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下马问前程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下马问前程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744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完美世界 雄霸神荒 闪婚少校娇妻 霸道老公,抱一抱 青春的死胡同 神医嫡女 重生电子帝国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清晨时分!

    韩艺与萧无衣一如既往的陪着萧锐坐在厅内吃早餐。【wwW.aiyouShen.cOm】

    “惨!惨!惨!”

    韩艺放下手中的关报来,摇头感叹道:“怎一个惨字了得!”

    如今关于李义府的内幕是层出不穷,各种劲爆的消息,相继曝出,都能编成了。

    他身旁的萧无衣哼道:“什么惨?这分明就是李义府咎由自取,我看他是死有余辜。”

    她嫉恶如仇,就算李义府被凌迟,她也会拍手叫好的,绝不会有半点怜悯之心的。

    萧锐听得却是眉头一皱。

    韩艺道:“夫人,这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冤相报何时了,如今李义府已经落得如此境地,咱们又何必落井下石呢。”

    萧锐听得抚须一笑,稍稍点了下头。

    萧无衣一看这情形,知道再说下去,定又是那翁婿互吹的节奏,这决计不能让韩艺得逞,索性就不作声了。直到萧锐吃完离开之后,她才道:“也就是说,待会你不会去看热闹呢?”

    韩艺忙道:“话可不是这么说,若是夫人想去的话,我当然愿意陪同。”

    “不必了!”

    萧无衣轻轻哼道:“我可是专门去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等会有你在边上唠叨着慈悲为怀,那多扫兴致呀!”

    韩艺啧了一声,道:“夫人,你还不了解我么,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陪你一块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保管你能看得是更加痛快,这点点演技,咱还是有得。”

    萧无衣抿唇一笑,白了他一眼,道:“那多勉强,算了,我已经约了裴三娘她们一块去。”

    “裴三娘?”

    韩艺大概明白了,她们就是去痛骂李义府的,打算好好出一口恶气。

    这李义府本来还打算死皮赖脸的在长安多待一阵子,万一峰回路转了,这真不好说。可是如今这情况,要是再待下去,真的会被口水沫子给活活淹死,于是李义府打算今日动身,不过他原本打算悄悄离开的,可是如今人人都在关注他,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长安。

    此时在南城城门内外,哇!那真是人山人海,黑压压的一片,大家纷纷是翘首以盼,两旁还停着不少马车,总之,各个的阶级的人士都有。另外,还有不少皇家警察维护治安,好歹李义府也是一个刺史,民怨这么大,朝廷也怕闹出事端来,于是下命让民安局调派一百名皇家警察前来护送李义府出城。

    “来了!来了!”

    忽闻一阵高喊声。

    只见南城的主干道上,行来一支车队。

    “无耻小人!”

    “我呸!”

    顿时就听得一阵恨恨叫骂声。

    “哎呦!你们看看他家的下人,个个都是尖嘴猴腮,一脸恶相,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说得对,连下人都如此,可想而知,那李义府是什么人。”

    “豪哥,你们皇家警察怎么会保护这种人。”

    “呃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劳烦你们退后一点。”

    李义府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为风光的时候,竟然是被贬之时,不过这种风光,他宁可不要啊!

    百姓们指着李义府的马车,是窃窃私语,是拍手叫好,欢呼声更是不绝于耳。

    李义府躲在马车里面,听得外面的讽刺、嘲笑声,恨得是咬牙切齿,但他也只能催促马车快点赶车,连面都不敢露。

    城墙上,但见以俊雅公子捧着一只小乌龟,注视着下面行来的马车,忽闻边上有人笑道:“就知道你会来此相送你的恩人。”

    他转头一看,只见崔戢刃和卢师卦走来,淡淡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如今我平白无故当上这中书舍人,不见得就是好事。”

    崔戢刃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这成功在于天时地利人和,运气也是成功的关键所在,古往今来,许多名臣皆是因为一时运气,然后便一飞冲天,名留青史。”

    卢师卦摇摇头道:“这世上之事,有得必有失,没有不劳而获的,凡事还得平常心对待得好。李义府沦落到今日这地步,不就是因为他太贪婪了。”

    王玄道点点头道:“卢兄言之有理。”

    崔戢刃一笑,也不在争。

    卢师卦看着城下,道:“想不到百姓对于李义府有这么大的怨念,可见这公道自在人心啊!”

