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上得山多终遇虎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上得山多终遇虎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38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爱上坏坏女上司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完美世界
    单就这事情来说,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朝廷征收的税,是真的不算多,而且,烧毁的货船,也就是那么三小艘,可不是烧了沿运河南下的船队,钱大方他们是毫无损失,他们的害怕其实来自于他们内心的恐惧。【wwW.aiyouShen.cOm】

    而这一种恐惧可以说是几百年来形成的。

    因为自商鞅变法之后,就确立了重农抑商的思想,商人是非常卑微的,如果朝廷剥削农夫太厉害了,那么农夫就会起义,因为每个朝代的主体百姓都是农夫,天下农夫一旦都闹起来,国家都完了。

    而士子在四个阶级中排在首位,他们有着制度的保护,统治阶级几乎都是士子组成的,哪怕就算斗起来,那也是属于狗咬狗。

    工匠的话,虽然也是卑微的,比商人也好不了多少,工商是一体的,但是人家工匠本分,因为工匠就是干活的,他们不会去招谁惹谁。

    唯有商人是最尴尬的,商人目的就是赚钱,而赚钱是无止尽的,那么肯定就要伤害他人的利益,而且商人是用智慧赚钱,而且是用一种不被世俗认可的智慧去赚钱。那些地主、农夫一看到商人左右手倒腾一下,就够他们种好几年地,这心里能平衡么,故此,朝廷只要惩罚商人,所有人都会为之叫好,自古以来,许多朝代遇到问题,尤其是财政出问题,就拿商人开刀,一来商人有钱,够肥,还可以借商人去转移矛盾。

    商人势力实在太卑微了,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其实如今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在韩艺的主导下,商人阶级开始崛起,但也才在初级阶段,这势力还是四个阶级中最弱势的。

    正是因为这种重农抑商的思想,导致一点风吹草动,商人就如惊弓之鸟,害怕到不行,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

    饶是元家这种大家族,也不例外。

    “大爷爷,我们的损失倒是不大,就是三艘小货船,还有个别人受到一些轻伤。”

    听完元修的汇报之后,元禧他们脸上兀自是非常凝重,没有半点庆幸的神色。

    “损失倒是其次呀!”元禧叹了口气,道:“关键是朝廷的这番应对,令人感到不安啊!”

    “是呀!”元乐也是忧心忡忡,道:“如今韩艺不在,我们也根本不知道朝廷究竟是真的为了平息众怒,还是要开始打压商人,而且朝廷让李义府掌管商税局,这对咱们而言可是极为不妙啊!”

    元禧点点头道:“若是朝廷只是为了平息众怒,这我等也应该支持,可若不是的话,咱们可就麻烦了。”说到这里,他又道:“不管怎样,还得先看看再说,只是在这期间,事事都得格外小心,一定要避免这种事发生在咱们头上。”

    元鹤道:“既然如此的话,何不趁势将重心转向江南,甚至于岭南地区,我老是觉得在长安做买卖,不太安稳,毕竟长安乃是天子脚下,出了什么事,一定是先拿长安的商人开刀,到扬州的话,就算出了什么事,咱们能够从容应对。”

    言下之意,至少咱们还可以跑。

    其实这事并不是很严重,但即便是元家,都想到跑路了,可见这古代商人的心态。

    元禧点点头,道:“四弟说得不错,其实咱们元家的财富一直都在往南边转移,如今是可以加大对岭南的投资。这样吧,我写一封信给牡丹,看看他们夫妇的意思。”

    金行!

    “那些个蠢货,还想留在这里,哼,老子可不管他们了,老子先走了。”

    钱大方坐在贵宾室内,一边吃着蜜饯,一边念念叨叨。

    过得一会儿,桑木走了进来,道:“老钱,这是你的金票。”

    钱大方拿着金票点了点,这可不是小数目,一张金票可就价值一百贯钱,他点了好几遍,确定没有错漏,这才小心翼翼的放到盒子里面,又向桑木道:“桑木,这事你就没有跟韩小哥说么?”

    桑木道:“恩公此时正在家里守孝,这点小事,我怎好意思去打扰他。”

    钱大方啧了一声,道:“这可不是小事,一旦征收商税,今日是五文钱,明日可能就是五十文钱。”

    桑木笑道:“没你想得那么严重吧,朝廷征收商税,不过也是为了平息众怒,这点税对于你老钱而言,算得了什么。”

    “是,这点税不算什么。可是就我那点点货,不到半天就能烧得精光啊!”钱大方直翻白眼道。

    桑木笑而不语。

    钱大方又斜目看着桑木,道:“哎!桑木,韩小哥临走的时候,当真没有留下什么锦囊妙计么?”

