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内斗外斗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内斗外斗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795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儒道至圣 绝杀飘雪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重生电子帝国 桃运双修 雄霸神荒
    就连韩艺自己都感到奇怪,他来唐朝这么久,却从未来过洛阳,即便当初从扬州上长安,他们也为了避开杨思讷的追兵,不是走汴州、洛阳这一条道,而是往从江淮地区往西北绕道去长安的。【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而在他当了官之后,出差都是往西走,这是第一回往东走。

    这可是他来唐朝后,第一回来洛阳。

    要知道洛阳可是东都,没有来过洛阳,就不能说来过唐朝啊!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补偿他,他来的时候乃是洛阳最美的时节。

    漫山遍野开满了鲜花,一望无垠的绿田,绿树成荫,处处都是鸟语花香。河道上游舫穿梭,婀娜多姿的少女,成熟高雅的少妇,雍容华贵的熟妇,个个穿着华丽的服侍,莺歌燕舞,好不快活,游人驻足河边,仿佛都能够听见她们那窃窃私语之声。

    真是一派繁华似锦啊!

    这洛阳可要比长安开放多了,因为它没有太多政治约束,但文化方面,却是源远流长,富含底蕴,乃百家争鸣之地,是儒学的奠基地、道学的产生地、佛学的首传地、玄学的形成地、理学的渊源地,各类文化思想在此相融共生,以“河图洛书”为代表的河洛文化更是华夏民族文化的源头,由于文化的交融,也造成思想上的开放。

    如今可正值踏春的最好时机,郊外亦是热闹非凡,随处可见不少文人雅士、倾城佳人在游玩嬉戏。

    “哇!你们就快看,那边好多美女啊!”

    韩艺一手搭在小胖的肩膀上,一手搓着下巴,望着不远处花田中美女。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此情此景,韩艺很想彻彻底底奔放一回,就如那脱缰的野马。

    熊弟小心翼翼的提醒道:“韩大哥,你已经有了大姐姐!”

    真是大煞风景啊!

    韩艺皱眉看了他一眼,道:“你有了梦婷,当然这么说,可人家小野呢?咱们做兄弟的,难道不应该为小野的终身大事着想么?”

    熊弟听得一怔,想了少许,顿时满脸愧疚的瞧向小野,“那---那小野,我们去那边玩玩么?”

    话音刚落,韩艺突然“哎呦”一声,一手紧捂住屁股,“是谁---是谁袭击我。”说着,他突然瞄向小野,过得片刻,他一脸谄媚的笑道:“我们不去那边了,哦,我突然想起还得去向陛下汇报,哪里有工夫在这里耽搁啊。”

    熊弟道:“可是我跟小野不要去呀,我们可以在这里玩啊!”

    他还真上心了。

    “哎呦!”

    韩艺又捂住屁股。

    熊弟好奇的看着韩艺,“韩---!”

    韩艺一手捂住他的嘴,“赶路,赶路。全力赶路。”

    在其身后马车上的许敬宗,见韩艺与小野、小胖他们嬉闹在一块,哪里是一个宰相,分明就是一个市井之徒呀,不禁暗自皱眉,田舍儿就是田舍儿,狗改不了吃屎,自己怎么就与这种人同殿为臣,真乃人生一大污点呀。

    他们的车队可是不小,可这一路行来,倒也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可见洛阳之繁荣,因为大家都已经见惯不怪了。

    入得城内,除了地盘没有长安城大以外,其余方面皆不弱于长安城,而且建筑风格要不长安要开放的多,不是那么整整齐齐,一板一眼的,街道上是车水马龙,随处可闻小贩的叫卖声,到处可见光鲜亮丽的马车,车内还隐隐可见那妙曼的身影,真是热闹非凡。

    这就是文化之都与政治之都的区别所在。

    当然,入得城内,韩艺便上得马车,好歹也是一个宰相,在郊外可以浪一下,反正也没有人认识他,但是在城内可就不同,得谨慎一点点,毕竟他们是来请罪的,可不是来度假的,得严肃一些,要是让人见到他们还玩得这么开心,可就不好了,而小野与小胖两个坐在车辕上挥鞭驱车行使。