    “可不见得!”崔戢刃微微一笑,目光往周边一扫。

    卢师卦环目四顾,只见这城墙之上还站着不少人,能够站在城墙上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

    这李义府平日里在朝中飞扬跋扈,如今落到如此田地,自然会有许多人来落井下石。

    崔戢刃笑道:“李义府虽作恶多端,但是这些年长安百姓的生活还是越来越好,百姓不应该对李义府有这么大的怨念,可见这事背后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卢师卦却是叹道:“但是大家毕竟同殿为臣,纵使李义府再作恶多端,事已至此,又何必咄咄逼人,他们中谁又敢保证,自己就不会有这一日,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皇宫内。

    “呼!”

    杨氏略显疲惫的走进屋来。

    武媚娘立刻起身相迎,问道:“娘,李义府已经走呢?”

    杨氏点点头,道:“走了!可是走得还真是不容易啊!”

    武媚娘先是一挥手,使退下人,又是笑问道:“有很多人去送他么?”

    杨氏苦笑道:“可不是么,仿佛大半个长安城的人都去了,不过我想李义府可不愿他们来送。”

    说到后面,语气中还是夹带着那么丝丝内疚,毕竟李义府一直以来对她是恭恭敬敬,也送了很多礼物给她,而杨氏也非常享受这高高在上的感觉,她还真是有些舍不得李义府。又道:“女儿,据我所知,这事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

    “这我已经料到了,我也需要他们这么做。”

    武媚娘微微一笑,道:“如今这些人正四处排挤与李义府有关的一切人等,而那些经李义府之手招入朝中的官吏,虽然目前还不至于受到牵连,但是他们也难免会感到忐忑不安。娘,麻烦你去告诉袁公瑜,让他出面安抚一下这些人,让他们不用过分担忧。”

    “袁公瑜?”

    杨氏微微一愣。

    武媚娘点点头道:“袁公瑜官职不高,在朝中的地位和影响力都不能与李义府相提并论,由他出面的话,那些人自然会明白。”

    杨氏稍稍点了下头,道:“若是让许敬宗前去,那又何必废除李义府。”

    李义府是中书令,位极人臣,在朝中的党羽也不少,他身上的皇后光环不是那么的明显,所以只要他羽翼丰满,他是可以离开武媚娘的,但是袁公瑜不同,袁公瑜官职不高,只是一个小角色,没有什么影响力,他凭什么去安抚那些人,那当然凭借的皇后的光环,他身上的皇后光环是非常明显的,武媚娘在这种危急时刻,选择向那些人伸出橄榄枝,那他们自然会选择投靠武媚娘,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

    武媚娘又道:“哦,如今朝中对于李义府一定有诸多非议,再让袁公瑜上一道奏章给陛下,请求陛下下命让关报不准再发关于李义府的文章,争取早日平息此事。”

    杨氏好奇道:“这又是为何?我想这种事还是不要让陛下知道的好。”

    武媚娘笑道:“娘,你难道忘记李义府上来取代的是谁么?”

    杨氏愣了下。

    武媚娘笑道:“我想朝中一定有人怀念长孙无忌、褚遂良、来济等人,或者拿他们来比较,此事理应要让陛下知道。”

    再说那李义府出得长安城之后,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只想早日摆脱这一切的纷纷扰扰。

    行得两日,终于来到了长安县的边界,车队这才停下来。

    李义府也下得马车,毕竟在里面闷了两日,实在是难受极了。

    “丈人,前面便是长安县界碑。”

    柳元贞来到马车旁,向李义府说道。可是李义府似乎没有听见,他站在马车旁,遥望长安城,眼中是充满了不甘。

    柳元贞见罢,暗自一叹,退了下去。

    稍作歇息,吃过午饭之后,又准备赶路,毕竟天色已经不早了,他们得争取在天黑前,赶到前面的驿馆。

    但是李义府倒也不急着上马车,而是选择步行,如今的马车可不是高铁,非常颠簸,尤其是出了长安城后,颠簸的就更加厉害了。

    又行得二里路,出得长安县的界限,李义府的夫人突然指着前面道:“夫君你看!”

    李义府举目望去,只见路边上的一棵大树下有着一个算卦摊,一个道士坐在摊位上,双目微合,似在闭目养神。

    “夫君,我们要不过去问问。”这李夫人毕竟是一个妇道人家,突然遭此大难,又无解决之法,那自然会想到求神保佑。

    李义府可不信这些,道:“这江湖术士之言,不可信也,我们不必理会。”

    待走近时,柳元贞突然道:“不过丈人,这道士的口气还真是不小呀,你看他那招子上写的诗句。”

    李义府定眼一瞧,但见那招子上写着四句诗,正是:不必长安访冠子,何须西蜀询君平?缘深今日来相会,道吉吉凶不顺情。机藏体咎荣枯事,理断穷通寿夭根。任你紫袍金带客,也须下马问前程。

    这君平乃是汉朝有名的卦师,而冠子的话,李淳风道号便唤作金冠子,此诗头一句,就这两名大名鼎鼎的神棍给踩于脚下,这口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那李夫人道:“夫君,此人竟敢这般写,说不定真有本事,我们过去问一问,且看他如何说,这信与不信,可在咱们。”

    柳元贞也道:“是呀,丈人,就这两步远,何不过去问问看。”

    李义府听他们二人这么一说,沉吟片刻,随即点了点头。

    三人一同来到摊前,但见那道士身着道袍,足登麻履,面如满月,留着一律山羊胡,确有那么一点高人隐士的味道。

    “道长!”