    桑木摇摇头道:“恩公走的时候,只是让我将买卖打理好,倒是没有留下什么话,反正,过两三年,恩公就回来了。”

    钱大方叹了口气,又道:“我不管了,反正我是打算去扬州找韩小哥,这长安的买卖是能做就做,不能做我也不强求了。”说话时,他一直在注意桑木的神情,可惜桑木面无表情。

    他自讨了个没趣,只能揣着金票告辞了。

    他走之后,桑木坐在贵宾室内,紧锁着眉头,过得半响,他突然朝外面喊道:“来人啊!”

    一个身着制服的少女立刻走了进来。

    桑木道:“去讲春枝叫来。”

    “是的。”

    过得一会儿,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妇走进来,道:“总管,你找我?”

    桑木点点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曹汇在我们金行也有贷款。”

    “是,曹汇在今年年初时,曾向我金行贷了一百贯钱。”

    “这笔账恐怕会成为烂账了。”桑木叹道:“如今世道不太平,咱们金行也得收缩贷款,今后,但凡是五十贯以上的贷款,必须得经过我的点头。”

    “是。”

    大兴善寺。

    “爹爹,似乎我们都猜错了,武皇后将李义府召回长安,好像并不是为了士庶之争。”

    崔戢刃越说越困惑,道:“李义府回到长安之后,并未报复李崇德兄弟,并且还让李崇德将他的家谱再添入赵郡李氏的族谱里面,好像是要拉拢咱们士族。另外,许州一案,依孩儿之见,若没有当地士族的怂恿,那些村民可不敢闹事,这本给了武皇后他们一个机会,但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武皇后似乎还有意偏袒他们,难道这只是他们的欲擒故纵之计?”

    “他们是冲着韩艺去的。”崔平仲眼睑低垂,似在思索什么,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儿子听的。

    “啊?”

    崔戢刃诧异的看着崔平仲。

    崔平仲一怔,抬起头来,看着崔戢刃,过得一会儿,他才道:“你想想看,韩艺立下不世之功,其父的坟墓被冲垮,韩艺回家守孝,李义府归来,许州火烧商船。韩艺父亲的坟墓,早不垮,晚不垮,偏偏在韩艺拜相前夕被冲垮。许州的货船早不烧,晚不烧,偏偏要在韩艺离开之后才被烧。哪有这么多的巧合?”

    崔戢刃问道:“第一件事可能是巧合,第二件事可能是那些士绅、地主忌惮韩艺,故此选择韩艺离开才这么做。”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会忌惮韩艺这个农家出身的孩子?那是因为韩艺一直以来深得陛下和皇后的支持。如今他们不再忌惮,我想原因可能也是一样的。”

    崔平仲道:“其实我回到长安之后,就只在做一件事,那就是观察韩艺,研究韩艺的变法,甚至为此沉迷,我一直认为韩艺在谋划着什么,我也想知道答案,而且我曾一度认为我已经非常接近韩艺,但是随着这些事的发生,我又觉得自己置身迷雾之中,韩艺在我面前变得是若即若离。直到此事发生之后,我才突然想明白。如果武皇后与韩艺之间出现了矛盾,那么这一切就能够解释的清楚。”

    崔戢刃惊讶道:“这如何可能,武皇后向来非常信任韩艺的,而且他们之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

    崔平仲道:“如果我知道其中的原因,我当初就不会感到困惑,但是从这事情的发展来看,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不为我们所知的事情。”

    崔戢刃沉吟片刻,道:“若真是如此的话,韩艺父亲的坟墓极有可能是武皇后动的手脚。”

    “不。”

    崔平仲道:“我认为是韩艺自己动的手脚。”

    “什么?”

