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我是认真的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我是认真的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438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爱上坏坏女上司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武媚娘这一步棋可谓是瞒天过海,没有人想到是她后面推波助澜,废除李义府的,包括长孙无忌和韩艺,他们都没有想到武媚娘会这么做。【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因为在他们看来,李义府对于武媚娘实在是太重要了,绝对是武媚娘在外庭的一面旗帜,比许敬宗他们的作用都要大的多,也与武媚娘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在不久前,武媚娘可是屡屡冒险保李义府,可这才过去多久,怎么也不可能又亲手将李义府给废了,这未免也太狠了一点,长孙无忌和韩艺可都干不出这事来,故此他们很难想到这是武媚娘一手操纵的。

    但这就是武媚娘,她一直以来走得每一步棋,都是旁人不敢想象的,而且走得非常果断,目的也非常明确,是决计不会拖泥带水的。

    这要是换做其她的女人,恐怕许多人都会选择审时度势,步步为营,只要你不威胁到我,那就没有必要去赌这一把。而如今长孙无忌已经是门都不出了,天天在家搞文学创作,也没有表露出要对付武媚娘的迹象,朝中势力也是在一步步减弱,当然,这都是建立在武媚娘不知道长孙无忌与韩艺的关系之上。

    因为不管怎么样,要想彻底铲除长孙无忌,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他有没有牙齿,他都是长孙无忌,弄不好的话,就有可能得不偿失,风险是肯定有的,而且还不小。而如今武媚娘是顺风顺水,李弘的太子之位,也是非常稳固的,从李治到朝中大臣都非常看好这位新太子,形势是一片大好,任何人都不会想再生波折,当然是选择步步为营。

    退一万步说,这长孙无忌都这么老了,也蹦跶不了几年了,等都可以将他给等死,但是武媚娘决计不会这么想的,她不会将自己的命运交给老天去决定,只要她决定的事,那就不会改变,不管你长孙无忌是飞在天上,盘在洞里,甚至于躲在海里,她都会将你给揪出来,然后斩草除根。

    总之,她是一定要铲除长孙无忌,在这一点上,她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这也是为什么武媚娘能够成功的一个关键原因,她不但拥有超凡的智慧,而且还拥有超凡的胆色,哪怕是男人,恐怕也没有几个能够比得上她的,历史上厉害的皇后、太后多不胜数,但是从未有人敢登基称帝,由此可见一斑啊。

    长孙无忌如此聪明的人,此时此刻,都还在谋划着,如何抓住这个机会,削弱武媚娘在外庭的势力,却不知这是武媚娘对他吹响最后决战的号角。

    而李治的一道圣旨,也正是宣告这一场决战将正式拉开帷幕。

    武媚娘将要在这一场决战中,捕杀长孙无忌这最后的大鱼,以及彻底覆灭关陇集团,让王萱的灵魂在地狱都无法翻身,当然,她没有想到王萱还活在世上,同时也没有料到,她所倚重的韩艺,竟然是长孙无忌的接班人。这就跟长孙无忌、韩艺没有料到她会亲手废除李义府是一个道理。

    而李治的这一道圣旨,就是宣告对李义府、杜正伦等人的惩罚。

    首先,以大臣不睦的罪名,将杜正伦给贬往魏州,将李义府给贬往黔州。

    这个大臣不睦,很值得玩味,什么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统统都没有提。

    其余大臣也是长出一口气,他们就怕连累到自己,李治也知道他们肯定都很害怕,这朝中肯定是人心惶惶,故此这事得及早处理,如果拖下去的话,可能会有人出面保他们,与其大家一块死,就还不如大家一块活,到时就更加难办了,在这事上面,他必须处理的更加果断一些。

    至于李友益、徐进等人,那肯定就是背锅的,罪名都往他们身上扣就对了,李治将他们都直接贬为庶民,然后发配到岭南那边去。另外就是李义府的家人,统统免除朝中的官职,意思非常明显,你们一家人都给我离开,不要留在长安。其中,也将李洋判为死刑减等,流配黔州。

    这还不止,李治在未与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就擢升刘祥道为中书侍郎,加封同中书门下三品,还将刚刚入仕一年的王玄道和任知古提拔为中书舍人,这简直就是在坐电梯上升,也就韩艺比他们快一点点。

    别说大臣们措手不及了,就连王玄道、任知古得知此消息后,都是一脸茫然,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就升了官,天上真的会掉馅饼的,可是聪明的人都知道李治这么安排的用意。

    很简单,就是不要再制造新得争端!