    洛阳一直都有行宫,因为长安经常断粮,每当断粮,这皇帝就得跑到洛阳来借食,基本上是有借无还的,这来一回修建一回,渐渐地,这行宫的规模也不小了,当然,肯定还是不及长安,其实李世民多番想大规模的扩建洛阳的行宫,但是都被阻止了下来,大臣认为你皇帝去那里只是去蹭饭的,主要还是应该待在长安,弄个行宫给你吃饭,就够给你面子,你要扩建的话,那你跟隋炀帝又有什么区别。

    一干枢要大臣行至行宫,许圉师先入殿通报。

    足足过得好一会儿,那张德胜才走出来,宣他们入殿。

    韩艺他们也知道,李治肯定得先向许圉师询问情况,待会好教训他们。

    入得大殿,只见里面除了许圉师外,还坐着三位官员,皆是四十岁左右,而李治则是坐在矮榻上,沉眉冷对他们,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不爽似得。

    “臣等参见陛下。”

    几个枢要大臣躬身一礼。

    “免礼!”

    这时候,那三位官员才站起身来,微微拱手,只是纯粹的礼仪,没有那种上下级的感觉。

    可见这三位是大有来头,站在右首位的那位,龙眉凤目,玉面朱唇,此乃是李治的亲叔叔,李渊的第十五子,李凤,同时也是洛州刺史。

    站在其下那位,相貌堂堂,棱角分明,乃是洛州都督王大礼,又娶了绥安公主,乃是李治的姐夫,出身太原王氏,北朝世家,是那东汉司徒王允的后代。

    而第三位,容貌深沉坚毅,颌下微须,不苟言笑,此人乃是洛州长史,权怀恩,权万纪的族孙,还不到四十岁,其三人中年纪最小的。

    此三人便是洛阳三巨头,不然的话,他们也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因为今日来这里请罪可是当朝的宰相,可不是小猫小狗的。

    这洛阳对于李氏是非常重要,能够洛阳做老大的,那绝对是李家的嫡系,这不是叔叔,就是姐夫。

    这一番行礼过后,许敬宗、韩艺他们才坐下。

    李治目光一扫,开门见山道:“这三门山一事,可有调查清楚?”

    许敬宗、李义府立刻看向韩艺,好似迫不及待的要告诉李治,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问他得了。

    哇靠!你们还真是不齐心,没看到对面站着三个洛州的么。韩艺暗自嘀咕一句,脸上却是古井不波,一五一十向李治禀报,有多惨就说得多惨,不夹带半点水分。

    李义府听着都为韩艺的智商感到着急,早知就自己说了,人家汇报尽量是往好的方面汇报,而这厮怎么惨,怎么说,这天底下恐怕就没有比他更加实诚的官员了。

    “岂有此理。”

    李治听后龙颜大怒,一拍桌子,指着他们道:“朕才离开长安多久,就发生恁地大的事故,我大唐建国以来,都从未发生如此严重的事故,朕要你们这群臣子有何用?”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仿佛排练过很多回似得。

    “臣等知罪。”

    杜正伦他们又是齐声说道。

    但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委屈,这事故又不是发在京畿道,而是发生在都畿道,要是洛州三巨头不在,那你也只能训我们,可如今他们都在,光训我们,这太不公平了,这脸上也无光。

    可他们也不敢多说,因为皇帝也在洛阳,如果皇帝责骂洛州官员,那不是先得下一道罪己诏,因为事故发生时,你皇帝可是在这里,你皇帝跑到那里,事故就发生在那里,跟个瘟神似得。

    “臣等罪该当诛。”又听得一声突兀之声,韩艺鬼使神差的还补了一句。

    李义府等人看了眼韩艺,心中很是郁闷,这只是套路来的,君主无过,都是臣之罪,李治教训他们,一来彰显自己的仁义之心,二来彰显一下自己的皇威。死了这么多百姓,总得找人来背锅呀。他们倒也想韩艺扛下来,可问题韩艺是说的“臣等”,而不是臣,这个差别就很大。

    可是韩艺也是顺着说下来的,他们也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李治立刻顺着韩艺的话便道:“你们知道便好。”

    又是“你们”,许敬宗真想站到对面去,这地真心没法待了。

    韩艺突然站了出来,躬身一礼,将芴板置于地下,道:“臣愧对皇恩,愧对百姓,愧对这一身官袍,臣愿伏法受诛。”

    殿中立刻是鸦雀无声,气氛瞬间凝固。

    李凤他们都已经傻眼,什么情况呀?这看着不像似套路呀!

