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诈败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诈败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734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邪帝凛然
    前世今生,韩艺都是自由自在惯了的,虽然他现在受到一定的约束,但他还是打心里不愿受到约束,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也不太愿意去约束他人,因此他对于萧无衣、元牡丹、杨飞雪都是支持的,不仅是她们,就连小野、桑木他们,韩艺都没有怎么去管他们,像小胖、华仔他们的买卖,都是他们自己在打理,韩艺很少过问。【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萧无衣说得那些,韩艺怎么可能没有想到,他是推崇商业的,在他的主导下,成立任何部门,都是跟商业有着莫大的关系。那民安局真的适合永徽年间的大唐么,可以说是杀鸡用牛刀,那时候百姓一辈子都足不出村的,乡里又有乡绅,需要什么皇家警察,衙役就足够了,当初成立民安局就是为了配合商业的发展,这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

    妇联局同样也在计划之内,但是要说让妇联局去保护天下女人,这无异于白日做梦,未来十年都看不到任何希望,首先你普及就非常困难的,而且,你管不到乡村去,这古人是非常重视世俗礼法的,尤其乡村里面,妇联局主要就是为城市服务的,妇女来到城市工作,会遇到很多问题的,因为男女是不平等的,再加上世俗礼法的存在,比如说,这女人冒头露面就不太好,这就需要一个妇联局在旁保护女人不要受到欺压。

    只有女人在城市里面生活的好,才会有更多的女人来到城市里面工作。

    可即便如此,韩艺兀自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他没有想到萧无衣能够这么快的想到这一点,这证明一点,他当初没有看错人,萧无衣的确非常非常适合妇联局,小农经济的农桑,也包含着男女,工商业也是离不开女人的,而且如今人力缺乏,尤其是在均田制下,没有职业士兵的,兵农合一,随着工商业壮大,那也避免不了这种情况,一旦男人去打仗,女人就得迅速补充上来,担起生产的重任,否则的话,男人一上战场,作坊都得面临倒闭,这就很尴尬。

    换而言之,如今萧无衣也成为了韩艺计划中的一部分。

    不过这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插秧机可就是迫在眉睫,一来,元家那边一直在催,但是最主要,还是贤者六院的经费问题,他是可以捐赠钱给贤者六院,但这并非是长久得想一个办法,韩艺原本是打算直接卖,因为这种事他不需要开会的,他是户部尚书,增加经费给官署,这户部的职权,这李治不在,又不是什么大事,他可以说了算,到时上书皇帝,禀明此事就可以了。

    只是李淳风和阎立本的顾虑也没有错,韩艺前面削减了官署开支,要不说的话,大臣们肯定会向皇帝告状的,这李治又不在,不知道整件事的缘由,这就会变得非常麻烦,因此韩艺最终还是决定召开枢要会议。

    政事堂。

    又是许敬宗、杜正伦、李义府、卢承庆、韩艺、韦思谦这六人。

    许圉师不在,没有叫李绩,因为大家都知道,叫了也不会来的,崔义玄大半身到土里去了,而且李治临走前,跟韦思谦谈过话,大家也知道韦思谦就是接班人,必须得叫他来。兵部尚书任雅相,起初还参与一下,如今经过这么多事,他发现还是尽量不要掺合这事,只要跟兵部没有关系,他就不参与,因为他知道,他玩不过这些人,兵部尚书,加封同中书门下三品,已经是他的极限,他很有自知之明。

    大理寺卿辛茂将,前段时间,给李义府擦屁股擦得身心俱疲,如今皇帝走了,他得养一养,休息一下,只要李义府别去找他,他就心满意足,也不想掺合。

    坐在这里的六个人基本上是互不相让的,哪怕是许敬宗和李义府,也得看情况行事,如果他们两个人组成小集团,想把控朝政,那其余四个肯定会联合起来,这个权力架构是非常零散的,李治为什么可以放心的离开,就是没有人可以掌权,我走得时候是什么样,我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他们这么划分权力,就是坚决要杜绝下一个长孙无忌,历史上的李治也是这么干的,自长孙无忌后,李治一朝,再未出现过权倾朝野的大臣,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造就了武则天,如果有长孙无忌,那就不存在出现武则天。

    “今日在下请诸位前来,是有一事想各位商量。”韩艺开门见山,大家都没有什么交情,有事赶紧谈,谈完走人,“其实这事本是我户部之事,只不过如今陛下不在,钱财之事,我觉得还是谈清楚一点好,免得到时纠缠不清。”

    大家都沉默以对,静待下文,可见他们是真的没有什么交情。

    韩艺继续说道:“此事是关于贤者六院的经费问题,因为贤者六院开展了许多研发工作,费用用得比较多,如今已经见底了,我希望能够再增加经费。”

