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真走了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真走了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46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武炼巅峰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四更时分,这天都还是黑漆漆的,三四辆马车趁着夜色,在一列禁卫军的护送下,从东城门悄悄出得城去。【wwW.aiyouShen.Com】

    “小野,我们终于要回家咯”

    出得城之后,中间的一辆马车上,一个大胖子坐在车辕上,挥舞着马鞭,非常兴奋的嚷嚷道。

    这个大胖子正是熊弟,身边坐着得自然是他的基友,小野。

    其实熊弟在很早以前,就很想回家乡看看,试问这天下间,谁又不想衣锦还乡呢

    当然,他可不是想搬去扬州居住,其实凤飞楼才算是他的家,刘姐、梦儿她们就是他的家人,他只是想回家乡去看看,这是人之常情。

    头一回坐夜车的韩玄牝,同样也是非常兴奋,在萧无衣和韩艺的保护下,他趴在窗口,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眼都不眨看着车外的一切,虽然车外是一片漆黑,但是他也看得极其入迷。

    过得好一会儿,他才回过头来,突然又扑倒韩艺怀里,奶声奶气的问道:“爹爹,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韩艺笑道:“昨天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们这是要回爹爹的家乡去,也就是扬州。”

    韩玄牝又问道:“我们为什么要回爹爹的家乡呢”

    萧无衣没好气道:“你就喜欢问为什么。”其实这个事,他们一直没有跟韩玄牝说,韩玄牝还是太小了,她总不能说是因为你父亲不孝,她也知道,鬼精的韩玄牝,其实就是想问这个,昨天才告诉他,今晚要出发去扬州。

    韩玄牝据理以争道:“可是孩儿确实不知道呀”

    这知子莫若父,韩艺当然明白韩玄牝的心理,叹了口气,了一下儿子的小脑袋,道:“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是应该让你知道。”

    人小鬼大的韩玄牝深表认同的点点头。

    萧无衣稍感诧异的看了韩艺一眼。

    韩艺道:“这其实都怪爹爹。”

    韩玄牝好奇道:“爹爹做错了什么事”

    韩艺叹道:“因为爹爹的失误,导致将家里的钱都给赔了,就连工作都丢了,我们没法在长安继续生活,只能回家乡去。”

    韩玄牝眨了眨眼,突然问道:“馨儿姐姐说孩儿喜欢吃的浑羊殁忽可是贵了,要很多很多的钱,那孩儿今后还能吃到浑羊殁忽么”

    这“浑羊殁忽”乃是长安的一道名菜,只有大富人家才吃得上,韩玄牝非常喜欢吃,在萧府,当然是随便他吃。

    韩艺没有想到韩玄牝在乎的是这个,这小孩的联想,真是难以琢磨,导致他还愣了下,随即哽咽道:“儿子,对不起,这恐怕是非常困难的。”

    萧无衣听得他们父子的对话,是拼命的忍住笑意。

    韩玄牝闻言眼眶一红,瘪着小嘴道:“可是孩儿想吃。”

    韩艺道:“那得你今后一定要努力,赚很多很多钱。”

    韩玄牝嗯了一声,“孩儿今后一定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说着,他一头扑在韩艺怀里,真是悲伤欲绝。

    韩艺抱着儿子,感动道:“好儿子,爹爹和娘以后就靠你了。”

    韩玄牝突然抬起头来,道:“孩儿只是想赚钱买浑羊殁忽吃。”

    “。”韩艺顿时一阵尴尬。

    萧无衣实在是忍不住,捂住嘴,偷偷笑了起来。

    韩玄牝似乎听到这怪异之声,回过头来,小脸蛋上还挂着泪珠,十分可怜,问道:“娘,你也哭了么”

    “嗯。”

    萧无衣神色一变,十分的“痛苦”的点了点头。

    韩玄牝道:“娘是不是也很想吃浑羊殁忽”

    “嗯”

    萧无衣眼眶也湿润了,不过她被憋出来的。

    韩玄牝突然眼眸一转,道:“那娘你赚了钱,会买浑羊殁忽孩儿吃么”

    “当然”萧无衣刚刚开口,突然反应过来,心里那个怒呀,你爹忽悠完你,你就跑来忽悠我,当老娘好欺负么,当即面色一冷,哼道:“你想要吃,就自己赚钱去买,真是跟你爹一个德行。”

    “不,孩儿要跟娘一个德行。”

    韩玄牝立刻抛弃韩艺这个破产的商人,转而扑向萧无衣怀里,开始各种撒娇。

    萧无衣听得好气又好笑,轻轻拍了下韩玄牝的小屁股,又狠狠瞪了韩艺一眼。

    韩艺很无辜的耸耸肩

    天渐渐亮了起来。

    在道路旁的一个小山头上,站着两个中年男人,正是元鹫跟崔平仲。

    “这个混小子,还真是不孝啊,自己就偷偷摸摸的离开,让他的老丈人去帮他顶着。”元鹫看着从眼前经过的马车,不禁怒骂道。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转头看向身旁的崔平仲,见崔平仲凝眉看着韩艺的马车,喊道:“老崔。”

    崔平仲似乎并未听见,元鹫又喊道:“老崔。”

    崔平仲一怔,转头好奇的看着元鹫。

    元鹫问道:“你在想什么”

    崔平仲摇摇头,道:“没想什么。”

    元鹫当即不满道:“什么时候,你对我都开始隐瞒呢”

    崔平仲轻轻一叹,道:“非我对你隐瞒,而是你这位妹夫令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元鹫好奇道:“此话怎讲”

    崔平仲道:“虽然如长孙无忌、房玄龄这些宰相们,都是深不可测,但他们的深不可测也只限于针对个别人士,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平民,他们就是宰相而已,而你的这位妹夫,却像似一团迷雾,而且将我们都给笼罩其中。”