    长安的官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刚猛,魏征也没有你这么霸道啊。

    李治更是一脸懵逼,暗道,这小子不会连这点经验都没有吧?

    这就好比自家孩子打了邻居的孩子,甭管对错,作为家长,总得训上几句,但也就是嘴上说说,不可能因此掐死自己的儿子。李治也不可能因为这事,而将当朝宰相给杀了,这也太离谱,况且宰相只是下达政令而已,政令是没错的,是事务部门的过失,他也知道跟韩艺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如今倒好,碰到韩艺这个不谙世事的雏鸟,他还来真的。

    李治顿时骑虎难下,玩点别得好么。

    李义府赶紧站出来,道:“还请陛下息怒,此事皆因那漕运官邢江不顾劳役死活,一意孤行,这才酿成悲剧,而韩尚书得知消息,立刻连夜赶往三门山,并且妥善处理好那善后之事,可谓是将功补过。”如果真拿韩艺问罪,他们能幸免吗?要知道他们刚刚可是一块认罪的,再加上他也知道李治没有要杀韩艺的意思,只不过就是嘴上说说而已,这也算是帮李治解围。

    杜正伦、卢承庆也赶紧出来为韩艺求情,也是为自己求情。

    许敬宗听得老郁闷了,原本他们还打算拿韩艺这善后之事告韩艺一状,让你吃点苍蝇,如今好了,只能胎死腹中。

    “韩艺,既然李中书、卢尚书为你求情,而且你也将功补过,那朕就且饶你一回吧。”李治赶紧借坡下驴,心里那个恨呀,他如今都不敢发飙了,这横的真是怕不要命的。

    “臣拜谢陛下不杀之恩。”

    韩艺又是躬身一礼,这才捡起芴板来,不等李治松口气,他又道:“陛下,这死罪虽免,但臣以为这活罪难逃,毕竟死了这么多人,若不为他们做点什么,臣与李中书他们也会感到良心不安的!”

    李义府真心杀了韩艺,做人不能如此的厚颜无耻呀,这老是代表我,不就是死了一些劳役么,我吃得好,睡得好,没有什么不安的啊!

    但是他们又不能说自己心安,他们也只能面露内疚的点点头。

    哦,朕明白了,这小子是故意的,好,朕倒要看你想搞什么鬼。李治轻哼一声道:“这不用你说,你们以为能够逃得了么?你自己说吧,朕应该怎么惩罚你们。”

    李义府如今只要听到“你们”、“臣等”等词,他就脑筋发疼。

    韩艺道:“陛下怎么惩罚臣等,都不为过,但是臣以为事故已经发生,当下最重要的是为那些已经牺牲的百姓做点事,而那些百姓皆是上有老,下有小,他们又都是家中的顶梁柱,这顶梁柱一倒,他们的亲人如何还活得下去,故此,臣愿带头捐一百贯给那些牺牲的百姓。”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啊!李治眼中一亮,嗯了一声,频频点头道:“难道爱卿有此善心,朕深感安慰啊!”目光瞟了瞟李义府他们。

    一百贯?你小子还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李义府他们都将韩艺恨出了新境界。

    韩艺多有钱呀,区区一百贯,也就是打个喷嚏啊!

    卢承庆宅心仁厚,觉得这样做也算是功德一件,于是也站出来,“臣也愿意捐一百贯。”

    杜正伦、阎立本、许圉师也相继站了出来

    李义府、许敬宗一看,人家黄门侍郎,六部尚书都站了出来,他们一个中书令,一个门下侍中,比他们都还高一级,这就是割肉,也得捐啊,也赶紧站出来,表示愿意捐钱。

    李治点点头,正欲开口时,韩艺突然瞟了瞟洛州三巨头,道:“平阳郡王,王都督,权长史,这三门山可也算是在洛州管辖内,我相信三位也不想那些冤魂在洛州上空飘荡不散。”

    那三人惊讶看着韩艺,我们跟你很熟么,而且我们站在这里什么都没有说啊!

