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小题大做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小题大做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280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踏歌远行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山河血帝 桃运双修 雄霸神荒
    武媚娘将奏章一合,朝着一旁的伺候宫娥道:“去陛下的寝宫。【wwW.aiyoushenG.Com】”

    可是行到一半,突然一个宫娥从旁走出,“奴婢参见皇后。”

    武媚娘一看这宫娥,呆了半响,深吸一口气,又瞧了眼天色,道:“如今时辰已经不早,想来陛下已经休息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没走两步,她又停了下来,低声向方才出来的那个宫娥低声道:“你等会出宫去一趟我母亲府上。”

    第二日上午。

    “陛下,如今朝中可能出现了朋党勾结的现象。”

    武媚娘一见到李治,便立刻上前,神色凝重的说道。

    李治昨夜操劳过度,刚刚起床没多久,人都还有一点蒙,一脸诧异道:“朋党勾结?”

    武媚娘点点头,将一道奏章递给李治,道:“此乃殿中侍御史蒙翰呈上来的奏章,他状告监察御史李结与秘书丞裴行健勾结朝中权贵。”

    李治将奏章接过,仔细看了看,面色一沉,道:“真是岂有此理,朕立刻就让韦中丞去查清楚此事。”

    这朋党勾结跟结党营私是一个性质,首先,当然是帝王不允许的,其次,对于国家危害也是很大,只不过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

    “陛下,且慢。”

    武媚娘道:“这李洁、蒙翰乃是御史台的人,此事若交由御史台查办,恐怕有些不妥。”

    李治微微皱眉,目光闪烁了几下,道:“那依你之意,该当如何?”

    武媚娘沉吟片刻,道:“如今朝中多有争斗,若再扩大至朋党之争,只怕情况会失控,对于国家绝非好事。此事必须及时制止,哪怕是杀鸡儆猴,也在所不惜,但是若派一般大臣去调查的话,只怕镇不住下面那些人,臣妾以为可以让门下侍郎许敬宗去调查此案。”

    李治皱思忖少许,点头道:“就按你说得办吧。”

    .

    这李义府走了,许敬宗的日子可是好过了,至少清闲多了,就李义府那惹是生非的能力,他都感到害怕,如今这个灾星可算是离开了。今日一早许敬宗与外甥王德俭悠哉悠哉的来到皇城。

    “德俭啊!这做人一定要做上等人,否则的话,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是何等的悲哀。”

    “舅舅说得是。”

    王德俭自然知道许敬宗是在暗指最近朝中下层官员的争斗,笑道:“不过有舅舅在,德俭无忧矣。”

    许敬宗听得极是开心,他非常需要有人拍拍他的马屁,来填补他那膨胀的心理,哈哈一笑,又与王德俭随便聊了聊,然后便去往了门下省。

    可这才刚到门下省,就接到皇帝的命令,让他调查李结与裴行健朋党一案。

    许敬宗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七八品官员的朋党勾结,你让我一个宰相去调查,难道刑部、御史台都已经废了?还是看我最近太清闲,给我找一点事做。

    他在朝这么多年,这种案件,他见到得实在是太多了,稀松平常,但十有**都是诬告,两个七八品官员勾结,未必还能玩出一朵花来。

    不过许敬宗也不傻,因为这时候非常敏感,他虽然没有没有看明白,但是心里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些猫腻,于是又派人将王德俭给叫来。

    王德俭顶着一头雾水来到门下省,这才刚刚分开,怎么又将自己给叫来了,这舅舅是有多喜欢我,一刻不见,如隔三秋。

    “舅舅,出什么事呢?”

    “你看这个。”

    许敬宗便将李治的诏令递给王德俭。

    王德俭看完,神情与许敬宗一样,嘀咕道:“这等小案子怎么会让舅舅你亲自去调查?”

    许敬宗道:“我若知道,那还叫你来作甚?”

    王德俭皱了下眉头,又仔细看了一遍,道:“舅舅,此事不简单啊!”

    许敬宗忙问道:“此话怎讲?”

    王德俭道:“舅舅,这看上去只是一个小案子,可这里面还涉及到朝中的一位权贵啊!”

    许敬宗猛地吸了一口冷气,道:“你得意思是?”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王德俭一个劲的抹着汗,道:“这个---这个我也不敢确定,要不,舅舅你去打听一下。”

    这事可不能弄错了,这弄错了,可能就会出大事的,这王德俭哪里敢保证。

    许敬宗急道:“这事你让我去哪里打听?”

    王德俭道:“魏国夫人啊!”

    许敬宗愣了愣。

    王德俭又道:“不过也别马上去,等到放衙之后再去。”

    许敬宗稍稍点了下头。

    当日,许敬宗故意在门下省加班,一直坐到天黑,他才出得皇城,然后悄悄去得魏国夫人府。

    “是许侍中来了,快快请进。”

    杨氏从厅堂中行出,笑吟吟道。

    许敬宗见杨氏对自己的突然到来,丝毫不感到意外,知道自己来对地方了,入得厅堂之后,便笑道:“冒昧拜访,打扰之处,还望夫人多多包涵。”

    “许侍中言重了。”杨氏一笑,顺便使退下人,又问道:“不知许侍中登门有何事相询?”