    虽然李治只是提拔刘祥道作为中书侍郎,中书令还空着的,但由于加封了同中书门下三品,也就是说李治暂时不打算设中书令,因为李治知道,中书令一职,肯定会有人来抢的,那又会制造新得争端,但是目前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出任中书令,而且,中书令是属于正式拜相,那需要很多手续的,很麻烦,不适宜当下的这种情况,他就直接先安排了,那大家想争也争不起来,等到朝中稳定之后,再作打算。

    而且,刘祥道是唯一一个参与此事,不降反升的大臣,可见李治是认同刘祥道的建议,并且想借此告诫其他大臣,我不是一个瞎子,你们如果是为国家利益去争,那我就用你,如果是为个人利益而制造争端的话,那你就给我滚,刘祥道虽然参与了此事,并且还是主力,但是人家刘祥道是出于为君分忧,为国出力,跟李义府、杜正伦那是两码事。

    这也表露出他励精图治的决心。

    至于提拔王玄道、任知古的话,那就更加简单,就是因为他们入仕才一年,跟你们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我要提拔这边的人,那边会不瞒,我要提拔那边的人,这边又会不瞒,那我只能用新人。

    总之,用意是非常非常明确,就是不要争斗下去了。

    也没有人敢再纠缠下去,性命要紧呀,如日中天的李义府和杜正,眨眼间,就被贬到外地去了,这真是伴君如伴虎呀!

    “爹!你小心一点。”

    杜志静小心翼翼将杜正伦从马车上搀扶下来,此时此刻的杜正伦仿佛一夜间苍老了许多。颤颤巍巍的从马车上下来,见到自己的府邸门可罗雀,不禁满面哀伤,重重得叹了口气。

    “难道杜兄还放不下么?”

    只听得一个洪亮的声音。

    杜正伦一怔,抬目望去,只见了李绩从府中走了出来,他顿时一怔,颤声道:“茂---茂公。”

    李绩哈哈一笑,走上前来,道:“你可许久未叫过我茂公了。”

    杜正伦一双老目渐渐湿润起来,道:“茂公,愚兄真是愧对于你啊!”言罢,不禁掩面而泣。

    他能当这中书令,全凭李绩的关系,可是却落得如此境地,但是李绩还将他救出来,并且也只有李绩来这里迎接他,这心中是既感动,又羞愧。

    李绩见他这般模样,心中暗自一叹,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道:“想当年我们初识之时,正当意气风发时,而如今我们都已经两鬓苍白,我们当过宰相,也都被贬过,还有什么是我们没有经历过的,人生至此,还有什么可求的,若能安享晚年,那便是最好的结局。杜兄,你读书比我多得多,为何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未参悟透。”

    杜正伦听得泪水再次倾眶而出,紧紧握住李绩的手,泣不成声。

    与此同时,那边李义府也回到了府中。

    较比起杜正伦而言,李义府显得就有一些失魂落魄,他的心胸就针眼那般大,这他如何想得通,一下子从中书令掉到黔州刺史,他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势力,都将毁于一旦。

    他真心无法接受啊!

    刚入府门,见到杨氏站在庭院中,他立刻双目一睁,甩开柳元贞的手,冲到杨氏面前,“夫人,我---!”

    杨氏叹道:“李中书,真是抱歉,皇后已经尽力了,但是此事闹成这样,陛下不得不这么做,皇后唯一能够帮你的,就是恳求陛下免除李洋的死刑,让你们父子团聚。”

    李义府虽心有不甘,但是他还真不怪武媚娘,因为他也想不到是武媚娘要废除他,这不可能呀,再者说,要不是他平日这么飞扬跋扈,让杜正伦轻易获得那么多证据,也不会有今日,说到底也是他自己的错,而如今也就杨氏来了,平时那些对他谄媚的官员,是连一个影子都见不着,并且武媚娘还将李洋给救出来了,也算是给了他一点安慰,哽咽道:“劳烦夫人转告皇后一声,义府令她失望了。”

    “此事怪不得你,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杨氏叹了口气,又道:“你且安心在黔州待上一些日子,若有机会的话----!”

    话说至此,她便停住了。

    李义府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对呀!我虽走了,但是皇后还在,皇后这么厉害,可以再把我给调回来啊!

