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干啥都赚钱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干啥都赚钱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7622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暗夜将至 武炼巅峰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邪医毒妃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bp;≈bp;≈bp;≈bp;武媚娘的新政,是全国性的,那么影响肯定也是全国性的,而且影响是极大,因为它打破了许多成规。【wwW.aiyouShen.cOm】洛阳作为东都,自然也深受影响,可是身为洛州刺史的李凤,却还能跟李治谈论风月,非常轻松,如果洛阳出现许多问题,而皇帝又来了,李凤应该非常紧张才是,可见洛阳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bp;≈bp;≈bp;≈bp;但其实洛阳的商人也不好过,这不可能好过的,但是洛阳却因此变得更加繁荣、热闹,这就是因为有一些商人见实业不好干,于是就开始投资娱乐行业,因为武媚娘的新政,它完全就是针对那些干实业的商人,作坊那绝对是重灾区,尤其大作坊,但是这娱乐行业其实是不受影响的,因为这市税又没有增加。

    ≈bp;≈bp;≈bp;≈bp;这武媚娘最聪明的一点,如果她提高市税的话,物价肯定会提升,长安、洛阳的百姓,日子就不会好过,李治所能够看到的,一定更要是安居乐业,不能搞得民怨沸腾。

    ≈bp;≈bp;≈bp;≈bp;当然,虽说新政里面是有禁浮巧的,就是让官员带头节俭,但也仅限于官场,民间的话,她可管不到,总不能说不准百姓逛青楼,不能去大剧院,那百姓会造反的,她只能去提倡,不能硬性规定。

    ≈bp;≈bp;≈bp;≈bp;洛阳士族可是非常多,这些人那都是大地主来的,他们都是新政的受益者,他们当然很开心,他们需要庆祝,而且他们又附庸风雅,非常喜欢娱乐行业,就在这不到一年间,洛阳的娱乐行业就超过了长安,其实就算没有武媚娘的新政,洛阳也会超过的长安的,洛阳确实比长安更适合搞娱乐行业,长安政治气氛太浓,而洛阳的文化非常灿烂。

    ≈bp;≈bp;≈bp;≈bp;这也是为什么新式蹴鞠在洛阳这一下就发展起来,其实新式蹴鞠是在长安诞生的,但是前几年的长安,那人人都在玩命的发展,因为经济环境太好了,朝廷各种经济政策刺激,丫就没有断过,那时候谁有空去搞娱乐,哪怕是去到新市场,有钱人谈得都是买卖。

    ≈bp;≈bp;≈bp;≈bp;刚刚入城的李治,就看到这热闹、繁荣的景象,不禁放下心来,因为他以前一直都在宫里面,也不太清楚武媚娘的新政究竟取得了怎样的成果,就听到许敬宗、李义府他们在那里吹。这一趟下来,他见效果还不错,别说洛阳,长安百姓都穿上了新衣服,因为自由之美又降价了,而洛阳也比以前还要热闹。

    ≈bp;≈bp;≈bp;≈bp;这事实摆在面前,李治对武媚娘是赞赏有加,你搞得还不错,那就继续努力吧。

    ≈bp;≈bp;≈bp;≈bp;也没有说急着将权力收回来,继续让武媚娘为他分担,处理政务,因为李治的身体确实不能太劳累了,一旦犯病,那就需要长时间的恢复,其实他是非常需要武媚娘的,如果没有武媚娘的话,他就得将权力交给宰相,而有武媚娘在,他就可以在大臣与皇后之间玩平衡,以最小的代价,将权力控制在手中。可见这武媚娘上位,不是李治过于软弱,而是李治也没有办法。

    ≈bp;≈bp;≈bp;≈bp;如此一来,这武媚娘的地位也因此变得更加稳固,尤其是到了洛阳之后,那更加是如虎添翼,她一直都在提升洛阳官员得地位,将洛阳官员的官阶都提升得跟长安差不多,这些官员是她提拔上来的,那自然对她感恩戴德,是以她为中心,许多政令就不需要到长安,直接可以在洛阳处理,这就是武媚娘一定要来洛阳的原因,因为这样就可以避开整个长安官场。

    ≈bp;≈bp;≈bp;≈bp;一般皇帝驾到,那总得引起一番轰动,但是如今洛阳百姓沉浸在娱乐之中,压根就没有人关注皇帝、皇后。其实说白了,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百姓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而已,而如今在洛阳的大街小巷,都只在谈论一件事,那就是那位花月楼红尘娘子已经答应在蹴鞠决赛上面登台表演。