    李治抿了抿唇,没有做声,这笔买卖,真是太值了。

    说是捐钱,其实也是罚钱,能罚这些人的钱,只有他皇帝,这钱到了百姓手中,百姓记住的是皇帝的恩德,不会是这些人,而以前死了得劳役,哪里还有这抚恤金,一有比较,这隆恩浩荡就出来了。原本死这么多人,皇帝当然也脸上没光,如今多给一点钱,说不定还能扭亏为盈。

    李凤他们一看皇帝是这态度,心里也明白了,这钱要不捐的话,对面的宰相,肯定要将责任推倒他们身上来了,那李义府可是出了名的心胸狭隘,在你们境内犯了事,我都捐了钱,你们要不捐,那你们试试看,这事一准不算完。

    他们用眼神合计了一下,站出来,李凤表示捐一百贯,权怀恩和王大礼表示愿意捐八十贯,他纵使想捐一百贯,也是不行的,因为宰相了捐了一百贯,他们不能超过宰相,而李凤是皇帝叔叔来的,身份可以跟宰相齐平。

    说完之后,这三人又再扪心自问,自己站在这里干嘛?

    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捐了几个月的俸禄出去。

    如果仅按照俸禄来说,哪怕对于他们而言,一百贯也真心不少,但是他们有额外收入,还有皇帝的赏赐,故此也不算多。

    李义府、许敬宗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

    韩艺瞧了眼李治,好似说,大哥,小弟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让我回去吧。

    李治也是心领神会,道:“韩爱卿若是无事禀告,就且退下吧。”

    “遵命!”

    韩艺叹了口气,退到一旁,垂着头,可哪怕是低着头,他也感受到好几道杀人的目光射来。

    谈钱伤感情啊!

    许敬宗事先还打算将责任推倒韩艺一个人身上,结果自己都还没有开始,就被韩艺给弄了一百贯去,气得差点没有昏厥过去,赶紧坐下,喘口气。

    李治想想这回赚大了,原本他只是打算训几句而已,朝着张德胜使了使眼色。

    张德胜是心领神会,赶紧让人奉茶。

    许敬宗他们捧着茶,真心不舍得喝,这一杯茶太贵一点吧。

    韩艺接过茶来,就小抿了一口,趁机偷偷瞥了眼许敬宗等人,心中暗笑,你们这群混蛋,想让你韩大爷一个人扛,想多了吧。嗯---这茶喝得还真是有滋有味啊!

    而他对面的王大礼突然抬手示意,自己不喝,然后站起身来,拱手道:“启禀陛下,其实捐多少钱给那些百姓,都不过是治标不治本,杯水车薪而已。自汉以来,三门山屡屡发生沉船事故,然,归根结底,还是三门山地势险要,河流湍急,难以渡船。可京师又依赖于漕运,故此,朝廷应该赶紧着手治理三门河道,这才是解决之法。”

    此话一出,李义府、许敬宗他们觉得这一口茶是如何也喝不下去了,都谨慎的看了眼王大礼。

    这么多宰相坐在这里都没有发言,你一个长史在这里抢话说,你几个意思?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其实方才他们见这三人站在这里,就隐隐有一些察觉,毕竟都是老司机来的,这嗅觉还是挺敏感的。因为当皇权集中的时候,那么近臣才是最有权力的,哪怕是宦官,像韩艺他们这种同中书门下三品,皇帝爱给就给,随时可以拿回来的,那么皇帝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心,为什么当初关陇集团要弄死杨广,就是因为杨广跑去扬州,倘若长此下去的话,这国家的中心就是扬州,那关陇集团岂会答应,而如今这迹象也表明这些洛阳官员似乎有意思要跟给他们平起平坐。

    韩艺听得又喝了一口茶,心想,这一杯茶真是越喝越有味了。

    “卿言之有理,这也是朕最近在思考的事。”李治听得很是欣慰,总算有个人了解他的心思了,又问道:“不知卿有何妙策?”