    许敬宗笑道:“原来韩尚书是恁地通情达理之人,早知如此,我门下省就不用省吃俭用。”

    “许侍中千万别这么说。”

    韩艺赶紧制止许敬宗,他要不表态的话,绝对没有人反对他增加经费,只要你增加,那么其余官署也必将会申请经费的,道:“这也是我找你们商议的原因之一,贤者六院不是说将钱那去吃喝玩乐,而是真正投入到研发当中,各位对于两季稻应该都非常了解,以前农夫一年种一季,如今一年得种两季,这加大农夫的劳作量,为此贤者六院本着以民为本的宗旨,这一年中都在加紧研发一种插秧机,当初各位也都见过,如今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明年绝对可以投入使用。这钱可都是用在百姓身上,贤者六院申请经费是有原因的,而不是无的放矢。”

    卢承庆稍稍点了下头,他是见识过插秧机的,他认为这有利于百姓,贤者六院将钱花在这上面,那是值得的。

    许敬宗却道:“难道自行车也是为百姓做的吗?”

    韩艺笑道:“如果将来许侍中可以骑着自行车去门下省工作,那么将士们就多了一匹良马,不知许侍中认为自行车是为谁研发的呢?”

    许敬宗愣了下,随即又道:“敢问韩尚书,三省六部有哪个官署不是在为民做事,难道就贤者六院是以民为本么,当初韩尚书削减官署经费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韩艺道:“我削减官署经费,你们可有吃不饱,穿不暖,我那只是避免浪费而已。”

    许敬宗争锋相对道:“你凭什么说其它官署浪费,就制度而言,这也并非你们户部之事,你们户部只是管理国家财政的,国库里面的钱可不是户部的,也不是你韩艺的,官署经费是规定好的,不能随意增加。”

    韩艺道:“要是根据制度而言,我就不需要来跟你们商量了,贤者六院有着充分的理由,我有权力增加贤者六院的经费。”

    许敬宗道:“什么正当的理由,你那插秧机且不说能不能行,就算能行,我问你插秧机是用什么做的,金子,还是银子,还是铜,金银铜做的,百姓能够用得起么,若是用木头做的,可木头还没有墨水值钱,那你是不是也得给三省增加经费。”

    “你这是强词夺理。”

    “老夫只不过是就事论事。”

    许敬宗很爽,在这一点上,他有着绝对的理由去阻止韩艺,以前老是争不过他,这回怎么也得争个长短来。

    李义府突然开口道:“二位且消消气,请听在下一言。”

    二人互瞪一眼,但也都没有说话了。

    李义府就道:“若真是如此韩尚书所言,那的确是利国利民的一件大好事,增加经费也无可厚非。但是许侍中之言,也不无道理,这研发费用可是最难算的,即便贤者六院拿出账簿来,上面清楚写明这钱是用在哪里,但是这不是军费,也不是购买什么,这无从查起,这研发的账目可是不好算啊!”

    韦思谦直点头道:“李中书言之有理,非但如此,朝廷还得严格限制贤者六院的经费,决不能增加一文钱,倘若有此先例,将来贤者六院即便有人贪污公款,也无从查起。”

    韦思谦与李义府是仇深似海,但是韦思谦就是太正直了一点,公事上,他就是就事论事,今日我支持你李义府,如果有证据证明你徇私舞弊,包庇儿子,下一刻我就得将你送入大理寺。

    所以李义府也没有任何感动,这仇可大了去。

    其实他们说得很有道理,研发的经费,是肯定算不出来的,你一次研发成功,可能只需要一贯钱,如果是你失败一百次才成功,可能就需要一百贯钱,如果没有成功,钱花了,还拿不出什么来,那就更加糟糕。其实科研的经费,是看一个国家是否看重科研,是不能去预算的,而如今的大唐,都不能用重文轻理来形容了,贤者六院那就是另类,奇淫巧计,你还好意思要钱,插秧机算什么狗屁,抵不上一篇好文章。

    韦思谦认为纵使你再有理由,但是一旦开了这口,将来就没法堵上,会出现很多**问题,一旦朝廷开始**,那什么都完了,所以必须得制止。

    韩艺道:“如果不增加经费的话,那贤者六院可就得关门了。”

    许敬宗讥笑道:“说起这事,老夫甚感好奇,韩尚书善于理财,这一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老夫都钦佩不已,韩尚书作为贤者六院的院长,又是户部尚书,这钱该怎么用,应该没有人比韩尚书更加厉害了,怎么可能令贤者六院陷入财政窘境,这着实令人费解啊!”

