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归者不善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归者不善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39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山河血帝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极品全能学生
    李义府回京!

    天啊!

    毫不夸张的说,这对于不少人而言,那真是晴天霹雳啊!

    真心就没有人想到,李义府还能够回来,因为当时贬李义府的时候,谁都看出来,不是因为李义府犯了多大的事,而是李治已经受够了李义府,这皇帝痛恨的人,如何还能回来?

    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这人算不如天算啊!

    李治现在身体虚弱,要长期的静养,他只能将权力交予自己最为信任的女人。【wWw.aiyouShen.cOm】

    故此,武媚娘正式走向前台,在朝中也有了公开的势力,而且,几乎是一家独大,暂时朝中还没有抗衡她的势力,而且刚刚好,枢要大臣缺人,以前的枢要大臣走了好几个,甚至连最能干的韩艺都回家守孝,但是李治就是让韦思谦上位,其余的都没有安排人补上。

    于是乎,许敬宗就上奏,跟皇帝、皇后抱怨,我年事已高,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问题如今朝中没有几个合适的人出任中书令,他们当初可是清除一大批的元老大臣,宰相级别的人才的损失那是非常巨大的。

    许圉师、卢承庆倒是有着能耐,也有功绩,但是他们已经是枢要大臣,提拔他们,乃是治标不治本。

    这武媚娘自然就有借口,向李治请求,将李义府召回来,重新出任中书令,你不可能光给我权力,不给我帮手,我还是一个女人,这如何能够管理好朝政。

    而且,她又跟李治说以前李义府是如何替他们冲锋陷阵,我们能有今日,李义府是立下汗马功劳,咱们不能忘恩负义,再给他一次机会。

    李治本就耳根子软,而且又抱病在身,被武媚娘这么软硬皆施,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决定召李义府回京,并且官复原职。

    可是话说回来,如果你召李义府回来,那就必须召杜正伦回来,因为当初他们两个当初同是中书令,他们被贬也都是同一个罪名,如今你赦免了李义府,那当然也得让人家杜正伦回来。

    李治是想过的,但是被武媚娘坚决否决了,当初整个朝堂进入白热化,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之间的争斗,这一山不容二虎,两个中书令太不合适了,他们两个只能召一个回来。

    武媚娘召李义府回来,就是为了对付韩艺,怎么可能让杜正伦又回来,跟李义府作对,这不是节外生枝么,是决计不可能的。

    可李治的圣旨刚刚下达,长安内外,是一片哀嚎,仿佛觉得这天都要塌下来。

    毕竟李义府当初可是臭名昭著,不少人对其是恨之入骨,当初李义府离开之时,都有不少人在庆祝,就没想到他还能回来。

    这生命力真是堪比小强啊!

    皇城内。

    “唉好不容易才太了平一阵子,想不到是如此的短暂。等到李义府回来,想必他一定又会反攻倒算的,到时朝中肯定又是一团糟。”

    许圉师双手没入袖中,走在皇城内,满面愁绪,唉声叹气。

    卢承苦笑道:“我想咱们如今可没有工夫为他人考虑,咱们两个如今可是进退维谷。”

    许圉师想想也是,他们在这里上不上,下不下,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可就非常尴尬了,于是问道:“不知卢兄有何想法?”

    卢承庆沉吟片刻,目光左右瞟了瞟,轻声道:“功成身退。”

    许圉师微微一愣,道:“卢兄你---你想致仕回家?”

    卢承庆点点头,又叹道:“等到李义府回来,我这刑部尚书可能不得片刻清闲,要么我就与其同流合污,要么我就洁身自好,可是就凭我一人,又岂是他们的对手,我左思右想,唯有致仕,乃上上之策。”

    他毕竟出身范阳卢氏,他一直都有着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道理也很简单,我不当这官,我也能活得潇潇洒洒,我回范阳去,那里我就是老大,不一定非得待在朝中。

    许圉师出身官宦之家,这底蕴不够深厚,思想境界也没有卢承庆那么高,他读书就是为了将来能够报效国家,为皇帝尽忠,好不容易有如今之地位,突然抛弃这一切,而且只是因为李义府回来了,这个他当然不甘心,于是道:“就算卢兄有致仕之意,上面未必会答应,你想想看,许敬宗他们可是借由人才缺乏,才求得陛下重新启用李义府,这时候,就算他们想,也不会批准的。”

    卢承庆点点头,道:“言之有理。不过老弟,为兄劝你一句,咱们两个决计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咱们也跟他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有一点风吹草动,咱们就主动致仕,他们也不会对咱们穷追不舍。”

    许圉师稍稍点头,但眉宇间还是犹豫不定。

    “张侍郎,那事你听说了没?”

    “什么事?”

    “你如今还不知道?”

    “你有所不知,我最近一直在户部忙着算账,连出门的工夫都没有,究竟是什么事?”

    “陛下已经下旨,重新启用李义府。”

    张大象闻言,不禁站立不动,呆若木鸡。

    “大哥,不好了,不好了。”

    李崇江如疯了一般冲入哥哥李崇德的屋内,可尴尬的是,此时李崇德正在与小妾亲热,二人皆是衣冠不整,被李崇江吓得差点没有终生不举。

    “二弟,我说你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莽撞。”

    过得半响,李崇德才反应过来,赶紧捂住衣服,朝着李崇江咆哮道。

    “出大事了。”李崇江狠狠跺脚啊!