    许敬宗微一沉吟,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只是今日遇到一件难事,不知如何解决,正好途径夫人府邸,便想向夫人请教一二。”

    “不敢,不敢,这小妹可不敢当。”杨氏连连摆手,道:“贤兄当说无妨,若小妹能够帮上忙,小妹定当尽力相助。”

    这称呼一下就变了,这就是官场,越敏感的事,语气就越随便,咱们只是闲聊而已,可不是在谈公事。

    许敬宗就将此案简单的告诉了杨氏。

    杨氏听后,便笑道:“哎呦!贤兄,这你可是找错人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得查案。”

    许敬宗听得又迷糊了。

    杨氏瞧了他一眼,又道:“不过我这里正好有些关于刑案的书籍,也不知可否帮到贤兄。”

    许敬宗忙道:“若是贤妹愿意相借,愚兄真是感激不尽。”

    这许敬宗拿着从杨氏那里借来的书籍,回到府中,王德俭早就在那里等候了。

    “舅舅,如何?”

    “魏国夫人只是借了这本书给我。”

    许敬宗一脸困惑的拿出那本书来,道:“在来的路上,我大概看了看,都是一些关于朋党的案例,没有什么特别的,这等书刑部、大理石多得是。”

    王德俭心想,魏国夫人借书于你,这难道还不够特别的么。于是道:“舅舅,可否让我看一下。”

    许敬宗立刻将书递给王德俭。

    王德俭接过书来,仔细的看了起来。

    许敬宗坐了下来,喝了口茶,一脸沉思的表情。

    过得约莫一顿饭的工夫,王德俭突然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许敬宗一怔,忙道:“什么意思?”

    王德俭急忙忙将那本书拿到许敬宗跟前道:“舅舅,你看这个案列。”

    许敬宗凝目一看,道:“房遗爱谋反案。”

    王德俭道:“舅舅莫不是忘记了,当初房遗爱谋反案刚刚爆发时,其实只不过是房家的家事,本是一个小案,甚至都比不上此案,可是经太尉手之后,这个案子何止扩大了十倍,非但如此,其中牵连的人哪个不是朝中的权贵,甚至于皇亲国戚,那李道宗和李恪可都是因此而死的。”

    许敬宗道:“如此说来,皇后的意思是让咱们如法炮制,借此案将长孙无忌给拿下。”说着,他一双老目闪过一道精芒,整个人都变得十分兴奋。

    王德俭点头道:“我看皇后定是这意思,那蒙翰告的可不仅仅是李结与裴行健结为朋党,而是告他们与朝中权贵结为朋党,至于这朝中权贵是谁,蒙翰也没有在奏章上说明,估计他也不知道,或者就是乱说的。而陛下与皇后让舅舅来审查此案,可见这权贵的来头足够大,必须得舅舅你出面。而如今朝野上下,能够让舅舅你亲自出面的,也唯有长孙无忌。”

    许敬宗道:“可若这权贵不是长孙无忌呢?”

    王德俭愣了下,道:“当初房遗爱也没有要与李恪、李道宗谋反,是长孙无忌威逼利诱,严刑拷打,房遗爱才供出李恪来的。这权贵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希望他是谁。”

    许敬宗有一些虚,这诬告谁不好,诬告当朝国舅,心里突然又怀念起李义府来,要是李义府在,那多么好,这事交由他去办,真是太适合了。

    王德俭也看出许敬宗有些害怕,于是道:“舅舅,既然这事落在了舅舅头上,我想怎么也不会连累到舅舅的,舅舅只管去查。而且,事已至此,只要长孙无忌拿下,那么就算是大功告成,今后再无忧矣。”

    许敬宗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尤其是想起当初长孙无忌教训自己时候,往日的耻辱全部跑出来了,他可不是心胸豁达之辈,一拍茶桌道:“好,就这么干,长孙老匹夫,你也会有今日啊。”

    就在当晚,许敬宗授命大理寺将李结、裴行健缉拿归案,将他们的家属都给控制住,看这架势,还真不是小案。

    隔日,此事便就传得沸沸扬扬,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而且,涉及此案的人员都是官员。

    一众官员对此是议论纷纷,要说这朋党案发生在此时此刻,是很稀松平常的,因为如今中下层官员斗得本就比较厉害,而朋党罪是非常常用的一招,许多大臣都利用这一点,去铲除政敌,可问题就在于,调查此案的人竟然是许敬宗,这就很值得玩味了。这许敬宗可是关陇贵族的老对手,他与长孙无忌之间又有说不清楚的恩恩怨怨,而涉及此案的裴行健可是属于关陇集团的成员之一,你说这里面没有猫腻,谁会相信呀。

    瞬间朝中就变得风声鹤唳,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恰好今日韩艺从三门山回来,一入城就听到这个消息。

    “终究还是要来了。”

    韩艺只是微微一笑,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因为他是跟商人一块回城的,故此他并未回萧府,而是去到了北巷。

    此时大家都忙得很,这院中也没有多少人,韩艺直接来到自己屋内,将自己的计划树拿出来,用笔在单词“epsure(曝光)”上面花了几圈,正当他准备将这个单词与下面的字母连上时,忽然又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还是等结果出来再说吧。”

    说着,他便放下笔来,看着自己的计划树,很是玩味笑道:“老狐狸,我想你应该会这么做,毕竟我姓韩,可不是姓长孙。”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熟悉的平行线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其鸣也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