    元鹫想了半天,道:“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崔平仲道:“其实我也感到糊涂,我原本以为我是一个局外人,可是如今却感觉我也身在这迷雾之中。”

    元鹫听得摸了摸胡须,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这种感觉,自从我这回回到长安来,干了以往我肯定不会做的事,而且都与这小子有关。”

    崔平仲眯了眯眼,心想,就算他害怕功高盖主,也不至于动用自己父亲的坟墓,以他的智慧,应该有许多办法化解。这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可是在他身上,我看到的只是一个个算计,很少有巧合会发生在他身上。倘若不是巧合的话,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又究竟想得到什么呢为什么就连我这个平民都会感觉自己身在迷雾之中

    一旁的元鹫见崔平仲脸上露出少有的苦恼之色,心里只觉莫大的安慰,暗笑,就连老崔面对那小子,也恁地苦恼,那我以前输得也不冤啊

    与此同时,在长安城外的最大码头上聚集了不少人,他们来此都有一个目的,就是送别韩艺,可见韩艺在百姓心中,还是有着极高的名望,因为韩艺一直以来,操心得也就是这事。

    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他们并未见到韩艺,只是看到了一个衣冠得体的老头,这个老头正是萧锐。

    原来韩艺知道肯定会有不少人来送他,但是他不太喜欢这种煽情的场面,于是他就故意放出消息,他今日会从这里乘船离开长安,其实他晚上就坐马车离开了,当然,李治是知道的,还派了禁军送他离开。

    元牡丹、杨飞雪她们也都相继出发,到时他们会在洛阳会合,然后乘船下江南。

    虽然萧锐也不太喜欢这种场面,但是没有办法,这马车太颠簸,他这一把老骨头可是经受不住,坐船可就要舒服许多,不过韩艺不在,他也不需要去应付这些人

    “真是没有想到,他真的就这般离开了长安。”

    崔戢刃突然说道。

    一旁的卢师卦道:“若他坚持留着长安,不愿回去为父守孝,纵使他成为宰相,也会令人感到不耻的。”

    王玄道道:“我想崔兄并非此意。”

    崔戢刃点点头,道:“这一切来得似乎太突然了,即便当初我已经知道陛下允许韩艺回家守孝,但我还是认为韩艺是不会离开的,这中间一定会出现转折,但是却不曾想到,就连一点转折都没有出现,真是令人感到非常诧异。”

    许府。

    “舅舅,原来韩艺在昨夜就已经乘马车离开了长安。”王德俭微微喘着气道。

    “当真”许敬宗狐疑道。

    “错不了的,这是昨晚在东城门值夜的士兵告诉我的,陛下还亲自命人护送韩艺出城。”

    许敬宗皱眉道:“可是为何他要这么做”

    王德俭心知他舅舅虽然嘴上看不起韩艺,但心里还是挺害怕韩艺,道:“舅舅请放心,这里面应该没有什么阴谋诡计,我想韩艺只是不想被人骂着离开长安吧。”

    许敬宗愣了下,突然哈哈笑道:“对对对,老夫差点将这事都给忘记了。好啊这小子总算是离开了,好啊”

    他一句“好啊”,仿佛是松了口气,但是第二句“好啊”却又好像有些迷茫。

    在他原本的计划中,如今韩艺是他的头号敌人,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对付韩艺,压制住韩艺,而如今韩艺突然离开,导致他接下来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仿佛失去了方向一般。凝眉思索一阵子,突然叹了口气,道:“当初老夫忙着帮陛下跟皇后对付长孙无忌这些元老,导致老夫一直都无暇国顾忌内政,国内许多政策,都是出自韩艺之手。如今长孙无忌已死,韩艺也离开了。你认为,舅舅是不是该关心一下内政。”

    王德俭一听,心头咯噔一下,糟糕他太了解许敬宗了,文人一个,文章写得好,词藻文采非常华丽,善于搞政治斗争,但是内政方面,那可不是他擅长的,这是韩艺擅长的,他要干的话,那等于就是自掘坟墓。可是他又不能这么说,而他也明白许敬宗的心理,如今他位极人臣,敌人又都走了,要没点事干,就会显得非常无能,不过王德俭也绝非浪得虚名,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立刻道:“舅舅可切勿大意,如今裴行俭、赵持满、王方翼他们都因西北一战,深得陛下信任,倘若我们麻痹大意的话,他日这些人再回到朝中,可就麻烦了。”

    许敬宗叹道:“可是陛下已经决定停止针对长孙无忌谋反案的调查,老夫不能违抗皇命啊。”

    其实他主要的目标还是长孙无忌,至于裴行俭他们,许敬宗当时只是想顺便收拾了,因为这些人在他眼中,那就是小鱼小虾,砧板上的肉,只可惜西北战事爆发,导致这些人躲过这一劫,他觉得自己要再想尽办法去对付他们的话,就有失风范了,这些人应该交给袁公瑜他们小喽啰去对付,他需要的是掌控大局。

    王德俭微一沉吟,道:“舅舅,其实长孙无忌一事,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一个士庶之争,长孙无忌他一个人,再有能耐,也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来,关键在于其背后一个关中贵族的支持,如果我们要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就必须继续打压士族,如果不压制住这些士族,关中贵族还是可能重返朝堂。另外,这一直以来都是陛下和皇后所想的,舅舅何不从这方面下手,由此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许敬宗听得眼中一亮,这主意真是好啊士庶之争,持续了许多年,乃是唐朝的主要矛盾,要是干好这一票,那必须流芳万古呀而且这是他擅长的,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你说得非常对,咱们还不能松懈。”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犒赏三军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衣锦还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