺德事,大家心中都早有积怨,只不过平时敢怒不敢言,如今就没所谓,大家都在说,就没有可怕的,法不责众,多日来积累的积怨,恨不得全部爆发出来。

    这可还不到一日,这火就已经拱到天上去了,明日估计就传到洛阳去了。总之,这风已经开始刮来了。

    不过对于顾倾城,大家都是怀有同情之心,只能说慈恩寺那一出戏,实在是太精彩了。

    傍晚时分。

    凤飞楼!

    “你们来了!”

    韩艺站在门前看着刚刚到来的长孙延和韦待价道:“真是抱歉,我原本应该将顾倾城送去的,只是她有伤在身,而且情绪不太稳定,因此我打算晚点再送她过去。”

    长孙延点头道:“这我们明白,我也想晚点来,但是这事越闹越大,而顾倾城又是重要的证人,我不得不来此,请她过去协助调查。”

    “你们稍等一下!”

    韩艺立刻将刘娥叫出来,让刘娥去通知顾倾城一声。

    不一会儿,顾倾城便在刘娥的搀扶下走了出来,那柔弱的表情,真是令人黯然泣下啊。

    韩艺道:“倾城,到民安局一定要老实交代,可不要有任何隐瞒。”

    顾倾城轻轻点了下头,关于怎么做供,他们两个早就商量好了了,顾倾城割破自己的脸,其中一个小原因,就是为她跟韩艺争取串供的时间,最初顾倾城是打算让自己的供词倾向裴清风,因为她的供词是非常重要,她就想暗自自己喜欢的是裴清风,侧面突出李洋的蛮横无理,想要霸占自己,再凸显自己的悲伤,反正裴清风已经死了,就算说喜欢他,他没法纠缠,要再弄死李洋,更无后顾之忧。

    算计非常到位。

    但是韩艺认为闹得这么大,很多聪明人都在关注此事,可能会聪明反被聪明误,李洋要能够脱罪,你怎么说他也能够脱罪,因为这毕竟是杀人,李义府要保李洋,那绝对最高权力上的斗争,你的供词反而作用不大,故此他让顾倾城选择两不想帮,都说他们两个都对自己好,不要让自己的供词陷任何一方于不义。

    韦待价先是让两名皇家警察带顾倾城出去,随后又向韩艺道:“怎么?你不打算去么?”

    韩艺道:“我不去了,刘姐陪着她去就可以了。”

    韦待价道:“这可不行,你可是皇家特派使,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不闻不问了。”

    “顾倾城是我凤飞楼的人,这事我该避嫌。”韩艺叹道。

    韦待价凑过来,小声道:“我就如实跟你说吧,总警司点名让你去。”

    “少来!”韩艺哼了一声,道:“好事没有见到叫我,这种事就记得我了,我又不姓锅。”

    “什么姓郭不姓郭的。”韦待价纳闷道。

    长孙延突然道:“你不去可不行,你可不要忘记,是你将顾倾城救下来的,你也是重要的证人之一。”

    “我日,你们这是强行让我背锅啊!”

    “走走走,别扭扭捏捏的了。”

    “喂喂喂!你干什么?”

    “执行公务。”

    韦待价懒得跟韩艺瞎扯,拉着韩艺便出去了。

    民安局!

    “咦?我不是应该去问供房的么,你们怎么带我来这里了,是,我是特派使,但是我们皇家警察要按规定办事,你们千万别给我优待啊,我是一个很正直的人。”

    韩艺站在总警司办公室门口,就不肯进门。

    韦待价一把就给他推了进去,这抬头一看,就见到程处亮那张莽夫脸,真是好伤胃口啊。

    “你以为你能够不去问供房么。”程处亮冷笑一声,又道:“韩艺,这事可都因你而起。”

    d!果然是套路来的。韩艺骂道:“哇操!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程处亮道:“顾倾城是不是你的人。”

    “怎么问话的,什么叫做我的人,这要让人听到,我韩艺还要不要出门。顾倾城只是我们的凤飞楼的员工,跟我的关系就是契约关系,仅此而已,难道你家仆人偷看寡妇洗澡,你会去负责么?你可别想挖坑让我往里面跳。”

    “韩艺,你这也太没义气了!”李思文都看不过去了。

    韩艺道:“这跟义气有什么关系,你们叫我来,还不就是想我出面,当我傻呀,这种事两边都不讨好。”

    只要关乎李义府,他就选择退避三舍,这是他当初答应武媚娘的,不过有一个前提,就是李义府别伤害他的利益,如果李义府要动顾倾城,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要是简单的事,我会找你来么。”程处亮语气立刻缓和了几分,道:“你处理这种事一直都很有办法的。”

    韩艺道:“我有办法我就不会去处理了,我以前那都是被逼的。”

    李思文道:“这些就先别说了,咱们现在应该商量该怎么办?”

    韩艺道:“当然是秉公处理呀,难道你打算包庇李洋,那你真的是---其实你是可以的,你爹可是司空啊。”

    “你少拿我爹说事!”李思文眉头一皱,很是不满道:“这种事你可别扯上我爹,你信不信我回去就告诉我爹!”

    “哈哈!纯属玩笑,你千万别当真啊!”韩艺脸上风云大变,一脸谄笑,这要是让李绩知道,下回见面,一定是不愉快的。

    长孙延道:“行了,行了,别再说这些了。”说着,他又向韩艺道:“我们当然会秉公处理,可据我们所知,裴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他们已经联合起来上奏陛下,弹劾李义府纵容、包庇子婿徇私枉法,这事一定会闹到朝堂上去的,而且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程处亮道:“你作为特派使,与陛下那边的交代,可是你的职责,你可不能袖手旁观。”

    韩艺沉默半响,一手捂脸道:“几位大哥,你们就放过我吧,我现在真的很忙。”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无地汗颜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导火索?(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