    这当然是骗他的,给他一点点希望,稳住他,别给我惹是生非。

    这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想他李义府曾几何时,何等的嚣张,谁人都不放在眼里,却被武媚娘给玩弄于鼓掌之间,让你生你便生,让你死你便死。

    真是可悲啊!

    北巷!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每一次相逢和小脸都彼此铭刻。”

    “你听见没?好像有人在唱同一首歌。”

    正在柜台上查账的钱大方突然停了下来,朝着一旁的掌柜道。

    那掌柜的听得有些困惑,好奇道:“那又如何?”

    “你个蠢货!”

    钱大方瞪了他一眼,然后急急走了出去,往右边看去,只见韩艺搂着小胖,两个沿着街边一边走,一边唱,半合着眼,都显得非常陶醉。

    待他们从面走去走过时,钱大方立刻上前道:“韩小哥,什么事令你如此开心?”

    韩艺与小胖相视一眼,脸上都有一些不爽,这么动听的歌声,你怎么能够打断呢?

    钱大方也看到韩艺脸上不得悦,讪讪道:“是不是我打扰到二位呢?”

    “你说呢?”

    韩艺没好气道。

    钱大方一脸尴尬,道:“抱歉,抱歉,我只是见到你们如此开心,以为有什么喜事,故此想来问问,真是---真是对不住!”

    韩艺叹了口气,松开小胖,走到钱大方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就告诉你吧,确有喜事。”

    钱大方赶忙侧耳,“是么?不知韩小哥有什么喜事?”

    韩艺先是左右看两眼,在他耳边小声道:“我捡到钱了。”

    “啊?”

    钱大方一脸错愕的看着韩艺。

    韩艺点头道:“真的,刚刚在路口,我捡到一个钱袋。”

    钱大方哦了一声,“真是恭喜,恭喜。”但语气中没有半点喜悦的意思,韩艺见到钱,有什么值得恭喜的,他这么有钱。

    “多谢。多谢。”韩艺呵呵一笑,又道:“不过我这么有钱,捡到钱,只能说我走运,但是这钱对我没有什么用处,既然你拦住了我,那我就将这钱送给你吧。”

    说着,他还真的从袖子里面,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放到钱大方的手里。

    钱大方定眼一瞧,不禁大喜过望,“哎呦!这怎么好意思!”

    “这又什么不好意思的,就当时是一个好彩头,我要让我的运气散发到整个北巷。”韩艺哈哈一笑,又道:“行了,我先走了。”

    说着,他又搂着小胖继续往前面走去,道:“小胖,起个头!”

    熊弟正还意犹未尽,立刻唱道:“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换一首,嗯---就真心英雄吧。”

    “好的!”

    熊弟正准备唱时,忽然又一脸好奇道:“韩大哥,你什么时候捡到钱呢,我怎么都不知道。”

    韩艺笑道:“就在方才。”

    那边钱大方将目光从韩艺身上收了回来,又低头欣喜的看着手中的钱袋,看着,看着,他脸上的喜悦之色渐渐淡去,若有所思道:“这钱袋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过得片刻,他突然将钱袋打开来,惊呼道:“这不是我的钱袋么?”

    韩艺与小胖一边唱着真心英雄,一边来到后巷,正巧遇到桑木。

    “恩公,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桑木笑问道。

    熊弟嘿嘿道:“韩大哥捡到钱了。”

    “啊?”

    桑木也是一愣。

    熊弟又道:“不过方才韩大哥又将钱送给了钱掌柜。”

    桑木越听越迷糊了。

    韩艺哈哈一笑,左右看了看,道:“桑木,正好,我有件事吩咐你去做。”

    桑木忙道:“什么事?”

    韩艺笑呵呵道:“你去帮我找个人来,我想干一点不法勾当。”

    桑木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恩公---!”

    韩艺哦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道:“别问我是不是开玩笑的,我是认真的。对了,你想说什么?”

    桑木眨了眨眼,摇头道:“没什么。”

    熊弟挺着大肚子,一张胖脸都笑开花了。

    韩艺啧了一声,“你这胖子,能不能严肃一点,算了,算了,你去找你的梦婷吧,我跟桑木单独谈谈。”

    “哦!”

    熊弟下意识的就玩后院走去,可走了两步,他突然反应过来,回过头来,胖胖的脸上透着一丝红晕,幽怨的看了韩艺一眼,然后哼了一声,扭头便往里面走去。

    韩艺哈哈一笑,又朝着桑木正色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是认真的,而且马上就需要。”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js3v3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用完就扔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清算时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