    王大礼道:“臣曾前去观察过三门山的地势,这船过三门山时,多半时候得改用牛车陆运,可改陆运的话,耗时耗力,故此那邢江才让纤夫去拉,然而,三门山道路崎岖险阻,纤夫空手都难以立足,更别说拉船而行,当初那隋炀帝曾命人在三门山开凿栈道,便于纤夫拉船,不过因为隋末动乱,那栈道年久失修,故此才有今日之难,臣建议朝廷命人重新在三门山上凿出一条新栈道来,以便于纤夫拉船前行。”

    这其实就是华夏民族的精神,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山要挡路,那便凿山开路,水要阻我,那便筑堤架桥,愚公精神,战天斗地,要说这改造地球的能力,放眼世界,唯有华夏。

    这跟西方有些不同,同样面对洪水,咱们华夏是大禹治水,而他们则是驾诺亚方舟逃跑。

    两种精神也是各有利弊,但不管怎么说,正是以为这种坚韧不拔,愚公移山的精神,华夏民族才能面对重重劫难,兀自傲然挺立,而其它文明古国基本上早就不存在了。可是,你老是去战天斗地,那也是不行的。偶尔换换口味,弄一艘诺亚方舟,说不定就能看到新大陆。

    李治听得极其认真,刚准备点头时,忽听得“噗”的一声。

    大家寻声望去。

    “抱歉!抱歉!”

    韩艺赶忙一边抹嘴,一边道:“这---这茶水,有点烫。”

    张德胜偷偷一笑,赶紧道:“快给韩尚书换一杯茶。”他跟韩艺也算是老相识了,因为韩艺这厮老不在官署候命,每回都得他到处去找,这都找出感情来了。

    李治一看这韩艺这反应,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点头,就跟吃了苍蝇似得。

    阎立本站出来道:“陛下,老臣认为此法不妥。首先,那三门山岩石坚硬,地势较高,难以开凿,须得耗费动员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难免会劳民伤财。其次,若要便于纤夫拉船,必须得延河而凿,岩石比较落入河中,反而会生出更多的暗礁,以及令河水更加湍急,更难行船。最后,老臣认为在山上开凿栈道,纤夫走在栈道上拉船,还是太危险了。”

    专业!韩艺立刻给出了评价。

    李义府立刻站出来道:“阎尚书言之有理,凿开栈道,同样也是治标不治本之法。”

    李凤站起身来,道:“陛下,臣有一法,不知可不可行?”

    李治忙道:“皇叔请说?”

    李凤道:“臣以为可修建一条新运河,如此便可避开三门山。”

    阎立本又道:“此法老臣也曾想过,我们工部也几番派人前去勘察,可是并不理想,开凿新运河,需要供应稳定的水流,但是三门山附近地势,难以满足此要求,只怕是无用之功。”

    许敬宗、李义府他们皆是点头,赞成阎立本的意见。

    如今外敌当前,可不能再内斗了,猛龙过江,也得团结一致啊。

    李凤瞧了眼阎立本,拱手笑道:“阎尚书身为工部尚书,定有妙法,我等愿闻其详。”

    阎立本愣了愣,他要有办法,早就说了,哪会等到今日,不禁讪讪一笑,“阎某不才,暂时未能想出办法来。”

    王大礼又看向李义府道:“在下曾拜读过李中书的文章,可谓是凤采鸾章,而李中书又贵为中书令,我想李中书定有妙策,可解此难。”

    李义府顿时也是一脸尴尬,暗骂,写文章跟治理河道都不是一回事。

    可这让京城来的宰相们就面临非常尴尬的境地,我们说什么你们都反对,你们自己又没有其他的办法,你们这不是成心捣乱么。

    这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了。

    权怀恩突然瞄了眼一直在喝茶的韩艺,他心里可还惦记着那笔捐款,道:“素问韩尚书足智多谋,任何棘手的难题,在韩尚书手中,都能轻易的解决,想来此事对于韩尚书而言,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韩艺咦了一声,“你怎知道?”

    ps:两章一块发,近七千大章,拜托大家多多订阅。。。。。。js3v3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更新通知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越玩越大(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