    其余几人也纷纷点头。

    许敬宗是得理不饶人,“老夫当然相信韩尚书看不上这点钱,此乃肺腑之言,绝不含半点讥讽之意,可是韩尚书能者多劳,一年到头,能有今日待在贤者六院,这下面的人是如何办事的,我想韩尚书应该也不是很了解,韩尚书应该重视此事啊!”

    说完,他还瞟了瞟韦思谦。

    韦思谦心如明镜,这是暗示他们御史台应该去调查一下贤者六院。

    你这是主动送上门的啊!

    这个老不死的,真是够阴险的。韩艺心里暗骂一句,面带微笑道:“正如许侍中所言,本人别的不敢说,在钱方面么,倒还是有点建树的,别说我还在长安,即便我在扬州,只要我还是户部尚书,就没有人可以多从国库里面多拿一文钱。御史台若是对此有怀疑,大可以去调查,犯不着拿到政事堂来说事,这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我想要说的是,我们贤者六院发明的插秧机,利国利民,这我可拍着胸脯保证,各位若是不信,也可以去看看,这就证明贤者六院的价值,故此增加经费只是为国为民,不是为某一个人。如果贤者六院刚刚发明出插秧机,造福于百姓,下一刻就关门,那百姓会如何想?”

    许敬宗淡淡道:“这个我方才已经说过,哪个官署不是为国为民,你以此为理由增加经费,呵呵,倒不是不行,只怕将来人人都会效仿,届时你这户部尚书是否当得下去,老夫深感担忧啊!”

    说到底,韩艺当初削减官费,削减官妓,伤害了他们的利益,现在你想增加经费,这是不可能的。

    会议一度陷入僵局,韩艺增加经费无非就是那么几个理由,许敬宗全部否定,事已至此,大家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因为完全看不到谈妥的希望。

    李义府提议大家先休息一下,等会再谈。

    他的用意非常明显,他是完全没有原则性的,他认为什么都可以谈的,但是什么为国为民就不要谈了,咱们谈点实际的,大家好好想想,有什么政治利益可以互换的。他现在不敢再耀武扬威,咄咄逼人,他更多的是喜欢政治利益交换,最好大家都欠他人情,到时他上书为李洋求情,谁好意思反对。

    韦思谦看在眼里,心里哪能不明白,下定决心,坚决阻止,他认为如果老是这样做的话,不就是官官相护么,我给你方便,你也给我方便。

    半个时辰之后,几人又回到厅内,前面一直沉默的杜正伦突然道:“我认为大家说得都有道理,若再争下去,毫无意义,也没有必要再谈,增加经费是不可能的,但是贤者六院做的事,也是值得肯定的,大家何不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许敬宗立刻道:“办法不是没有,韩尚书这么有钱,何不捐一点钱给贤者六院,我想这对于韩尚书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

    韩艺笑道:“许侍中所言不错,但这是我私人的钱,许侍中你会从家里掏钱贴补门下省么?”

    许敬宗道:“我在门下省一直提倡节俭,不需要我从家里掏钱。”

    杜正伦皱眉道:“你们怎么又争起来了,要是再这样,那就别谈了。”

    许敬宗轻轻一笑,不再多言。

    心里太爽了,总算是报了当初韩艺削减官署经费的一箭之仇。

    韩艺双手捂住脸,用力揉捏了一下,叹了口气,道:“诸位,我希望你们明白,我这么做是没有任何私心的,我只想为国家,为百姓发明出更多好的工具,仅此而已,我以为你们会支持我的。”

    大家都没有做声,他们当然相信韩艺不会在乎这点钱,可问题就是在研发经费,没法去计算的,那么这就是一个无底洞,你今年给十贯,明年就会要二十贯,而且下面的人可以肆无忌惮的以公谋私,我说这钱都用在研发上面,只不过失败了,你能说什么,这应该控制住,而不是放任自由。

    就在这沉默中,一炷香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其实杜正伦他们都认为没有必要谈,只是他们认为韩艺也没错,应该由韩艺来结束,算是给他一点面子。

    “这样吧!”

    沉默良久的韩艺突然开口。

    大家立刻看向他。

    韩艺叹了口气,道:“既然诸位都认为朝廷不应当再出多余的钱,那么贤者六院只能从其它地方争取经费。”

    李义府好奇道:“此话怎讲?”