    ≈bp;≈bp;≈bp;≈bp;这蹴鞠联赛乃是目前洛阳最吸引人的比赛,而那位红尘娘子乃是洛阳新晋的第一花魁,不到一年之间,圈粉无数,这二者合一,带来的轰动效应,可想而知。

    ≈bp;≈bp;≈bp;≈bp;即便是刚刚到来的李治,也感到百姓对于这两者的狂热,对此他也非常好奇,必须得见识一番,不过他舟车劳顿,需要休息,于是就让李凤去安排,他打算在决赛的时候,去见识一下。

    ≈bp;≈bp;≈bp;≈bp;几乎是在同时间,扬州也兴起了一门新得行当,唤作-----疗心室。

    ≈bp;≈bp;≈bp;≈bp;其实所谓的疗心室,就是聊天,这人人都会。

    ≈bp;≈bp;≈bp;≈bp;区别就在于,在疗心室,得给钱。

    ≈bp;≈bp;≈bp;≈bp;聊天都得给钱,去的人是疯了么?

    ≈bp;≈bp;≈bp;≈bp;但还别说,这疗心室一出来,立刻传遍整个扬州,各种小道消息冒了出来,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时候受了刺激,常年不说话,去过几趟疗心室,立刻就变得开朗起来,还有什么夫妇,从年头吵到年尾,眼看家庭都要破碎了,可是去了几趟疗心室,结果和好如初。

    ≈bp;≈bp;≈bp;≈bp;类似于这种消息,传得到处都是,这立刻就引起了百姓的注意。

    ≈bp;≈bp;≈bp;≈bp;只见在扬州城南郊外的一个普通小院外,站着不少的人,大家彼此之间相互的聊着,时不时就往门口瞅上一眼。

    ≈bp;≈bp;≈bp;≈bp;“唉怎么还没有完?前面还有这么多人。”

    ≈bp;≈bp;≈bp;≈bp;“这你放心好了,只要你是预约到今日,那心医就一定会见你的,人家都是计算好的,一日接见多少人,绝不会让你白跑一趟,你要不预约,甭管你是谁,也进不了那门。”

    ≈bp;≈bp;≈bp;≈bp;这“心医”是一个新职业,全世界就一个,就是这疗心室的主人。但其实也就是医生,只不过这年头将医生分成好几类,有食医、疾医、金疮医,等等,都是顾名思义,看心病的医生,那就自然就叫做“心医”。

    ≈bp;≈bp;≈bp;≈bp;“说真的,这法子真是哈哈,平时城内有个啥好东西,那都是大富人家抢了去,咱们只能在后面看看,但是弄这预约的话,咱们也可以排在富人的前面。”

    ≈bp;≈bp;≈bp;≈bp;

    ≈bp;≈bp;≈bp;≈bp;“这疗心室传得这么神,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呀?”

    ≈bp;≈bp;≈bp;≈bp;“我当初也跟你一样,对此是将信将疑,这聊天就能将人给聊好么?直到七日前,我隔壁的陈六郎,因为跟家里的婆娘吵架,便离家出走,这烦闷之余,就跑到这里来,没曾想到,这人回去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开朗起来,并且还让自家的婆娘来这里看看,如今他们夫妇几乎就没有怎么吵过架,可是恩爱的很,这可是我亲眼所见啊。”

    ≈bp;≈bp;≈bp;≈bp;“真的么?”

    ≈bp;≈bp;≈bp;≈bp;“若非是真的,我干嘛站在这里。”

    ≈bp;≈bp;≈bp;≈bp;

    ≈bp;≈bp;≈bp;≈bp;“聊上几句,就得给十文钱,这也太贵了一点。”

    ≈bp;≈bp;≈bp;≈bp;“也就是十文钱而已,这算得了什么,我爹去悔过寺一趟,少说也得花个十几二十文钱,而且悔过寺就是对着一堵墙说话,来这疗心室至少还有人跟你说话,总之,比去悔过寺值。”

    ≈bp;≈bp;≈bp;≈bp;“你们还真别说,自从疗心室出现之后,去悔过寺的人减少了不少。其实来这里忏悔也是一样,反正你也看不见里面坐着的是谁,里面的人也看不见你,对方还能开导你。”

    ≈bp;≈bp;≈bp;≈bp;

    ≈bp;≈bp;≈bp;≈bp;“出来了,出来了。”

    ≈bp;≈bp;≈bp;≈bp;“哎呦!那不是---不是秦家老爷么?”