    李崇德一愣,随即朝那小妾道:“你先下去。”

    那小妾哪里还好意思待在这里,捂住衣服,狼狈而逃。

    李崇德又向李崇江问道:“出什么事呢?”

    “陛下已经下旨,召李义府回京。”李崇江面如死灰的说道。

    李崇德闻言,呆愣半响,然后然后直接昏厥了过去。

    李义府是一个什么人,他们兄弟两是再清楚不过了,这心胸狭隘,瑕疵必报,这种人是最可怕,你不去招他,他也会来招你的,你要招他,就得斩草除根,你要不弄死他,等到他回来,就一定会报复你的,这都不用去猜,这是一定的。

    当初李义府走的时候,很多人就落井下石,如今他回来了,这些人心里能不害怕吗?

    但不仅仅是他们害怕,有那么一群与李义府毫无恩怨的人,对此也是甚感担忧。

    大兴善寺。

    “爹爹,你今日找孩儿来,是因李义府一事吧?”

    崔戢刃向崔平仲问道。

    崔平仲点点头,道:“看来你也已经想到了。”

    崔戢刃道:“如今陛下一直在后宫静养,政务之事都交由武皇后处理,这显然是武皇后与许敬宗他们的主意。但是我看那武皇后也绝非是念及旧情之人,她突然召李义府回京,定是有原因的。然而,李义府这人,虽然才华横溢,但并无治世之才,用他来治国,只会害人害己,武皇后决计不会这么愚蠢的。而李义府最为擅长的,就是政治斗争,然而,长孙无忌他们这些元老都已经死了,武皇后这时候启用李义府,显然就是冲着咱们士族来的。”

    崔平仲点点头,叹道:“要追根溯源的话,这一切的斗争,都是源自于士庶之争,如今武皇后得胜,她一定会乘胜追击,巩固自己的地位,那么就必须压制住士族,提拔庶族的地位,其实这事,他们一直都没有落下,只不过没有与咱们士族彻底撕破脸,而这一回肯定是来者不善。如今你从父已经去世,你也当上了御史中丞,可这恰恰是我最为担忧的地方。你与韦思谦都乃士族出身,而且还是当今世上势力最强的士族,你们手中的职权,只怕会让你们无路可退,你可有想过应对之法。”

    崔戢刃紧锁眉头,道:“不瞒爹爹,孩儿最近也在为这事苦恼,他们明显就是冲着咱们士族来的,孩儿本身也是退无可退,而且,屡屡忍让的话,不但不会令纷争休止,反而还会连累咱们崔家的名望,与其如此,就还不如与之斗争到底。”

    “不可!”

    崔平仲道:“以你们的势力,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你们与之斗争的话,结局是注定的,我希望你能够忍让,依我之见,武皇后会念在你从父帮助他的份上,不会与你为难,只要你不站出来坏她的好事,就不会引火烧身的。”

    崔戢刃道:“可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办法还是有的。”

    “什么办法?”

    “等他回来。”

    “他?”崔戢刃一愣,随即双目一睁,道:“难道爹爹说得是韩艺?”

    “嗯。”

    “可是爹爹不要忘记,韩艺本是农家出身,又是皇后的心腹,他要帮也是帮皇后,而非是我们。”

    “事情并非这么简单,韩艺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他从未坚定的站在庶族那边,他与萧家、杨家、元家的关系匪浅,又与宇文修弥他们交好,可见在他心中并不在乎士庶,他在乎的是商人,是他的贤者六学。”

    崔平仲说到这里,他微微皱眉道:“其实我一直都隐隐觉得,韩艺一直都在谋求什么,他做得所有事,都是为了这一个目的,因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而非是零散的。故此,我一直都在留意他的一举一动,原本我以为自己就快要看穿他的计划,可是不曾想到,突然出了这么一个意外,这令我又觉得之前的推测不完全对,这我还得仔细思考一番,但是在我还未想明白之前,你一定要忍住,在此之前,你就做得很好。”

    崔戢刃微微皱眉,道:“想不到爹爹如此看得起韩艺。”

    崔平仲苦笑道:“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一定会感到不开心,但是有些事,我们也必须承认,天下聪明人无数,但是皆被束缚在儒道之中,唯有韩艺,跳出儒道,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思想,在他的思想中,有许多方面都与儒道大相径庭,这是我们比不上他的。”

    扬州。

    这日清早,韩艺一如既往的来到韩大山墓前打扫,给韩大山上香,跪在墓前忏悔。

    他是真的在忏悔,并非是在装模作样。

    过得一会儿,一个面相极为憨厚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抱拳一礼,“东主。”

    “是彭靖啊!”

    韩艺回头一看,站起身来,问道:“什么事?”

    彭靖道:“据长安那边传来的消息,陛下已经下旨,召李义府回京。”

    韩艺愣了下,随即笑了起来,他刻意压制住自己的笑声,但也因此他的身体剧烈颤抖着。

    过得好一会儿,他才停止笑意,突然道:“既然你来了,那就我爹爹上柱香吧。”

    彭靖点了下头,然后跪在韩大山的墓前,恭恭敬敬的给韩大山上了三炷香,眉宇间夹带着一丝内疚。

    韩艺站在其身后,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武媚娘,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nt

    记住:【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无权无势锄作田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贫道玄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