    崔戢刃震惊的看着崔平仲。

    崔平仲道:“韩艺虽然风光无限,但他在朝中其实是没有任何势力的,远不如武皇后,其实只要将韩艺拿下,那些商人不过都是一些蝼蚁,先对付商人,以此来削弱韩艺,这未免是多此一举。关键就在于韩艺深得陛下信任,有陛下保护,武皇后也拿他没有办法。恰好当时韩艺立下不世之功,我若是韩艺的敌人,必将会再点一把火,让韩艺出将入相,功高盖主,引起陛下的猜忌,这是对付韩艺的最有效的办法,武皇后聪明绝顶,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故此,若那只是一个意外的话,就是上天在帮助韩艺。可是以我对于韩艺的观察,他做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有用意的,而且每件事之间都有联系,可见他不是一个愿意将性命托付给老天的人,他希望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要换做是他人,我或许会相信这是意外,但是发生在韩艺身上,我不认为这是意外,或者说是巧合。然而,这事对于当时的韩艺是极为有利的,如果我之前的假设没有错的话,韩艺跟武皇后之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那我就敢肯定这是韩艺自己所为。”

    崔戢刃愣了半响,道:“这---这真是难以置信,他怎会这么做,这。”

    崔平仲道:“你脸上震惊的表情,就是他选择这么做的原因,因为没有人相信他会这么做,如此他便能瞒天过海,并且为下一步做好铺垫。”

    “下一步?”

    “不错。”

    崔平仲道:“记得我曾与你说过,韩艺的变法思想,是由下至上的,这与古代那些贤相的变法思想是截然相反的,自古以来,变法都是从朝中发起的,先要说服陛下,以及朝中大臣,方能够实行。可是韩艺从未提出变法的建议,但其实变法一直都在进行中,他是利用他商人的身份在进行。

    故此,韩艺真正的力量其实蕴含在‘下’之中,而非是‘上’。从他入仕以来,他都做了一些什么事,他建设了新市场,建设了北巷,建设了游乐园,建设了昭仪学院,建设了民安局。每一样都与百姓息息相关,但是他在朝中,可以说是毫无作为,但凡朝中争斗,他都是选择置身事外,数百年来,没有一个官员如他这般。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没有人能够察觉得到他究竟隐藏了多少的力量,因为没有先例,所以他当不当这宰相,其实都无所谓,反正他在朝中也没有什么势力,在‘上’的层面上,他是拼不过任何人的,他从未在朝中打压过任何大臣,因为他没有这个实力,可是如今的情况,武皇后他们是要在‘下’与他斗争,或许这正是韩艺所希望的。”

    崔戢刃道:“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崔平仲沉吟片刻,道:“韩艺开创了贤者六学,一种全新的思想。”

    崔戢刃错愕道:“这两者有何关系?”

    崔平仲道:“你能够理解,为什么韩艺能够创造一种全新的思想吗?”

    崔戢刃摇摇头。

    崔平仲道:“我也不能,同理而言,我也猜不透韩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因为我们的思想都被束缚在儒道之中,而他却在儒道之外。但只要将他由下至上的变法思想给想明白,还是能够看出一些蛛丝马迹的。”

    崔戢刃思索片刻,突然双目猛睁,一颗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道:“让‘下’变成‘上’。”

    崔平仲点点头道:“不错,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他才能够将他的思想发挥到极致,若非如此,他的处境将会非常尴尬,他建立的一切会被人轻而易举的推翻,就如现今这样。”

    “那他岂不是要。”

    “不一定,但是我们也无从得知,因为我们无法去理解他的那种思想。”崔平仲摇摇头道。

    崔戢刃突然问道:“爹爹为何将这些告知孩儿?”

    崔平仲沉吟不语。

    崔戢刃又道:“爹爹是希望孩儿站在韩艺那边?”

    崔平仲道:“你认为是你是在‘上’,还是在‘下’呢?”

    崔戢刃皱眉思索片刻,道:“难道这就是爹爹你一直以来支持韩艺的原因?可是据孩儿所了解,爹爹你不是一个眷念权势的人。”

    崔平仲道:“这只是我说服你的理由。”

    “那爹爹又为何支持韩艺呢?”

    “因为韩艺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期待。而老是做着同一件事,未免就太无趣了。房玄龄、长孙无忌、杜如晦等人再厉害,但他们也不过是在重复着张良、萧何,我若入仕,也无法改变什么,因为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开创一种新得局面。既然入仕与否,结果都不会改变,那我就还不如活得逍遥自在一些。”

    崔戢刃沉默半响,道:“也就是说爹爹认为韩艺有能力开创一种全新的局面?”

    崔平仲道:“他能否成功,我也不知道,但是他至少有这个意图,他的一举一动我都仔细研究过,他的思想,他的作为,他的为人处世,都有别人今人,也是我从未见过的,那么他的意图肯定也是如此。而且,你若赌韩艺的话,是以小博大,是雪中送炭,是奇货可居,但是你若站在武皇后那边,你不过是锦上添花。”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砧板上的肉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不经历风雨怎见彩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