    柳元贞开口喊道。

    那道士缓缓睁开眼来,打量一下他们三人,问道:“不知三位贵人要询问甚么?”

    李义府当即哼道:“这世上哪有这么多贵人,你逢人便叫贵人,可见你不过是那江湖骗子而已,亏你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那道士笑道:“贵人怎知贫道逢人便叫贵人?贫道观三位面相,定非寻常人,称之贵人,又何错之有呢?”

    那李夫人听得面色一喜。

    李义府却道:“你瞧我乘坐马车,又带着不少下人,自然知道我非寻常人,这有甚么了不起的。”

    那道士道:“既然如此,贵人又何必过来相询呢?三位请便。”

    那李夫人忙道:“道长勿要生气,我们是想来问问前程的。”

    那道士道:“若是想找我问前程,须得花一百贯钱。”

    “一百贯?”

    那李夫人双目一睁,这是抢劫吧。

    柳元贞道:“这钱忒也多了。”

    那道士笑道:“若他人来询,只需一百文钱足以,可是你们来询,须得一百贯钱。”

    李义府听得勃然大怒,指着那道士便道:“你这道士莫不是认为我好欺负,真是岂有此理。”

    那道士却道:“贵人且勿动怒,听贫道将话说完,这一百贯钱不是现在收取,而是等到灵验之时再收取。”

    李义府愣了愣,这不跟免费的一样,纵使灵验,谁又会傻到来给这钱。

    柳元贞一听这话,又道:“那劳烦道长帮我丈人看看。”

    那道士瞧了眼李义府,笑道:“不知贵人可否相告之贫道你的生辰八字?”

    李义府眼眸一转,将生辰八字告诉他。

    那道士听罢,掐指一算,笑道:“贵人若是不信贫道,大可离去,又何必说此等谎言来戏弄贫道。”

    李义府微微一惊,他方才报的乃是他夫人的生辰八字,见这道士果真有一些道行,当下收起这轻视之心,如实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告知与他。

    那道士又是掐指一算,轻轻点了下头,然后再根据他的生辰八字依卦相算之,突然抚须一笑。

    李夫人急忙问道:“如何?”

    那道士笑道:“龙跃于渊屈可伸,只是水浅遭虾戏,一朝飞腾上青云。”

    柳元贞皱眉道:“此话是何意?”

    那道士道:“根据贵人的卦象来看,贵人今年应该有一大劫数,而且此劫极为凶险,若是他人只怕是难以躲过,不过贵人却不必为此而感到丝毫担忧,因为你命里有福星高照,贵人只需安心等待,到时自会化险为夷,无须几年,贵人便可回到长安。”

    那李夫人和柳元贞闻言不禁大喜。

    李义府却皱眉道:“你还能算到我将来能够回长安来?”

    那道士笑道:“正所谓一朝飞腾上青云,此劫过后,贵人必定是官运亨通,位极人臣,可若不回长安,又怎能做到位极人臣。”

    李义府听罢,觉得挺有道理的,再加上这些日子,他倒霉到了极点,喝凉水都塞牙缝,如今总算听得一句好话,自然而然的就愿意去相信。

    那道士又站起身来,拱手道:“如今天色不早,且就此别过,待来日贵人归来之时,贫道会在此收取那一百贯钱的。”

    李义府闻言,不禁又信得三分,拱手道:“好!若我有朝一日还能够回到长安来,必将厚报。”

    “告辞!”

    “道长请慢走!”

    那道士收起摊位,往小道一路北行,行得五里路,来到一处树林前,他先是左右看了看,见无人跟着,立刻入得树林。来到林中,他先将身上重物放下,不禁长出一口气,又是一屁股坐在树下,只见他此时此刻满面大汗,他一边用袖子擦着汗,一边鬼祟的东张西望,哪里还有半分道长的风范。

    “我说道长,你这道行还真不是一般的浅啊。”

    话音刚落,就见树后走出二人来,正是韩艺与小野。

    那道长见得韩艺,急忙站起身来,抱拳道:“小人杜元纪见过东主。”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清算时刻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人心思旧(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