    ≈bp;≈bp;≈bp;≈bp;“你不知道吧,秦老爷的三郎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谢家的小娘子,秦老爷为了这事,三番四次跑去谢家提亲,可惜谢家最终还是决定将那那小娘子嫁到王家去。秦三郎得知之后,大病一场,之后就一直郁郁寡欢。前几日,秦家老爷带着秦三郎来这里治病,据说效果非常不错,秦三郎还主动要来这里,秦老爷就为他购买了一个疗程,每隔七日就来这里接受治疗。”

    ≈bp;≈bp;≈bp;≈bp;“还有疗程,这当真是治病?”

    ≈bp;≈bp;≈bp;≈bp;“人家这小院叫做疗心室,治病有什么稀奇的。而且人家那可是非常规范的,若是有心病的话,都是有疗程的,需要持续来这里一段时日,而且钱比咱们给得要多得多,据说秦家可是花了十贯钱才定下了一个疗程,不过人家秦家也不缺这点钱。”

    ≈bp;≈bp;≈bp;≈bp;

    ≈bp;≈bp;≈bp;≈bp;在院内的一间小屋内,与外面不同的是,这屋内的装潢都是崭新的,陈设也非常雅致,不失格调,但又给人一种非常温馨的感觉。

    ≈bp;≈bp;≈bp;≈bp;在屋中竖立着一扇大屏风,将小屋隔成两半。

    ≈bp;≈bp;≈bp;≈bp;“心医,我加钱,我加钱,咱们再聊聊吧。”

    ≈bp;≈bp;≈bp;≈bp;一个公子哥站起身来,不肯离去,那一小炷香,实在是太短了一点。

    ≈bp;≈bp;≈bp;≈bp;只闻屏风内有人说道:“陈公子,你难道忘记我方才与你说的么,你之所以失去身边的好友,那就是因为你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你总是希望控制朋友的行为和思想,才导致你的好友不再与你来往。这占有欲虽不是坏事,但要是能够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占有欲是能够促进你进步的,但是超过了,就会害了你。你何不从现在开始,学会转身离开。”

    ≈bp;≈bp;≈bp;≈bp;

    ≈bp;≈bp;≈bp;≈bp;不知不觉中,日落西山。

    ≈bp;≈bp;≈bp;≈bp;三道长长的身影朝着梅村走去。

    ≈bp;≈bp;≈bp;≈bp;“韩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知道么,自从你的疗心室一开,去那悔过寺的人顿时就减少了不少。”

    ≈bp;≈bp;≈bp;≈bp;熊弟激动的是手舞足蹈。

    ≈bp;≈bp;≈bp;≈bp;韩艺是说干就干,很快就将疗心室开了起来,并且在短时间内,就弄得广为人知,

    ≈bp;≈bp;≈bp;≈bp;“是么?呵呵,不过这是好事啊,有竞争才会有进步,悔过寺一家独大,说不定又会走回九灯神棍的老路,我这是在帮悔过寺。”韩艺笑呵呵道。心想,我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bp;≈bp;≈bp;≈bp;熊弟又凑过来道:“韩大哥,你能不能将你的心理学传授给我。”

    ≈bp;≈bp;≈bp;≈bp;韩艺问道:“怎么?你对心理学感兴趣?”

    ≈bp;≈bp;≈bp;≈bp;熊弟嘿嘿道:“以前还不觉得,但是现在我很感兴趣,我一直都挺喜欢跟人聊天,要是这还能够帮助人,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

    ≈bp;≈bp;≈bp;≈bp;“但是你不还得管理你的小胖集团么?”