    韩艺道:“将图纸卖给商人,换取经费。”

    许敬宗立刻道:“这怎么行,贤者六院拿着国家的钱研发,然后跟商人交易,这怎么也说不通吧。”

    韩艺道:“许侍中,图纸当然是属于国家的,但是国家拿了这图纸也不会为每个百姓去做插秧机,百姓也得拿钱出来做插秧机,国家还需要花钱去推广,这里面还需要不少钱,而商人拿到图纸,肯定也是谋求利益的,难道放在家里发霉,商人肯定会制作,然后出售,这样的话,也能够推广至全国,还能为国家省下一笔费用,一举两得。”

    卢承庆听得稍稍点头,道:“这也未尝不可啊!”

    杜正伦也点头赞成,因为他们觉得有些内疚,所以韩艺想到一个新办法,就干脆支持他得了。

    韦思谦突然道:“插秧机是可以这样做,可是如此一来的话,难免会形成贤者六院为商人服务,国家出钱给贤者六院,是为了研发利国利民之器,而不是研发盈利之器,如果贤者六院拿着国家的钱,去研究美酒佳肴,这是万万不可的,”

    许敬宗点头道:“韦中丞所言不错。”

    韩艺又沉默了下来,过得半响,他道:“这样,贤者六院每一个研发项目都必须向朝廷报批,由朝廷来决定是否可以出售给商人,但是得先将规矩定好,如果是类似于插秧机这种需要推广的工具,就可以与商人交易,利用商人去推广,而一些不为百姓所用的,并且关乎国家利益,那就不能对外出售,好比说武器研发,这就是属于国家高级机密,当然,有些技术,既不属于国家机密,也不是百姓必须的,这也必须得由通过朝廷的审批,或者保密核心技术,或者与商人达成保密契约,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必须跟朝廷申报。诸位以为如何,这是我能够想到最妥善的办法,如果这也不行,那贤者六院只能面临关门。”

    杜正伦点点头道:“我看这样倒是可以。”

    卢承庆也道:“是啊,我们可以将此定为律法,如果贤者六院敢私自出售技术或者图纸给商人的话,那便是属于违法,这样一来,既可以让贤者六院得到充足的经费,为国库减轻压力,又能够有效的制约贤者六院,还能够惠及百姓。”

    韦思谦也稍稍点头。

    李义府、许敬宗用眼神交流了一番,虽然眼中还是闪烁着一丝狐疑之色,但见大家都点头答应,同时也觉得韩艺退让的比较多,再争下去,只怕会适得其反,而且报批,肯定是要通过三省的,即便答应下来,他们三省还是顺利的干预其中,也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这芝麻绿豆的小事,结果几个枢要大臣谈论了整整一日,可见朝中势力是多么的均衡。甚至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是一场民主机制的会议,大家都拿出各自理由来讨论,然后再相互妥协,不是谁可以做主的,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民主机制的效率没有**那么高,要李治在的话,这事就好办多了,因为这不是什么大事,只要站得住的理由,再加上李治一拍板,很快就能够通过的。今后贤者六院不管出售什么,都得跟三省申报。

    几个大臣出得大殿,许敬宗是得意洋洋的走在前面,今日他对于韩艺是占得绝对的上分,最后逼着韩艺是不得不妥协,将最终权力交由三省,可是大获全胜,心中那口恶气总算是出了,回家必须设宴庆祝。

    郁闷的韩艺走在最后,垂着头,唉声叹气,等到卢承庆他们都走远了,他才抬起头来,看着许敬宗那得意的背影,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其实这才是他的目的,只不过他知道如果一开始就提出让贤者六院跟商人合作,那势必会遭到大家的强烈反对,你这摆明就是官商勾结,还真不一定能够通过,官署跟民间做买卖,这个其实是韩艺一直都反对的,他是不不赞成官府关于民间的买卖,他是站不住脚的,故此他先以增加经费为由,召开这一场会议。

    他也知道大家一定会反对,他甚至都料多他们反对的理由,可越是这样,他越是开心,因为就他是要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他在争论的时候,一直在强调为国为民,纵使这增加经费有万般不是,但我的初衷是好的,这个你一定要理解,我不在乎那点钱。他这么说的愿意就是要让卢承庆、杜正伦他们感到有些内疚。

    在这个时候,他再提出跟商人合作,等于是往后退了一大步,增加经费这非常简单,他是户部尚书,拨钱就对了,但是跟商人合作,这个是需要花更多的功夫,而且不一定能够筹得到钱,卢承庆他们肯定就会支持他的。但是他们都忘记了一件事,就是韩艺是商人啊,他支持的是工商业。

    这个插秧机图纸给朝廷,朝廷也就是将图纸分发到个州县衙,仅此而已,但是交给商人的话,就是以商业唱主导,包括今后的合作,一些技术都将交给商人,而不是交给官府,这将会形成一个全新的体系。

    PS:今天就这一个大章。【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价钱决定文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