    ≈bp;≈bp;≈bp;≈bp;“嗨呀!我已经决定从凉州撤出,因为朝廷好像也打算做盐买卖,那我肯定是做不过朝廷,反正本钱早就赚回来了,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凉州,凉州那些人可都是我的好帮手,他们来了这里,这里的买卖就可以交给他们打理,我就专心跟你学这心理学。”

    ≈bp;≈bp;≈bp;≈bp;想当初在长安时候,他们都忙得跟条狗似得,熊弟每天傍晚回来就是抱怨太累了,故此,回到扬州之后,他们就开始享受人生,都不爱打理买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或者在凤飞楼排练话剧,或者带着梦婷四处游玩,或者帮助一些父老乡亲,反正这钱也赚够了,花也花不完,而且小胖集团已经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不需要他事事操心。

    ≈bp;≈bp;≈bp;≈bp;韩艺笑道:“好啊!今后你就天天跟我一块来这里,我一个人确实有点吃力。”

    ≈bp;≈bp;≈bp;≈bp;“好好好!谢谢韩大哥。”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晚上。

    ≈bp;≈bp;≈bp;≈bp;“我们的大心医,今日又赚了多少钱?”萧无衣眨着闪亮的眸子,活脱脱一个小财迷。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萧府的时候,她对于韩艺赚多少钱,完全没有兴趣,但是来到梅村,她又跟以前一样,将韩艺赚得钱,统统拿过来,而且非常迷恋这种感觉。

    ≈bp;≈bp;≈bp;≈bp;或许她是真的向往这种平民生活。

    ≈bp;≈bp;≈bp;≈bp;心医?我还柯南了,真不知道这是谁取的,叫着真是别扭。韩艺道:“你不是吧,一个月结一次账就行,你天天要,烦不烦。”

    ≈bp;≈bp;≈bp;≈bp;萧无衣一本正经道:“我乃一家之主,钱当然是归我管,你要这么多钱想干嘛?”

    ≈bp;≈bp;≈bp;≈bp;韩艺翻着白眼道:“一共六十三贯二百文钱,都已经送到元行去了,你找牡丹要票。”

    ≈bp;≈bp;≈bp;≈bp;元牡丹纳闷道:“你一天就赚六十三贯钱?”

    ≈bp;≈bp;≈bp;≈bp;韩艺点点头道:“今天又来几个人,弄几个六个大疗程,三个短疗程。”

    ≈bp;≈bp;≈bp;≈bp;元牡丹一阵无语,开个这玩意,一天就能赚几十贯钱,这天理何在啊!

    ≈bp;≈bp;≈bp;≈bp;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呀!

    ≈bp;≈bp;≈bp;≈bp;韩艺瞧了她一眼,笑道:“不过你也别气馁,这一个大疗程得三个月,平均下来没有多少钱的,而且如今这才刚刚将本钱赚回来,你们可别忘记,我前期为了搞宣传,可是花了不少钱。”

    ≈bp;≈bp;≈bp;≈bp;杨飞雪笑道:“不过你那些宣传手段也真是厉害,不到几日,整个扬州城就都知道了,就连我们昭仪学院的小孩都知道疗心室。”

    ≈bp;≈bp;≈bp;≈bp;韩艺哈哈道:“那是当然,我就是靠整个起家的。”

    ≈bp;≈bp;≈bp;≈bp;萧无衣好奇道:“为什么你的谎言总会有人相信?”

    ≈bp;≈bp;≈bp;≈bp;韩艺道:“因为我是有真本事的。是,前面那些传言都是我弄出来的,但是我若没有真本事,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来呀!你们要懂得感恩才是,如今我这金口一开,那就得计时算钱,你天天坐在这里跟我聊天,可是一文钱都没有给过,扬州百姓要知道你们有这待遇,那一定会羡慕到死。”

    ≈bp;≈bp;≈bp;≈bp;这厮膨胀了!

    ≈bp;≈bp;≈bp;≈bp;萧无衣笑了笑,站起身来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不占你这便宜。牡丹姐、飞雪,我们上屋里聊吧。”

    ≈bp;≈bp;≈bp;≈bp;“不不不,我错了,喂喂喂,你们别走呀,我给钱,我给你们钱总行了吧。”

    ≈bp;≈bp;≈bp;≈bp;

    ≈bp;≈bp;≈bp;≈bp;今日洛阳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这天亮之时,每个百姓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就是抬头看天,见天上是万里无云,显然是一个大晴天,百姓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

    ≈bp;≈bp;≈bp;≈bp;原来今日乃是蹴鞠联赛决赛之日,在此之前,已经休息了足足七日,这一日可谓是万众期待,但如果下雨就得延迟,昨夜都有不少人上庙烧香,祈祷今日不要下雨。

    ≈bp;≈bp;≈bp;≈bp;可见洛阳百姓对于蹴鞠联赛是多么的喜爱。

    ≈bp;≈bp;≈bp;≈bp;p: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为了生活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就是会玩(快捷键 →)